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June 13, 2013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反《23條》,出現了:50萬人上街遊行,反《國教》偏頗課程,出現了:上萬人連續幾個週末包圍政府總部 。。。。。靠的都是群眾力量。過往的經驗,小眾的意見這個特區政府是不會理會,更加不會聽取個別團體的意見。君不見公務員加薪,引發公務員團體紛紛表態,有個別工會更加退出委員會,林鄭(思歪在美國蛇王)又要急忙出來補鑊!


【有線新聞】梁振英認為佔中不可能和平
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有誠意,亦有信心展開普選諮詢工作。他質疑和平佔領中環行動,在未諮詢前就以犯法行為,提出一個沒有方案的方案,是為犯法而犯法,亦沒可能在和平下進行。 (看片)



每次都是要市民站出來爭取,是靠對腳走出來才能爭取得到的,否則都是靠對腳移民外國好了!喬曉陽 和建制派議員在深圳見面助談會,將來普選需預設篩選及預選機制,並要香港市民自己去衡量,自覺地不去選敢與中央對抗的,當 2017行政長官候選人。連自由黨的前身啟聯資源中心,自由黨創黨主席的 李鵬飛:『CY 應該要為向市民向中央爭取!』and 『佔中可能成為八九民運翻版。』


【香港電台】有份參與佔領中環行動商討日的時事評論員 李鵬飛 說,如果政府無法提出真普選方案,他個人已準備參與佔領中環行動。

他說,爭取民主 30多年,與很多港人一樣希望選出自己的特首,不希望再有假選舉或篩選,選出傀儡特首。

對於有人說參與者要有心理準備,佔中可能成為八九民運的翻版,李鵬飛認同有此可能,要看有多少港人願意出來爭取民主。
他說,自己有心理準備會遇上鎮壓,但不會害怕,現階段中央也無法評估情況。

他又說,佔中對中央及港人都不利,如果中央不希望佔領中環出現,應和平談判。






【有線新聞】李鵬飛質疑梁否定佔中是恐嚇
自由黨前主席李鵬飛質疑梁振英,否定佔領中環可以和平進行,是思想狹隘,甚至有恐嚇的意思。(看片)



特首思歪,只是執行西環香港黨委書記的指令,沒有為香港市民爭取 2017年的真普選行政長官,六四當日他走了去上海一轉,跟着他又飛去美國蛇王。





Negligence 和 Ignorance 任由 思歪 選擇,顯然 CY chose 聽不到! 不要令沉默的溫和民主大多數,被逼出來示威遊行,最後加入《佔中行動》!至於駐港解放軍會不會應梁振英要求,鎮壓佔中和清場呢?唐唐曾經實牙實齒,指出梁振英在當年的行政會議,提出一旦政府硬推 23條立法,立法會外面示威者多達十多萬,若警方未能應付,要出動解放軍鎮壓示威。



後記:

成文後未及登出,6月 11日 AM730《夫子自唱》,劉銳紹寫了三段分別為:佔中、劉曉波、和 中美元首會面。


【am730專欄】專欄八百字,心裡萬千言。只有精簡
一 談「佔中」。

1,北京和港府都指責「佔領中環」行動,梁振英首次開腔指「佔中」「不可能不犯法」,「不可能和平」。這種言論未溝通,先定性,只會適得其反。我馬上想到,「六四」前,北京只見學生凝聚在天安門廣場,很快就在《人民日報》發表《四.二六社論》,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北京和港府不由分說,錯誤定性,一子錯滿盤皆落索,錯!錯!錯!

2,發起者戴耀廷說,如果官方拿出合理的普選方案,就毋須「佔中」了。可是,官方願意溝通對話嗎?這又令我想到,「六四」前,官方延誤對話時機,還激化矛盾。如今,香港市民誠意溝通,官方卻是冷處理,一個字:漠!漠!漠!

3,溝通需要中間人,建制派本可有所作為,但始終難成大器。兩大原因:一是北京還未授權,二是建制派自我局限,有些還充當打手,情況猶如「六四」前的陳希同、何東昌等官員,加碼打壓,令形勢急轉直下,落!落!落!









