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anuary 16, 2010

今個週末~高鐵

今個週末~高鐵



十二月四日新聞報導,政府獲得民建聯5票、工聯會2票及葉劉淑儀、劉皇發、霍震霆、劉秀成及劉健儀等12票支持,而泛民8名議員則投反對票。醫學界梁家騮則表示,政府和提倡錦上路方案的公共專業聯盟均未能提供足夠資料,故投棄權票,工程668億元撥款,在立法會《工務小組》獲通過。


十二月十八日週五,加上過去週五(一月八日)的立法會《財委會》開會,兩次都未有通過六百多億元的《高鐵香港段》撥款。泛民採取的拉布、拖延、戰術,加上主席是泛民的“卿姐”,很多人都有陰謀論。


但我不是認為主席不公正,而是劉慧卿為了避嫌,她是不偏不倚,絕對依足本子辦事,兩方面或甚至幾方面,“卿姐”都需要按本子,給足發言機會,因為“本子”寫得不詳盡。


民主就是要聽人民的聲音,在沒設 referendum 公投,那就要靠代議政制,也就是由民選的議員,代表選出他們的民眾表達意見,投票表決。但香港的立法會不是一百個巴仙直選,有部份的議員,是靠功能組別選出的,有人批評者不是直選,是不民主的,不過這不是今次的話題。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
財委會主席:劉慧卿議員
財委會副主席:劉秀成議員

財委會委員:
何俊仁議員、何鍾泰議員、李卓人議員、李國寶議員、李華明議員、
吳靄儀議員、涂謹申議員、張文光議員、陳鑑林議員、梁劉柔芬議員、
梁耀忠議員、黃宜弘議員、黃容根議員、劉江華議員、劉皇發議員、
劉健儀議員、鄭家富議員、霍震霆議員、譚耀宗議員、石禮謙議員、
李鳳英議員、張宇人議員、陳偉業議員、馮檢基議員、余若薇議員、
方剛議員、王國興議員、李永達議員、李國麟議員、林健鋒議員、
梁君彥議員、梁家傑議員、梁國雄議員、張學明議員、黃定光議員、
湯家驊議員、詹培忠議員、甘乃威議員、何秀蘭議員、李慧瓊議員、
林大輝議員、陳克勤議員、陳茂波議員、陳健波議員、陳淑莊議員、
梁美芬議員、梁家騮議員、張國柱議員、黃成智議員、黃國健議員、
黃毓民議員、葉偉明議員、葉國謙議員、葉劉淑儀議員、潘佩璆議員、
謝偉俊議員、譚偉豪議員。


財委會秘書:李蔡若蓮女士
財委會法律顧問:馬耀添先生


兩次的財委會會議,焦點議程皆是繼續審議“高鐵”撥款:

PWSC(2009-10)68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鐵路建造工程
PWSC(2009-10)69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非鐵路建造工程
PWSC(2009-10)72
就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項目發放的特設特惠津貼

上兩次財委會開會,都最後需要:“押後討論”。


我想講的是“效率”Efficiency,不過一提起來,人們難免會問多一些,關於“效能”Effective (or effectiveness),還有就是“經濟”Economic(可作“效益”解)。民主政治,是否符合這個 Three Es 呢?我想正反雙方,各有論點,罄竹難書。


高鐵撥款,早已得到憲制派議員支持,和眾高官,政府各司長、局長、處長、署長,和副手們,積極箍實游離票,已得到需要的大多數票,可以在《財委會》裡,通過“高鐵香港段”撥款,然而卻不是一蹴即至。


在有足夠票數情況下,還是繼續開三次會議時間,拖延了整整一個月有多,立法會支援運作的人力物力,鄭汝樺運輸及房屋局長以下官員,或甚至更高的官員司長們,和眾多委員會議員的寶貴時間,祇是為了讓泛民議員發問,由鄭汝樺答問。


看來絕不符合 Three Es 原則,這是為了表現”民主“,為了特顯“民主”,為了體驗“民主”?雙方都是在落力做“騷”。我個人覺得很很很“虛偽”哩!


