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August 02, 2013

圍魏救趙

圍魏救趙



這句成語出處是:


【戰國策】邯鄲之難,趙求救於齊。田侯召大臣而謀曰:「救趙孰與勿救?」鄒子曰:「不如勿救。」段干綸曰:「弗救,則我不利。」田侯曰:「何哉?」「夫魏氏兼邯鄲,其於齊何利哉!」田侯曰:「善。」乃起兵,曰:「軍於邯鄲之郊。」段干綸曰:「臣之求利且不利者,非此也。夫救邯鄲,軍於其郊,是趙不拔而魏全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邯鄲拔而承魏之弊,是趙破而魏弱也。」田侯曰:「善。」乃起兵南攻襄陵。七月,邯鄲拔。齊因承魏之弊,大破之桂陵。


發展局局長 涉嫌囤地,患利益衝突症!梁振英包庇陳茂波,說陳申報了便算數!


可惜 陳茂波 變成《囤地波》,多番解釋都未能盡釋疑團,捧老婆許步明出來擋駕,再出埋曾破產的舅仔,說囤地權益已經賣了給許弟,可惜未能交出證據,被議員指出買賣只是虛招,實乃信託繼續擁有囤地權益。陳茂波 推說在沒有新的解釋,卻受到議員和傳媒繼逐追問。


【18dao.net】西元前 354年,魏國軍隊圍趙國都城邯鄲,雙方戰守年余,趙衰魏疲。這時,齊國應趙國的求救,派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率兵八萬救趙。

攻擊方向選在哪里?起初,田忌準備直趨邯鄲。孫臏認為,要解開紛亂的絲線,不能用手強拉硬扯,要排解別人打架,不能直接參與去打。

派兵解圍,要避實就虛,擊中要害。他向田忌建議說,現在魏國精銳部隊都集中在趙國,內部空虛,我們如帶兵向魏國折都城大樑猛插進去,佔據它的交通要道,襲擊它空虛的地方,它必然放下趙國回師自救,齊軍乘其疲憊,在預先選好的作戰地區桂陵迎敵于歸途,魏軍大敗,趙國之圍遂解。

孫臏用圍攻魏國的辦法來解救趙國的危困,這在我國歷史上是一個很有名折戰例,被後來的軍事家們列為 三十六計中的重要一計。圍魏救趙這一避實就虛的戰法為歷代軍事家所欣賞,至今仍有其生命力。



在香港週四卻傳出,陳茂波的下屬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所有關的家族公司「華仁行化工廠」,在古洞發展區也擁有兩萬呎地皮,預料可獲賠逾 2,000萬元。週五,有報章報導:


【成報專訊】對於有關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的囤地風波再有續聞,昨再傳出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的家族公司「華仁行化工廠」在古洞發展區持有兩萬呎地皮,預料可獲賠逾2,000萬元。

何原本是該公司最大股東兼董事,但去年上任前一個月辭任董事兼將股份轉予家人,有避開利益申報之嫌,有關傳聞尚待何進一步回應。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有市民向廉政公署投訴陳茂波,律政司已發表聲明,表明以一貫做法,授權刑事檢控專員處理,現階段不方便進一步評論。

行會成員陳智思昨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陳茂波家人曾持有農地一事上,公眾觀感很重要,尤其涉及土地或地產範疇是相當敏感,愈早詳細解釋清楚愈好,現在要挽回市民信心,的確較難,此事亦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有影響。
  
料可獲賠償二千萬
陳說,作為公職人員,若日後需申報家人或配偶的資產,問題不大,但要求兄弟姊妹以至所有親戚的資產都要申報,有一定難度。陳指在行政會議開會時,在席人士如在討論的議題中,有直接的利益衝突是需要退席,這個情況亦常見。


梁振英 寧願犧牲政助 何建宗,為 陳茂波 解困,這一招圍魏救趙,有沒有效用呢?



