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02, 2014

始得

始得



讀過中學課程的朋友們, 柳宗元 的 《始得西山宴遊記》,同學們都是用 ”始得“ 來代替全名,由何人誰人開始無可窺考爾!


嗜悲 愛默諗古文,但此一篇佳作卻未能全記得,只記得以下兩句: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但不知何故引用時卻慣性調轉來用: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各位先讀讀全文吧。


《始得西山宴遊記》 唐 柳宗元


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恆惴慄;其隙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遊。

日與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窮迴溪;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以臥,臥而夢。意有所極,夢亦同趣。覺而起,起而歸。以為凡是州之山水有異態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華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遂命僕人,過湘江,緣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窮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

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然後知是山之特出,不與培塿為類,悠悠乎與灝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然後知吾嚮之未始遊,遊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文章中:自余為僇人,居是州。究竟 ”是州“ 在那裡呢???


在網上找尋了很久原來,柳宗元 被貶謫到 ”永州“,所以 ”西山“ 是在 ”永州“,即如今的 湖南零陵。何故 柳子厚 被貶謫呢?又是因為政治改革,柳宗元屬改革派,可惜只得八個月就被撲熄。


柳宗元生平:


柳宗元,字子厚,自稱「河東解人」,於唐代宗年間,出生於長 安京城。在北朝時期,「柳、薛、裴」三大姓是河東地方的望族,柳氏在當地是著名的名門,聲譽顯赫。

他曾在〈故大理評事柳君墓誌〉 中提到:「柳族之分,在北為高。重於史氏,世相重侯」,一直到高 宗時期,武則天迫害王皇后,而王皇后即為柳家外孫女,受到政治事 件的誅連,柳氏門第大受打擊,聲勢銳減。父親柳鎮,是當世頗受敬 重的文人,經由明經科及第,官拜殿中侍御史。

母親盧太夫人,亦為 名門望族之後,幼年即飽讀詩書。柳家的威勢,雖然因政治事件而大 受打擊,但依舊以文教傳家,造就了美好的讀書環境。宗元自幼在環 境鼎盛的環境中受其薰染,自然別有一番氣度。

宗元的家庭教育雖然提供了豐富的文教資源,但他的幼年時期, 並不全是安然無憂的。宗元生於安史之亂後十年,社會凋敝,流寇起 。大環境的動蕩不安,促使了宗元心性的敏感和早熟。

德宗貞元九年,宗元二十一歲,登進士第;又過三年,考取了博 學宏詞科,從此踏入仕途,開始了他意氣風發的一段歲月。他的第一 份職務,就是「集賢殿正字」,在宮廷中擔任編篡校定圖書的工作, 正式走上仕宦之途。此後約六七年,他大部分時間都在中央任官,並積極投身於政治和文學活動中。他和當時古文運動的首腦人物 ─ 韓愈 ,具有相當不錯的交情。

德宗貞元十九年,柳宗元被拔擢為監察御史,結交了王叔文、韋 孰誼等人,他們面對朝廷亂紀、社會破敗,都有力挽狂瀾的決心,因 而志同道合,交情篤厚。

王叔文是順宗皇帝為太子時的侍讀,懷抱淑 世的理想,極力想要革新政治,頗受太子賞識。日後順宗皇帝登基後 ,擔任戶部侍郎,掌握了政治大權,因而援引柳宗元、呂溫等人,一 起企劃政治改革的新方針;朝中政治氣象,頓時煥然一新。

但因為改革步調太過急迫,影響朝中諸多大臣及宦官的利益,一股反對聲浪,已經波濤洶湧暗中形成;一股激烈的政治鬥爭,正無聲的拉起了它的序幕。當政治革新運動正如日中天的進行時,順宗卻因為疾病纏身宣布退位,八個月的政治革新運動如曇花一現宣告破滅。

當順宗皇帝病逝後,宦官及舊有勢力大臣,開始進行反撲。結果 ,造成了歷史上轟動一時的「八司馬事件」。是年,柳宗元三十三歲 被貶為永州司馬。永州即今湖南零陵,在當時是個未開化的蠻荒之地 。宗元帶著六七十歲的老母和一家大小,經千里跋涉,終於來到永州 。

來到永州,無任何住所,只有寄宿在龍興寺,這座古寺荒煙漫草, 情境頗是悽涼。柳宗元前往永州赴任,名義上是至永州擔任官職,實際上卻是貶謫帶罪之身。朝廷當時正如火如荼的對王叔文黨進行清算鬥爭,柳宗元即使已身貶永州司馬,卻亦時時要當心身家性命的安危 ,使得他在精神上承受了極大的痛苦和折磨。

