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anuary 11, 2016

才與德

才與德




有位社會名人曾在《香港電台》說過:「你大學生罷課話,我可以犧牲一個禮拜,我唔上堂,但是否真的咁大犧牲呢?大家都做過大學生,很多時我們都唔上課,但你真係如果真係話犧牲的,那真係做少少事給人看,睇到你有個犧牲,做甚麼呢?你可以退學啦,如果你退學,真的對你自己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犧牲,但做唔做到好事呢,做到噃,因為有很多同學是在讀副學士,有很多入唔到大學,現在有機會可以入番 。。。。。。」


以下是年前,讀完之後怕過些時候就忘記掉,而記錄在 email 的一篇文章:


蔡子強:五四有蔡元培

【明報專訊】6月27日,愛國報章《文匯報》和《大公報》大字標題報道,前中大校長、前教育局長、現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先生透露,早前他與多位大學校長飯敘,席間他問如果有學生知法犯法,在店舖偷竊,校長會否保住該學生,眾校長答一定不會。

他再問:「那麼為什麼(學生參加)『佔中』你們又保?還要用公帑來保?」他並向眾人表示校長的確有責任維護學生,但方法是令學生清楚了解到違法後,留有案底後對將來發展的影響,倘學生執意犯法,校長不應該護短。按李國章自己的說法,一眾校長亦同意其觀點。

事件後來出現了羅生門,究竟一眾校長有否同意李國章先生「不應該護短」的說法,出現了不同的版本。筆者無意亦不可能在這裏弄清當中真相,只想與李國章先生商榷,究竟是否應該將「佔中」比擬為盜竊罪行?以及向讀者講述一下已故北大校長蔡元培的一些往行,讓大家看看,當一些學生為了公眾利益和正義而違法時,這位已故北大校長究竟又是如何做的。

筆者在《明報》已經寫了很多遍,剖析「語言偽術」如何是梁班子的一種集體風土病,解釋什麼是「偷換概念」,並說明梁振英及其班子如何操弄這種技巧,只可惜,今次卻發生在一位前中大校長身上。

佔中與盜竊相提並論屬「偷換概念」
盜竊是一種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為了一己私利、損人利己的違法行為,至於佔中,則是一種事先張揚、光明正大、為了公眾利益、民主公義的公民抗命,兩者雖然都牽涉違法,但卻又怎能因此而簡單相提並論,如果不是出於無知,那無疑是一種「偷換概念」,目的是為了混淆公眾視聽。

當提到學生為公眾利益、民主公義而墮入法網,以及大學校長應如何處理時,讓筆者想起蔡元培的往事,心中不無感慨。

提起前北大校長蔡元培教授,多數人會想起他在北大「唯才是舉,不拘一格,兼容並包,鼓吹學術自由」的開明辦學作風,但其實他愛護師生,到了關鍵時刻,面對強權,仍堅持教育理想,面對政權鷹犬張牙舞爪,仍然拼死保護學生,毫不退縮,那種高風亮節,對今天的香港或許更有啟發性,更具時代意義。

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等高校學生3000餘人,齊集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掀起了我國波瀾壯闊的「五四運動」,但卻遭北洋軍閥政府鎮壓,32名學生被捕。

營救曾向他報以噓聲的學生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當年蔡元培原本最初是反對學生外出示威的!他認為學生應該先讀好書,並且曾一度站於北大校門,企圖出言勸止學生外出示威,更惹來學生報以噓聲。所以,最難能可貴的是,後來他要營救和保護的,是一些與他政見不同,甚至報以噓聲的學生!

當他一知道學生被捕的消息,蔡元培便二話不說,全力投入營救被捕學生。他親自走到六神無主的學生面前,表示發生這些事,他當校長的應引咎辭職,但卻一定要先把被捕學生營救出來,並說:「被捕學生的安全,是我的事,一切由我負責。」斬釘截鐵,毫不含糊。學生見校長對他們之前的傲慢無禮毫無芥蒂,絲毫沒放在心上,都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無言以對。

在蔡元培的牽頭下,北京14所高校校長一起投入營救學生的運動當中,並且聯合發表聲明,說:「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蔡自己更多次表示,如能釋放學生,「願以一人抵罪」。在社會各界的強大輿論壓力下,到了5月7日,北洋軍閥政府終於釋放被捕學生。

