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ly 19, 2013

糞話 訓話

糞話 訓話




【明報專訊】張曉明 立法會宴會前的講話(全文)


尊敬的曾鈺成主席、各位議員:

首先要感謝曾鈺成主席的邀請,使我和我的同事們有這樣一個機會在立法會新大樓與各位議員一起聚餐,並感謝立法會秘書處陳維安秘書長和各位工作人員為此所做的精心安排。

這幾天,好多香港朋友包括記者朋友都給我打電話或發資訊,對我出席今天的午宴表示關心,也有好心的朋友替我擔心。我想大家都看過《史記》和《三國演義》吧。我對那些擔心的朋友說,這頓飯局不是「鴻門宴」,沒有那麼可怕。

剛才大家都看到了,也就是遞遞信件、展示一下道具而已。我今天也不是「單刀赴會」,我們一共來了 9位同事,包括王志民副主任,大家都是心平氣和。我也沒有「舌戰群儒」的口才,無意在宴席上搞大辯論,何況在座的有一個算一個,都經過選舉的洗禮,個個伶牙俐齒,能言善辯。

我想,雖然今天的午宴是中聯辦負責人和立法會各派別議員的第一次聚會,用曾鈺成主席的話來說,是由於以前「無諗起」,但畢竟是一個午餐、一頓飯,就是「食餐飯、傾吓偈」,沒有必要被賦予過多的政治內涵和象徵意義,更沒有必要讓我們大家一頓飯吃得太沉重。

我也可以在這裏告訴大家,北京方面沒有哪位領導主動來詢問這頓飯的情況,也許在他們看來,這件事本來就很正常。

真誠溝通
今天這個午宴不超過 2小時,我們不可能就任何重大問題進行深入討論。我想借這個機會表達三點願望:

第一,我們願意與香港各界人士包括在座的各位立法會議員真誠溝通。廣泛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是我們中聯辦的職責所在。我在到任之初就講過,希望在香港各界多交朋友,廣交朋友,深交朋友,交知心朋友。任何人只要有誠意與我們溝通,我們都歡迎。我們在立法會已經有許多好朋友,但還不夠多,我們還希望多一些新朋友。

為立法會組團到內地
第二,我們願意為立法會組團到內地參觀、考察、訪問、研習提供協助。促進香港與內地在各領域的交流合作,也是我們中聯辦的一項重要職責。立法會以前就曾經在特區政府和我辦的協助下組團到內地一些省、市參觀考察。我們願意繼續協助安排這樣的活動。

如果立法會願意安排議員到內地的院校參加一些課程的研習,以便使大家能夠更多地了解國情,了解國家的政治體制和法律制度,了解中央政府的設置和運作,了解內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和人民的現實生活情況,我們也樂意說明作出安排。希望不要因此說我們想借機進行所謂的「洗腦」。

第三,我們願意與香港各界人士一道為順利實現普選而竭誠努力。我也想過,今天這個飯局上能不能避而不談「普選」問題,大家說我是談還是不談好呢?同意的請舉手(眾議員舉手);不同意的請舉手(幾位議員舉手),看來還是主張講的多。我不說,待會兒飯桌上也會有人說,所以,還是簡單說幾句為好。

我主要想說明一點,中央政府支持香港實現普選的立場和誠意是不容懷疑的。否則,就不會把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根本沒有提及的「普選」概念寫入《基本法》,作出莊重的法律承諾,更不會在全國人大常委會 2007年底的有關決定中明確普選時間表。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規定,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 5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行政長官普選後立法會全體議員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大家知道,原來《基本法》第 45條和第 68條用的措辭是「最終」達至普選,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規定在「50年不變」的中期還不到的時候就可以實行雙普選,這還不足以說明中央政府對普選的取態積極嗎?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共同任務,是怎麼共同努力,先把 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實行普選這句話中的「可以」兩個字變成現實。

我們邁向普選目標的起點和跑道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我們要想盡快到達終點,必須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軌道上往前走,而不是走彎路。為此,我們應該先弄清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對行政長官普選是怎麼規定的?哪些問題已經解決,哪些問題還沒有解決?然後集中精力研究那些還沒有明確、沒有解決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設計好具體的辦法。這才是正途。

根據香港實際情況 制訂香港的普選制度
《基本法》有關規定中還有一條重要原則是我們不應忽視的,就是要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制訂香港的普選制度。什麼是香港的實際情況?