宗元的母親因長途跋涉,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加上永州地多瘴癘 之氣,並且醫藥資源缺乏的情況下,使得老母的身體無法得到適度的安養,到永州才半年,老母就撒手歸西了。

老母西歸,無疑的對宗元 精神上又是重重的一擊。他對自己因政治失利,而連累老母困死他鄉 ,充滿了無限愧疚自責之情。

由於政治上的失意,使得宗元的精神鬱卒困頓,致使健康也大受影響。在給朋友的書信中,曾提到身子虛弱 ,五臟六腑時常彷彿小火交攻,令他疼痛難熬。

在仕途乖蹇的歲月中,柳宗元也曾囑託友人向朝廷表明自己想要 入朝施展抱負的情志,無奈在秋後算帳濃厚的政治氣氛中,朋友紛紛 走避,再一次把柳宗元推向絕望的深淵。

柳宗元引領盼望回長安的機會,但在數度援引無望的情況之下, 他開始收斂外放的思緒,寄情於山水,寫出了一連串膾炙人口的作品 。

柳宗元原本以為這輩子注定要老死於永州;不料,元和十年,也 就是他到永州的第十年,突然接到回京城的詔書。他回到京城,想要 有一番作為,卻遭到政黨的圍剿,使得他再度被外放。這一次,被貶 放到比永州更荒涼的柳州,他的心再度由沸騰瞬間凍結。

柳州雖然比永州更加偏遠,但此次擔任的是「州刺史」;是有實權的官職,因此他在柳州施行德政、推行教化,大大提升了當地的文 化及生活水準,使柳州的人民感念不已。後柳宗元因積勞成疾,元和 十四年,在柳州病逝,享年四十七歲。

柳宗元死後,柳州各地的人民為了追悼其德業,於是在羅池一帶 建立了一座廟紀念他。因為柳宗元的原籍是在河東,因此後人又稱他 為「柳河東」;又因為柳宗元在柳州的政績十分顯著,因此後人又稱 他為「柳柳州」。



讀而優則仕,柳宗元 因為政治闘爭落敗歸邊,被貶謫到 ”永州“ 現今湖南,才寫出本文介紹的:始得西山宴遊記 傳世。


文學上成就, ”韓柳“ 並稱,而 韓 就是 韓愈 昌黎先生。是唐朝 ”古文“ 運動 的積極參與者,唐朝除了 “唐詩” 著名外,也有提倡《古文》運動,摒棄華麗過份堆砌而流於空洞的《四六駢文》,其中有 載道派的代表 韓愈,又有 言志派 的代表 柳宗元。


簡單來說,所謂:載道 就是說理的。至於:言志 就是抒情的。


嗜悲 讀過 ”始得“ 後就時常借用: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在中文作文卻調轉來用: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批閱作文的老師,初時見 嗜悲 懂得借用,用紅筆 ”圈了“ 讚賞,並且加了五分 on TOP of 總分數,但是一個學期多篇作文,都是: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就被召喚 嗜悲 在放學後,到教員室 ”聽教“ 一番 。。。。。。。。(老師太長氣 嗜悲 魂遊 內容忘記了)!


之後至多每學期偶然會在 ”中文作文“ 借用一次,不過: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就 ”刻骨銘心“ 矣。





後記(4/5/21014 updated):


初時在 “雅虎” 找到的譯文不佳,連晨早與黃昏都撈亂,如今另找到一個網頁,有白話文翻譯如下:


自從我成了被貶受辱的人,居住在這個州里,經常驚恐不安。 在那空閒的時候,就緩步地行走,漫無目的地遊歷,天天與我的同事、朋友上高山,入深林,走遍迂迴曲折的溪流。

凡是有幽泉怪石的地方,無論多遠沒有不到的;一到就撥開茅草坐下,倒出壺裡的酒來盡 ​​情喝醉;醉了就互相枕著睡覺,睡著了作起夢來,心中想到哪裡,夢也做到那裡;醒來後即起來,起來後即回家。 以為凡是這個州的山水有奇異姿態的,都為我所擁有、欣賞了,但未曾知道西山的怪異獨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為坐在法華西亭,瞭望西山,才開始指點 ​​著它並稱道它的奇異。 於是令僕人,渡過湘江,沿著染溪,砍伐叢生的草木,焚燒茂密的茅草,直至山的高處才停止。 然後,我們攀援著登上山去,伸開兩腿坐下,觀賞風景,只見所有幾州的土地,都在自己的坐墊下面。

