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November 11, 2013

茶聚續談 新地主階級

茶聚續談 新地主階級



今天是 11-11 人稱光棍節,祝各光棍繼續無憂無慮無人管!


週末相約 老爸 老媽 點心飲茶聚聚天倫,老媽說某某快餐店又加了價,嗜悲 話可以多利用在免費報的優惠劵。老媽 又說超市的價格不老實,所謂減價其實是 mark up 了再減回,沒有廣告所指那麼多的折扣,嗜悲 唯有說要多做格價了。老媽 又再投訴連鎖麵飽鋪的飽縮了水,嗜悲 說這是加價的先兆,加價後會恢復原來 Size! 唉 。。。。。也是時候多給家用了!


在香港,舊時的雜貨鋪麵飽鋪經已嗇微,entrepreneur 的營商模式,已被大集團的 chain stores 取代。我們如今出外購物飲食,付出的金錢有幾多成,是幫助商戶承擔租金的呢?茶聚時不論是老爸老媽和嗜悲,都說以前吃到的,比如今吃到的好食得多,份量 Size 也較合理。


個中理由不外是商戶要因貨就價,以前舖租平購買原料製造食物用料十足,只要加上人工售價可以相對合理。如今,為了令價格可以有競爭力,除了調整價格外,用料已不能十足,必須慳料用次一級的料來幫助補貼租金,才可以與連鎖店競爭。


至於,連鎖店更加會是大批大額購買原料,反而可以反向對供應商壓價,供應商為求生意做到薄利多銷,側側膊滲入次一級的原料不難理解,加上是集團工廠式生產出來的行貨,當然沒有舊日個人式生產,用料十足全心全意做好食物的水準。


說到這裡,老爸、老媽、和 嗜悲,各人分得一粒 “菜苗餃”,以前是四粒一籠的如今只給三粒,不用推讓誰吃剩下的第四粒,但價格卻提高了五元 。。。大家相視而笑。


人類社會由魚獵一路路進步,有些人勤力些,有些人躲懶些,有些人做得差些,有些人做得好些,有些交上好運,有些不交好運,不同的選擇和天擇,社會漸漸營成不同階級。最後竟然產生了 “剝削階級”,是單靠剝削人家的利益而自肥,被剝削的和去剝削的,雙方面是對立的!


以農立國的舊中國出現了:佃農 和 地主,即是本來擁有田地的農戶,但因為自然災害多雨天旱,也有人為的戰禍動亂,再就是自家的不幸,遇到意外生病更甚的殘疾,要把私有的田地買了給有錢有勢力的人,讓他們成為土地擁有者叫: ”地主“。還有,最後甚至用強搶方式,以極低價強行購人人家田地,不過轉過頭又把田地 purchase - sale and leaseback,租回給農戶耕作曰:”佃農“,但這是要納田租的,或是更甚的收穫分成。


白毛女 舞劇


【維基百科】 佃農楊白勞與女兒喜兒相依為命,喜兒與同村青年農民大春相愛。楊白勞因生活所迫,向惡霸地主黃世仁借了高利貸,之後外出逃債。

在除夕之夜楊白勞偷偷回家,黃世仁聞訊後強迫楊白勞賣女頂債,楊白勞喝做豆腐用的滷水自殺(在芭蕾舞中被黃世仁用手槍打死)。喜兒被搶進黃家,遭黃世仁姦污,逃入深山頭髮全白。

兩年後,大春隨八路軍回鄉,在山洞裡找到喜兒,替她申冤雪恨。結尾處,村民們和喜兒一起開會聲討黃家的罪行,慶賀窮苦人的重見天日。



一個人的成長,由小童進入中童,再由中童進入少年時代,開始有自己的思考,開始讀書讀報讀歷史,問為何世間上有這麽不平等的事情發生?


請先看一段 芭蕾 白毛女選段: 北風吹



相信很多人一開始都會被 “共產主義” 吸引,人人平等沒有私產,像是很理想的烏托邦!


芭蕾 白毛女選段:紅頭繩



不過之後,會不會改變呢? 人人不同,背景不同,濟遇不同,引申到:發展不同,學歷不同,經歷不同,思想不同!


