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10

一層層的夢

一層層的夢




曾經在 舊文 提過,我們可能都是在發同一個夢,而逝世離開的人,才是夢醒時候!


『真實 vs 虛擬 的世界。。。。 可能我和大家是一同發著一個集體的夢﹐而離開這世界的才是夢醒的一群 。』


前些時候,很 HEAT 的電影:Inception 潛行兇間,剛剛出了 DVD 影碟,急急買了回來觀看。雖然當初在電影院內欣賞,都可以明白劇情,但有了 DVD 就可以反覆觀看,看到清楚明白,查找有冇犯駁,看得切底了解為止!


電影故事中,也是利用死亡,才可以突然離開夢境,回到 reality 真實世界 (或是跳回下一層的夢境),這和我舊文中提出的,剛剛巧巧吻合,真是湊巧!


故事其實並不太複雜,祗是一切來得太快,令有些觀眾未能跟得上,而產生不明所爾言!當然編劇也應記上一功,故事都算很具吸引力,留下觀眾細心欣賞!



故事:
【維基百科】度明(Cobb,李安納度·迪卡比奧 飾)被海水沖到沙灘上,接着被持槍的守衞帶到一個老人的私人會所,和老人經過一番談話後,場景切換到齊藤(Saito,渡邊謙 飾)的夢境裡。(Space:Saito 也有翻譯為 佐藤)

度明、亞瑟(Arthur,祖瑟夫·哥頓-利域 飾)和造夢者奈殊(Nash,盧卡斯·哈斯 飾)受雇盜取在齊藤意識裡的商業計劃。度明雖然成功地竊取到機密資料,但卻發現內容並不完整(關鍵部位被掩蓋了),且齊藤已經知道他們正在入侵他的夢境。

醒來後,四人身處齊藤位於委內瑞拉的私人住處,並開始對齊藤拷打,但齊藤倒地後發現地毯的材質不同,所以依然知道自己還在夢境中。任務宣告失敗,所有人在前往大阪的新幹線列車上清醒,草草地在齊藤醒來前收拾好儀器。

度明和亞瑟責怪奈殊的錯誤,而為了逃避僱主的追殺,他們的團隊就此解散。度明和亞瑟在東京的一家酒店碰面,打算從頂樓搭乘直升機逃走,然而齊藤卻在直升機裡現身。齊藤告知度明和亞瑟,透露他們避難路線的人便是奈殊,但是齊藤卻反而提供兩人一份工作和交易,並命令手下解決背叛同伴及向他洩密的奈殊。

植夢的對象是齊藤事業上的競爭對手-費莫斯(Maurice Fischer,彼特·保士圖伏維特 飾)之子費羅柏(Robert Fischer,施利安·梅菲 飾),齊藤計劃為羅柏植入的意念是瓦解他父親的企業帝國,從而防止這間公司壟斷能源市場,齊藤保證任務成功後他可以讓度明不會繼續受到司法追究而安然回到美國家中與親人團聚,所以度明和亞瑟接受了這個任務。

度明開始召集團隊,首先僱用了伊苗(Eames,湯·赫迪 飾),能在夢中自由變換外型的老手;還有化學家佑辛(Yusuf,迪利普·李奧 飾),他研發的強效鎮定劑能穩定三層夢境的狀態;此外還有度明的老丈人所教的建築系學生愛莉(Ariadne,愛倫·比芝 飾),為新的造夢者。

但愛莉在度明的夢境受訓時,發現度明的已故妻子小梅(Mal,瑪莉安·歌迪雅 飾)不斷干擾度明的夢境。後來由於愛莉分享了度明的夢境,才發現有關度明和已故妻子小梅之間的真相:他和小梅曾在夢境中共同生活了幾十年,在夢境中勾建着理想的生活而使得小梅難以自拔,但小梅自夢中醒來後,仍以為自己仍活在夢境中,於是她嘗試說服度明一起再度自殺而重返現實世界。