按:登文之時,立法會財委會 9:30pm 主席宣布休會,需要延至週六 9:00am 再開會。主席劉慧卿說有信心,週六會有投票表決。


後記:
【明報專訊】立法會財委會傍晚表決通過逾550億元的高鐵工程撥款,票數是31對21票,其後亦通過非工程和補償撥款。

財委會其後通過118億非鐵路工程撥款,票數是31對21票。之後,泛民議員抗議離場,財委會再通過8600萬元的搬遷補償撥款。



高鐵大騷暫時完畢,但是後遺症相信不少,申請“司法覆核”可能是後著,社會嚴重分化,深層矛盾,又進一步。


後後記:
【明報01-18社評】高鐵撥款在立法會經過超過25小時的辯論後,終於獲得通過,這場議會拉布戰引發的場內場外爭議,值得社會好好總結經驗汲取教訓。社會推出大型基建時,必須及早諮詢及尊重各持份者的意見,而政府的既有諮詢渠道是否有效掌握市民所思所想,尤其是年輕人的意見,政府必須檢討。此外,政府必須放棄「救火隊」心態,切勿以為只要在議會「數夠票」就萬事大吉;官員必須認真與持反對意見者溝通,方能化解矛盾,避免類似的社會衝突重演。

這次高鐵撥款爭議和隨之而來的立法會拉布戰,掀動整個社會,不少人指摘拉布議員劫持議會,議而不決,浪費公帑,但因著這次拉布,民間社會就著高鐵及相關議題來了一次大辯論,當中的經驗教訓值得各持份者好好總結。

爭議中最重要的持份者,是政府。高鐵方案推出後,政府按既定程序諮詢各持扮者,政黨、專業團體、地區代表等傳統組織都是諮詢對象,但是這次反高鐵運動的主力是年輕人,他們的特點是不愛遵從傳統的一套,而且,他們與互聯網一起成長,這一新媒體卻是政府忽視了的。

觸覺靈敏的商業世界早已借助互聯網來捕捉機會、發揮作用,例如,有商人專門製作供YouTube流傳的廣告,政治人物以facebook與年輕人對話,製作政治宣傳片在YouTube播放,以爭取曝光,特區政府明顯落後於形勢。公眾參與(public engagement)是基建諮詢的必由之路,而e-engagement更是新時代之下政府必須掌握之事,若政府不能汲取教訓,以新科技與年輕人溝通,聆聽並尊重他們的意見,日後再有其他工程,公眾的反對聲音同樣可以殺政府一個措手不及。

政府已經認識到聽取年輕人意見的重要,相信在日後的政策諮詢,e-engagement會是操作之一,我們認為年輕人對此要積極回應,不要出現諮詢不說話,臨近尾聲卻出現政治操作的局面。

堅拒與公專聯對談 昧於形勢政府敗筆
此外,政府在公共專業聯盟提出錦上路替代方案後,未能坦誠相對,未有認真對待,這種應付民間反對聲音的做法必須檢討。

公共專業聯盟由民間學者及專業人士組成,原則上不反對興建高鐵,但為縮減成本及保育菜園村,提出把高鐵總站改至錦上路,這方案獲得不少中間溫和人士認同,認為是平衡發展與保育的可行之法。雖然政府經過分析之後,認為錦上路方案粗疏,且有嚴重技術錯誤,根本不可行,但是政府多番拒絕與聯盟公開對質辯論,反映政府昧於形勢。

事件反映政府只以「救火隊」的心態處理這次諮詢,以為最主要的戰場是立法會,花盡力氣游說立法會議員支持,以為只要獲得建制派背書就可以平安過關,懶理公眾是否認同。政府多番拒絕與公專聯公開辯論,不但失去了向公眾解釋事件的機會,更令人質疑政府是否有意隱瞞,害怕對質。政府若不放棄這種「只顧議會,懶理民間」的心態,日後只會再次碰壁。