它們的高高下下的形勢:山峰高聳,山谷凹陷,有的像小土堆,有的象洞穴;千里內外的景物近在眼前,種種景物聚集、縮攏在一塊,沒有能夠逃離、隱藏在視線之外的;青山白水互相纏繞,視野之外的景物與高天相連,向四面眺望都是一樣。 然後知道這座山的卓然聳立,不與小丘同類。 心神無窮無盡地與天地間的大氣融合,沒有誰知道它們的邊界;無邊無際,與大自然遊玩,不知道它們的盡頭。

拿起酒杯來倒滿酒,喝醉得身子傾倒,不知道太陽落山了。 昏暗的晚色,從遠處來臨,來了就什麼也看不見了,但還不想回家。 心神凝住了,形體消散了,與萬物暗暗地融合為一體。 然後才知道我以前的遊覽不能算做遊覽,真正的遊覽從這一次才開始。 所以為這次遊覽寫了篇文章作為記述。這年,是元和四年。



悠悠乎與灝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被譯成:

心神無窮無盡地與天地間的大氣融合,沒有誰知道它們的邊界;無邊無際,與大自然遊玩,不知道它們的盡頭。


嗜悲 覺得仍然稍欠氣勢(已經較雅虎的亂譯進步了可惜還是差啲啲),不過又不知如何才能改進,必要承認 古人的古文真美,中國文學是歷史文化的瑰寶!!!



後後記:

登文後的上午,讀到網友 Minor 兄 的 “香港雲海 ~ 大帽山” 並加上了相片,大帽山即是大霧山,山頂逾 3000多英呎 (維基百科:大帽山 957m 3140 ft),Minor 兄在四月份三度登山影到日出與雲海。


看到相片即興起:


洋 洋 乎 與 造 物 者 遊,

悠 悠 乎 與 灝 氣 俱。



YES, 就是這種意境了!!!


另外在網上找到 柳宗元 《永州八記》中的八景 on

湖南旅遊 網頁 永州市






探寻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八记》


1200年前,南蛮之地,永州之野。风雨如晦,在一盏昏黄如豆的油灯下。柳宗元握着一支普通的狼毫笔,在 3600多个日日夜夜里,写下了《永州八记》、《捕蛇者说》、《江雪》等 600多篇论说、传记、游记、寓言、辞赋、诗歌等华章。

柳宗元在永州生活了10年,这是落寞、悲苦、忧愤的的10年,也是寻觅、追求、奋斗的 10年。

永州,又名零陵。宋代,欧阳修曾吟诗 “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 陆游慨叹“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汪藻写道” ,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 。。。。 零陵徒以先生之故,遂名闻天下。

”从此,人们将柳宗元与永州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永州的山山水水,孕育了柳宗元的不朽文章;永州,也因柳宗元的文章而名播天下,特别是他的千古名文《永州八记》。这是历史对永州的一份丰厚馈赠。柳宗元,一直是历代学人研究的热点,并形成了影响广泛的“柳学”。

根据永州柳学会的介绍和考证,近日,笔者对柳宗元笔下西山、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袁家渴、石渠、石涧、小石城山等 “永州八记” 的旧址,进行了实地探寻。


一、西山

西山,是柳宗元《永州八记》首篇《始得西山宴游记》所写的地方。据文字记载,柳宗元去过两次西山,第一次为元和四年(809)九月二十八日,写有《始得西山宴游记》一文;第二次为元和八年(813)秋,留有《与崔策登西山》诗。

“甘终为永州民”的柳宗元被贬后,由漫无目的地游玩山水,引出西山之游。元和四年(809)9月,秋高气爽,风清云淡,他登上山顶, 坐西亭眺望,向下 鸟瞰,西山的“怪特”,西山的雄伟,各种奇异景色 。。。。,遂带伙伴,渡潇水,缘愚溪,伐木开路,穿过人道罕至的密林,登上西山。

西山,在零陵城西门外,渡过潇水三里许,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北边,长亘数里。“西山迢迢三五里,一山欲断一峰起。”“永州八记”中描述的西山,即是今天粮子岭一段。在西山诸峰中,最为突出,而且土质肥沃,树木茂盛。山形圆,碧如带;石如散花,俨列队仗,矗为青壁,迭为苍嶝,深洞疏林,秀色云生。

今日,捧读《始得西山宴游记》,站在岭巅,阡陌纵横,村舍隐约,近溪流碧,远树含烟。放眼北望,潇湘交汇,天水一色。柳宗元所写景色,仍然栩栩如生,历历在目,而始得永州山水之妙。


