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ly 18, 2008

是否派錢黨來臨的先兆

是否派錢黨來臨的先兆



繼年初財政司司長利用四百億元,向市民派錢民望急升,近幾個月民望插水的曾特首蔭權先生,昨天罕有地,趕在立法會最後幾天會期,宣讀十項名為舒緩民困的『派錢』措施。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提出110億元紓困措施,計及2月財政預算案時逾400億元的派糖措施,今年合共派了500多億元。這舉動雖然百姓叫好,卻引來經濟學者質疑花得太多,令明年政府財政現隱憂,有學者更狠批曾蔭權「理財政治化」,派錢為保民望,等於為政客開先例,以「唱衰政府」逼政府派錢來搶選票。

回歸初期經歷金融風暴,當年財政司長曾蔭權連續幾年提出減稅、退稅等措施,後來梁錦松接手後面臨龐大財赤,要提出加稅等開源節流措施,直至05/06年度始回復有盈餘。

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形容,香港回歸了11年,經歷了7年赤字,千辛萬苦才將政府開支由佔本地生產總值的22%,減至16%,但估計今年達500億元的派錢加上未來100億元的四川重建撥款,政府開支比例將重回20%以上,「那是一個警號,似乎大家都忘記了香港可以出現很大的赤字」。

如市民掉一元 政府給兩元
雷鼎鳴指出,他不反對還富於民,但按政府今年派的錢,等同香港按年消費額8000億元的7%,對市民而言足夠抵銷9%至10%的通脹率,派錢數字其實是偏高,「等如你掉了一元,政府給你兩元」。他稱,現時經濟環境開始風高浪急,08/09年度的印花稅、賣地收入等應不及上年度,而明年通脹仍會高企,美元持續貶值亦有隱憂,一旦外資撤走資金,政府屆時亦無錢應付,將來或會再現龐大赤字,又要加稅減開支。


雷鼎鳴更特別提到,應留意政府是否改變了以往專業理財的概念,因為民望「插水」而派錢是一個先例,「等如開一條路,只要政客想拿選票,就可以用策略唱衰政府,政府民望愈低,愈出招派錢」。

嶺大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教授亦指出,今次措施沒針對性,是「浪費子彈」,「例如減電費我都受惠,但其實我不需要受惠」。他又認為,明年通脹會持續,期待屆時香港經濟仍維持增長,讓薪酬增幅可抵銷通脹。

稅務學會會長龔永德表示,政府在提出紓困措施時出手不應太重,否則當一次性措施完結時,經濟可能出現反彈的負面影響。



昨天睇完新聞報導,曾特首趕在立法會休會前,宣讀110億元的所謂舒緩民困建議,要立法會在今個禮拜休會前通過,實行派錢買民望,一向反對派錢買選票的我,俯首長嘆了 三聲 唉 唉 唉 !!!


照較早時提出的政改方案,2012會有直選立法會,2017會有直選行政長官,我一直懼怕到時,一些『派錢黨』議員當選,成為多數派,還有承諾開倉派米派錢的特首候選人,當選成為特首,會把香港一向謹慎穩健理財原則推翻,會把香港的財政儲備掏空,會把香港的量入為出『筆郅』觀念捨棄,最終以借款發債支付財政開支,把香港財政帶進『赤字』時代,就好像美國的赤字財政,把大部份稅務收入,用來支付債務的利息,不敷之數就靠發行更多的新債,來支付利息及政府開支。


意想不到還未到 2012/ 2017 年,首先派錢的不是將來直選出來的議員和準特首,而是還在其位的曾特首蔭權先生,擯棄他做財政司時代,所奉行的謹慎穩健理財原則,還未等到 2017年,就那麼快就已經實行,以『派錢』來買民望,先例一開,有樣學樣,曾蔭權的任期只是到2012,還有三年多,到時有幾多財政儲備剩低呢? 又有之後的繼承者,到了2017即十年之後,還有沒有財政盈餘呢?還有沒有財政儲備呢?



