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18, 2012

正劇 悲劇 喜劇 鬧劇

正劇 悲劇 喜劇 鬧劇


《替補機制草案》經過兩次流會,於第三次的修訂辯論,主席透露將會通宵進行辯論。


週四的凌晨發生了 。。。。。

曾鈺成暫停會議擬中止修訂辯論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替補機制草案》修訂辯論凌晨四時半一度暫停。主席曾鈺成決定,引用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有關「未有規定的程序」條文,指定今午結束辯論,然後會逐項表決「拉布」議員提出的一千多項修正案,預計需時兩、三日表決。

凌晨四時許,熟悉的鐘聲再次響起,點算人數後,一直沒有發言的黃宜弘突然提出動議,要求終止終止辯論;主席曾鈺成隨即表示,他亦有考慮此問題,並且準備裁決。

曾鈺成引用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賦與的權力。九十二條規定,對於議事規則內未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遵循的方式及程由立法會主席決定,如果主席認為適合,可以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及程序處理。

暫停會議後,曾鈺成與各黨派議員在辦公室激烈辯論,最後他決定會議在早上九時復會,讓議員總結發言,但最遲要在中午十二時結束,然後表決一千多項修訂,為拉布戰定出終點。



立法會九時復會辯論修訂至中午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原定通宵開會繼續審議《替補機制草案》一千多項修訂,主席曾鈺成在清晨應黃宜弘要求暫停會議,表示要裁決是否終止修訂辯論,並且和各黨派議員磋商。

泛民的吳靄儀會後指,曾鈺成和多個黨派的議員激烈辯論後,決定早上九時復會,又要求拉布議員只有十五分鐘發言時間,到中午就會結束辯論。

其中一位有份修訂草案的議員黃毓民批評,曾鈺成做法不公平,認為是一次政治打壓;又指只給予他們三小時發言時間不足,他相信要多用三日表決。

曾鈺成是在清晨五時前應黃宜弘議員要求暫停會議。他表示,這是根據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賦予的權力作出決定。黃宜弘休會時表示,對一千多項修訂忍無可忍,故提出終止辯論。




梁卓偉無回應是否向曾鈺成施壓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替補機制草案》修訂辯論凌晨四時半一度暫停,主席曾鈺成決定今午結束辯論。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表示,曾鈺成並無就終止辯論與政府傾談;而特首辦主任梁卓偉被問到是否政府向立法會主席施壓,他無正面回應。



曾鈺成解釋終止辯論為取平衡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拉布戰出現突變,主席曾鈺成於凌晨四時許引用議事規則賦與他的權力叫停辯論,指令一千多項修訂於中午過後開始表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他不可以讓辯論無休止進行,就算黃宜弘不提出,他都會有決定。他又表示,只對議員和公眾負責,否認受到壓力。 兩方陣營通宵堅持,曾鈺成指結束會議是為大家好。

當初批准一千多項修訂,曾鈺成指已預計後果,但不容許會議無止境地拖延。他指這是零和遊戲,只有贏和輸,作為主席有責任做決定,他指沒有受過任何壓力。

在終止辯論替補機制草案的修訂案後,議員下午開始逐一表決一千多項修訂。到下午五時,已經對大約一百項修訂作出表決,除了一項政府的修訂外,其他都是拉布議員提出修訂,全部被否決。




黃毓民作出總結發言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繼續審議《替補機制草案》的修訂案,黃毓民作總結發言。他說現時立法會,比盧梭所不喜歡的代議制度,更要不堪。另外,民意落差讓民意代表可以騎刧民意,做政黨私利事情。



泛民去信立會主席不滿終止辯論看片
【有線新聞】二十名泛民議員聯署去信立法會主席,對他終止辯論的裁決表達不滿,並會約見主席,要求詳細交代。



替補機制草案辯論結束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終止辯論《替補機制草案》的修訂案,下午開始表決程序。而上午恢復辯論期間,主席指黃毓民多次離題,故終止其發言,建制派議員則發言批評拉布的做法。

復會後,發動拉布的黃毓民繼續批評主席的裁決,曾鈺成在多次提醒下中止他的發言;陳偉業發言時一度感觸落淚。而辯論設有時限後,建制派的議員開始參與發言。

至下午,議員開始表決一千多項的修訂案,預計需時兩至三日才完成所有表決程序。



民間團體抗議曾鈺成終止辯論看片
【有線新聞】多個民間團體反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終止辯論的裁決,晚上會於立法會外集會抗議。


民陣和學聯等團體批評曾鈺成終止替補機制草案修訂的辯論是政治決定,令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要求曾鈺成辭職,又指晚上八時會在立法會大樓外舉行集會抗議。


Just to Document 立此存照!



