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October 05, 2008

揚 州 《遣懷》




揚州市位于江蘇省,長江的北岸,是京杭大運河與長江的交匯點。


歷史中的揚州,最為人記起是明末,清兵入關後,一直南侵,到了臨近長江的揚州,南明將領史可法帶領軍民,對清軍的殊死抵抗,清軍攻佔揚州後,在揚州城內進行了屠殺。當時的倖存者,王秀楚所著《揚州十日記》中,記載屠殺共持續十日,故名「揚州十日」。





而另外一首唐詩,卻讓讀者知道,古時的揚州,是個煙花之地!






《遣 懷》杜牧

落 魄 江 湖 載 酒 行,

楚 腰 纖 細 掌 中 輕;

十 年 一 覺 揚 州 夢,

贏 得 青 樓 薄 倖 名。






古代的文人雅士,由于是讀書人,說起話來較有紋路,有些更是出口成文,古時的女性好多奉行,女子無才便是德,較少讀書,見到一些滿口都是詩文的讀書人,驚為上等人。


由其是操皮肉生涯的妓女,見到一個有才氣的書生,被友人拖拖拉拉來到妓院,其實是半推半就,書生一見名妓秀色可餐,驚艷到目定口呆,名妓對書生才氣橫溢更是渴望,兩人一拍即合,只羨鴛鴦不羨仙,坊間流傳幾許名妓與書生可歌可泣故事,甚至搬上戲曲、歌劇、和電影。(不贅!)


至于一班讀而優則士的官宦之流,飽暖之後,自命風流,流連青樓妓院,就更加受到名妓歡迎,一朝被受寵愛,為名妓贖身,納為第幾第幾房妾侍,就可以從良,自始洗盡鉛華,祇需要侍奉一位老細,古人記下多少這樣的故事,甚至搬上戲曲、歌劇、和電影。(不贅!)


據三聯書局的《杜牧詩選》編者記載(118頁),唐代詩人 杜牧以此詩,回憶在揚州的冶遊,匆匆十年,大有前塵如夢之感。


在『谷歌』翻查『薄幸 或作 薄倖』,是用來形容負心的男人,『薄幸』不見用於形容女性。並有『天下男兒皆薄倖,人間女子枉癡情!』兩句流轉坊間。可知社會普偏認同,『薄幸』獨是男性的負心,『癡情』祇是女性的一片癡心,其實兩性都有『薄幸負心』和『癡情專一』,anyway 世人總愛搬上戲曲、歌劇、和電影。(不贅!)





伸延閱覽:
瘦西湖
揚州十日
王秀楚《揚州十日記》全文(文言文)
王秀楚《揚州十日記》(白話譯文)
《揚州十日記》證訛


我的舊文:
山行﹑杜牧
清明﹑杜牧
秋夕、杜牧
唐詩三首~題敬愛寺樓、杜牧
寄揚州韓綽判官、杜牧



1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其實古時才子的所謂"風流",
也就是去飲酒嫖妓,
不是什麼好嘢,
只是在文人雅士生花妙筆下才會如斯幽雅,
說穿了不就是不事生產的"雞蟲一班"而已,
哈哈哈~~~~

xiao zhu said...

我同意新鮮嘅講法。就好似紫釵記呢類古代嘅才子佳人戲,李益之流其實周街撩女仔,好多都係男男女女互相兜搭而已。諗落,古時啲人好多仲開放過而家呀。

梁巔巔 said...

小豬哥 & 新鮮兄:

但以前啲才子, 琴棋書畫無一不精, 且出口成文, 乃高級溝女聖手 (嫖客) 呀!

而且, 佢哋去青樓同 oD群鶯名妓往往要比才情, 先做 friend, 方會再進一步咖!

咁當然, 亦有唔少係 cheap 兜雞蟲~

P.S. 近代第一才子袁克爽同佢 oD "相好" 你來我往嘅詩詞, 一般情侶邊有得 fight!

"諗落,古時啲人好多仲開放過而家呀。"

係呀! 清道光以前, 係流行玩相公而沒有女妓院就可見一斑~

macy said...

文人通常都體弱多病, 咁玩法, 好易惹埋D花柳吖, 死得得仲快.

新鮮人 said...

巔兄,
係呀,
以前的"風流才子"都係有學之仕,
但去得青樓嘅都係"咸濕"啦,
十個男人十個都"咸濕",
分別係佢哋係有才華嘅"咸濕佬"囉!
哈哈哈~~~~

梁巔巔 said...

^~

所以, 最緊要咸濕得嚟, 唔 cheap~

梁巔巔 said...

更正:

袁克爽應為袁克文!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雖然城中影壇大哥,有句:
『可以風流,但不能下流!』
我卻是絕不認同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
元宵夜有中國情人節之稱,
當晚就是啲所謂才子佳人,
借賞花燈為名,
互相兜搭為實。

戲曲,電影,電視劇集,
都有不少利用來做題材。
(不贅)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袁寒雲自少小就有才名詩名,
比他的哥哥袁克定高出幾皮。

他有膾炙人口的兩句詩:

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是勸諫父親不要做皇帝。

但可惜在他父親失勢和辭世後,生活潦倒,要靠賣文賣字,和客串唱戲為生,最後死後無以為殮。

他的子媳袁家騮和吳健雄都是出名的物理學家!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姐:
坊間有云『人不風流枉少年』,
古時讀書人讀書,都是為了顏如玉,
搏埋條命,做鬼也要風流!

杜牧死時祇有四十九歲,五十都過不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清道光以前, 係流行玩相公,而沒有女妓院就可見一斑!

咁玩相公的叫乜院呀?

梁巔巔 said...

八大胡同入面嘅相公館~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巔巔兄資料,
但查八大胡同後,
話裡面有相公館,
也有青樓及妓院,
咁喺邊啲人幫襯?

梁巔巔 said...

嗰 oD青樓及妓院裡面 oD女只係賣藝唔賣身.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多謝巔巔兄提示
咁即喺你上面所講:
『佢哋去青樓同 oD群鶯名妓往往要比才情, 先做 friend, 方會再進一步咖!』
好似啲黑白粵語殘片,
要多多捧場送金送禮,
表現出癡心一片咁樣,
雙方假來之時還像真,
小鳳仙與蔡松波將軍,
還有董小宛、柳如是,
之與冒辟疆、錢謙益,
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