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29, 2014

也談 紅 Van

也談 Van



事前炒得很熱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上映了,嗜悲 趕潮流也去了看一趟。 坊間很多談論的文字,不過既然看了就留下自己的感想。


本來小說的英文是:Lost on a red mini bus to Taipo by Pizza


電影的英文名改成:The Midnight After Directed by 陳果





【維基百科】故事講述主角游梓池(阿池)於某天晚上和朋友「唱K」過後,於凌晨時份乘坐由九龍旺角前往新界大埔的紅色公共小巴(俗稱「紅van」)回家。

該小巴經過獅子山隧道後,主角發現車廂外的世界、所有汽車及人均消失,只剩下小巴本身及車廂內的17人(16名乘客和1名司機),彷彿進入了另外一個時空。

故事發展出一連串的神秘事件,乘客開始一個繼一個地無故死亡,而隨着頭戴防毒面具的神秘人出現令故事謎團重重;主角需要解開一切謎團,以期望可以重回原來的世界。






”阿馳“ 騎單車出了去 美乎 找女友,途中經過中大時,遇上了中大下車四人中的三個人,三個人兩個化石碎裂,最後一個自己爆炸。阿馳有需要再回來返去大埔嗎?電影漏了沒解釋中間權衡理據交代。還有 ”阿馳“ 在睡夢中醒來,接到女友的電話,說他已經失踪了六年,老媽因為思念成疾去世了。為甚麽也都是在 “阿馳” 身上發生,返回大埔的 “阿馳”,是否之前的 “阿馳”呢?


在 Youtude 找到這一段抵達 大埔 的一幕。還在 旺角 時,上車後嗌交的一對男女,繼而一起下車而去,首先發生意外未出旺角就撞車身亡。在中大下車的四子,也離奇的死去了。





電影中這一夥人在翌日,手機都全收到了以摩斯密碼發出的訊號,解讀出來是 David Bowie ~~ Space Oddity 的歌詞。


只有 David 的硬照 可以留意 lyrics 歌詞
David Bowie ~~ Space Oddity


據 《紅 Van》電影中的解說,Major Tom 的太空船是失去動力,向着遠處的外太空飄去。但聽歌詞卻說是 Major Tom 離開了太空船 capsule,自己一人在太空漂浮。


這個是 1969 年的 Space Oddity Music Video



看完電影,據說只是上半集,很多的疑團未解,而且覺得加上改編後的電影故事,害怕加多下集都未能圓說。在網上見有人提出,潮童某強姦 LV 女和強姦屍體這一段,並不是小說的橋段,而是電影改編加上去的,看來又會有人解讀成隱喻(一男子強奸民意)。


至於解讀 David Bowie Space Oddity 的歌詞的男子,也離奇在餐廳廚房裡自焚,跑出餐廳外面死了。還有為了追捕 “阿馳” 見到的面具人,而曾經意外接觸到 LV女屍體的 睇波男,返到餐廳後雙手融化,最後掉進魚缸淹死了,看來又會有人解讀成隱喻(撒手不理都不能倖免)。


還有之後舉行私刑,把強姦者交由各人各刺一刀,但是 Yuki 卻是最後一個,她特別刺了兩刀,是最狼狠的一人,也是小說中沒有的,看來又會有人解讀成隱喻(抽水插多一刀)。Yuki 最狼狠卻是回應了為何 “阿馳” 幾次見到, Yuki 披頭散發的 “幻覺”。


最後,面具男大隊出動圍捕眾人, “阿馳” 駕著小巴在紅色的大雨中突圍成功,途中遇到了要步行返荃灣的道友,他也一起上了小巴,一行人向著大霧山山頂進發。






據 Google 地圖 direction 指引,由大埔廣福道上大霧山路線,應該不是先出九龍,而是去 林錦公路 轉上大霧山山頂。


看電影時有很多笑聲,但 嗜悲 總是笑不出來,等到臨近結尾。 紅 Van 司機說:我腳痛!就叫了 阿馳 代他揸小巴,冒著紅雨向大霧山頂進發。當時想起 董建華 在任內突然腳痛宣布辭職 。。。。嗜悲 kid 一聲笑了出來,不過只是短短一聲,and this was the first and the last !!!