後記:
週五早晨天文台有雷暴黃雨警告前,立法會提早宣布開會時間押後,避免又再出現流會。

立法會延遲開始泛民批為免流會看片
【有線新聞】立法會繼續表決《替補機制草案》的修一千多項訂案。

今天會議原定早上九時開始,但立法會秘書處在開會前通知會議改在九時半。議員會逐一表決一千多項修訂,至昨日下午五時休會時,已表決一百項修訂,除了一項政府的修訂通過外,其他由「拉布」議員提出的議案全均否決。預計需時數日時間才可完成一千多項修訂的表決。

而對於立法會臨時決定將開會時間推遲半小時至九時半,但未有解釋原因。有泛民議員批評,主席此決定為了保皇,避免出席議員人數不足而流會。




另外明報報導:反拉布者收300元當布景板
【明報專訊】過去兩日立法會「拉布」會議期間,大樓外湧現大批由旅遊巴接載前來的「反拉布」示威者,昨下午人數一度高達300。本報昨在大樓外接觸到多名「示威者」,當中最少8人坦承收每日約300元的酬勞到場作「示威布景板」。有領酬勞示威的中年待業婦女表示,由朋友「搭上搭」介紹連續兩日到立法會掙外快,獲包兩餐及免費專車接送,乘旅遊巴回程時由「上線」接頭人分發酬金。

包兩餐包接送 回程發薪
「朋友問我做不做示威布景板 。。。。他說應該不用抄身分證、不會被拉、不用露面,我才來。」不願透露姓名、戴口罩的中年婦人昨站在立法會大樓外「反拉布」示威人群的後排,遇到本報記者查詢時,直認收取酬勞,時薪為最低工資28元的一倍。她由「上線」介紹乘旅遊巴前往立法會,但負責人的身分則全不知情。記者昨午5時許,見多輛旅遊巴把示威者分批送到現場,至傍晚時估計有超過300人。

「反拉布者」表明撐拉布
該婦人說,前日到場時朋友沒告知她其實是立法會反拉布,「出賣尊嚴都要啦,又無工開,要帶錢返屋企開飯嘛」,被問到對出缺機制的立場,她反問記者,「我六四年年都去,你話我幫哪邊?」

她補充,昨午2時半一眾示威者先於觀塘地鐵站附近的茶樓午膳,報上名字,然後乘旅遊巴到立法會,她在觀塘見接載的旅巴超過20輛,而前日則只見5至6輛。

記者昨日在場觀察,發現反拉布示威者來自「五湖四海」,除染髮紋身青年,亦有家庭主婦、小童、學生、退休者以至貌似外傭的女子,分別由觀塘、屯門、旺角、藍田乘旅遊巴到場,部分人表示留在現場約3至6小時可獲得300元酬勞。

居於粉嶺的張小姐趁接小孩放學後約3小時,到場掙外快。她明確向記者表明自己「撐拉布」。

學者﹕建制打民意戰 恐適得其反
網上討論區有網民昨張貼聲稱是「今日收咗錢去反拉布」文章,並貼上聲稱出發前在觀塘茶樓免費飲食的點心照片,以及印有反拉布口號字句紙張。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估計,反拉布團體難以在工作日找到支持者到中區。他相信建制陣營試圖以民意戰打擊拉布,但隨着「支薪示威者」一事曝光,效果適得其反,令市民更同情「撐拉布」人士。



而東方日報則指出:秘書處出橋 黃宜弘「接紙仔」配合
【東方專訊】建制派今次「剪布」行動,表面上中總立法會議員黃宜弘發動,但實際上是由立法會秘書處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出橋,黃宜弘可能只是誤打誤撞做了「剪布英雄」。此外,據悉建制派及曾鈺成是刻意苦等了三個星期,待愈來愈多市民反對拉布才出招,以免掀起民意反彈,影響九月立法會選舉的選情。