二、钴鉧潭

踏着鹅卵石铺就的柳子街,穿过古朴典雅的旧式建筑,沿着雄伟恢宏的柳子庙往西走,在愚溪的北岸,崖石上前人刻有“钴鉧潭”三字,这就是“有树环焉,有泉悬焉”的钴鉧潭。

溪水与清潭,动静结合,写景入微;买山与修潭,揭露与同情,叙事生动;一乐一忘,哀怨至极,抒情感人。这就是柳宗元文中的钴鉧潭。

1958年,因当地经济建设需要,附近群众建起了愚溪水电站。坝上水位的抬高,将钴鉧潭及邻近的小石潭淹没。2002年 7月,随着一声炮响,当地政府炸掉了愚溪水电站,埋没水下 40多年的钴鉧潭重露 “芳容”,再现昔日美景。

“钴鉧潭” 石碑,虽然因长时间浸泡而布满青苔,但是,风采不减当年。潭中一水似镜,幽折而仄,有巨石,颜色黎黑。崖边隐约可见剥落的画图诗文。潭底凹陷,颇象古代的熨斗。北面山脚悬岩下,一泓清流,直注潭里,淙然有声。溪水欢快地穿行跳跃,时而石缝,时而石面,如顽皮的孩童嬉戏,如幽雅的琴 瑟奏鸣。

“头顶茶岭庵,脚踩钴鉧潭。针线穿牛鼻,龙泉绕稼园。”这首当地民谣再次印证了钴鉧潭的的美景,歌颂了钴鉧潭的恩泽。


三、西小丘

西小丘,在今永州市零陵区柳子街至顺水湾路旁,愚溪岸边。如今,早已辟为居民住宅区,已非“小不能一亩”了。但是,修篁数竹,摇拽水中,颇具风致。岸边竹丛下,怪石重迭,有相互推挤向下倾斜的,确似“若牛马之饮于溪”;有争着向上相互排列的,确像“若熊罴之登于山”,嶙嶙奇石,“突怒偃塞,负土而出,争为奇状”。风光依然奇异。

据当地老人说,由钴鉧潭中心向西走二十五步,有一块大的石板桥拱,底成槽形,水流较急,往来游鱼如梭,这就是柳文中的“鱼梁。”


四、小石潭

在柳宗元的笔下,小石潭其水之清洌,是见游鱼“皆若空游无所依”;水流之声,“如鸣佩环”;潭底是“全石以为底”;两岸,“斗折蛇行“,“不可知其源”,岸上“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这是一个多么幽静、怡人的休闲旅游胜地!

2002年 7月,当因愚溪筑坝而埋藏的钴鉧潭重露芳容之时,“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的小石潭,也随之“水落石出”。

深秋时节,四周古木参天,“青枝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的美景依稀可见。水底全是石块。溪水左右差错,在凹凸不平的石块上流过,形成 “斗折蛇行”,溪水潺潺,波光闪耀。有时潜流石缝之隙,有时平溢河床之上,“明灭可见”。

沿溪水向西南望去,约 200米,溪水急转向北而去,看不见尽头,“不可知其源”。水,清澈可人;树,翠绿欲滴;竹,婀娜多姿 。。。。这仿佛是一位朴实的乡下姑娘,朴实而羞怯,怎不让人“心乐之”呢?

因为出了柳宗元,有了柳子庙,早建成了柳子街,不再是“不可久居”的小石潭了,而是风水宝地。“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遂”的氛围,也烟消云散。不远处,在金黄的稻浪间辛勤劳作的人们,更给这里增添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五、袁家渴

由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岩,溯潇水而上,约 2.5公里处,水环奇石,垒成一小山,即为柳子笔下的袁家渴。现在南津渡水电站引水渠大坝的东北侧。柳宗元到此地时,因当地地主姓袁,故名袁家渴。

袁家渴的东侧,高矗峭壁。江中偏西有一个纺缍形的绿洲,现叫关刀洲。关刀洲至西岸,是一片宽阔的洄水湾面,名叫沙沟湾。据当地老人回忆,关刀洲、沙沟湾一带原来古木参天,绿荫匝地。1958年大炼钢铁时,才把洲上树木一扫而光,风景不再。但湾内的白沙洲和几个奇形怪状的石岛,依稀可见柳文昔日的图景。


六、石渠

因渠身多为山石,故名石渠。石渠、石泓、石潭及渠水流向、风摇琴韵,两岸石竹草木,各具特色,传神之至。石渠之幽,石泓之清,石潭之阔,水流之纡馀,俨然一首旋律优美的风光小诗。