我們可以列出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香港它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所以,有關普選制度的設計必須與香港的法律地位和實際情況相適應,必須遵循「一國兩制」的原則,必須處理好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央政府的關係,確保國家主權、安全和中央政府依法享有的權力得到保障。這些要求並不過分。

鄧小平先生曾經讚譽《基本法》是「一個具有創造性的傑作」,落實《基本法》關於普選的規定,設計一套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具有香港特色的普選制度,同樣需要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包括在座的每一位議員,發揮聰明才智,集思廣益,進行再創造。

「篩子」何罪之有啊?
我注意到近幾天有些媒體在猜測,我今天來這裏會不會帶些「福袋」啊?坦誠地說,我除了帶來善意和誠意外,沒有什麼「福袋」可送。不像有的議員,剛才送我一個「篩子」,廣東話叫「筲箕」。順便說一句:「篩子」何罪之有啊?我們祖先發明出「篩子」,那是一種智慧,不然,怎麼能從一大堆稻穀中挑選出優良品種,淘汰掉稗籽呢?所以,不能簡單否定篩子的功能。

最後,我想在這裏送大家 16個字,也算是共勉,就是:


相 互 尊 重、

求 同 存 異、

理 性 溝 通、

良 性 互 動。


謝謝大家!


立法會主席邀請中聯辦張主任和隨從共九人,到立法會午宴,全體議員畀面出席除了 黃毓民,至於長毛、大舊、慢必,就有出現遞送禮物後走人,沒有坐完和飲宴。曾主席開場白選用廣東話,沒有轉用普通話彰就張主任,之後就由張主任用普通話講話。 (看片) 來源:Cable TV


宴會完畢張主任步出宴會廳,在記者的咪牌陣前發表了講話,專門針對《佔領中環》發表了意見,但對政改諮詢就留給特區政府處理。

【有線電視】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首次出席立法會午宴,宴後會見記者,稱佔領中環無論如何粉飾都是違法,而且後患無窮。

與議員吃飯後,張曉明會見記者,被問及對佔領中環行動的看法,他重申堅決反對的立場。至於政改問題應該何時展開諮詢,他稱要由特區政府處理。 (看片)



基本上在政改方面 張主任 與 喬曉陽 的說話沒有兩樣,還借議員送上筲箕禮物,發問「篩子」何罪之有啊?祖先發明出「篩子」,那是一種智慧,不然,怎麼能從一大堆稻穀中挑選出優良品種,淘汰掉稗籽呢?所以,不能簡單否定篩子的功能。


公司內的蛇竇吹水會如聯合國會議,有人譃笑講話實在是訓話,還玩食字說是“糞話”。一班 non-Chinese (也包括華裔)的同事們,可以退後一步來看中國和香港。(以下是部份他們的觀點)


六四天安門事件,換來廿多年中國政局的相對穩定,帶來經濟急速發展二十多年,羨煞其他的國家地區。如此他們認為,北京的在位者陣陣有辭,必須適時發揮出寒蟬效應,提早操控香港局面,不要讓 2014年《佔領中環》變成為香港式《天安門事件》,令到歷史留下史稱謂:《中環事件》。


況且,唐唐早有言梁振英,曾提及過借用駐港解放軍平亂,而新任西環頭頭 張曉明 明知故問:香港每年遊行集會「為何會那麼多?」、「香港真的那麼自由?」云云。在不久之前的 梁振英 到立法會作答問騷,有位建制派議員經民聯的 張華峰,就佔中爆發事故衝突,問特區政府會否向中央請求出動,駐港部隊協助維持社會秩序?思歪話信任港警的能力!