另一個社會需要反思的問題,就是發展與保育、集體與個人、多數與少數之間的關係。

傳統上,香港推崇發展大於保育,認同集體利益優於個人利益,少數應服從多數,不少人認為為了香港的發展,為了興建高鐵與內地接軌,犧牲菜園村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香港經過數十年經濟高速發展,早已進入後物質時代,發展不再是硬道理,社會開始講求尊重土地與人民的感情。可惜,在高鐵事件中,政府抱持的仍是金錢賠償可解決一切的思維,即使民間提出中間落墨的方案,例如要求容許菜園村村民集體搬遷,以讓其繼續務農,政府仍是一口拒絕,錯失一個平衡發展與保育的大好機會。

政府拒絕集體搬村 錯失平衡保育發展
如果政府答應集體搬村的安排,一來村民可以繼續務農,社會可以尊重居民的原有生活方式,政府也毋須作出天價賠償,節省公帑,政府更可佔據道德高地,因為如此方案村民也不願接受,定會被人批評「獅子開大口」,一心博巨額賠償。如此一舉數得的解決方案,政府卻輕輕放過了,最終導致今天的田地。

過去香港熱烈擁抱基建,但近年已開始反思這種發展大於一切的「中環價值」。社會並非要走向鐘擺的另一端,社會開始追求的是發展與保育之間的平衡,社會開始認同,為了保存珍貴的本土生活模式,應付出多一點代價,即使犧牲部分發展機會也值得。如果這次高鐵事件引發的爭議,有助找出發展與保育之間的平衡點,社會總算是有所得著。



後後後記:
【明報01-19社評】「反高鐵.停撥款」行動,在立法會大樓外四度集會,示威者一直表現理性平和,所標示「快樂抗爭」主軸,顯示新一代社會運動推手的健康正派面貌。

但是上周六立會表決撥款後,極少數示威者挑起暴力行動,演變成為警民衝突,有警員流血受傷;這一小撮採取暴力行動的示威者,不但使整個抗爭蒙上污點,也引起公衆反彈。我們認為,借高鐵議題迅速成形的新社會運動值得珍惜,應該深化,但必須揚棄暴力,必須與暴力路線劃清界線,才能壯大和持久。

極少數人採取暴力行動 主事者應明辨是非
據記者近距離觀察,上周六傍晚,高鐵撥款通過後,數名年輕示威者眼看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和建制派議員即將離開議會,情緒激動,四處召集得10多人自行商議,當中有年約20歲青年,也有頭髮斑白的男女。經過商議,各人隨即散開廣傳行動信息,有人拿著擴音器沿途喊「快樂抗爭無用」,呼籲示威者行動。其後,遮打道近香港會及皇后像廣場對開兩段路隨即發生搶鐵馬、飛擲玻璃樽等暴力行為,警方立即出動胡椒噴霧鎮壓,控制場面。

部分示威者蓄意衝擊警方防線,要強行進入立法會大樓,並堵塞道路,這些行徑,已經干擾社會秩序和社會安寧,實際上違反了法律,不會得到市民認同和支持。「反高鐵.停撥款」抗爭,主要靠網絡號召同道參與,組織鬆散,現場瀰漫誰也不怕誰的氛圍,有人要發難製造事端,維繫集會按「快樂抗爭」進行的反高鐵大聯盟主事者,確實難以阻撓。

不過,使人失望的是主事者接受傳媒訪問、或在電台節目討論此事時,對極少數示威者的暴力行徑,不但未予譴責,還倒果為因,把引致暴力的責任推卸給警方。例如,他們形容「這是與市民互相配合和共識下所作的行動,市民只是要求對話,卻被警方以鐵馬攔阻,市民的『義憤』被激發了,卻被警方以胡椒噴霧對待」。這種扭橫折曲說法,實質替暴力始作俑者開脫,而且還有美化暴力之嫌。如果社會運動的參與者面對暴力行為是非不分,甚至臉不紅、耳不赤地指鹿為馬,一旦擁有可以指點江山的能量時,豈非又會成為另一批「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專權者?