【明報社評】特首曾蔭權提出豁免外傭稅所引發亂局,最終由政府延長豁免期,予外傭僱主更多優惠,情況才不致惡化。不過此事暴露了政府由制訂政策到具體執行都出了問題,必須認真總結,汲取經驗教訓,提升管治能力。此外,外傭稅是帶有懲罰性質的稅項,對於外傭和外傭僱主都不公平,政府應該趁今次推出豁免期已變相延長至47個月,順水推舟,正式為外傭稅畫上句號,還外傭和外傭僱主一個公道。

訂策不周執行失漏 官場老手進退失措
豁免外傭稅是曾蔭權推出10項利民紓困措施的其中一項。曾蔭權這次臨時派錢行動,被認為與他民望插水,政府要向立法會爭取撥款協助四川地震災區重建有關,可能是前提先行,一些措施思慮未夠周延,顯得有點急就章,豁免外傭稅所引發混亂就是這樣來的。

現在政府最高領導層名義上實施問責制,但是由特首到3司12局,絕大多數都由資深公務員統領,這批官場老手,過去執行力強,效率奇高,在政策制訂和執行,都能夠顧慮到方方面面,因此香港公務員隊伍是一支最優秀隊伍的美譽,就是這樣得來的。但是這次豁免外傭稅事件,正如前任工商及科技局長王永平的評語,是「急、錯、亂」,完全看不到過去公務員執行政策的圓熟和游刃有餘的氣度,箇中發生了什麼事情,曾蔭權和政府應該好好總結教訓,不要讓本港的管治效率繼續沉淪下去。

新的豁免外傭稅安排,豁免期長達47個月,若全數僱主都全數享用,理論上政府少收約20億元。回顧去年以來,政府一些政策導致利益團體反彈,而政府臨時以派錢方式撫平的事件,不在少數。例如政府給公務員增加起薪點和較大幅度加薪後,激發起醫護人員、教師、社工等爭取同工同酬,最後政府都以「吵鬧的孩子有糖吃」的方式處理,一概動用公帑擺平,而埋單的實際上是納稅人。

政府施政「善變」。從好的方面理解,這是政府務實,能夠審時度勢,靈活變通,不僵化、不官僚的表現;但是也可以理解為政策制訂之時,不夠深思熟慮,政策隨意性高,失去應有的明確和延續性,而在執行過程中出現問題,更反映了公務員的本領未有與時並進,暴露了管治質素下滑的隱憂。

這次外傭稅事件,還有兩點值得討論,首先是官員的思維與市民脫節。原先公布的豁免由9月實施,即時就有僱主表示會提前與外傭解約,以享受優惠。此階段,官員根本不了解月省400元對部分僱主的重要性,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天地裏,發出道德勸說,又相信本港僱主不會惡待外傭云云,到認識到「民困」(市民受到困擾)情嚴重時,官員如夢初覺,才急謀補救之法。從這方面看來,政府施政所謂「以民為本」,只是一句口號。

另外,王永平退休前長期擔任政策局官員,他建議政府以修改法例和具追溯力的辦法處理,以確保全部僱主都得到公平對待,外傭也可免受解僱潮困擾。王永平的意見,切實可行,但是未獲接納。如果王永平的建議有致命缺失,政府不予考慮,是正常的;如果因為王永平近期對曾蔭權和一些政策多所批評,導致層峰不悅,「雖雅言也不察納」,這是因人廢言,那就不妙。這與察納雅言而達致良好管治的原則,背道而馳,不得不察。

外傭稅具懲罰性 對外傭及僱主不公平
說回外傭稅。這個稅項,本質上是懲罰外傭僱主,絕不公平合理。政府由2003年開始徵收外傭稅,當時本港正值經濟衰退,政府的理由是用外傭稅徵款培訓本地低技術的市民,協助他們適應經濟轉型。這樣本港培訓人手的經費,就全部落在外傭僱主身上。但是再培訓計劃,並非只培訓被外傭搶去家庭傭工工作機會的市民,而是各行各業的人手都培訓。培訓人手是整體社會的責任,所需經費應該由年度經常開支撥出,現在由外傭僱主承擔的做法,根本在懲罰外傭僱主。

另外,僱用外傭的多是中產階層,絕非充豪擺闊,多是雙職家庭需要外傭來照顧家中事務,因此外傭只是中產家庭不可或缺的配置,有了外傭,把龐大的女性生產力解放出來,造福社會。這樣的家庭模式和社會形態,卻要為外傭僱主受到懲罰式徵稅,並不公平合理。

還有是外傭稅開徵迄今,滾存累積超過40億元,顯示主要由再培訓局推動的培訓計劃,根本用不到那麼多錢,政府繼續徵收下去的基礎,已經不存在,若堅持一意孤行,除了斂財傷民以外,實在找不出其他解說理由。因此,基於公平原則,政府應該全面取消外傭稅。