彭麗媛 唱的 北風吹 + 紅頭繩



嗜悲 到了上高等學院,發覺:人共人比較不是沒必然平等的,人與人也是沒法絕對平等的,人比人更是沒可能平等的。若說是平等,只是騙人的謊言,將人的平等簡單化 = 做又 36 不做 又是 36,結果只會把勤力驅逐換來懶散。


白毛女 舞劇



毛澤東 利用 “延安整風” 路線闘爭勝過 王明 後,重新奪回軍權也自然成為主席,中國的共產黨表面上是要打倒,不是生產單靠剝削而自肥的地主,拯救黎民蟻民佃農貧農與水深火熱,內裡就是要為 毛澤東 私人奪取江山。


1949年 10月立國,毛澤東 只是沒有自稱:朕 的 皇帝,共產中國等到了 毛澤到 死後,才由 鄧小平 推行改革開放,三十年來推行所謂有中國特色的共產主義,容許一部份特權人物先富起來,而香港回歸祖國也有 15年多!


近世,最多談論是每個人的 “起步點” or ”起跑線“,出生富有家庭的孩子,自少小多得財力多方栽培,在本地讀不成書,可以保送到外國,用金錢悉心扶植。與一般生在平民百姓家庭,怎可以相比較?個人稍有鬆懈,或是不幸患病,耽誤了學業,沒有幫助只能靠自己奮鬥。


剝削階級


【百度百科】剥削阶级是指占有生产资料,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成果的阶级。如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里,他们利用自己掌握的国家政权压迫被剥削阶级。


在茫茫社會中自我奮鬥,卻遇上了剝削階級,實在不公平。在香港資本主義社會,資產階級存在已久,不過隨著地產蓬勃,漸漸營成一班新地主階級。擁有資產者利用資本做生意,開舖頭從事商業活動,自己成為 entrepreneur 參與經營,聘請工人輔助,不但增加就業機會,並可以攪活社會經濟。


不過近年在香港特區,上面有政府與地產商勾結,抬高一手樓價,下邊有一班不事生產,單靠物業炒賣/ 摸貨摩貨 炒家,抬高二手商舖和住宅單位價格和租金的新地主階級,也就是一班自己不勞動或附帶勞動,單靠佔有他人勞動成果的 “剝削階級”。


香港一隅產生了新的 ”佃農與地主“,近年香港已經沒有農業,但地少人多土地供應緊握在政府手上,加上政府稅基狹窄,政府需要透過土地拍賣得到收入平衡開支,無能的政府當然捨難取易,不去開發創造,墨守成規讓非經常性的賣地收入,變成經常性的收入來源,再透過減少供應,抽高地價增加收入,視之為提款機。


在香港可供發展的土地,透過勾地拍賣落入地產商手上,建成商廈住宅,又在政府鞏護下官商勾結,靠著 demand and supply 失衡,引起住宅和商舖供應緊張,憑著供應少令到地價飆升,發展成的商廈住宅價格就更高,麵粉貴了麵飽就更貴。初時,除了公屋之外,政府拒絕復建居者有其屋,更加造成樓價租金高企。


新的一手樓價貴,帶動二手樓的轉手市場價格隨著飆升,不但住宅連商舖專美,商場同樣價格飆升,變成天價。沒有足夠資源付首期的用家,唯有繼續租用,令到租金居高不下,回報率優厚,吸引到外來資金加入炒賣,若炒賣不出,就轉為出租單位,靜候更佳出貨時機。


地產發展商們,也分別進佔售賣和租務兩個市場,於是在香港政府就成為最大大的地主,地產發展商成為大地主。首先引起商舖的租金,高過營商的回報率,商舖被集團式的 chain store 連鎖商店霸佔,把本來做開生意的 entrepreneurs 踢出圈子,這批擁有資金投的資者,沒生意可做就轉為購入住宅單位,成為以收租為生的小地主。再再更因為港元鈎了美元,引起港幣不斷貶值,稍有資金者為了保值,都情願要磚頭不要港幣,加劇了這個惡性循環!


對一些沒有自己的舖位,仍然艱苦經營的商戶,為了補貼租金,出售每件貨物或是食物產品,售價中有幾多成,是去了業主(地主們)的口袋呢?而對一班沒有自己住宅的一般家庭,每月的收入又有機多個巴先,是去了業主(地主們)的口袋呢?就算有錢供給了首期,得到銀行住宅樓宇按揭貸款,幾十年都要將每個月的家庭收入大部份,先用去供按揭貸款,也是轉過圈落入地主們口袋裡。


雖然這一班人不是務農的佃農,但他們的境況又和古時佃農,又有何大分別呢?每月辛辛苦苦賺來的薪酬,乖乖奉獻了大部份給大大地主,大地主,和小地主。好在還未至到,要賣仔賣女賣妻子去償還吧!不過若發生:意外,失業,生病沒法工作賺錢,斷供了按揭貸款,沒法邀付租金,他們的命運,也是悲慘的!