干擾無線電視記者採訪 有損新聞自由應該停止
另外,無線電視的記者在場採訪,遭到部分示威者滋擾甚至被燒背包,也是值得檢討的。無線電視的記者做直播時,示威者從後舉起字句、施展「萬人大和唱」、遮擋鏡頭、向鏡頭做粗口手勢等,使得片段不能使用;有關記者採訪後,發現背包的「膠粒」裝飾被人用打火機燒掉,更是非法行為。另有一名有線電視記者準備在皇后像廣場做直播時,耳罩跌在地上,一名示威者拾起耳罩,但不交給記者,而是將之拋到立法會停車場內,這種流氓行為有辱大會的純潔。

記者只是履行採訪職責,雖然示威者有權不接受採訪,但是也應該尊重記者的採訪自由。整個集會會場那麼大,大聯盟主事者不可能知道即場所有發生的事,不過,事態經傳媒報道之後,對於記者工作被阻撓和不友善對待,主事者應該有一個說法,而非置諸不理,更勿是非不分。

新社運草創好開始 但須堅持理性非暴力
反高鐵抗爭,藉著互聯網結集同道中人,這個方式的好處是信息傳播快,很容易就一呼百應,但是組織和行動的缺陷,卻也暴露出來。首先,這種召集方式,參與者素質更有可能良莠不齊;其次組織鬆散,所謂「主事者」的權威性不大,例如會場所見,參與者隨便拿著「大聲公」,就可以發表議論和發起號召,當晚發起暴力行動的極少數示威者,就是靠這樣簡單的操作而挑起與警方的衝突。

我們要指出的是,參與反高鐵抗爭的人,並非每一個都像主事者般純潔和高尚。須防人不仁,一旦有人生事,便應明辨是非;面對暴力行動,應該劃清界線,切勿縱容包庇。

反高鐵連串行動,例如年輕人苦行,令人動容;又如立法會大樓外的嘉年華式「快樂抗爭」,為整個運動注入新意涵,使運動與健康正派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取得更多市民支持。這些創意,為草創伊始的新社會運動作了很好的鋪墊。這次運動匯聚到的能量很值得珍惜,正因如此,更應記取暴力衝突的教訓。

社會不應把整個反高鐵行動,定格在上周六那10多分鐘的暴力衝突場面,那是偏頗和不公平的。如果反高鐵大聯盟能夠明確宣示,反對暴力路線,並與暴力路線劃清界線,將有助掃除市民的疑慮。如果對暴力取態模糊,不但難釋疑竇,也會給別有用心者提供鑽空子的空間,不利社運發展。只有堅持理性非暴力,由反高鐵所催生的新社會運動,才可以壯大,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積極力量。



後後後後記:
【明報01-25社評】 一些人反對香港推行普選的原因,是認為民主派上台執政,定會民粹抬頭,不負責任;然而,民主黨副主席兼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劉慧卿最近處理高鐵撥款審議的表現,有力地粉碎了杞人憂天者的擔憂──劉慧卿面對泛民議員的拉布戰略,最終能夠平衡各方要求,讓議會順利運作,部分建制派議員也表示讚賞。劉慧卿作為財委會主席的言與行,說明民主派掌握權力並非什麼洪水猛獸,只要香港落實「責任政治」,讓有市民授權的人獲得相應的政治權力,執掌權力的人自然要負起政治責任,不能只有破壞沒有建設,更不敢胡作非為。

民主派可以成為負責任的掌權者 有能力的執政者
劉慧卿的表現,並非一開始就獲得建制派的認同。1月8日財委會第二次審議撥款後仍未能表決,曾有建制派議員質疑劉慧卿無阻止泛民拉布,表明計劃提出不信任動議;一星期後財委會再度審議,在最後關頭當議員提出29項動議時,劉慧卿不准動議人再作解釋或游說,撥款終於獲得通過。劉慧卿非常認真,深諳議會規則,又能堅持原則,秉公辦理,整體表現相當不錯。

劉慧卿主持財委會,平衡了各方的要求。例如她拒絕「一直開會至表決為止」的要求,堅持要定下散會時間;而在1月15日的會議,議員多次追問鄭汝樺局長會否收回文件,多次追問一地兩檢問題,劉慧卿也未有立即制止;但在60多條提問後,劉慧卿就要求議員不再就「錦上路方案」和「大角嘴居民賠償估算」重複提問;在1月16日的會議,劉慧卿亦呼籲不要再就類同的問題多番追問。此外,由於立法會《議事規則》沒有規定財委員委員的發言時間,而主席則有權決定議員的發言時間,劉慧卿初期容許議員有較長的發言,後來逐步收緊至兩分鐘。

