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September 09, 2015

Delisted from 選民登記冊

Delisted from 選民登記冊
又名:認命者言 (下)




早前的一篇有關 陳四萬 文字,最後寫出是:嗜悲 想把已經登記成為選民的資格除名。但一時三刻更改資料表格上,是沒有要求除名這個選項的,因此 嗜悲 仍然在 Exploring how to do that 之中 。。。。。


近日,法庭審理了一堆關於選民登記的糾紛,法官都有頗多話說,不贅矣!!!


今朝讀報 資深民主黨員 狄志遠 正式退黨,前些時候民主黨的 黃成智 已經被驅逐出黨,估計他們俩會合組新的政黨,以能與中共中央北京溝通為首要目標。


It takes two to tango 縱使有兩人共舞,但一雙舞者卻是貌合神離,跳出的 探戈 會是好看的嗎?貌似 探戈 疑是 “甚麽” ?!


【明報專訊】

民主黨創黨成員狄志遠向民主黨中委交退黨信。以下為退黨信全文:

這封信是卅年朋友說再見!

八五年開始投入政治,轉眼已是卅年,當時遇上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吳明欽,楊森,何俊仁,李永達,張炳良,黃成智等。

我們都有共同的理想,就是推香港民主發展,改善基層市民生活。卅年來,我們不會談有什麼偉大的成就,但我們會對自己說,我們曾經努力過!

今日離開民主黨,不是因為大家已失去理想,或大家理想已不同,我們只是希望各自尋找自己相信更適合的路途,去實踐理想。是的,大家在實踐理想的策略上,手法上是有分歧的。原來以為這些分歧是正常不過的事。

以為這些策略上的分歧,可以透過辯論,交流,尋求諒解及共識。但可惜我們受到外間的壓力,以致我們變得沒有容許,容忍,容納不同意見的空間,這點實在令人難過。

很多傳媒朋友問我幾時退出民主黨,有些黨友私下或公開請我離開民主黨。退黨是一件沒有難度的手續,也不費任何成本,只是在情感上,好似向卅年朋友說再見的不拾。我是民主黨創黨黨員,曾任副主席,中常委,民主黨立法局議員,區議員,與一班多年的兄弟姊妹,從街頭打到議會,共同流下多少淚與汗。

還記得我們在八號風球下,坐在新華社門外馬路,分不出雨水與淚水。就這樣說聲再見,是容易嗎?

結合與分離,如春夏秋冬平常事。再見,意味著總有一天再見面。君子分手,見面亦是朋友。未來的民主路上,仍有攜手合作的必要。

民主黨仍是一個可靠的政黨。祝黨務興隆,區會選舉順利!

民主黨創黨黨員
狄志遠



吳明欽,楊森,何俊仁,李永達,張炳良,狄志遠,黃成智 。。。。。吳明欽 早死,楊森 退隱,李永達 低調,張炳良 加入了梁振英班子,狄志遠 黃成智 離開 民主黨。


民主黨如今是由 劉慧卿 打骰 Rolling Dice,劉慧卿 本來是政團 “前線” 的頭頭,及後 2008年與 “民主黨” 合拼,劉氏與民主黨創黨成員關係密切與否,不用細表矣。


不料下午又傳出消息,已經退黨的 湯家驊,被 公民黨 舊黨友 梁家傑,請了吃一頓冇情雞無面畀 。。。。。即時立刻請回的好插曲!


【明報專訊】泛民主派召開第二次集思會。

已退出公民黨的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主動出席會議,向泛民交代他在北京與京官會面後的解讀。他希望向泛民提供資料,令他們「更加準確掌握現時政治形勢」,「然後作出一些判斷」。

不過湯家驊今次赴會發生小插曲。當他進入會議室後,一度被泛民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以未談到該議程為由,請離會議室。

湯家驊邊走出會議室邊表達不滿:「即係唔當我係泛民啫。」

民主黨何俊仁其後走出會議室邀請湯家驊再進場開會。



趁北京閱兵 狄志遠 和 湯家驊 被邀請了到北京,順便會見過幾位京官,慟景溫和民主派有市場,而民主黨 的 劉慧卿 也在未有事先宣布情況下,私下會見了中央來港的特派員。


佔中 和 政改投票 兩場激鬬,雙方劍拔弩張,各走極端惡言相向,變成兩敗驅傷,而最傷是整個香港社會,弄至撕裂嚴重分化,一家之內可以有藍絲帶黃絲帶,把政治帶到入家庭。


