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une 15, 2013

吃糉子談挨幫與負利率

吃糉子談挨幫與負利率



端午節返老家吃糉子,嗜悲 正在 munching 家鄉鹹肉糉,陶醉在綠豆綿綿的口感加上糯米的軟滑,嗜悲媽突然問起有沒有認購挨幫,糉子差點卡在喉嚨不下上,令 嗜悲 啃親窒息!


首先第三期的“挨幫”正名是:香港政府通脹掛鈎債券,發行量是 100億港元,每一首為一萬港元,每六個月獲發一次與本地通脹掛鈎的利息,但息率不會少於一厘。只限持有有效香港身份證明文件人士申請,每名香港身份證持有人只可提出一份申請。


以上嗜悲媽經已很清楚,我沒說完她已經打岔,咁唯有說我未有認購,皆因坊間消息今次全港市民認購踴躍,證劵商預計最多可以得到兩首,比上一期(第二期)最多可得四首挨幫為少。得兩首即是每年得 2 X 100=200元,設立證劵戶口須時,手續費可免但存倉的費用恐難避免(中銀則是全免據聞只是第一年),所以最後不打算認購了。


那末嗜悲媽就轉了問,為何本港利率(利息/息率)要跟從美國那麼低呀?


哎喲!這個是大課題呀 。。。。。我只是個 forever cheap 的數豆佬,對這個很巨大經濟政治課題,於我自己來說都只是一知半解,若要深入淺出咁解釋,實在是極大困難!


需知兩個不同的貨幣,有着不同的利率,就會影響兩國貨幣的匯率,相反來說波動的匯率,就會引發利率的差距擴大與縮少。因此基本上,兩個不同貨幣的:即期匯率 spot rate,利率 interest rate,和 遠期的匯率 forward rate,正常是處於一個 equilibrium state 平衡膠著狀態。


At equilibrium:
Currency A interest rate and Currency B interest rate differential = Currency A vs Currency B Forward Exchange Rate at a premium or discount (when compare with the spot rate)


在平衡狀態:
貨幣甲與貨幣乙的息率(利率)差額 必然等如 貨幣甲和貨幣乙的遠期合約匯率的溢價或是折讓(與即期合約比較)


(以上就是:Interest Rate Parity (IRP) Theory,當然若有一方的金融機構,突然收到特大額某一貨幣,急於在市場平倉(或急需借入某貨幣),就會出現優惠價,從而產生一連串的交易,直至達到平衡點 equilibrium 為止。)


嗜悲即時用了一大堆數字舉例,又再用計算機篤篤篤運算,寫在撕下的記事簿上,再詳細向 嗜悲媽 解釋一番。


因為交易員 traders 是不會,等到外幣存款(貸款類同)到期日,才利用當天的即期匯率 spot rate 來兌回原先貨幣,這樣就會牽涉到 speculation 方面,他們就要冒着匯率的升跌風險,因此他們完成交易前,會利用遠期合約,鎖定他們的利潤。但是開出遠期匯率合約的交易員那會咁笨,遠期匯率必然是令到對方接近無利可圖,否則他們吃甚麽呢?


Forex (foreign-exchange)and Money Market,FX/MM 行業的 dealers/ traders 經紀/交易員,24/7 都會在熒幕上,金睛火眼注視著利率和匯率波動,因為遠期匯率 Forward Excahnge Rate 的溢價/折讓,與兩個貨幣的息差相約,這個 equilibrium 稍有失衡,例如:若有一方的金融機構,突然收到特大額某一貨幣,急於在市場平倉開出優惠價,or 某一金融機構急於借入某貨幣願付較高利息,or 若某有一方不幸不能及時調節(開錯價),交易員便有機可承,用大額上百億千億計交易,進行套戥 arbitrage 活動,繼而從中獲得利潤。


不過在香港,因為港元掛鈎美元,兩種貨幣美元港元的息率 or 利率必須相近,若港元息率高過美元,因為匯率是固定的 7.8,資金就會蜂擁來港賺取高息,不用害怕匯率的風險,到期日再以聯繫匯率 7.8 兌換回美元賺取利息差額袋袋平安。也因為此香港的聯繫匯率,令香港失去利用遠期匯率來調節和製造平衡點的力量,最終對聯繫匯率造成壓力。