劉慧卿的做法合乎政治現實。立法會財委會是立法機關對政府撥款的最後審議,一旦通過就會上馬,沒有回頭路,因此議員有責任盡量詳細地審議撥款,加上立法會並非全部民選產生,建制派早就佔有優勢,若一開始就對議員的提問作嚴苛的限制,不合乎社會公義,更會挑起民憤。

但無了期讓議員拉布也不現實,因此,劉慧卿這種先鬆後緊的做法,既可讓反對的議員盡量詳細地追問,當議員就同一問題反覆追問後,社會也會接受議員已盡力監察政府,在這時才收緊議員發言的限制,社會的反彈亦會較小。劉慧卿沒有因為自己是民主派成員而加入拉布的行列,亦沒有不講原則地向建制妥協,做到了財委會主席應有的獨立公正,不偏不倚。

香港一直有人質疑,民主派慣了當反對派,一旦掌握權力執政只會有破壞無建設,只懂胡亂派錢,大搞民粹政治,社會定會混亂不堪,因此,香港實行普選時機仍未成熟。劉慧卿的表現,是對這種說法的最佳反駁。

像香港這樣制度頗為健全的社會,即使是反對派,一旦掌握權力,處事考慮及做法也要符合制度的規範和要求,此謂「屁股指揮腦袋」。一個負責任的掌權者,必須大公無私,從社會大局出發,平衡社會各方利益,並適時作出妥協,以求讓目標盡快實現。

而且,反對派一旦上台,民間社會對他們的要求也會改變,會以一個掌權者的準則作出監察,例如劉慧卿當上財委會主席,公眾對她的要求就是不偏不倚,不能為了一己黨派的私利而犧牲社會整體利益。如果劉慧卿審議撥款時偏幫泛民,與議員聯手拉布,刁難政府官員,定會引來偏私的指摘,難以服眾。最重要的是,民主派最大的依靠是選民的支持,當民主派變成執政者時,他們也要面對公民社會及選民的監察,如果民主派在位時毫無建樹,違反公眾利益,定會在下次選舉時被趕下台。

建制派與中央應重新審視民主派 勿將反對派逼入激進的絕路
高鐵撥款是香港民主發展的重要一役,意義深遠,它清楚說明:即使民主派出掌財委會,權力在手,也不是什麼洪水猛獸;劉慧卿的表現清楚反映民主陣營的溫和派對社會的承擔,向社會示範了民主派也能做個負責任的執政者。香港的建制陣營及北京的中央政府,都應該好好解讀當中的政治含意,消除對民主派的誤解誤判,不要對民主派處處設限肆意打壓,不然的話,只會把溫和派趕進激進的絕路。




伸延閱覽:

高鐵撥款:
高鐵爭議 明報新聞網特輯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 legco.gov.hk
立法會 2009/2010年度~財委會成員 legco.gov.hk
立法會 2009/2010年度~工務小組成員 legco.gov.hk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座位圖表 legco.gov.hk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鐵路建造工程 legco.gov.hk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非鐵路建造工程 legco.gov.hk
就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項目發放的特設特惠津貼 legco.gov.hk
12比8高鐵撥款立會過頭關(公務小組) 新浪新聞網
高鐵工程勿再蹉跎財委會應通過撥款 雅虎新聞網
財委會通過高鐵工程撥款 雅虎新聞網




社會分化:
新社會運動並非世代之間的戰爭 雅虎新聞網
80後反高鐵群組「準備暴動」 雅虎新聞網
認識「80後」不能靠舊思維 雅虎新聞網
80後十時苦行往立法會 雅虎新聞網
政府須放棄救火隊心態 雅虎新聞網
必須與暴力劃清界線 雅虎新聞網
劉慧卿主持財會公平公正 民主派掌權不是洪水猛獸 雅虎新聞網

網上好文:
請靜下來想想! 新鮮人
立法會門前看到的一幕紀實 張宏艷


我的舊文:
獨裁者的 Efficiency
與「中國速度」接軌
電影 Twenty Twelve 2012 ~ 中國的效率
我的政治 10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