鎮壓《佔中》,對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可行性,香港警察可能會手軟,難道解放軍也會嗎?在蛇竇內吵鬧了很久,結論是來得香港的解放軍,都經已被洗腦絕不單獨是來抵抗外敵入侵(機會極微),主要是來鎮壓反革命的,因為歷來香港本來就是一個革命基地。出動解放軍這個威嚇性,比只得港警維法,更值得 戴耀廷 之輩重新考慮!


外籍同事們說回歸 15年後爭拗不絕,中央為要令到可以在餘下三十多年,不再發生類似倒董倒曾倒梁,再沒有立法會內的拉布戰,省卻社會社群內耗損失。若真的發生類似六四的《中環事件》,雖然初初幾年香港會比較蕭條,但只要放多些自由行來港,幾年旱日子是可以挺過去的,過後政經和諧經濟高速增長!


中央、中聯辦、建制派、猛批《佔中》是人禍,當然希望不會讓 2017年《佔領中環》演變成《中環事件》,這個心理有跡可尋。不過若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為了讓香港長治久安,讓香港餘下三十多年在《一國兩制》下,實現經濟高速發展,滅絕爭拗社會內耗,政經和諧三權合作,下重藥出辣招,未嘗不是可行方法!


Disclaimer:
以上是撮要敝公司 pantry 蛇竇內,一班 non-chinese 也包括華裔的觀點,但不代表 嗜悲 完全認同!





後補:
嗜悲 注意到宴會中的演說內容,其中我 blod print 的句子頗勘回味,因為聽落張主任雖然說得很慢,但不是臨急根據思考講出來,而是有準備而來是諗出來的段落:

我們邁向普選目標的起點和跑道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我們要想盡快到達終點,必須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軌道上往前走,而不是走彎路。為此,我們應該先弄清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對行政長官普選是怎麼規定的?哪些問題已經解決,哪些問題還沒有解決?然後集中精力研究那些還沒有明確、沒有解決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設計好具體的辦法。這才是正途。

根據香港實際情況 制訂香港的普選制度
《基本法》有關規定中,還有一條重要原則是我們不應忽視的,就是要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制訂香港的普選制度。什麼是香港的實際情況?

我們可以列出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香港它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所以,有關普選制度的設計必須與香港的法律地位和實際情況相適應,必須遵循「一國兩制」的原則,必須處理好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央政府的關係,確保國家主權、安全和中央政府依法享有的權力得到保障。這些要求並不過分。

鄧小平先生曾經讚譽《基本法》是「一個具有創造性的傑作」,落實《基本法》關於普選的規定,設計一套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具有香港特色的普選制度,同樣需要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包括在座的每一位議員,發揮聰明才智,集思廣益,進行再創造。


有機會再談!





伸延閱覽:
張曉明﹕相互尊重求同存異 理性溝通良性互動 新浪新聞網
張曉明出席立法會午宴並致辭 有線新聞
張曉明指佔領中環後患無窮 有線新聞




我的舊文:
埋彈 拆彈
你聽到人民的歌聲嗎?
若香港出現政黨輪替對內地的衝擊
充實彈藥 寒蟬效應 (附:喬曉陽 講話稿)








2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從來都認為北京是一直沿襲著歷世君王治國之道:「外示儒術,內用黃老」,且現在香港情況,竟與秦後漢初之時極奇地相似,黃老之術更彰彰甚顯。

小弟愚見,搞「佔中」者的犬儒行為頗為幼稚,對著有千年道行的君王之術,只會有等著被收服的份兒。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中國五千年文化治國之道,又豈止孔孟儒學商韓法家老莊思想,九流十家之外近代還有宋明理學,理學又分王安石荊公學派、司馬光溫公學派、蘇軾的蜀學、周濂溪的濂學、張載的關學、二程(程顥、程頤兄弟)的洛學,洛學由朱熹發揚光大,在福建創出閩學。就算新中國成立也有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的改革和貓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四個堅持加四個始終保持 。。。。。。

倡導《佔中》的三位核心人物是理想主義者,也極可能成為 martyr 殉道者,但他們將不可能成為烈士。其實,我們蛇竇一位國內同事,說三位核心人物切勿在今天至 2014年七一之間出國,若離開香港外遊,回程到時不獲入境,就不能出席 2014的七一佔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