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ne 10, 2013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 II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 II




【明報專訊】4月28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評論文章,題為〈以包容心對待「異質思維」〉,奉勸手握權力的執政者,尤其需要對異質思維作出包容,並說這不僅是一種雅量,更是執政為民的需要、法治社會的要求。

文章說:「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批評或許有對有錯,甚至不乏各種偏激聲音,但只要出於善意,沒有違反法律法規,沒有損害公序良俗,就應該以包容的心態對待,而不能主觀地歸之為『對幹』。相反卻應看到,在一個多元社會,尊重不同的聲音和意見,既是尊重公民的表達權,也是紓解社會焦慮、疏導矛盾衝突的必然要求。」

文章更批評:「一些人在討論中容不下異見,相互對罵、攻訐,動輒給對方扣上嚇人的帽子,用意氣之爭代替真理追求;一些人對待批評建言,非但不虛心聽取,反而搞起了『誹謗定罪』,甚至以權力意志壓制不同聲音。」

今天的中國,艾未未被抓、譚作人被囚、一個又一個維權人士遭清算、一個又一個異見人士遭封口、言論自由不斷遭箝制和打壓,在這樣一個政治上一片蕭颯與蒼涼的時勢,這樣的一篇文章,出現在天字第一號官方喉舌當中,實在讓人眼前一亮。

美國史上政治上最黑暗的時期,這也讓我想起一個故事,以及兩句擲地有聲的說話。

二次大戰結束後,美蘇對立,冷戰掀起序幕。美國的極右派以及部分共和黨政客,興風作浪,讓全國陷入一片恐共情緒當中。當時最惡名昭彰的,首推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他四處指控那些持不同政見人士,包括政圈中人、媒體工作者、學者、知識分子,甚至演藝界人士等,質疑他們對國家的忠誠,甚至扣帽子說他們賣國,以至共諜,令到國民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這段麥卡錫橫行霸道的時期,也被形容為美國史上政治上最黑暗的一段時期,但當時大多數人,起初卻選擇對此噤若寒蟬,敢怒而不敢言,因為害怕自己一旦提出異見,便會被前述這些極右政客指摘為共產黨的同路人、串謀者,對國家不忠,甚至叛國。

不要把異見與不忠混為一談﹗
直到1954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名記者莫洛(Edward R. Murrow),終於按捺不住,敵不過自己良心的呼喚,在節目《See It Now》中冒被株連的危險,挺身而出,揭發了一連串遭麥卡錫誣陷的事件,譴責他誣陷忠良、亂扣帽子的行為。

在3月9日的節目中,莫洛更說出了一句擲地有聲的說話:
「我們千萬不可以把異見,以及對國家不忠,兩者混為一談﹗」
(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with disloyalty!)

對於那個正在張牙舞爪的麥卡錫,這段說話正好給了他一記迎頭痛擊,民情和輿論開始逆轉,大家都覺得對這名政客忍夠了。

6月9日,麥卡錫本來正指控一名年輕的律師Fred Fisher,說他當年在哈佛法學院念書時,涉嫌與一左翼團體有交往,當其老闆Joseph Welch被傳召到聽證會作證時,為自己這個年輕下屬仗義執言,並當面批評麥卡錫的輕率和殘暴,對這名年輕人造成的傷害,更當面嘲弄了他一句:

「你毫無廉恥之心的嗎﹖」
(Have you no sense of decency, sir?)

從此,麥卡錫就成了一隻鬥敗的公雞,不單民望極速插水,同年11月美國中期選舉,共和黨失去參議院的多數,麥卡錫被免去非美調查委員會主席的職務,同年12月2日,參議院以67票對22票通過決議,正式譴責麥卡錫「違反參議院傳統」的行為,從而結束了「麥卡錫主義時代」。1957年5月2日,麥卡錫因急性肝炎,潦倒而終。

難道沒有半點廉恥之心﹖
這段被形容為美國史上政治上最黑暗的一幕,歷時5年,但讓中國人痛心的是,同樣白色恐怖的一幕,卻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後,反覆上演了超過半個世紀,至今仍然繼續。

當眼看艾未未人間蒸發,當權者還挖空心思,想出一連串莫須有罪名如逃稅,插贓嫁禍時,當眼看要為結石寶寶討回公道與賠償,卻變成尋釁滋事的罪行時……我相信很多有血性的香港人,也真的想向有關當局反問一句:「難道你們沒有半點廉恥之心的嗎﹖」

我這一輩的學運、民運中人,都會記得80年代,中國出過一個記者和作家劉賓雁,他曾任《人民日報》記者,也曾當上中國作協副主席,在那個年代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

第二種忠誠
劉賓雁曾寫過一本報告文學作品,名為《第二種忠誠》,故事主角是兩位20多年來一直冒死向毛澤東寫信「進諫」的人,他們眼看黨國命運正日漸走上歪路,雖然明知危險,但仍然試圖螳臂擋車,力挽狂瀾於既倒。

按劉賓雁的看法,人民對國家的忠誠有兩種,第一種的代表是雷鋒,那是緊跟隨黨國路線,在政治上保持一致,隨時願意追隨國家號召而赴湯蹈火,國家說一自已決不說二的人。至於「第二種忠誠」,那就是用發自內心的良知和責任感來看待國家,獨立自主的分析和判斷事情的對錯真偽,並大膽是其是非其非的人。