後後記:

成文後未及登出的第二天,師兄剛巧 email 了《聞風筆動》的一篇文章給我。


【明報專訊】佔中闘爭主導政局建制陣營兩大顧慮


佔領中環行動啟動了第一個商討日,特首梁振英終於表態,緊跟左派傳媒連日來的定調,狠批佔中是為犯法而犯法,強調政府絕不會姑息犯法行為。梁振英的表態,反映北京對佔中已定下闘爭為主軸的方針,但在建制陣營內,對打壓佔中的效用其實抱有疑慮,擔憂因此刺激一些本來中立的人,站到同情佔中的一方,也擔憂政治闘爭引發的傳媒關注會,令佔中理念更為普及。

佔中運動建基於公民抗命,其前提是中央和特區政府拿不出一套,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於是要用公民抗命的方式,在中環以和平但非法的集會,逼警察拘人清場,然後是檢控及懲罰,希望抗命者甘願承受法律制裁的行徑,感召普羅大眾認同行動背後的訴求,形成巨大的群眾壓力,迫使政府在普選方案上讓步。

這個計劃從理念到實踐都異常複雜,涉及許多艱澀的理念,例如公民抗命是知法犯法,以違法來追求公義,還是否符合法治精神?計劃也涉及難以克服的行動細則,例如怎樣組織數千至過萬人和平地一致行動?怎樣防止滲透及破壞?怎樣避免運動暴力化?運動策劃者要從理念到實踐都拿出一套完整周詳的方案,並且令大部分社會人士明瞭,是極不容易的。

中央發動特區政府和整個建制陣營去批判佔中,其信息相對簡單,就是佔中破壞法治,佔中會造成巨大經濟損失,佔中損害其他市民正常上班和生活的權利,這些都是很容易就可以理解的,在大眾傳播上佔有易說易明的優勢,但它有一個缺點,就是會引發市民對佔中的好奇心。

因為發動佔中的並不是言行出位的極端政客,而是形象溫和理性的法律及政治學者,市民難免會問,既然佔中犯法,會造成經濟損失,又會妨礙其他中環人正常生活,為什麼在政府強烈反對下,這些學者仍堅持要搞佔中呢?當市民有這個疑問時,就會加倍留意佔中的消息,嘗試了解這件事到底所為何事,這樣一來,建制陣營的批鬥和打壓便可能反過來令佔中的複雜理念被更多人了解。這一點,是建制陣營內部對全力批判打壓佔中有顧慮的主要原因。

還有一點,就是社會愈是聚焦於佔中,視之為最主要的政治爭議,就等於聚焦於普選,因為佔中發起人遭到建制的質疑和批判時,最容易用上的抗辯就是,只要政府拿出一套真的普選方案,佔中運動就不會發生,一切的破壞和損失就無從談起,政府這麼擔心佔中發生,是否沒有信心自己可以拿出一套獲市民廣泛認同的普選方案呢?

對於這個反問,特區政府只能以技術理由回應,說明年政改諮詢啟動時大家就會看到方案,這個回應力度有限,不足以令市民心服口服,這樣一來,對佔中的打壓很容易變成對普選方案的考問,令特區政府陷於被動。這是建制陣營對高調打壓佔中有顧慮的另一個原因。

雖然有上述的顧慮,但北京擔憂若社會上沒有出現強烈的、鮮明的反對佔中聲音,讓佔中發起人唱獨腳戲,佔中運動會因為沒有阻力,像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在權衡利害後,北京還是決定要與佔中進行敵我分明的政治闘爭,這場政治闘爭將一直延續至明年的政改諮詢階段,成為香港政壇的主戰場。

文﹕李先知



只要有時間普通市民是可以夠時間消化《佔中》的背後理念,甚麽違法呀!甚麽經濟受影響!甚麽損害市民正常生活!只是恐嚇言辭,就像不久前《財政預算》拉布,為的就是要爭取更高的全民退保,政府不斷靠嚇一班老人家綜援戶說會沒有糧出,又說連醫院的醫護都受影響,病人沒有藥物治療 。。。。。!


反《23條》,反對《國教》偏頗課程,都是讓市民明白了事件,普遍得到廣大市民支持,最後港府”被授權“擱置,《佔中》這個議題應爭取廣大市民理解,不應止於學者、專業人士、和中產階級。北京西環是否過早定性為敵我分明的政治闘爭,是他們盡信梁振英的報告,還是派來香港秘密收風收料的人被”識破“了?致令收到的風和料被污染了,做出錯誤不理智判斷。


真普選沒有爭取過就輕易放棄這才是令人遺堪!