後記:

週六的明報以《何建宗辭職救不了發展局與陳茂波》為題發表了社評 。。。。。


【明報社評】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的利益衝突醜聞被揭發未滿一天,何建宗迅即辭職,其個人風波相信將告一段落,但公眾對陳茂波局長的質疑不會止息。

何建宗承認上任前把持有古洞土地的公司股份轉讓給母親,在公眾眼中這跟沒有轉讓沒有分別,他明顯有潛在及公眾觀感上的利益衝突,辭職是別無選擇。至於陳茂波妻子把股權轉賣給曾經破產的弟弟,同樣涉及潛在及公眾觀感上的利益衝突,公眾普遍不接受。公眾已給予陳茂波足夠時間,但其解釋仍是疑點重重,特首梁振英必須對局長的去留,作個了斷。

昨日傳媒揭發,何建宗的家族公司在新界古洞持有土地,而他在上任前一個月,把原本持有的48%公司股份轉讓給母親。由於該幅土地位於新界東北發展區內,何建宗被質疑有利益衝突,他昨日下午宣布辭職,並承認自己沒有就此事作出申報,特此辭職及致歉。

從何建宗在上任前把股權轉讓予母親來看,他早已知悉若然上任後繼續持有該土地,勢將與其發展局的工作有利益衝突,但把股權轉讓予母親,並不能把利益瓜葛撇清。母子是直系親屬關係,這個所謂轉讓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會否只是由母親暫時持有?更重要的是,兒子正正是母親遺產的繼承人,把股權轉讓予母親,跟把股權留給「將來的自己」根本沒有分別。
申報制度須與時俱進

檢討宜早不宜遲
利益衝突有3個層次:(1)直接的利益衝突、(2)潛在的利益衝突,以及(3)公眾觀感上的利益衝突;即使土地已轉讓給母親,或可避免了直接的利益衝突,但何建宗仍然有潛在的利益,也構成在公眾觀感上的利益衝突。何建宗選擇不作無謂辯解,立即鞠躬下台,是明智之舉。

近日政府不斷強調,申報制度是否需要擴大至官員家人及配偶,可以檢討。在何建宗及陳茂波事件中,公眾已清楚告訴政府,申報制度必須與時俱進,檢討宜早不宜遲。

陳茂波近日不斷解釋,妻子許步明已把土地權益轉賣給其弟許嘉麟,但公眾仍舊質疑這到底是真賣還是假賣,其曾經破產的弟弟何以有能力接貨。

至於陳茂波與涉事的眾多海外公司到底有着怎樣的關係,陳茂波到底向梁振英和行會申報了什麼?是否真的有申報?為何另一行會成員葉劉淑儀曾公開說直至傳媒報道才知悉事件細節,陳茂波連日來的解說仍舊疑點重重,他又不肯一次過交代釐清,提出文件證據,讓事實說話,這般態度,無助洗脫隱瞞掩飾之嫌。

從種種迹象來看,陳茂波在囤地風波中,同樣有潛在及公眾觀感上的利益衝突。公眾定會質疑,被證實身家清白的林奮強也辭職求去,何建宗在醜聞曝光一天內也迅速辭職,陳茂波憑什麼「死撐」下去。

連日來特首梁振英鮮有就事件發言,頂多只是強調陳茂波已按機制申報,但,事到如今已不再是個別官員的操守問題,而是涉及問責班子的運作,梁振英必須走上台前面對公眾。

問責官員守則清楚列明,政治委任官員「須確保在他們公職和個人利益之間並無實際或潛在的衝突」、「須避免令人懷疑他們不誠實、不公正或有利益衝突」,反映官員不單不可有利益衝突,也不可「讓公眾感覺到有利益衝突」。

發展局接連有官員出事,政治助理已問責下台,局長則備受公眾質疑,這個肩負香港「發展」重任的決策局還能正常運作嗎?特首必須盡快收拾殘局,為特區政府止血。



曾經破產的許弟何以有金錢接貨(HK$270萬),也不償還家居的樓宇貸款呢? 陳茂波 與 許步明 把土地權益轉賣給許弟許嘉麟,嘢起公眾仍舊質疑這到底是真賣還是假賣。


後後記:

8月 6日週二的免費報有 齊辛(即是 李怡)的文章,仍然保持他一貫的辛辣!

絲絲世語:陳何當然不同

【爽報】 梁振英說,何建宗的情況與陳茂波不同。

當然不同,只不過眾所周知的不同,不是梁振英所說的不同。何在新界東北的地,是家族長期擁有、由他繼承父業而來;陳是買來等升值炒賣的。何在就任政治助理前兩個月已把股權轉給母親;陳是上任局長後仍由太太、兒子及不能透露姓名的人士繼續掌有土地。

何在上任前沒有參與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陳在上任前已知有此計劃。何上任後沒有申報利益,他可能以為既不再持有土地就不須申報;陳則只向梁振英申報而且無人得知申報內容。