本來小說的英文是:Lost on a red mini bus to Taipo, 電影的英文名卻改成:The Midnight After 是否暗藏玄機呢?嗜悲 沒有讀過小說 without comparison 沒法比較,也可以說 Fruit Chan 將個 emphasis 由 Mini Bus 轉了 Midnight After !!!


Last but not least,在公司內蛇竇討論會,原來最後 阿馳 決定伊其他人要求,不是上 大霧山山頂,而是出九龍。這一點相信是 嗜悲 看漏了!不過,不打算再看多次求證。還有,是 阿馳 還是 阿池 都是算嘞。





後記:

寫好文後讀到一則娛樂新聞:


網民斥無忠於原著 陳果:唔明睇多次


【AM730】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上畫一周,票房超過 1,000萬元,導演陳果昨日率領惠英紅、文詠珊(Janice Man)、Shine及李璨琛等演員,到外景地之一、大埔的一間茶餐廳宣布喜訊,席間眾人送上紅 Van蛋糕賀陳果生日。

陳果昨日 55歲生日,他表示《紅 Van》票房過千萬元又受歡迎,算是他最大的生日禮物。該片明日將再推 2B級版本,陳果解釋並非要催谷票房,只是考慮到不少年輕人都想看這部電影,唯有刪減戲中的粗口對白及強姦鏡頭,「其實比起小說,我已經拍得斯文啦,但香港的電檢條例係咁嚴都冇辦法,我冇宣揚暴力。」

陳果透露,2B級版只能保留 15句粗口對白,自言是依照彭浩翔做標準,早前《殭屍》也是沿用這標準,所以戲中李琛的粗口名也要改成諧音。陳果續指,如該片有 2,500萬元票房便會考慮拍續集。

對於有網民表示看不明該片,又指不忠於原著,陳果表示,「觀眾只要學紅Van上嘅乘客,唔使諗太多,慢慢自然會搵到答案,如果我照足小說拍,又會話我懶,所以保留精華就可以,大家睇唔明就入場睇多次啦!」

惠英紅坦言也很希望拍續集,更指如果拍續集,她跟任達華、JM可以將片酬來投資,當作是鼓勵香港電影,將來賺錢又可分紅賺多一點。

有指她拍這部戲是收少了片酬?小紅笑說:「我一向海鮮價,收少啲都冇所謂,而且我從來冇諗過攞獎要加片酬,賺錢唔使每樣賺到盡,我嘅成就同榮譽都係香港俾我嘅。」



要解答疑問當然想有下集喇!!!



後後記:

中大的 蔡子強 也來抽水揍揍熱鬧,寫了篇:《紅VAN》隱喻

【明報專訊】王維基曾在港視發牌風波中,講過一句讓很多香港人深有共鳴的說話:「香港已非我所熟悉的香港。」

香港已非我們所熟悉的香港

不錯,在過去幾年,我們不單止看到,政府在電視發牌風波中一再搬龍門,更改標準,失卻政府過往所信守的程序公正,還看到社會其他方面的日益崩壞:

◆媒體愈來愈歸邊,愈來愈怕得罪大陸,愈來愈講「和諧」,名嘴被封咪,採訪設有黑名單,新聞自我審查無日無之;

◆黑道以往都不敢明目張膽,但近年,最先被傳介入特首選舉,後來又在梁振英落區時,召集人馬撐場,甚至追打反梁人士,最近,更發生了黑道刀手襲擊新聞人劉進圖這種駭人聽聞的事件;

◆集會活動不再和風細雨,隨時遭到一個個極端組織來踩場、叫囂、搗亂,再引發兩陣對罵和肢體衝突,活動被迫腰斬或狼狽收場;

◆社會氣氛愈來愈惡劣,有爭拗冇討論,從小到大我們被教導並且相信,討論要和平理性、心平氣和,不要訴諸人身攻擊等美德,今天被棄如敝屣;