2008年後攪出個大頭佛殃及全球的美國,將本土短期利率降低至接近零,就是要讓商業和私人借貸費用極低,希望新的投資可以幫助增加就業率。另外聯邦儲備局每月購買850億美元的債務,透過扭曲操作 operation twist,將長期利率也得到下降,刺激個人及商業借貸,試圖增加經濟活力。美國人一向自大只顧自己,不會懶理他人死活的做法,自從港幣鈎了美元聯繫匯率,香港諸公束手無策無力應對,香港過去十多年無運行。


也就是因為聯繫匯率,香港就是沒法讓匯率升跌來調節息差,或是利用息差來調節匯率,為要保持聯繫匯率在 7.8 上下限範圍,HKMA 金管局 的 陳德霖 Norman Chan 就唯有壓低港元的息率,與美元息率相接近即是接近零,去穩定港幣的匯價,這可以避免要時常出來在市場內買美元,來穩定聯繫匯率,但卻就犧牲了港人的利益,超低利率不及通漲率變成負利率,最明顯的弊端就是購買磚頭保值(貴金屬類同),出現資產(樓市地產)泡沫化 。。。。。。!


講咗一大論重覆再重覆,嗜悲媽都好像未捉到重點 。。。。。


嗜悲 唯有做總結:

總的來說因為聯繫匯率@ 7.8,港元就是自廢武功,不可以利用利率息率匯率互相調節來保衛捍衛港元,單憑 7.8的穩定匯率,香港就被美元牽著鼻子走,港元隨美元貶值購買力日下,港美共攬着一起死。


如今美國的短期利率息率是接近零,香港港幣跟美元掛鈎,HKMA 香港金管局為了保持 1 兌 7.8的聯繫匯率,避免匯率出現超越既定波幅,唯有死跟著美元近附零的息口,沒法利用最簡單有效的利率提升來控制通漲,美元貶值港元也在貶值,令到香港通漲惡化,達到 7.9% or 8%,低下階層苦不堪言,通漲猛於虎!


最後 嗜悲媽 爆出一句:『美國是禍的根源!』至於 嗜悲媽 有沒有認購挨幫呢,我就沒有多問了,因為 嗜悲 怕她再追問,為何香港不脫離聯繫匯率(脫鈎),到時講到天光都未能講完,而且 嗜悲 自問 力有不遞 / 力有不逮,嗜悲 側側膊算數嚕。



後記:
嗜悲 只是 forever cheap 的數豆佬,不是主修經濟、國際貿易、政治與行政(孖政)本科,以上舉的例子並不是我的所長。利用數字比較容易解釋,只是我為了應付老媽子,可算“濫竽充數”一番,實在慚愧得很,若有不善之處,敬希各友好提點指正。


另外 Norman Chan 陳德霖 的任期將於 2014年 9月就滿五年,若他不獲 梁振英 挽留,今夏就要另覓新的 HKMA 把手,是全球延聘人才呢?這不是 思歪 的本性,至於內部提升就很有機會,到時把 陳茂波 推上去做 HKMA 總裁,當作補償他不獲委任副財政司司長!


【am730專欄】梁振英自去年7月1日上台以來,甚少接受傳媒訪問,昨日報章就引述他早一日接受了港台訪問,大談父親節感受。看一看,原來節目主持是屈穎妍小姐。

其實梁振英本月初也接受過另一個港台節目的訪問,當日主持是汪明欣小姐。屈穎妍和汪明欣有一個共通之處,兩人都是梁振英選舉特首時的支持者,汪明欣在造勢大會上甚至站到台上發言。

梁振英連軟性訪問的安全系數都要這樣高,令人失笑。

所以看到昨日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即將任滿,妾身未明的報道,難免擔心。天呀,不要又給我們安排一個能力成疑的梁粉上場!香港的金融制度,實在經不起這樣的折騰。誰可以接受新任金管局總裁的任命又要交給高靜芝望一望!?

陳德霖任期五年,明年九月底屆滿。以這樣一份重要高職,如果要易將,起碼要一年前開始招聘。所以,政府高層大概今年秋季就要有所定奪。梁振英上任以來,公眾看不到任人唯才,只看到任人唯梁粉,怎能不驚?




劏房陳 or 醉駕陳,當上 HKMA 總裁,醉駕香港的金管局,到時您話驚唔驚呢?