究竟在五四運動中,學生做過些什麼?除了遊行、示威、罷課之外,還發生過學生衝進被視為賣國賊的交通總長曹汝霖家大宅,他們找不到躲起來且逃掉的曹,卻痛打了在曹家串門,被視為另一賣國賊的駐日公使章宗祥,並火燒曹宅,發生了著名的「火燒趙家樓」事件,這也是學生被捕的主因。從今天香港的標準來看,學生的行為,肯定有過激的地方,但瑕不掩瑜,後人看的是五四運動之大義,而非枝節。而相信當時蔡元培也是一樣,因而出手營救。

今天,五四運動被北京執政者捧到上天,口口聲聲說要發揚五四精神。但與歷史上真實有血有肉的五四運動相比,今天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發起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三番四次苦口婆心強調過程要和平與非暴力,佔中比起五四,無疑和風細雨得多。如果李國章先生早一百多年出世,他又會否斥責蔡元培當年「護短」呢?

對教師一樣施以援手
受到蔡元培以身作則之感染,北大亦從此建立了不畏強權的傳統。1924年,北洋軍閥政府以提倡共產主義的罪名,下令通緝北大教授李大釗,北大立即致函教育部提出:「大學為講學之地,研究各科學問實為大學教授應盡之責任,不能因此遽令通緝。」

1932年,曾遭蔡元培親自禮聘為北大文學院院長的中國共產黨創黨元老陳獨秀,遭國民黨逼害拘捕,縱然蔡、陳兩人政見上早已變得南轅北轍,並且均先後離開北大之崗位,但蔡還是盡捐前嫌,義不容辭地親自為陳多方奔走以作營救。國民黨以「替反動張目、妄保反革命」等罪名對蔡元培提出恐嚇,但蔡卻絲毫不為之所動,使陳為此感動不已。

「十萬雄師」蔡元培
當時的司法部長朱深便曾私下稱:「諸君不可視蔡元培為一書生,當視為十萬雄師。」

不錯,縱然手無寸鐵,兩袖清風,但一位大學校長的道德力量,是可以勝過十萬雄師,抵得住政權之鷹犬的。

那麼,本地的大學校長又如何呢?
佔領中環,蓄勢待發,相信到時本地11間大專院校,一定會有不少師生投入這場運動。大家不求大學校長支持佔中,而是只想問一句,當年五四有不畏強權的蔡元培,今天在強權恫嚇之下,我們又會否只剩下李國章先生之輩呢?

蔡元培葬於香港,各位尊貴的大學校長,在忙於應酬權貴之餘,有空不妨到他墓前憑弔一下,讀讀以及反思一下他的生平和往事。



嗜悲 不是 五四時代的人,沒資格評論 蔡元培 。。。。還有 蔡子強 有沒有過於神化了 蔡元培 。。。。憶起多年前曾經讀過《蔡元培散文集》中,其中一篇文章:我在五四運動時的回憶(今天竟然讓我在網上找到 見下圖)





















蔡元培 自言也曾害怕而出逃,不竟 蔡 只是一介書生,他於 5月 9日秘密離京躲避,隔了幾個月才返北京續任校長,起碼 蔡元培 是拯救完學生,才出逃這是事實。


上面叫學生要就退學作出犧牲,好讓其他入不到大學的同學可以入讀 。。。。。那位名人已被委任成為 明德格物 的 校務委員會主席 為期三年,超越作出委任的官員,自己在任年期(不計能否連任)。


到了 1月 5日 看 TVB 新聞台

李國章任港大校委會主席 梁振英︰用人唯才


【無線新聞】梁振英表示,任命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是用人唯才,對於有報道指,他曾呼籲商界不要捐款予大學,梁振英表示最近有大學的捐款都是由他促成。

李國章獲任命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引起爭議,梁振英期望李國章和校委會做好工作︰「我們一直都是用人唯才,我相信李國章先生在新的崗位,一定會盡他最大努力,為香港大學更好發展,與整個校委會、校長與大學管理層及師生一起,做好他的工作。」

被問到近日有報道指,身兼八大院校校監的梁振英,曾在閉門場合叫商界不要捐錢,梁振英表示不會逐一回應傳聞,強調自己一直有推動大學捐款︰「這三間大學四次捐款,分別是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城市大學,而其中三筆一共三億捐款予三間不同大學,應該說是我促成的。」 他表示,有次城大接受捐款時,他曾呼籲大家繼續捐款,當時傳媒亦在場。 (有片)



好明顯,特區政府用之道:用人唯才(才幹),至於 德行 的 德 是否置於事外,起碼是屬較低層次,有沒有斷章取義呢?唔覺喎!有冇人談論過他在 德 這方面好評 。。。。。可能有但看漏了???