毛澤東 得到天下後,1950 進行土改把地主的田地分給 佃農 “耕者有其地”,而在香港也有 “居者有其屋”,可惜經過 2003年之後的幾年,出現負資產的慘痛經歷,政府連居屋都停建了。到思歪梁的政府上場,基於私人住宅價格飆升,最後不得不重啟興建居屋政策。


但思歪梁政府卻驚死港人置業之心未全死,推出了更新的居屋政策,推波助瀾把比較平穩的居屋市場,令居屋市場也切底的商業化,容許 5000名幸運兒免補地價可以購買二手居屋,造成在不夠三個月把居屋樓價推高五成,令到居屋也瘋狂!


所謂辣招,只能阻止樓價再升還只限千呎豪宅,私人住宅小單位七百呎上下的不跌反升,居屋的白表價格更是瘋狂。今次重看 白毛女舞劇,嗜悲 感受良多,不慎在不覺中而淚下!



始末 事源 and 道謝:


十一國慶有網友提起《白毛女》,嗜悲 在草稿欄 dug out 年前寫好了,但尚未有登出文字時機,今次登出前補寫了頭尾,各幾段。


嗜悲 慨嘆香港沒有農業,沒再有 佃農被地主 剝削,但是新的地主階級在香港成型,舖位的業主不停的加租,我們小市民出外購物飲食,價格大部份是去了承擔昂貴租金。


小市但求蝸居也受盡了剝削,首先要儲蓄夠首期,但總是臨到將近儲夠樓價又再升了,遲遲未能達標等到僅僅能負擔首期,距離退休的日子不夠三十年,很多未能做到最長期的按揭,臨到退休年齡還未還清按揭,可以怎麽辦呢?唯有一句到時至算。


若讀者群中有人是:新地主階級 or 剝削階級,多謝你忍受閱讀至此 。。。。。。請接受我的道謝,哈哈哈哈哈!



伸延閱覽:
白毛女 樣板戲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佃農與地主
茶聚閒談匯率戰
吃糉子談挨幫與負利率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節日快樂! :-)

太陽底下無新鮮事,歷史總是不斷重複.
以前有地主剝削佃農,現在有各種的地產商炒家搾壓升斗市民。
只是在白毛女裏我們能清楚分辨誰正誰邪,最後大快人心地邪不能勝正大團圓結局。
但現實的香港是正邪沒有分界,大炒特炒的炒家只要搬出『自由經濟』這個免死金牌,再加上一幫既得利益的所謂學者選擇性地搬出一套套書本上的理論在大噴口水,誰要敢他們的半點利益,就口誅筆伐歇斯底里地以受害人的身份在聲討。雖然這些人沒有像黃世仁那樣迫人賣妻兒,但這貪婪嘴臉他們無耻程度也和黃世仁不遑相讓吧。
p.s.其實我真的不是憤青,但面對這些畸形社會現象,還是真的會很憤怒! 唉 :-(
vera

新鮮人 said...

只可說。。。。
管治者無心,無能照顧百姓,
且多是含住金鎖匙或脫貧太久,
根本已喪失理解和救助民生的能力了 ,
或一心只想向上爬,
討好阿爺,
從來沒有把民生放在心上,
這樣焉能會有關心社會民生的好政策出場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Vera,多謝你的留言 。。。agreeing no more !!!

免死金牌很多款,嗜悲 除時可以攞多幾個出來 。。。其中一個說法:指炒家是市場的潤滑劑,bridging the timing difference of the seller(s) and buyer(s),速進市場運作的流暢!真的多得他們唔少囉 。。。。。

另外:

做到 “憤青” 都好過我,如今 嗜悲 只是“濕水炮仗”,偶然喺自己個 blog 處呻吓 。。。。零噪音咋,哈哈,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你的論點有理,最喜歡是:『脫貧太久,
根本已喪失理解,和救助民生的能力了。』

中國人治,下級一向喜歡諯測上意,特區政府更是甘之如貽,不過有內幕消息,今屆政府特別落力,過咗火喎 。。。。信不信由你!

Anonymous said...

"雖然這一班人不是務農的佃農,但他們的境況又和古時佃農,又有何大分別呢?"

說得好!! 襪帶價值: 扯上拉下,本身無用。These ppl are like garter belt - useless by itself !!!!

Anonymous said...

SBB: I am referring to those flipping real estate & jacking up the rent price.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 See Garter Belt 吊襪帶 (圖片) makes young women sexy and possibly triggers chain reaction though !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I would simply and plainly referring “those flipping real estate & jacking up the rent price” , as leeches or para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