最後小梅設下圈套(她做過了自己精神正常的健康證明),在他們倆結婚周年紀念日當天晚上的酒店裡,在他面前墜樓身亡,度明自此為了逃脫謀殺的指控而流亡海外。

參與共同夢境的人利用一個儀器相聯接,該儀器稱作PASIV (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可攜式自動夢素靜脈注射器),將參與者處於同一個夢境中。在夢境裡,受傷會感受到真實的疼痛,在夢境中死去會使參與者從該夢境中醒來。

而盜夢者常會使用自製的小物件「圖騰」(Totem)作為象徵,協助他們分辨是醒著或是在參與別人的夢(比如度明用的是金屬製的小陀螺、亞瑟則是灌鉛的骰子)。夢境中的物體和人物都是做夢者的思想投射,因此可能會遺失一些不易注意到的細節,便可使個人的圖騰真假立辨。

因為佑辛使用強勁的鎮定劑而度明等人進入數層夢境,原本的「死亡導致退出夢境直接回到現實」的原則在前三層已經失效,在夢中死亡的人將進入迷失域(limbo,或稱混沌狀態、邊緣世界,混沌狀態)。

在此狀態下,即使現實世界只有短短的一瞬間,在夢裡會感覺像幾十年一樣漫長,且一般人(沒有經歷過的人)將很難區分他的夢境和真實世界,從而一直留在那裡。

費莫斯在悉尼過世後,齊藤安排自己和度明等人與費羅柏同乘一班客機頭等艙飛往洛杉磯。他們在羅柏的飲水裡下了藥,一起進入夢中。那是在大雨滂沱中的紐約市,他們在此綁架了羅柏,卻被他夢中的護衞(即他潛意識裡的防禦者)發現。在一輪槍戰中,齊藤受了重傷。

伊苗假扮成羅柏的教父布彼德(Peter Browning),假裝也被綁架,試圖從羅柏那裡套取資料(即有關他父親的保險箱的密碼)。接着他們坐在佑辛駕駛的車裡,在被一群傭兵追趕之下,進入第二層夢境。

這次的佈景是一個酒店,度明用計使羅柏相信他的意識被入侵,而度明等人則是他潛意識裡的防禦者以及上一層夢的綁架行動是彼德所為。

度明說服他進入彼德的潛意識去找出他的動機,但實際上是度明等人進入羅柏的第三層夢。場景在一個雪山城堡,在這裏,羅柏必須要進入度明等人為他建構的意念(一座保險庫裡的機密)中。

但羅柏被度明潛意識裡跟隨而來的小梅開槍射殺,進入了混沌狀態,度明和愛莉為了完成任務而跟隨他來到第四層的混沌狀態,因為他知道小梅殺死羅柏是為了讓度明去混沌狀態去找她並與她在那裡一直生活下去。

結果揭示了他們倆過去事實的真相:度明為了讓她跟他回到現實中來,曾在與他共處於混沌狀態中的小梅的意念中植入「一切都不是現實」(轉動了她所擁有的金屬陀螺),使小梅回到現實後(兩人通過臥軌自殺這種方式而回到了現實)仍以為自己尚在夢中,從而導致小梅的自殺。

小梅試圖說服度明留在夢中,甚至襲擊他,最後被愛莉開槍打死。羅柏和愛莉回到雪山城堡,羅柏打開了保險庫,領悟到他的父親是希望且信任他能成為獨當一面的經營者。

每一層夢境都有一個人留下,來保護夢中成員的身體不受攻擊:佑辛在第一層夢駕駛箱型車,亞瑟在第二層的酒店裡,伊苗和齊藤在第三層的城堡。為了從夢中醒來,度明等人必須經由一個「撞擊」回到清醒狀態:可能是一個強烈的瞬間撞擊,或者是突然從椅子上仰倒的下墜感。時間的掌握必須十分精準才能令撞擊一個接一個的發生,使他們成功地從三層夢境中逐層逃出來。

但當佑辛被羅柏的傭兵困在一座橋上而被迫提早撞擊時,其他人在每層夢境中完成任務的時間都比預計的減少了。佑辛開車載着所有人沖出橋的護欄;亞瑟計劃用爆炸使酒店的一層樓坍塌,但由於上一層夢境會影響到下一夢境,車裡的成員在下降過程中處於失重的狀態,亞瑟突發奇想,以爆炸讓一部電梯急速墜落而形成撞擊;伊苗則炸掉城堡使城堡裡的成員甦醒。除了齊藤及度明之外,其他成員都逐層回到了第一層夢境中。