从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沙沟村,逆潇水而上,站在南津渡水电站旁一山坡上,环顾四望,可见约 500米处,有一小渠。渠水晶莹,注入潇水。渠中泥沙淤积,两岸早已辟为良田。石渠,这一历史上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一种小型水利灌溉设施,因年代久远,社会的发展,仍然发挥着给稻田的排水作用。

90年代,修建南津渡水电站排洪沟时,渠已填塞,“水泓”、“水潭”,踪影全无。水潭形成了一个较深的低洼,面积缩小,至今不到 4平方米,面目全非了。 其实,自柳宗元离开永州后,这个石渠就已湮没无闻。距柳宗元只 300年,南宋贬居零陵的汪藻就已看不到石渠了,连《零陵县志》也无论述。


七、石涧

两山之间的流水为涧,此涧“亘石为底”,故以石涧名之。石涧,离石渠约半公里远,在今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涧子边杨家村旁。如今,涧上有两石桥,水流其下,溪水平布其上,“流若织纹,响若操琴”,犹似文中所描绘。涧上筑有坝,以蓄水灌田。涧底的石头,部分被泥土覆盖,但依稀可辩。
我们可以从柳宗元的文章中想象得到,石涧的全貌、流水、岩石、树木、岸上、岸下 。。。。有静态美、动态美,有平面美、立体美,有图画美、音乐美,这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世界。


八、小石城山

永州城西有石城村、石城山、小石城山三处地名。柳宗元所写的“小石城山”,位于永州市零陵区朝阳办事处桃江村境内,黄茅岭之北,比石城山小,但结构精巧,望若列墉,入若幽谷。

因小山全石无土,且与城堡相似,故名。小石城山之奇,在于其上象房屋形状及天然的小城堡;小石城山之美在于,石上没有土壤,却疏密相间、高昂低伏着茂林修竹;小石城山之妙,在于登上山顶有旷达之境,探其山洞有幽奇之险。这真是鬼斧神工般的天然胜景。

走在小石城山上,乱石森立,刀削斧劈,上下起伏,一路竹木扶疏,崖石穹然。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石林、石笋、竖井依然随处可见。山顶有一口终年不干涸的老井,井壁碑文诗刻数方。山上曾有明万历年间建造的“芝山庵”,颇具规模。解放后,尚有两名尼姑居住。1978年,庵被拆毁。如今,残瓦断砖,裸露地基,仍清晰可辨。

一处处美山秀水,一块块奇岸怪石,一棵棵嘉树美竹,一丛丛奇花异草。翻读“永州八记”,我们似乎又回到了过去的岁月,看到了柳宗元,在山花 盛开的山间小道上,与田翁农夫赤足而行;在春节里,帮村民写春联;几斤烧酒,几大碗土菜,与邻居对饮畅谈;在山间漫游时,向采药老人请教山花野草的名称 。。。。一位襟怀博渥、喜爱大自然和存在于大自然中的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哲人的心,似乎在与日月一同律动。这种历史与历史文化的丰厚积淀。

时空越千年,潇湘歌古今。永州,从柳子笔下走来,穿过宋词唐诗,穿过明清风韵 。。。。“屈原写过《天问》,过了一千年才有柳宗元写《天对》。”(毛泽东语)“张家界是一幅画,永州是一本书。”(文选德语)永州,是一本古朴厚重、浓烈纯洁的书,更是一首古往今来文人骚客呤唱不绝的诗。永州,正在向今人考证、注释、导读,这本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的书,把握住今天的历史文化,向未来传递,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為了發展旅遊產業,湖南永州市勇於發掘出 “永州八記” 的歷史遺跡 。。。。。。





伸延閱覽:
柳宗元 :始得西山宴遊記 (簡體版) eywedu.com
柳宗元 :始得西山宴遊記 (繁體版) eywedu.com
柳宗元 edu.tw
韓愈:載道 柳宗元:言志 谷歌搜尋網
探寻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八记》 遊記攻略
“香港雲海 ~ 大帽山” L.Minor Photography




我的舊文:
平凡人一個:雜說四 之 千里馬《韓愈》
除害:祭鱷魚文 《韓愈》







2 comments:

l.minor said...

謝謝inner兄的解文~

還謝謝介用我的相片講到 《始得西山宴遊記》當時的意境,我只是一個記錄者,記錄著我在見的,所想的而已。

下次我再上山要帶的美酒,邊賞酒、邊賞景~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Minor 兄帶酒帶肉賞景之餘可以品酒 。。。。。法國紅酒加上西班牙 18月黑毛豬風乾火腿 。。。。當然別忘帶埋一班酒肉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