後後後記:


內地的 環球時報 在七月二日有新的社評,說港人在撒嬌,不能哄着他们(指港人)。


【環時社評】昨天是香港回归十六周年纪念日,香港官方和民间举行各种活动,一些人参加了示威游行,喊出从“民主”、“双普选”到跟动物保护、拆迁有关的各种口号。“七一”游行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新传统节目”之一,它被看成“一国两制”的重要表现。

媒体更愿意报道一些人的不满,不仅在香港的制度下是这样,如今在内地也已经这样。内地方面一直重视香港的舆情,但我们认为,内地对香港舆情的理解应当不断成熟,与时俱进。

香港实行与内地不同的政治制度,其社会的高度自由特征更易于各种不满和反对声音的释放,但并不承诺对所有诉求都必须回应和满足。香港如果没有游行反倒怪了,有几个人在队伍中打出港英旗帜,也不值当没完没了引申解读。这样的事情在香港发生“很廉价”,它们的意义同样是“廉价的”。

内地需要真正适应香港政治制度的各种表现,这样的话,香港反对派的影响力就会自动弱化、降级,他们就会变成“正常的反对派”,其活动和影响完全局限在香港内部,失去他们针对内地的额外触动力。

这一切显然正在发生的过程之中。从内地的社会层面看,香港是个旅游地,那里东西便宜,极少有人能搞懂香港在政治上有什么事情发生,几乎无人相信香港会出“大问题”,比如那里会出现同中央政府的对抗,甚至闹出“港独”等。

香港回归后,一国两制总体上推进顺利,香港内部针对回归后事务的各种摩擦应当说都没有出格。最近两年有一些港人针对内地社会产生激烈情绪,它们大多是两地民生层面的纠纷,包括内地经济水平快速提升带给部分香港人的复杂感受。

因为一些政治极端口号就断然认为香港人的“离心倾向在增加”是轻率的。香港事实上与内地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爱国与香港人的利益连在一起。用放大镜侦查出来的“离心”毫无现实经济和政治基础。

由于内地的体制在舆论层面不如香港灵活,会催生出香港一些人故意用尖锐的声音和行动刺激内地,以寻求他们的利益最大化。这其实是一种“撒娇”,内地应当将它们看透,无必要事事反应,与之一来一去地互动。

香港仍保持独立经济体的地位,内地应当为其创造保持繁荣的外部条件,但切不可给港人留下印象:内地有向香港经济不断提供具体帮助的义务。那样的话,香港一有事情做不好,终极责任就会归到中央政府头上,港人的怨气就会往内地撒。现在香港舆论中似乎已有这样的苗头,它应当得到及时扭转。

香港是中国领土,157年的屈辱史已在 16年前终结,香港回归祖国于法于理于情都是不二选择。香港经济继续保持繁荣势头有利于回归后的香港社会稳定,也有益于香港民众的福祉,但它的顺利与否不能总同“一国两制”牵扯在一起。香港保持繁荣需要靠香港人奋发努力干出来,香港的大量具体问题需要就事论事的解决,这是“港人治港”的重要内涵之一。

内地不能“惧怕”香港的反对派等舆论积极分子,不能哄着他们。两地的舆论应当是平等的。对香港“出不了大事”我们应有高度自信,那样一来,面对香港社会的各种表现内地就会更从容,更放松,我们就会发现并接受:香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寫這篇社評的人一定是養了不少,小三、小四、小五、。。。。甚至小十或更多,若果是女的恐怕也有不少男朋友一號到十號。他/她把香港人對真民主的訴求,當作小三小四們的一哭二餓三上吊撒嬌技倆,未免流於表太面化。


他她被派來香港秘密調查,想必更多時間花在遊覽和購物,更甚者是一早被人識破了,為了唱好表現,和報喜不報憂,找來一班臨時演員,讓他她可以回到北京匯報,繼而錯判整個形勢。天安門事件是當權者收錯風後的錯判,本來可以四両撥千斤,把學生們的訴求轉作推動改革開放的動力,卻被一班負責收風者濫竽充數,形勢變得逆轉。


當香港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未獲回應,沉默大多數的溫和派被逼變成了激進派,情勢有變又出動駐港解放軍清場,重演天安門事件香港版,難道這就是上文過高的自信,錯判事情的始末,最後唯有利用武力鎮壓,再用血來洗掉錯誤!



伸延閱覽:
喬曉陽論普選特首條件全文 thehousenews.com
李鵬飛:認同佔中可能成為八九民運翻版 RTHK.hk
夫子自唱 AM730.com
内地看香港舆情应更成熟从容 環球時報新聞網



我的舊文:
Law of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梁婆婆說的:無政府狀態




4 comments:

chiseenjai said...

i really feel sorry for HK....i have no expectation, no dream, no energy for her....

=(

laulong said...

前設根本錯誤:普選好掂、須行、急行、西方模式最好

所以佔中一開始就錯!

the inner space said...

慈善兄:I guess for HK people the ultimate decision is to be made by his/ her two foot,either walk away or stand up for what you want regarding the political reform!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可惜就今次 negative times negative not equals to positive 負負不是得正!

下次隨機邀請公眾參與研討會若聯絡兄台你會去點醒他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