在中國香港要找個 才與德 兼備擔任此職位,原來真的是這麽困難!




嗜悲加註:
自從刊憲報委任,頗多的異議聲音,嗜悲 隔了一星期才登出此文!!!





後記:

社會名人上電視清談節目接受訪問:清心直說 (點擊可看 mytv)


【明報專訊】無綫新聞報道,行會成員、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接受明珠台《清心直說》訪問時表示,出任校委會主席是為對抗不同勢力對港大的干預,強調會以港大利益出發。有港大師生擔心他敵視港大,李建議「給我6個月,看看我將會做什麼」。

稱本地政黨都應被逐離大學
去年11月有傳政府延遲委任李國章做校委會主席,是為免成為區選議題,李在訪問中解畫稱,於去年10月收到特首梁振英邀請,他需時考慮,而任命延遲和選舉無關。

他說家人、朋友全不贊成他受接任,決定答應任命一方面是相信自己勝任,更重要是認為不可因小部分人反對便屈服,否則香港會變成無政府狀態。他又稱無論是北京、美國或其他地方的政治干預都不應被容忍,本地政黨都應被逐離大學。

指他憎惡港大想法可笑
李國章又說,認為他憎惡港大的想法可笑,因他擔任中大校長時自然要保護中大、與港大競爭,他又提及港大興建百周年校園是自己任教育統籌局長時批准的,更稱在他任局長的5年,他不認為有任何例子可證明港大受害。

李強調尊重學術自由,教職員亦有自由參加示威遊行,但前提是要履行應有的教學責任,學術自由不應成為擋箭牌。



Give me six months 。。。。。。剛剛在公司內蛇竇,學懂一個英文字 purge purging purged,蛇竇的大哥們教曉我的 生字 。。。。。!!!



Last but not least 看看,他之前 2015-4-21 的訪問,有沒有前言不對後語 !!!!








後後記:

這位名人當上 明德格物 校委會主席,學生發動罷課抗議,教職員卻因為害怕不涉勞資糾紛,會被主席和校長以不理行合約反咬沒有罷工支持學生。


1月 28日晚上 新主席 開第一次校委會會議,引起了學生圍堵要求對話不果,隔了一天主席主動開記者招待會:

李國章轟公民黨泛民毒害港大生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本周二的會議演變成學生包圍校委,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昨日在記者會代表港大向市民致歉,又形容當晚在場學生如「吸了毒」,直斥公民黨向學生「供毒」;李國章並點名公民黨主席余若薇、黨魁梁家傑,以及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慫恿學生「暴動」。

泛民議員斥李國章含血噴人,港大罷課委員會則批評李轉移視線及抹黑學生。校長馬斐森認為,表達意見並非干預。

向公眾道歉 批泛民選舉年製造話題
港大校委會昨突然召開記者會,主席李國章甫開口便為當晚小部分學生的行為,代港大向公眾致歉。他直指當晚學生「猶如吸了毒」,有人向他們下毒及煽動,但呼籲勿全部怪責學生,並指控公民黨,因為「陳文敏做不到他們想安插的位置」而「搞事」。他稱當晚看見余若薇、罷課委員會成員梁麗君(應指梁麗幗)、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助理、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在場,「全部是泛民,政治干預大學」,認為今年是選舉年,泛民需製造政治話題,「希望公民黨想清楚是否要擺大學上枱」。

李又重提去年7月學生會佔領校委會時,大樓下余若薇及梁家傑在場。他說當晚梁手持「大聲公」告訴示威者哪個是校委,見校委黃景強時呼籲市民「快點圍住他」;有市民阻撓校委劉麥嘉軒離開及命令她跪下認錯才可離開,余若薇也站在附近。李說他們可自稱校友,但「可以騙得香港人多久?」他又指摘梁家傑4年前聘用的實習生梁麗幗,組織學生罷課。

