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28, 2010

未老頭先白

未老頭先白



金庸武俠小說,很多是勘入很多詩詞, 包括金庸自己創作的,有時整套小說的章回目錄,就是一闕詞。我讀金庸的第一套小說結集,就是 明河版的『射雕英雄傳』,讀到以下一闕:《四張機》


四張機 ~ 金庸

鴛 鴦 織 就 欲 雙 飛,

可 憐 未 老 頭 先 白。

春 波 碧 草,

曉 寒 深 處,

相 對 浴 紅 衣。



當時是十幾歲少年,所謂腦囟都未生埋,讀到老頑童周伯通,跟大理劉貴妃研究點穴,摸手摸腳,咁容易就懷孕生仔,自此不敢掂女孩子的手。


劉貴妃和周伯通的兒子被人惡意打傷,段皇爺本想用一陽指,替小兒療傷,但卻見到繡了《四張機》的手帕,最後沒有出手相救,令到劉貴妃一夜白頭。


再在網上查找,原來出自《宋詞》。《全宋詞》載有兩首《九張機》,作者都題為「無名氏」,第一首《九張機》是:


一張機,織梭光景去如飛,蘭房夜永愁無寐。
嘔嘔軋軋,織成春恨,留著待郎歸。

兩張機,月明人靜漏聲稀,千絲萬縷相縈繫。
織成一段,回紋錦字,將去寄呈伊。

三張機,中心有朵耍花兒,嬌紅嫩綠春明媚。
君須早折,一枝濃豔,莫待過芳菲。

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
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浴紅衣。

五張機。芳心密與巧心期。合歡樹上枝連理。
雙頭花下,兩同心處,一對化生兒。

六張機。雕花鋪錦半離披。蘭房別有留春計。
爐添小篆,日長一線,相對繡工遲。

七張機。春蠶吐盡一生絲。莫教容易裁羅綺。
無端翦破,仙鷥彩鳳,分作兩般衣。

八張機。纖纖玉手住無時。蜀江濯盡春波媚。
香遺囊麝,花房繡被。歸去意遲遲。

九張機。一心長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紅堆被。
都將春色,藏頭裹面,不怕睡多時。

輕絲。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萬草光凝碧。
裁縫衣著,春天歌舞,飛蝶語黃鸝。
春衣。素絲染就已堪悲。塵世昏污無顏色。
應同秋扇,從茲永棄。無復奉君時。


另一首《九張機》

一張機。采桑陌上試春衣。風晴日暖慵無力。
桃花枝上,啼鶯言語,不肯放人歸。

兩張機。行人立馬意遲遲。深心未忍輕分付,
回頭一笑,花間歸去,只恐被花知。

三張機。吳蠶已老燕雛飛。東風宴罷長洲苑,
輕綃催趁,館娃宮女,要換舞時衣。

四張機。咿啞聲裏暗顰眉。回梭織朵垂蓮子。
盤花易綰,愁心難整,脈脈亂如絲。

五張機。橫紋織就沈郎詩。中心一句無人會。
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六張機。行行都是耍花兒。花間更有雙蝴蝶,
停梭一晌,閒窗影裏。獨自看多時。

七張機。鴛鴦織就又遲疑。只恐被人輕裁剪,
分飛兩處,一場離恨,何計再相隨。

八張機。回紋知是阿誰詩。織成一片淒涼意。
行行讀遍,厭厭無語,不忍更尋思。

九張機。雙花雙葉又雙枝。薄情自古多離別。
從頭到底。心縈繫。穿過一條絲。


《金庸茶館》內面的【詩詞金庸】有說:『金庸小說裡出現過的詩詞何其多!但你可知道,書中主角口中吟唱的詞句,究竟是金庸自己作的,還是「移花接木」引過來的呢?』


想要找答案,可以點擊 詩詞金庸 連結,不贅!


『未老頭先白』在現實未知有沒有出現過,金庸寫成,劉貴妃因為兒子身受重傷,未能得到段王爺醫治,而那個經手人 周伯通,卻逃之夭夭,憂鬱而一夜白頭,。


在另一本武俠小說名家~“梁羽生”,所寫的《白髮魔女傳》,女主角魔女 練霓裳,愛上名門正派的 卓一航,但卓一航舉棋不定,又要清名又要美人﹐拖拖拉拉,最後 卓一航 做了一件事,令到 練霓裳 傷心欲絕,一夜白頭。


一個為親情愛情,一個為愛情,但同樣是位女子,是否兩位小說大名家,都同意女性比較男性重情呢?


又古語有云:『天下男兒皆薄倖,人間女子枉癡情!』兩句流轉坊間。可知社會普偏認同,『薄幸』獨是男性的負心,『癡情』祇是女性的一片癡心。


重情是女性的優點,還是弱點呢?


後記:
寫完本文,在“蛇竇”和一眾同事吹水,結論是:女性雖然比較重情,又多心軟,總祈望浪子回頭,多願意給對方回頭機會。不過但一旦情已逝,心已死,再沒有感覺,女性反而可以比較撇脫,不會如男性拖拖拉拉。女性可以做得比男性決絕!



伸延閱覽:
四張機 金庸茶館
九張機~詩詞金庸 金庸茶館
詩詞金庸 金庸茶館


我的舊文:
梁羽生 白髮魔女傳
閱《杜牧》詩:揚州遣懷 ~ 談男兒薄倖



4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悶親各位添,沒有人回應,冇閱覽市場價值。先記錄下來,留返給自己將來重溫罷。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 .... 重情是女性的優點,還是弱點呢?

Well, let me put it this way:

It must be an advantage cuz the human race is still around, thanks to mothers who are (so far) women.

ps: I added the qualifier "so far" because we never know what genetic scientists would offer after synthetic life.

exile said...

I don't find women to be particularly sentimental. Society has done its fair share of brainwashing that women should be a certain way. We are suppose to be this and that...as a woman, I think it is a burden (not necessarily a weakness).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and Exile, you both have made your point clear!

世事是沒有絕對的, 東西方的分別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