齊藤在第三層夢中死去,所以度明留在混沌世界裏尋找齊藤。電影回到最開始的一幕,度明坐在十分年老的齊藤面前。度明告訴齊藤說他們得逃回現實世界,欲舉槍自殺。畫面切換,度明突然醒來,發現所有人都還在飛機上,齊藤也平安無事的醒了。

齊藤兌現了承諾,播打了一個電話,在機場等候的老丈人的迎接下,度明重新返回美國家中和孩子們的身邊。當度明旋轉陀螺想證明是否處於現實世界,就被孩子們的叫聲打斷了。那個陀螺仍然在轉,但稍稍不穩,介乎於繼續轉和跌下來之間。




我見:
感覺編劇們顧弄玄虛,把一些看不明的觀眾來玩,除了開始時,潛入佐藤的夢境作引子外,主線是佐藤要利用夢境,潛入偷取保管箱的密碼,說話可以防止另一間公司壟斷市場,云云。


於是佐藤的公司包起航空公司,再利用長程十多小時飛航時間,並且利用夢境的時間,比現實世界為快的誘因,由第一層夢境,跳到第二層夢境,再伸延至第三層夢境,最終到達第四層夢境,因而所經過的時間,就大大大為增長了,這理論是否成立,就無從窺考了!


不過由現實開始,需要有一人負責操控連結的機器稱作 PASIV~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而每跳上一層夢境,有一人就要留下負責操控機器,因此又少了一個人去行動,這做成一個致命的限制條件,每次少了一個人手,去處理複雜的行動,這個理論可以說得通。


PASIV (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機器,怎樣可以指定由誰來建立夢境呢? 電影就沒有詳細解釋了。為何三四個人進入夢境,而可以沒有走進錯了入別人的夢境呢? 這點我反覆思量,還是未有解決疑問。


聽故事,看故事,睇故事,都是乖乖地跟從罷,駁故事就變成很多障礙,變得沒趣,少了欣賞電影的機會! 就此作罷,到此為止,請請!


唯一想說這是動作電影,沒有演技可言,影后 瑪莉安·歌迪雅,是唯一有表演機會者,但出場太少!


伸延閱覽:
Inception 維基百科
潛行兇間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The Inner Light
夢醒時份



8 comments:

macy said...

space

戲上畫, 我就第一時間欣賞了.

很喜歡這齣戲, 可讓人專心一致的思考與分析.

戲裏的反駁位不多, 因為它一開始就定立很多遊戲規則, 叫你去遵照, 規則是他們訂立的, 我們也沒有太多反駁的餘地, 只好乖乖遵循他們的規則去理解劇情.

好像他們進入羅柏的夢境遇到"潛意識裡的防禦者"狙擊, 也是頗突然, 就是之前有提及對外來者的入侵, 也只是輕微的抵抗.

有否看到戲完, 字幕後, 畫面回到旋轉中的陀螺, 最後是停下來的. 證明Cobb是回到現實.

請明這戲會拍第二集嘛?

macy said...

請問這戲會拍第二集嘛?

DVD有無刪剪的片段?

嘿嘿 said...

没有理想就没有梦!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姐:我倒是很遲才入戲院看潛行兇間,我沒有等到尾尾,所以不知原來陀鏍最後是停下來的。

全球收八億美金,應該會再斬一刀罷!

the inner space said...

還有 Macy 姐,我週末看完就已經借出 DVD 給同事,現在都不知現在轉到誰手上了,我還沒有看過附加了些什麽哩!

不過上你喉 YOUTUBE,見到很多登錄了,你可以去那邊看看!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有理想和有夢想,當然有時引起發夢都記著。 不過沒有理想和夢想的人,都會發夢個播!我霖兩者是沒有相關的。

macy said...

space

好的, 上youtube搜搜.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JIE wish you can find what you intended to see (deleted scenes) from Inception DVD! 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