被指操控梁麗幗 梁家傑:荒誕
梁家傑反駁,去年7月校委會開會,他確在樓下等開會結果,但並沒有、亦沒有能力指揮學生,即使梁麗幗是他4年前的實習生,但因此被指可操控她是「幾荒誕嘅事」,反問「連父母都無法操控自己子女,試問他如何操控學生?」

余若薇批李﹕含血噴人 一貫作風
余若薇稱,含血噴人是李國章一貫作風,清者自清,她周二當天於5時許已離開。余續稱,7月校委會開會當日她確有到場,學生當時在樓上,自己不知道發生何事,強調與學生沒交流,「只是向時任校委會主席梁智鴻遞信,並等待會議結束後的回應」。

葉建源﹕揑造事實 侮辱學生
葉建源稱對李的言論感到非常憤怒,認為他含血噴人、揑造事實,不尊重別人,又侮辱學生、校友、泛民及市民的智慧。葉說周二余若薇到場僅數十分鐘,若這樣就能令學生像「食了藥,吸了毒般迷惑」,未免低估學生智慧及判斷力,對余除了是非常大的「抬舉」,亦是非常嚴重的誹謗。

梁麗幗昨澄清自己4年前、入大學前在梁家傑辦事處實習,但實習後便與公民黨沒關係,該黨也與學生行動無關,僅有數名本身是港大舊生的公民黨成員,曾以校友身分聲援學生。她又指港大社會科學院每年會強制學生實習,實習機構包括新民黨、經民聯等,反問是否港大也在政治干預學生。罷委會成員王俊杰稱,李若認為學生很易被煽動,「佢大可以毒攻毒,煽動學生向錢看、攀附權貴」。

教員校委、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昨亦發聲明稱,李國章援引公民黨教唆學生的舉證輕率,不認為在場學生的行為像吸了毒一樣、受公民黨唆擺操控,這太低估同學的強頑獨立自主意識。而陳不認同學生的圍堵行動,因無助訴求,也會帶來反效果。

替警方入校解畫 李﹕如家中有賊
另外,被問周二晚為何拒絕跟學生會面,李說「不是學生說拿住支鬼槍,就要來見」,他稱歡迎與學生對話,但因校委會不直接處理學生事務,需透過校長安排。對於當晚大量警員入校執法引起學生反彈,李以家中有賊作比喻,「警方不可以說因為是私人地方就不關他們的事」,更要求提問的記者「反省自己說過的話」。

罷委會成員林澤江認為入屋盜竊比喻十分不恰當,「同學只是想對話,不是想打劫」。就李國章之前承諾與學生會面,罷委會表示李的言行令雙方互信蕩然無存,將盡快召開大會,討論是否仍有需要見面及未來行動等。

李國章入夜回應:信公眾有正確判斷
李國章遭連環反擊後,昨晚透過港大發言人稱,相信公眾雪亮的眼睛,會作出正確判斷。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是港大舊生,她表示對學生行動感到痛心,認為是遠遠超過文明社會可容忍的範圍,她希望港大學生及支持學生行動的政黨,能理性探討院校管治問題。



秉承 委任 名人 入 校委會 當主席 的 689 一貫作風,主席主持會議後第一次記招,名人 也是一個 “闘” 字先行,還拉埋 公文袋 落水,一煲來闘一番 !!!!!!


嗜悲 保持中立暫時沒有立場,只是覺得 “闘” 是今次事件主題,而先撩起這場“闘”是那一方呢? 各位自有自己思量。


請讀讀 以下兩篇對 名人主席 正反文章。


明德格物 校委會委員:
張達明批李國章言論挑釁火上加油

【有線新聞】港大校委會委員張達明指,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指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發放假消息,促成學生圍堵校委是不公道,批評李國章言論挑釁、火上加油。
馮敬恩就重申指控失實,學生當晚行動沒有受操控。

校委張達明批評李國章的言論不正確,會火上加油。

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則指李國章誣衊學生。

張達明又指、不同意李國章指警方入港大,就好像有賊入屋,不可以不讓警察進內。他又表示希望以善勝惡,不認同學生的衝擊行為。



特首辦公室新聞統籌專員撰文:
反對李國章,公平合理嗎?