後記:
好了,事隔三個多月後,在發生了金融海嘯後,曾蔭權要發表每年一度的十月施政報告前夕,曾特首還有派糖的空間嗎?請先看看02-10-08明報的筆陣~李先知的文章
施政報告臨尾要加料/文﹕李先知》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昨日如常到灣仔會展中心,主持十.一國慶酒會,其間他一直面露笑容,大喊「為中華民族的不屈不撓,為香港燦爛的明天,乾杯!」有台下嘉賓望到台上的曾特首,覺得他看來很累,笑容有點牽強,當特首擦過身邊,也向他喊句「畀心機」。特首聞言後,帶著微笑走過了。不過,官場中人透風謂,褓呔近日好煩躁,不時在內部會議中「狂捽」下屬,以致官場中人要向「小曾」(即財爺曾俊華)求救,希望他能向煲呔進言,不要如此燥火,因為施政報告的草擬工作已進入最關鍵的時刻。

猶記得上周五,曾蔭權一心希望在施政報告前辦一場「親民秀」,走去小西灣與約400名中學生會面,聽聽一班年輕人對施政報告的期盼。豈料曾蔭權被學生質疑推動環保的力度,並質問他的座駕油缸容量,令向來情緒智商「麻麻」的曾特首即時按捺不住,硬繃繃地責同學「一來到就攻擊曾蔭權」,又指同學「問我好多問題好針對性」。

禮賓府中人眼見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公布前兩星期「舊病復發」,自然緊張不已,於是急急力諫特首小不忍則亂大謀,還找來他的好兄弟、財政司長曾俊華親往勸諫兼問個究竟。據聞,曾蔭權自辯說,心火盛是因為近期金融海嘯及毒奶粉這兩件大事,令他憂心忡忡兼忐忑不安,想得多了,結果睡得不好。

按《中國中醫網》的介紹,「燥火」是指「感受燥氣,損傷津液,以致化熱化火。多見目赤,牙齦焮腫、咽痛、 耳鳴、鼻衄、乾咳,咯血等症」,是傳統中醫學所指的「六邪致病原因之一」。看來特首還是要及時多服幾劑中藥降降火了。

曾蔭權刻下正為本月15日發表的新一份施政報告費煞思量。這回難度增加的一大原因,正是當撰寫報告的工作進入最後階段之際,美國金融海嘯所掀起的滔天巨浪突然撲來。政壇耳語透風謂,這個巨浪把曾蔭權想好的施政報告框架打散了。為免報告一出噓聲四起,進而令本屬「浮雲」的民望,又來次直插,一班負責為施政報告度橋的禮賓府中人正全力思考如何在報告中「加料」,特別是針對金融海嘯引發的經濟逆轉情勢。

最令政府高層頭痛的是,早前已有不少人指出,香港的經濟發展不能像曾蔭權所說,全靠金融業一枝獨秀,便可撐起香港,如今金融海嘯淹至,更證明了這些批評是正確的,亦同時突顯了金融業大旺大跌的特點。

官場中人透風謂,對此,曾蔭權也清楚明白,所以過去即使他不太同意搞什麼創意產業,在過去一年多,他已指示相關部門想想如何推動創意產業,例如招攬更多創意人才。可惜,香港可向外標榜的創意產業「示範單位」,來來去去就只有參與電影《功夫》特技效果的先濤數碼特技公司、《花樣年華》導演王家衛等。更糟糕的是,始終聚集不到「Critical Mass」(足夠數量),令這個行業在香港得以發光發熱。然而,官場中人指出,最近曾蔭權已同意推動這個產業的發展。

不過,向來眼光短淺的香港民眾,當然沒甚興趣跟你討論產業結構,他們只想政府再在困難時刻多派錢,奈何官場中人反覆強調,普羅市民不能指望兩個星期後又有糖派,皆因可派的,早已在7月立法會休會前派了,何況政府刻下面對的,是本年度政府可能有大筆的財政赤字、失業率掉頭回升、經濟增長不再……換言之,這回只能大家一起多講遠景了。



伸延閱覽:
理財政治化 (明報)
派錢非長治久安之計 須大智慧才可創新局 (明報)
派110億曾十招化民怨 (明報)
曾蔭權110億自救 (東方)
習近平訓斥後急忙補鑊 (東方)
小惠難紓黎民困 聰明反被聰明誤 (東方)
特首110億元抗通脹 (星島)
110億紓困撥款 各黨開綠燈 (星島)
百億紓通脹 基層最拍掌 (星島)
表面紓解民困 實質為民望止瀉 (吳志森)
曾班子憂最壞時刻未過 (李先知)
派錢生亂暴露管治弱點 (明報)
施政報告臨尾要加料 (明報 李先知)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咁咪好囉,
到2017年都無錢剩囉,
點可能選到個派錢特首黎呢?
到時可能選個儲錢特首囉,
不過2017年有無得選特首都未知,
或者要到2027呢?
我都唔知有無咁長命? =(

講返正經,
派慣咗真係有啲危險,
不過政府真係要係適當嘅時間派吓,
香港有40幾萬人係在職貧窮,
通漲咁勁,
唔幫佢哋,
佢哋可能連工都唔做,
直接攞綜緩算了,
到時政府咪仲大鑊!

