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May 23, 2010

曾向余下戰書




【明報專訊】行政長官曾蔭權致函公民黨主席及「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總發言人余若薇,邀請她下月進行電視直播辯論。


曾蔭權邀請余若薇,就2012政改方案,於下月進行一場電視直播辯論,讓市民更清楚明白支持及反對立法會通過政府方案的論據,從而作出判斷。



全文如下:


余議員:

香港政制發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立法會將要就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兩個選舉辦法作出歷史性的決定。現在是縮窄分歧、凝聚共識的時候。

雖然社會主流民意認為立法會應該通過政府的建議方案,令政制可以向前發展,為實現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及2020年立法會全面普選鋪路。

但公民黨,以及以余議員為總發言人的「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都反對立法會通過政府的建議方案。

為了讓市民更清楚明白支持及反對立法會通過政府方案的論據,從而作出判斷,我誠意邀請余議員與我二人進行一次電視直播辯論,建議安排如下:

日期:6月17日(星期四)晚上6:30 - 7:30

地點:中區政府合署新翼會議廳

辯論規則:獨立人士主持辯論;不設現場觀眾、不設第三者發問環節,以免影響辯論;兩人分別作開場發言,然後輪流向對方發問、回答,最後分別作總結發言。


相關細節,雙方可以協商。

專此候覆。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曾蔭權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邀請公民黨主席余若薇就政改方案進行電視辯論,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形容,這是香港有史以來首次朝野就政策議題辯論對決,有助增加施政透明度及引起市民關注政改議題。但中大副教授馬嶽則稱,特首希望透過爭奪這個民意平台,令泛民就政改投票時有壓力。

馬嶽:今次屬爭奪意見平台
馬嶽認為,以往英美較少由總統就單一議題向在野黨挑戰,「因為他們的總統是人民選出來,有民意基礎,毋須向落敗者挑戰,但香港不同,特首不是選舉產生,但立法會 議員或有幾萬張選票支持」。

他說,今次電視辯論屬爭奪民意的平台,政府希望透過辯論爭取民意支持政改方案,令泛民在決定是否通過政改方案時有心理壓力。

馬嶽及蔡子強均認為,今次電視辯論與英美的選舉辯論不同,不能直接比較,蔡子強說,「選舉辯論不一定要單一議題,而是就辯論看候選人的領導魅力及面對群眾的能力,加上辯論是要爭取選票,遂有公眾提問是正常,但今次不一樣,是想集中討論單一政策的正反意見」。

他說,今次辯論與台灣「雙英會」較相似,又指加入公眾提問未必對討論政策有利,他舉例說,在1988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在民意調查中一直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在與共和黨候選人布殊 的一場電視辯論中,被一名出席辯論的記者質疑其廢除死刑的立場,「當時記者問︰『若有人姦殺你的太太,你是否同意兇手不必處死?』,可見這些問題未必與政策議題有關,但就涉個人情感,會分散討論政策的注意」。他又認為,在選擇由哪個公眾人士發問亦會惹起爭議。

蔡子強說,雖然不少意見認為曾蔭權的辯才與外形都比不上余若薇,今趟直播辯論等同「政治自殺」,但他認為這至少是在本港憲制上,就爭議性議題確立朝野對決先例。



六月十七日旁晚,記著要推去一切約會,早些辦妥公事,準時在公司會議室的電視看直播。不過我為泛民的『鴿派』不值,『鷹派』攪出個『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繼而要『解放香港 全民起義』,攪到阿爺全面杯葛,封殺,抵制。果然引得幕後推使曾蔭權出來和余若薇互片,令到鴿派『斯人獨憔緒!』這個世界真喺『靠惡就得?』


陰謀論:阿爺想分化公民黨和社民連?黃毓民也無份噃!祇是揀了大狀的余若薇!



伸延閱覽:
電視辯論有助確立慣例鷹鴿二派三黨均應參與 雅虎新聞網
曾蔭權余若薇電視辯政改 雅虎新聞網
直播辯論博一鋪 政府求說清理念 雅虎新聞網
挑戰在野黨創港憲制先河 雅虎新聞網



3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好顯然沒有人想談論這個沉重的課題。

對! 我也為香港的政治、政制、政改、政策的爭拗,感到無奈,也有累意。

香港內耗甚巨,見微知著!


請請。

Space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I read with interest your article and some of your references, incl this one from 雅虎新聞網: "電視辯論有助確立慣例, 鷹鴿二派三黨均應參與":

" .... 這次辯論的安排是陷鴿派於不義,曾蔭權必須亡羊補牢,改變做法,一可安排鷹鴿二派同場參與辯論,但如不想出現曾蔭權被圍攻的場面,則可以安排多場一對一的辯論,與泛民不同代表分別較量;這樣做有兩個好處,一來可以消除曾蔭權「離間」泛民主派的嫌疑, 二來可以讓特首有更多機會向市民表述他對政改的看法,何樂而不為? ..."

Here are my comments from an outsider's point of view, based on the info you've provided:

I seldom go for the 陰謀論, but in this particular case, I suspect that you might be right 阿爺想分化. The deliberate exclusion will marginalize the other players and in essence will re-define the game. So instead of being "attacked" on all sides (i.e. his wagon being circulated), the "defending champion" will take on only one challenger in a showdown for all to see.

At any rate, a public debate is a good thing.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屬鷹派余若薇對曾蔭權的辯論日6-17,而6-23將提交新政改方案上立法會決議(立法會的民選席位安排),繼而投票通過或否決,相隔祇有六天,余若薇要求提早辯論。這幾天雙方在細節方面,幕後利用米高風互喊,吵得頗厲害!

尚有最新消息,說中央可能把辯論叫停,因為建制派不滿。但我不相信,沒有中央示意,曾特首沒有膽量開出支票。是雙方玩博弈?

Furthermore,“鴿派”(民主黨)被安排今天和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副頭頭會面。又傳中聯辦會跟“普選聯的核心小組”安排遲些又會面。

今次都算是大 Show down,分頭攪出幾把火!


資料:曾蔭權單挑余若薇6.17辯論政改
政改方案提早6.23闖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