【AM730】李國章教授盛傳會獲特首梁振英委任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李教授是知名醫學教授,曾任教育局局長、中文大學校長,又是港大校務委員、行政會議成員,絕對夠資格出任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然而,像一眾願意服務現屆政府的人士一樣,李教授可能被委任消息一出,他立即被抹黑,被翻一些似是而非的舊賬。

最多人說的是李教授任教育局長時涉嫌干預教育學院學術自由。但根據2007年政府委任的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沒有證據證明李教授曾對教院的院校自主作出任何不當的干預。調查委員會不認為李教授曾以削減對教育學院的資源來迫其就範、也不認為李教授曾說:「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的指控成立。

但今年9月部分港大校友卻以上述子虛烏有的指控來反對李教授,並舉行了所謂「公投」。然而截至2015年6月,港大畢業生累積人數為188,683人,參與「公投」的只有4,000多人,佔全體會員不足3%。這樣低的投票率,卻被誇大成代表了所有港大畢業生。

這樣指鹿為馬,含沙射影地對李教授作人格謀殺、污蔑,只會令人懷疑反對李教授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是黨同伐異,絕非就事論事。

討論公共事務,還是應回歸理性,而非以訛傳訛,一哄而起;尤其不應出現在香港大學的畢業生身上。



看來“闘”是特區政府,管治全港主題政綱,回想起先撩起一場又一場的闘,究竟是那一方呢?


再追加:

至於本地 黨報 當然要跟著調子

詭辯+辱罵 反對派拒認煽動

【香港文匯報】公民黨等反對派團體幕後策劃連場「港大衝擊事件」,昨日遭校委會主席李國章點名批評,「訟黨」的領導人物立即施展其「詭辯」伎倆。

其中公民黨主席余若薇承認,1.26衝擊當日下午曾到現場,但在晚上的圍堵事件前已經離開,返回公民黨總部開會,成功製造「不在場證據」;其他被點名批評的反對派人物,就「惡人先告狀」,對李國章施以侮辱式的攻擊。

余若薇自製「不在場證據」
同被點名的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聲稱,李國章的言論荒誕、信口雌黃、罔顧事實、諉過於人,聲言公民黨已成為特區及中央政府頭號敵人、眼中釘,但相信香港市民有足夠的智慧,心清眼亮,知道誰在含血噴人、歪理連篇云云,又揚言李國章應為批評部分港大學生像吸了毒的言論道歉。

余若薇回應時則承認當日下午曾到港大,但到在5時半已離開返回北角公民黨總部,成功製造「不在場證據」,揚言李國章言論「不實」。但她未有提及曾否與現場學生作任何交流,也未有回應李指去年前校委劉麥嘉軒被圍及喝罵要跪低認錯時,她在場旁觀一事。

長毛粗言穢語人身攻擊
對於李國章批評社民連梁國雄(長毛)助手當晚亦在現場,長毛沒有否認,只反問李國章為何認得他的助手,又聲言李國章出任局長時,曾在立法會開會期間「打機」,任內又「恐嚇教育學院校長」(編按:獨立調查委員會已裁定有關指控不成立),駡李國章「狗口長不出象牙」。而作為港大校董的涂謹申就指,李國章的言論只會挑起新一輪抗爭,是消極具破壞性,形容李國章的言論「好膚淺、粗疏、噏得就噏」。

借「校友關注組」身份、於港大事件扮演「龍頭」角色的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則揚言李國章親身演繹如何進一步撕裂港大,白白斷送大學「自治」,聲稱校委會需要審視李國章的言論「是否代表港大校委會」云。

李國章昨晚發表聲明,指留意到有關人等對他於記者會上發言的評論,強調相信公眾人士雪亮的眼睛,會自行作出正確的判斷。



記得 名人校委會主席 講過見到 公文袋的 余若薇,但見不到 中聯辦 的人,哈哈哈 委任他入 校委會 主席的是誰? 其他被派去當委員的又是誰? 這位 誰 與中聯辦的關係密切到,他一當選翌日就急急入中聯辦拜訪,董建華 曾蔭權 都沒有喲(見當時 星島日報)!!!


不過,若借用 名人 的邏輯,他說過 梁麗幗 之前(據聞是四年前),曾做過公文袋某大狀 intern,就是公文袋的人,咁 。。。。 這位名人和其他被委任入校委會的幾位,會不會 是不是 可以算是 中聯辦 的人呢?



