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November 19, 2010

亂世桃花逐水流

亂世桃花逐水流




【維基百科】三國時代文學名家曹植的浪漫主義名篇《洛神賦》。《洛神賦》原名《感鄄賦》,一般認為是因曹植被封鄄城所作;亦作《感甄賦》,甄通鄄,但也有人認為其寫作牽涉到曹植與魏文帝曹丕原配甄氏之間的一段錯綜複雜的感情。

據《文昭甄皇后傳載》:甄氏乃中山無極人,上蔡令甄逸之女。建安年間,她嫁給袁紹的兒子袁熙。東漢獻帝七年,官渡之戰,袁紹兵敗病死。曹操乘機出兵,甄氏成了曹軍的俘虜,繼而嫁曹丕為妻。



《洛神賦圖》(局部) ~東晉畫家顧愷之所繪畫《維基百科》




【維基百科】曹植天賦異稟,博聞強記,十歲左右便能撰寫詩賦,頗得曹操及其幕僚的讚賞。當時曹操正醉心於他的霸業,曹丕也援有官職,而曹植則因年紀尚小、又生性不喜爭戰,遂得以與甄氏朝夕相處,進而生出一段情意。

曹操死後,曹丕於漢獻帝二十六年(公元220年),登上帝位,定都洛陽,是為魏文帝。魏國建立。甄氏被封為夫人,因為郭后的挑撥最後慘死,據說死時以糠塞口,以髮遮面,十分凄慘。



《洛神賦圖》(局部) ~東晉畫家顧愷之所繪畫《維基百科》



【維基百科】甄后死的那年,曹植到洛陽朝見哥哥。甄后生的太子曹睿陪皇叔吃飯。曹植看著侄子,想起甄氏之死,心中酸楚無比。飯後,曹丕遂將甄氏的遺物玉鏤金帶枕送給了曹植。

曹植睹物思人,在返回封地時,夜宿舟中,恍惚之間,遙見甄妃凌波御風而來,曹植一驚而醒,原來是南柯一夢。回到鄄城,曹植腦海里還在翻騰著與甄后洛水相遇的情景,於是文思激蕩,寫了一篇《感甄賦》。四年後(234年),明帝曹睿繼位,因覺原賦名字不雅,遂改為《洛神賦》。



《洛神賦》 曹植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
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
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
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
日既西傾,車殆馬煩。
爾迺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
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
於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
仰以殊觀,覩一麗人,于巖之畔。

迺援御者而告之曰:
爾有覿於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豔也?
御者對曰:
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
然則君王所見,無迺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

余告之曰:
其形也,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髣彿兮若輕雲之蔽月,
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襛纖得衷,脩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約素。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雲髻峨峨,脩眉聯娟。
丹脣外朗,皓齒內鮮。
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瑰姿豔逸,儀靜體閑。
柔情綽態,媚於語言。
奇服曠世,骨像應圖。
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
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
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
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
於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
左倚采旄,右蔭桂旗。
攘皓腕於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
無良媒以接懽兮,託微波而通辭。
願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
嗟佳人之信脩兮,羌習禮而明詩。
抗瓊珶以和予兮,指潛淵而爲期。
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
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
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於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
神光離合,乍陰乍陽。
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
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
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迺衆靈雜遝,命儔嘯侶,
或戲清流,或翔神渚,
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
歎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
揚輕袿之猗靡兮,翳脩袖以延佇。
體迅飛鳧,飄忽若神,
陵波微步,羅陉生塵。
動無常則,若危若安。
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轉眄流精,光潤玉顏。
含辭未吐,氣若幽蘭。
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於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
馮夷鳴鼓,女媧清歌。
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
六龍儼其齊首,載雲車之容裔。
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爲衛。
於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迴清陽。
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
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
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璫。
雖潛處於太陰,長寄心於君王。
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於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
遺情想像,顧望懷愁。
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
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
夜耿耿而不寐,霑繁霜而至曙。
命僕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
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洛神賦》的述說的甄氏,本來沒有名字,但因為詩文,而被後世稱為「甄宓」或「甄洛」。


【維基百科】甄氏中山無極(今河北省無極縣)人,上蔡令甄逸之女。《三國志·魏書·后妃傳》注列舉了甄逸的三男五女的名字,唯獨沒有她的名字。因為曹植描寫宓妃的《洛神賦》被一些人認為是寫給甄氏的愛情篇章,故此她一般被稱為「甄宓」或「甄洛」,有時又稱為甄妃、洛神宓妃等。

甄氏,因為美麗絕色,兼且有詩才,但也因為此而,身不猶己,由一個男人手中,轉到另一個男人掌上,再轉到另一個男人懷抱,最後卒被賜死,了結其悲慘的一生。


【維基百科】甄氏有絕色和詩才。絕色典故見《三國志·魏書·劉楨傳》註記:「其後太子嘗請諸文學,酒酣坐歡,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眾人咸伏;而楨獨平視。太祖聞之,乃收楨,減死輸作。」劉楨因為看絕色美人看得太入迷,以致引起曹操不快而下了牢獄。

建安中期,甄氏嫁給袁紹的次子袁熙,後來袁熙出任幽州刺史時,把甄氏留在冀州照顧家姑劉氏。建安九年(204年),冀州鄴城被曹操攻破,甄氏被擄,到黃初二年(221年)被曹丕賜死之前,做了曹丕多年的妻子。

甄氏初受曹丕寵愛,成為曹丕妻子後馬上就生了曹叡。曹操死於220年,曹丕繼任為魏王,同年逼迫漢獻帝退位而成為魏文帝,封甄氏為夫人,第二年甄氏因為曹丕移寵郭后(當時郭氏封為貴嬪)有怨言,激怒曹丕而被賜死。

甄氏的兒子曹叡在226年繼承帝位成為魏明帝,甄氏被追封文昭皇后,而郭后被逼殺。文昭皇后甄氏(183年1月26日-221年8月4日),魏文帝曹丕之妻,被封為甄夫人,魏明帝曹叡之生母,曹睿即位後追尊為文昭皇后。



祇可以嘆一句:『亂世桃花逐水流。』古時女子都是身不由己!



後記:

《無題》李商隱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
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隱也有詩句記錄”宓妃“和”魏王“這一段!




伸延閱覽:
《洛神賦》曹植 維基百科
《洛神賦》曹植 維基文庫
甄氏 文昭皇后 維基百科
亂世桃花逐水流出自那裡? 百度知道
洛神-~故事大綱 TVB.com



我的舊文:
中國女性的枷鎖




4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Great article !!!!

As it turned out, both 甄氏 & 郭后 ended up dead !!! Such was the fragility of women's fate in the old days. But what an irony that the beautifully written《洛神賦》lives on and immortalizes them both.

I really enjoy the writing. Thanks again for sharing :)

嘿嘿 said...

sad!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自古紅顏多薄命。。。。奈何!奈何!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sorry to get you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