中國的統治者一直對所謂的「忠臣」,都推崇備至,豎立一個又一個如諸葛亮、岳飛等楷模,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樣的忠誠會使統治變得更容易。統治者需要的,是第一種忠誠。相反,第二種忠誠,卻很多時對於統治者來說是一種噪音,這些異見者亦因此往往要為此付出自己的自由、生活安穩,甚至性命作為代價。

劉賓雁自己,也是第二種忠誠的表表者,他一直大膽對國家提出異見,在1987年被開除出黨,1988年到美國講學後,一直未能獲准返國,流落異鄉17年,最後在2005年,鬱鬱而終。

我想艾未未、譚作人、趙連海、一個又一個的維權人士、異見人士,以及20多年來一直有去維園參加六四燭光集會的香港人,比起那起人大、政協,他們一樣的愛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只不過,他們對國家懷抱著的,卻是第二種忠誠而已。



【明報專訊】7月11日晚上,外交部副部長傅瑩在香港有一場演講,主辦方是明天更好基金和亞洲協會,演講後傅瑩回答了多條提問,其中包括本港著名英文時事節目主持人褚簡寧(Michael Chugani)的尖銳提問,兩人的對答相當精彩。

傅瑩在演講中談到中國的人權問題,30年來都是中國與西方國家交往的一大障礙,早年她當翻譯時,聽到外國官員質疑中國缺乏人權時,想到自己獲分配的糧票只能在北京使用,坐公共交通工具去上海要1個月的工資,確實沒有選擇居住的權利,心想外國人講的好像對。但30年後,中國人權情況已大有改善,外國官員質疑中國人權的議題愈來愈狹窄,最近一年幾乎全集中在少數個別人士是否有權推翻政府上,但這是中國法律不容許的。

褚簡寧抓著「推翻政府」這個關鍵詞,追問傅瑩到底是指以選舉推翻政府,還是以武力推翻政府?美國人不也常常通過選舉推翻自己的政府嗎?這條提問的厲害之處,是含蓄地點出西方關注的人權個案,例如剛拿了諾貝爾人權獎的劉曉波,無論是言論主張和行動都不涉武力,只是鼓吹以合法手段修改憲制達至民主,卻遭當局重判。

傅瑩曾代表中國政府出面與挪威當局交涉,抗議挪威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當然明白褚簡寧提問的弦外之音,她以時間不容許深入討論為由簡短作答,指美國的選舉只會改變共和、民主兩黨誰執政,卻不會改變美國的根本政治制度,美國仍然是資本主義國家。這幾句話的弦外之音也很清楚,內地異見人士謀求的不單是換領袖,而是根本地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而這在中國是不容許的。傅瑩作為外交官,把話說到這裏,可算相當坦率。

據透露,傅瑩當天除了公開演講,還有一場閉門講座,是給特區政府官員的,課題是香港在中國的對外關係上可扮演什麼角色。傅瑩在講座上高度讚賞香港的軟實力,認為中國當前快步走向國際,欠缺的正是軟實力,包括語言的、知識的、文化的實力,以及各方面的專業人才,香港正好彌補國家的不足。

一名了解國情的朋友指出,中國的國際地位在 2008年環球金融海嘯後迅速提升,確立了經濟實力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國地位,但亦因此遭遇極大麻煩,當老大的美國開始處處針對中國,一邊挑撥中國周邊國家,如日本、越南、菲律賓等,

在釣魚島和南海問題上挑戰中國,一邊開動各種機制,如世貿的制裁、收購合併的審查等,阻止中國限制資源出口和到海外購買資源,被中國趕過頭的西歐國家和日本也多附和美國,這類衝突在未來 10年將不斷加劇,香港作為中國與西方之間的橋樑,佔有舉足輕重的戰略位置。

另一名熟悉中國政情人士認為,其實北京領導人看香港問題,外交關係從來都是很重要的角度,最明顯的是北京對待持續獲六成選民支持的泛民主派,一直採取抗拒態度,除了六四問題,最主要的就是認為民主派政黨有外國關係,恐怕他們會成為外國政權遏制中國的棋子。

這個看法其實很有問題,泛民議員中從青年時期便對祖國滿腔熱情、絕不會被外國人利用的大有人在,北京愈是排斥他們,外國使節便愈容易同情和接近他們,日久自然成為友好,如果領導者改變態度,泛民政黨與北京的關係一旦正常化,香港的政局便會豁然開朗。





http://hk.news.yahoo.com/%E8%94%A1%E5%AD%90%E5%BC%B7-%E7%95%B0%E8%A6%8B%E8%88%87%E5%BF%A0%E8%AA%A0-213807940.html 異見與忠誠 蔡子強
http://blog.mingpao.com/cfm/content.cfm?OwnerID=1&CategoryID=1&tbSelMonth=7&tbSelYear=2011&TopicID=11196 傅瑩舌戰褚簡寧 北京對港又愛又忌 李先知


http://mindnecessity.blogspot.com/2008/05/we-must-not-confuse-dissent-with.html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I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