好嘞,
點幫呢?
老實講我唔識,
派錢係一個最直接的方法,
但未必係最好.
咁有乜方法咁好呢?
要問吓啲智者嘞!

ps:
好老實,
啲會計佬淨係識睇數字,
唔多覺佢哋會可憐啲窮人,
聽哂佢哋哩啲所謂專家講,
一樣係唔公平,
政府開支唔可以當一間賺錢公司咁睇嘅,
乜都計到盡,
啲窮人聽食屎!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你話:『到2017年都無錢剩囉,
點可能選到個派錢特首黎呢?』

我原文中已經有答案:
『最終以借款發債支付財政開支,把香港財政帶進『赤字』時代,就好像美國的赤字財政,把大部份稅務收入,用來支付債務的利息,不乎之數就靠發行更多的新債,來支付利息及政府開支。』

祇要有借有還,息口夠吸引,靠借貸渡日,都是可行的,不過就好像是『滾雪球』,愈滾愈大!

新鮮人 said...

我見到,
到人個個見到政府要借錢渡日,
就唔敢選個派錢特首出黎囉!
其實派唔派都唔到我同你話事,
都無人會理我哋講嘢!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新鮮兄:
你話:『咁有乜方法咁好呢?』

其實在『伸延閱覽』其中一個連結
『派錢非長治久安之計 須大智慧才可創新局 (明報)』已經有答案。

節錄兩段如下:

『如果真的要紓解民困,派個數十億元也夠了.... 這次派錢耗用110億元,是太多了....因此110億元這個數額是否存在政治計算,值得探討。』

還有

『曾蔭權去年10月施政報告拋出的10項基建工程,迄今進展緩慢,如果這些工程能夠盡快動工,不用再拖一年半,就可以適時地因應社會實際環境的需要。這是給市民魚竿,讓市民自行釣魚而食,最積極和最具創造力;只是由政府分魚給市民,最消極,實際並非真正幫助市民,反而是害了市民,也無益於整體社會的良性發展。』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Quoting:『到人個個見到政府要借錢渡日,就唔敢選個派錢特首出黎囉!』

收錢個班人是不會理得咁多,財政理財赤字不會改變他們的選票,亦不用去考慮,只要邊個有錢派多啲就選邊個。

新鮮人 said...

我唔信班會計佬講嘅嘢,
"派十憶左右就夠",
佢條數點計佢至明!

起基建係咪得就要等幾年先知,
但係學你話齋,
啲窮人都唔知等到喎,
另外,基建唔係為咗振興經濟,
但要睇埋有無實際需要,
有啲係,有啲只是好大喜功嘅"大牛龜",
可能起黎畀人邀功喳,
唔可以亂咁起,
要小心決定,
一次過亂咁決定亦都係浪費納稅人啲錢,
千奇唔可以話派錢唔好之餘,
亂咁起嘢都一樣有問題!!

The Inner Space said...

可以參考 宏觀經濟學 macroeconomics 中的,
fiscal policy/ monetary policy 理論,
新鮮兄可以用『谷歌』查閱,不贅了!

微豆 Haricot said...

I don't know much abt the HK economy and am more familiar with the fiscal policy in Canada (as reported by the govt and the media). Generally speaking, a responsible govt should invest tax payers' money in areas that will help:
(a) solve a short-term crisis; and
(b) generate long-term social-economic benefits;

I am not opposing to providing relief to the poor. But if all the money goes to (a) with no consideration for (b), then the measure could be a very short-sighted one, or worst still, a politically motivated vote-buying exercise.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今次用公帑買民望買選票,
令我更擔心香港選民質素,
若在2012 2017進行直選,
對政客政棍派錢黨的政綱,
有沒有遁序漸進成熟程度,
足以進行『直選』的民主洗禮!

微豆 Haricot said...

我同意政客与選民兩者的質素,都有互相聯合的直接關系,但誰有能力來導助和加速市民对民主政体的認識呢?

政客政黨? 主流媒体? 知識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