何被揭發當天即辭職並開記者會公開道歉和交代事件;陳則至今不敢開記者會,傳媒揭發一點他就交代一點,至今疑團重重,既不道歉更表示絕不辭職。

二人最不同之處在於:公眾相信其清白的何建宗離職,而公信力已破產的陳茂波仍賴死不走。

李怡



李怡創辦《七十年代》雜誌,之後改名《九十年代》,李怡化名 齊辛 寫輪政文章以辛辣著名,他本來是我的偶像,但人會長大漸漸我的意見跟他不上,他便由是我的偶像變成我尊敬的老人家。《九十年代》停刊後,李怡 在生果報寫文章,因為我對生果報的辦報方式絕不認同,從來不看不讀不買生果報,因此,當年汶川地震 李怡 出位的《天譴論》我沒有讀過,沒有加入批評。


但近年已經難免偶然在網上閱讀生果報,但仍然拒絕購買生果報不予直接金錢上的支持,及至《爽報》面世,李怡 續為《爽報》寫:絲絲世語,這開始我和李怡的文章再次結緣,覺得 李怡 仍然思考清晰,兼夾仍然存在一貫的辛辣,雖未至全部觀點認同,但例如今次的文章,就閱讀後希望與各位分享一吓!


李怡 keep it up 雖然您已經有 77歲仍然硬精!



後後後記:

李怡 可能見到讀到我的“十撲”,再寫盡啲 。。。。8月 7日


絲絲世語:把陳茂波的申報拿出來

【爽報】梁振英說,陳茂波之與何建宗不同,是陳按程序申報,何沒有申報,所以何要辭職。但陳茂波只向梁振英一人申報,所有政府高官、行會成員都無人知道。

葉劉說報紙揭發她才知道陳茂波在新界東北有土地。
基於梁振英在公眾眼中就是大話精,他說有甚麼專業人士去看過他山頂大宅,也不肯說名字。因此,公眾需要知道,陳茂波向梁振英申報的具體內容是甚麼?是書面申報還是只口頭申報?口頭申報誰能作證?

若是書面申報,這申報的內容何以不能公開?由於二人以謊言結成難兄難弟的形象已深入人心,因此我們甚至懷疑究竟有無申報之事,還是所謂申報,是在囤地波事件被揭發後,梁振英為了挺這個難弟而由二人編造出來的謊言。

總之,要釋除公眾對囤地波事件的部份疑慮,至少把陳茂波申報的內容公開吧,如果真有申報這回事的話。

李怡



老當益壯、火氣十足、不減當年,晚輩 嗜悲 可以放心,李怡文章陸逐有來!



後後後後記:

欲罷不能 李怡 火氣猶其旺盛,三響礟連發。

絲絲世語:當全港市民白痴

【爽報】特首辦公佈「行政長官處理問責官員涉及潛在利益衝突新指引」,列明私人利益不但包括金錢,也包括官員與親屬或友好的聯繫,即使不涉及經濟利益,但若可左右官員執行職務所作的判斷,都屬利益衝突。

看這新指引,任何人都會想到陳茂波,即使照謬波的解釋,新界土地已屬於他的妻弟及他妻子家人(他兒子)所有,他們會不會左右他「執行職務所作的判斷」?昭昭明甚。

但梁振英就像指控唐英年僭建時不認為自己有僭建是問題一樣,似乎覺得新指引與謬波之事無關。

新指引沒有講到,如問責官員觸犯指引,有甚麼懲處?由誰決定如何懲處?於是衡量有無利益衝突及懲處的權力,全在特首手中了。

梁振英上任後的「政治酬庸」,即「梁粉」紛紛入局入委員會入大學當校長,他不認為與新指引有何關係。他當全港市民都是白痴。

李怡



嗜悲 一於繼續捧場!




伸延閱覽:
圍魏救趙 邯鄲之難(原文) 維基文庫
圍魏救趙(白話文) 18dao.net
發展局政助何建宗家族傳古洞囤地 singpao.com
何建宗辭職救不了發展局與陳茂波 sina.com
李怡 絲絲世語:陳何當然不同與陳茂波 sharpdaily.hk
李怡 絲絲世語:把陳茂波的申報拿出來 sharpdaily.hk
李怡 絲絲世語:當全港市民白痴 sharpdaily.hk




我的舊文:
崖上的波兒








2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To avoid conflict of interest, a politician must demonstrate the establishment of a BLIND TRUST that manages his/her affairs AT ARM'S LENGTH !!! I believe there are legal definitions. Politicians cannot just make things up. Nor should the media!!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the standard you have written isn't apply in the tiny territories in here! CY claimed paul chan did report to him about the possible conflict of interest however regina yip said she didn't remember that he did,most public opinion believe CY is covering up for paul chan ---> his assh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