伸延閱覽:
政府推出通脹掛鈎債券 gov.hk
2016年到期的通脹掛鈎債券 gov.hk
Interest Rate Parity (IRP) Theory forexkarma.com
救救陳德霖 am730.com




我的舊文:
茶聚閒談匯率戰
茶聚續談 新地主階級
舊事重提
失控的通漲
再不是金本位的美元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可否用再講埋點解港元不和美元脫鈎?我們不需要什麼經濟國際貿易的背景呀,只是想大概明白為何港府還沒意慾脫鈎。我們這些小市民深刻感受港元價值跟冥通銀行發行的都相差不遠,日子真不好過。除了天天咒罵美國佬先洗未來錢經濟爆煲,讓全球除中國外,貨幣都在貶值。而且切身感受到強國貨幣天天強大帶來衝擊,真的會問為何港元還要死跟美元?
期待您下一篇的解答:-)
謝謝!
Vera

Jessica Chan said...

嗜悲媽問對人了,嗜悲解釋得好詳盡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anonymous Vera, welcome in 歡迎光臨!
舊文:舊事重提,曾提起過曾蔭權,當保持聯繫匯率是他的重要政績,因為他打過保衛戰,勝出後成立盈富基金!

Quoting:
1983年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受到金融大鱷狂拋空港幣,令到兌換價低至HK$9.3兌US$1,港英財政司彭勵治(Sir John Henry Bremridge)成立了聯繫匯率制度。

又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港元遭到金融大鱷聯手狙擊,聯繫匯率幾近崩潰,特區財政司曾蔭權 (Sir Donald Tsang)統領金管局出戰,最終需動用大量外匯儲備投入股市,之後成立了 Tracker Fund of Hong Kong『盈富基金』。

須要知道1983年曾蔭權還在沙田做芝麻官組織兒童壘球隊,但在1998年曾蔭權已經貴為特區財政司,曾蔭權賴以成名之作,每次有機會都琅琅上口誇誇其言曰:『帶領香港果斷擊退狙擊港幣的大鱷穩定港幣!』曾蔭權常常自比彭勵治。

彭勵治不但穩定了港幣,還積極提倡積極不干預政策 Laissez-faire policy 和 小政府大市場 等等政策,奠定香港的黃金時代,之後的翟克誠、麥高樂、曾蔭權,祇是蕭規曹隨,吃先人的儲糧。

誰也不敢拆曾蔭權的“貞節牌坊”,要脫鈎起碼等候特首換屆後再談 。。。。。

end quoting

換屆後的梁振英是位測量師,而財金班子仍用曾蔭權死的舊人。至於退下來的任志剛,曾經撰文:The future of the monetary system of Hong Kong (PDF full text),香港財金沙皇指聯匯雖然在香港行之有效,但本身並非一個終點,政府應視乎公眾利益,決定聯匯去留,可考慮的選擇包括跟美元脫鈎,云云!

經已有金玉在前,嗜悲豈敢狗尾續貂,不會再畫蛇添足獻醜了,故此可預見的將來,相信不會 touch ”聯繫匯率脫鈎“這個議題!

最後,再多謝 Vera 的光臨也感謝有耐性閱讀長篇大論的拙文!

The Inner Space said...

Jessica,歡迎再重臨 welcome in!

其實我都不知道母親大人是否明白,不過既然她沒有再追問,可以給回我一點面子,有一個下台階,嗜悲也趁好就走!


最初用中文寫blog的原意,就是希望練習用中文寫作,期望可以解釋複雜的議題。多謝你閱讀後的回應,經多年來的練習總算有些微寸進!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I only took one econ-101 course during my undergrad study. So, I have a hard time following your Interest Rate Parity (IRP) Theory explanations.

But, I do understand a consumer's purchasing power will suffer if his/her return on investment is less than the inflation rate (超低利率不及通漲率變成負利率).

Obviously, decoupling the US and HK currency will help improve the values of the HK dollars. But what abt the risk of being attacked again by the financial crocs 金融大鱷聯手狙擊?

And how abt Beijing's fiscal agenda for the nation as a whole? Will the status quo in HK give the PRC more flexibility in influencing the US$, thereby protecting the Chinese Yen and its export advantage ??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ari big brother HBB,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reading the passage.

While,I admitted my explanation may sound tedious and clumsy however I have created a link with the “ Interest Rate Parity (IRP) Theory”,over there they gave a numerical example I hope you may gain further understanding by spending some time going thru that!

The Interest Rate Parity (IRP) Theory also helps to explain the recent Jpn Yen vs USD devaluation and then sudden appreciation,why that triggered the investors madness squaring their positions(拆倉潮),slaughtered many interest bearing activities 套息交易,and those speculators 炒滙的投機者!

As for whether HKD should continue or discontinue the peg or the otherwise,please refer to Joseph Yam‘s article,he certainly has done a great 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