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12, 2007

「集體記憶」和「集體回憶」




肥何話會在評估文物建築保護政策諮詢中﹐加入「集體記憶」元素。 而梁文道今天也發表了文章名為 "集體記憶的幌子“
但實在應是 「集體記憶」還是「集體回憶」呢?


我認為記憶跟回憶是有時間性的分別﹐翻看網上字典
「回憶」是: 對往事的追憶﹐

而「記憶」是
1. 泛指心中所記、腦中所憶
2. .心理學上指由識記、保持、再識, 三個基本環節組成的心理歷程。


顯然回憶是指對往事﹐舊物﹐產生了感情才去追憶。 我們是對事件﹑事情﹑古蹟﹑古物是先把記憶起來﹐到若干時間﹐年月日後﹐憑記憶去回憶﹐去追憶。


而記憶是指一個現在式的動詞﹐包括由識記、保持、再識﹐三個基本環節組成的歷程。我們臨進入試場﹐最後衝刺﹐記憶答案﹐憑記憶在試卷寫出來﹐那就是「記憶」。


舊天星碼頭﹐是有四十九年歷史﹐幾代人很久以前已經把它記憶起來﹐到它要被拆掉當晚﹐而引起回憶﹐而不是在被拆那一刻才開始去記憶它﹐而立刻產生依依不捨之情。 回憶是需要時間﹐日積月累的記憶﹐產生感情﹐才會覺得有需要去回憶。


比件物件你﹐跟着立刻那走﹐你有無覺得有回憶的感覺? 回憶的價值? 除非當晚所有出席者﹐ 都是對舊天星碼頭 "一見鐘情"﹐才是「集體記憶」﹐否則我認為 「集體回憶」﹐才較為貼題﹐大家都對舊天星碼頭懷有依依不捨之情。



是手文之誤? 還是政府與民眾理解不同?
souced from http://www.mingpaonews.com




6 comments:

梁巔巔 said...

Space 兄您解釋得好好.

對, 應是回憶.

"是手文之誤? 還是政府與民眾理解不同?"

我估是後者; 或, 政府的語文水準越嚟越渣之過!

xiao zhu said...

計我話,兩樣都唔係,如巔巔所講,根本係寫嘅人渣,求其是旦係咁上下唔識嘢。

The Inner Space said...

張寶華個網誌用翻「集體回憶」, 但梁文道那篇鴻文跟翻政府用「集體記憶」。

兩位當今新聞評論界才俊﹐各有不同﹐希望他們來做個show﹐辯證一o下,定必精彩。哈哈!!!

嘩咁夜哪!!!! 晚安。。。。昨晚睡得唔好﹐祝我自己今晚有個好夢。

梁巔巔 said...

張寶華肯定唔夠梁文道砌~

但, 我認為絕對係 "集體回憶".

梁文道號稱中大看書最多嘅人, 我相信佢係一時不上心才會用 "集體記憶".

另, 可能磁場問題 (唯一解釋), 我不喜歡梁文道. 包括他散發的感覺, 眼神, 聲線.

xiao zhu said...

對梁文道冇特別感覺。

張寶華唔係班。

唉,回憶好、記憶又好啦,到拗贏左都可能左憶 lu.

the inner space said...

查良庸的因我生得晚沒有看過﹐現在無了﹐舊時讀林行止的﹐ 也沒有了﹐只間中在信報讀到一篇半篇﹐梁文道的文章和他在有線台的都有看﹐填補空白﹐我看得比較雜﹐其他的也看和讀不少﹐好也看, 不好的也看看。 現在有誰達到查林兩位前輩的水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