◆大街小巷的面貌已經改變,以往陪伴大家成長的街坊人情味小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金舖、藥房、奢侈品名店等等;

◆以往我們相信香港人最包容,但今天隨着大陸和香港矛盾日深,社會出現愈來愈嚴重的排外情緒和歧視性語言,以往我們最引以為傲的美德,漸成泡影 ……

什麼是罪魁禍首﹖
大半年前,我在《明報》觀點版寫過一篇文,題為〈香港點解會變成咁?〉,同時,很多香港人亦開始感慨:「為何香港已非我們所熟悉的香港﹖」、「為何昔日我們的香港,今天已經不復存在?」

有人會歸咎,通過自由行不斷湧入本港的內地人流和購買力,把物價和租金炒貴,扼殺街坊人情味小店和年輕人的創業夢想;

有人會歸咎,兩地日益頻繁的接觸和交往,也一併把內地的不良風氣引入本港;

有人會歸咎,中國的資金控制了本港的經濟命脈,讓社會尤其是媒體日益被「和諧」;

有人會歸咎,中國和它控制的特區政府,對香港民主、自由的打壓,讓社會愈發反彈、愈發激進化、愈發陷入撕裂;

有人會歸咎,中國的無形黑手愈伸愈長,威脅到香港既有的做事方式以及核心價值 。。。。

《紅VAN》主題:還我香港
「我們的香港,已經不存在」,「還我香港」,也是近日上映,《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這套電影的主題。

該片是一套戰慄奇幻電影,故事描述,某夜凌晨時分,16位不同性格、來自不同階層的乘客,搭上一部由旺角駛向大埔的小巴,本來凌晨的旺角仍然熱鬧璀璨,但當小巴駛出獅子山隧道之後,大家卻慢慢發現四周一片死寂,不單一架車也看不到,到了大埔市中心後,更發現空無一人,所有人剎那間都消失了,大埔頓成一個死城,大家也無法再與家人和朋友聯絡。

由開始時仍然心存幻想,到後來終於面對現實,有乘客道出:「從穿過獅子山隧道的一刻開始,我們的城市,已經唔存在」,又說:「大家不要再假裝說一切正常,我想,大家是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們見到的現實。」這就成了本片的主題,也成了要讓觀眾反思香港現今處境的主要政治信息。

就在這樣一個人心惶惶的處境之下,司機與乘客各有不同反應,或冷靜分析、或疑神疑鬼、或隨波逐流、或想走回頭路、或於末世下喪盡天良 。。。。這群不同性格、不同背景人士彼此之間的互動,觸發出幕幕的故事和劇力。

電影其實是根據同名網絡小說所改編。老實說,這套電影仍有尚欠理想的地方,主要是因為當中留下了很多最後沒有交代的尾巴,有着很多讓人看得一頭霧水的情節。究竟這是改編所造成的問題,還是原著自己的問題呢?看完本片回家後,我上網查看有關原著的介紹和討論,發現或許因為篇幅問題,原著中一些脈絡確實沒有收入電影之內,但其實原著本身也受到相當的批評,主要也是被批評寫得「虎頭蛇尾」,故事的開頭寫得很好,懸疑和詭異氣氛一流,但到了結尾,作者卻沒有足夠的功力把所有支線和伏線,圓滿的收結。有專欄作家便形容,故事開始時如仙女散花般編織出很多支線,但結尾卻因為缺乏能力收結,而落得一派天花亂墜的凌亂。