再再追加:

在 立場新聞 讀到 區家麟 的一篇文章:
挑撥奇才李國章︰一次過咬八種人

再在 區家麟 網誌 潮池 找到
























蔡元培 vs 李國章,古人 vs 今人,唉 。。。。。。。。是進步還是退步❗





伸延閱覽:
五四有蔡元培 長青網
用人唯才 無線新聞網
清心直說 無線新聞網
李國章:不能因少數反對 棄任校委會主席 給我6個月 看看我將會做什麼 明報新聞網
李國章:轟公民黨供毒 慫恿學生「暴動」 明報新聞網
張達明批李國章言論挑釁火上加油 有線新聞網
馮煒光:反對李國章公平合理嗎? AM730
詭辯+辱罵 反對派拒認煽動 文匯報網
挑撥奇才李國章︰一次過咬八種人 區家麟 潮池




我的舊文:
醜陋了 。。。。醜事一椿
等埋首副 唔等首副
物格德明 sutriV te aitneipaS
欲蓋彌彰
修身 齊家 治國 平天下
社會悶氣多 轉看 ドラえもん と のび太 廣告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7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寫了幾百字,
但臨完成時被彈出了亙聯網,
一切都沒有了,
實在無力再重寫。

只想說一句,
李生實在遠遠未達有教無類的水平,
而最大的問題是他不自知,
為禍人間。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用心打了幾百字回應
卻不幸互聯網作弄失去
心領了
0nz

the inner space said...



而作出這項任命的人何嘗不是呢?

新鮮人 said...

當今局面,
就算狼人想用能人,
有賢之仕都唔會理佢啦,
劉備三顧草蘆,
如果是狼一樣的個性,
孔明又怎會出山相助呢?
且狼人覩無咁嘅氣度,
禮賢下仕?
佢有咁樣胸襟就唔會搞到神憎鬼厭了,
所以有人可揀之下,
只可楝同聲同氣的爛貨囉。

the inner space said...

所以這不是雞與蛋誰先
而是是有其君必有其臣


京城的想法不外是要連根拔起
徹底攪一場類似香港文化大革命


新鮮人 said...

我倒沒有覺得中央有咁想法,
他們的確想要些聽話的人,
但無想到狼人咁無人心,
老實講中央要煩的事多的是,
又唔好想到中共想搞亂香港咁,
其實好簡單,
佢地只想香港平平穩穩,
聽聽話話,
等佢地可以專心對外,
例如美國回亞,
日本擴張,南海主權等,
中共無必要也無需要搞什麼文化大革命於香港,
大家咁估實在不公平呀,
只不過佢地那套聽教聽話香港人唔多接受,
所以才搞到共立性愈來愈強。

撫心自問,
中共搞死香港無著數丫,
不過大家溝通唔來,
各走極端,
兩敗香港人傷多一點了。
如果雙方能坐下來,
放下成見談一談,
也許會有一點希望,
不過試問當今局面有人有咁氣度和胸襟嗎?
那些抱住民主聖訓的人一步不讓,
那些一味衝動對政治一知半解的年青人盲明叫嚚,
那些食古不化抱殘守舊的極左幹部也只會壓迫民意,
更有人以為高高在上目空一切,
又或者一堆奉迎中央政商狗賊,
仲有玩弄民意的無恥政棍,
在這樣的人物氣氛下,
和談又談何容易呢?

香港。。。
我終於無法抱有樂觀的看法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中央政治局常委 有7個 但各有分工
只一位領導關於港澳事務
其他的有沒有過問權責呢
但這個 level 當然主導方向性
細節和如何落實實質的工作
相信是一班在京城的幹部制定
還有一班中層負責落實細節
再交到底層負責執行
經過咁多層層傳達中必有落差
咁啱又必有一班靠揣測上意的奴才
以為做多啲肉緊啲落力啲
可以升官發財上位捷徑

最近有五個賣書的 離奇突然短時間內相繼失踪
當然唔會是政治局層面 最可能是下面逢迎揣測上意
做咗先 如今可能攪到都唔知點樣收科 找緊個下台階

今天剛剛又發表咗 施政報告
連 工聯會 都只放幾句就收聲唔撐
豉油黨直程唔撐仲踩埋一份
http://news.mingpao.com/cfm/search2.cfm?site=mp&pnssection=all&searchtype=A&keywords=施政報告
其他的保皇黨各有批評 唯一民賤聯黨性最高表示歡迎

如今在香港只有一個“闘”字
仲有乜嘢好說
政府與政黨闘
政府成日提出的政策
都是撩起群眾互闘
這不已經是 文革 的模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