互鬬這個思維是誰帶進香港,讀一讀 鄭耀棠 在 香港電台 的一段說話,他形容特首梁振英有著山東漢子性格。


【RTHK】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表示,民主黨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反映泛民只是「嘴硬」,實際是很想與中央溝通。

他又形容,行政長官梁振英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具有山東漢子性格,只要看準目標,就勇往直前,鄭耀棠又擔心,有人因為不喜歡梁振英,要他一事無成而無理拉布,令議案不獲通過。(含錄音)


and

【Now TV】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指,行政長官梁振英民望低,不純綷是「人」的問題。他形容梁振英的性格是山東漢子,決定要做的事就勇往直前,而會否支持他連任則言之尚早。鄭耀棠希望,泛民珍惜與中央溝通的機會。他不認為中央目的是為分化泛民。

民主黨和成立民主思路的湯家驊先後與港澳辦官員會面,中央是否「拉一派、打一派」,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指,中央會分析可以合作的泛民,若如支聯會肯定沒有機會。他強調中央這樣做不是要分化泛民。

行政長官梁振英民望評分跌至新低,鄭耀棠認為並非單純是人的問題。鄭耀棠表示有人不喜歡梁振英,因此用拉布等不同手段,要令他一事無成。(看片)



鄭耀棠 好一句:「有前無後、打死罷就!」 這樣形容如今香港的政治形勢,更並且說得這麽露骨 。。。。。是因為 梁振英 造成。


嗜悲 早年一到適齡,就急急登記了做選民,以為卒之會有一天,可以行使作為市民公民的權利與義務。見到如斯香港的政情,嗜悲 心灰意冷 。。。。。唯有認命,嗜悲 今世今生都難會見到,香港會有真正的民主,和合乎國際標準的普選特首。


如今制度下的選舉:區議會,立法會,甚至可能會有經過篩選過假普選特首,嗜悲 都是不會去投票的。無論選出了誰擔當乜,一般所謂學者時事評論員,都會就數字作出評論,嗜悲 不欲因為沒有去投票,慘被硬歸納入某一類別作出錯誤解讀,所以曾在舊文提出:「嗜悲 想把已經登記成為選民的資格除名。」


難道除了唯有等 嗜悲 死後,才可以被註銷之外,選民登記下冊是暫時沒法做到。事已至此,嗜悲 仍然想盡辦法,可以儘早 Delisted from 選民登記冊!!!




伸延閱覽:
狄志遠退黨信全文 明報新聞網
湯家驊赴泛民集思會談見京官解讀被請走 明報新聞網
前綫和民主黨合併 維基百科
鄭耀棠形容特首有山東漢子性格 RTHK
鄭耀棠:梁振英「有前無後打死罷就」 Now 新聞網


我的舊文:
郭阿女與陳四萬
悲情的認命派
認命者言 (上) (中) (下)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移民它方,
然後放棄原本國籍,
應該可以做到你的所求。

不過放棄國籍不等以放棄民族身份,
身體裏流著的是炎黃血液,
沒有太大的分別。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愚弟人到中年不會放棄累積年資
移民外國從頭來過囉

留港將不理世事
過埋收尾幾十年

但不想做不投票的登記選民
被人家數字上歸納成沉默的大多數
是認同某某的解讀啫

新鮮人 said...

是否能做到不聞不問呢?
是否能做到視而不見呢?
是否能做到心如止水呢?
是否喜歡就這樣生存下去呢?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回新鮮兄:

是否能做到不聞不問呢?
不會不聞但希望做到唔問
首要決不會有行動

是否能做到視而不見呢?
不會不視但希望能詐見唔到
次要也是決不會有行動

是否能做到心如止水呢?
又聞又視心中必定會激起波濤
至少都有些漣漪吧
一切只限在心中
三要仍然絕不會有行動

是否喜歡就這樣生存下去呢?
喜歡不喜歡已經不再是個人意願
要留在香港平平安安捱埋往後幾十年
首先就連投票權都不要
最重要是防止自己一時衝動去表態

若能夠仍然用匿名寫 blog
最多喺呢度呻下咁囉
相信過多幾年會學內地
寫 blog 都要 實名具名 登記

咁咪摺理 心空海嶽 罷就
最可惜到時我絕唔敢留低寫咗咁多年的文字副本
最唔捨得各位不嫌棄寫給我的 comments 回應會冇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