電影充滿政治符號和隱喻
但瑕不掩瑜,原著和電影所營造的氛圍,以及故事裏的大量政治符號和隱喻,卻確是寫得很好,在此時此地的香港,引發深深的共鳴。

例如,大家都有坐過深宵亡命小巴,它確是一個很好的符號,象徵高速、不理規則,甚至是瘋狂。片中,小巴上滿客後,司機開動亡命飛車前喊的那一句「起飛啦!」,原本是行內術語,但卻畫龍點睛的點出了不斷追求經濟增長、經濟起飛的港人心態。小巴由本來熱鬧璀璨的旺角,風馳電掣的駛進獅子山隧道,象徵着香港九七後的主權移交,回歸中國,原本以為一切會更好,但不料駛出隧道後,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獅子山隧道本身也是一個很強的符號,它讓人想起《獅子山下》這首經典金曲,以及它所象徵過往港人自強不息,堅信總有出頭天的精神,但今天努力卻再不一定意味着通向一個美好新世界。

又例如,劇情發展下去,男主角嘗試從大埔這個死城,踩單車經獅子山隧道返回九龍找尋女友,結果發現一樣人去樓空。九龍(界限街以南)是當年清廷割讓予英國的地方,男主角,以及其後眾人想坐回紅van殺回九龍,象徵港人對港英殖民地年代的緬懷,但結果當然是事與願違,就如現實上那些拿着龍獅旗揮舞的人一樣,舊日的美好時光,今天已成鏡花水月。

大家都坐困愁城
片中那輛小巴被廣告漆成紅van,再加上後來紅雨來襲,對「赤化」的恐懼,可謂呼之欲出。

電影的其中一幕,是乘客之一的一個宅男拆解神秘電話的摩斯密碼,並唱出歌手David Bowie的成名作《Space Oddity》,反覆出現歌詞中的一句「For here am I sitting in a tin can」,這亦說出今天港人坐困愁城的心境。

電影的結尾沒有出路,衝出重圍後,紅van仍只是在公路上亡命飛馳,不是眾人同心攜手化解危機的大團圓結局,原著的結尾更加悲觀,那是一種身不由己被擺佈的宿命。那麼現實上的香港,又將會如何呢?

後記
在新聞界、政圈,以及官場廣為人識,在香港跑新聞近四分之一個世紀,港台新聞部最後一個外籍記者Francis Moriarty,最近退休,在接受報章訪問時,他感慨的說,自己見證了香港從輝煌走向衰敗。

他回憶在1990年代最初來港時,當時香港充滿生氣,但近年香港已經出現轉變,對於一個新聞工作者來說,最形象化的,莫如是舊政府總部外架起的黑色圍欄柵(筆者按:又或者新政府總部的重門深鎖)。有人說,Francis的退休,象徵着港台一個時代的終結,但或許更貼切的,是Francis見證了不單止港台,也是香港一個年代的終結,今天的香港,已非他昔日所熟悉的香港。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每個人都在找尋相似相近然後再對號入座 。。。。。。!!!



嗜悲加註:

在《商務》見到有整套的 《紅 Van》小說,包含上下冊,還加有一本關於電影的本子,售價;HK$188 一百八十八個大洋。




伸延閱覽: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小說) 維基百科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 (電影) 維基百科
網民斥無忠於原著 陳果:唔明睇多次 AM730
蔡子強 《紅VAN》隱喻:香港已非昔日我們的香港 mingpao.com




我的舊文:
是否政治正確?
貓論
由 龍的傳人 到 馴龍記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至怕睇一些一頭霧水的東西,
似明非明,
扮高明,
其實係自我陶醉的爛東西,
不看也罷。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很同意兄台所寫的,這類的表表者,被人抬得半天高的:王家衛 是也!!!

"自我陶醉的爛東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誰敢說王大導的戲不好,就被批評是不懂得欣赏,漸漸形成去看王的作品,才是有品味的基本擁躉。


至于本片,枝折開得太多太廣,到收尾或者收唔到尾 。。。。據說小說就有虎頭蛇尾的評語,希望電影在陳果手上,會有下集不用草草收場吧。

l.minor said...

之前聽朋友講,小說點正、點正,到睇完電影出來,坐咗兩個鐘都唔知佢講乜...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愚弟在看電影時,是以逐一小段來看。未有把全部串連起來,整體故事來看。

等到散場後寫文時,才逐一連結一起,企圖找出互相呼應的,也找出犯駁的地方。覺得很多是欠缺了過程,所以希望會有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