刻意等三周免招民怨
立會四大懶蟲之一、過往經常「閉目開會」的黃宜弘,昨早凌晨四時許突然「瞓醒」要求終止辯論出缺草案千三項修訂,並立即獲曾鈺成配合,加上有建制派議員透露,昨晨三、四時已聽到「即將有事發生」,有人更聲稱見到秘書處向黃「傳紙仔」,令人質疑兩人早夾定,背後或涉中聯辦、港府、甚至候任特首梁振英教路。黃昨強烈否認指控,強調是在「忍無可忍」下,自行細閱《議事規則》及向秘書處查詢後出招。事實上,他建議提出終止會議,與曾鈺成最終運用《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是兩回事。

據悉,以《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的「奇招」終止拉布,是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早前研究出來的秘密武器。

早前有議員指會就立法會議席出缺草案及版權條例草案各提出逾千項修訂,議事規則委員會遂埋頭研究對策,包括參考外國的做法,動用第九十二條是其中一個方法,昨終到適當「出招」時機。



再有大公報:議會拉布四丑不服輸 圖入禀挑戰裁决
【大公網(簡體)】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终止拉布,反对派「四丑」仍未心息,立法会昨日暂停会议后,社民连梁国雄(长毛)随即到高等法院申请禁制令,要求推翻曾钰成的裁决。拉布主谋陈伟业则声称或就曾钰成的裁决提司法覆核。另一边厢,民主党、公民党及工党等在拒绝参与拉布后,又扬言会考虑就有关裁决向曾钰成提不信任动议,反映反对派各有盘算,各怀鬼胎。/本报记者戴正言

经过三十多小时会议后,反对派「四丑」仍未玩够。曾钰成昨日以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终止人民力量黄毓民及陈伟业继续就一千三百多项修订辩论后,长毛疑要「玩完议会,再玩法庭」,于立法会会议结束后随即到高等法院提出禁制令,要求推翻曾钰成的裁决。长毛称,基本法并没有予主席权力,终止议员在立法过程中辩论的权利。法庭将于今日作出审议,并已通知立法会秘书处、曾钰成及律政司三方可派代表到庭。

立会会议期间,「四丑」之一的郑家富则与黄毓民及陈伟业轮流指称,曾钰成的判决剥夺其冗长的玩拉布发言,违反了议事传统,会向曾钰成提不信任动议。而陈伟业更声称会与律师研究,提出司法覆核。

另一边厢,民主党及公民党近日频频玩失踪,昨日又异口同声称「四丑」没有找他们商量拉布之事。会议期间,民主党主席何俊仁继续「唔见人」,只派出该党的党团召集人李华明会见记者,说会「贯彻始终」玩杯葛。

当被问及不参与拉布是否受到民意影响,李华明则前言不对后语,自爆民主党有就拉布进行民意调查,但又死撑称市民对拉布持不同意见。在记者追问下,他表示,大部分市民都反对拉布。至于拉布帮凶两次提休会动议待续议案的公民党昨日竟仍称,没有参与拉布,该党的吴霭仪更称,他们只是按程序提有需要的休会待续议案。

对于工程界议员何钟泰动议把记名表决时间,由五分钟缩短到一分钟,民主党与公民党不但无一成员到会议厅提出反对,齐齐「卸膊」称,「walk out了(离开了议会)就不会再walk in(步入议会)」。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张国柱称「主角(玩拉布四丑)都唔紧张,旁边的人紧张什么,费事无端端被人踢走啦,你估未试过咩 。。。。」

另外,社民连梁国雄向高等法院申请禁制令,就曾钰成终止辩论申请司法覆核,法庭押后至今日审议。执业大律师陆伟雄说,现阶段不便评论,如果高院推翻梁国雄的申请,他也有机会上诉至终院,有关裁决结果影响深远及有一定的指标性,关乎日后议员是否有权就任何议题作拉布。如果梁国雄胜诉,政府应该代为提出上诉,否则日后所有民生议案,也有可能被无休止的拖垮,影响立法会正常运作。



當發生了流會,建制派被西環勒令保皇,反而泛民卻抱着不關己事,就連會都不參加,致使本來每次5分鐘的記名表決,被建制派修訂為只1分鐘,讓千多條修訂的表決時間,大大縮短了五分之四,僅剩下五分之一。


有報章甚至說是:『狼來了!』 就讓 嗜悲 借用 Martin Niemöller 的詩句, 馬田尼姆拉 眼見納粹德國興起,而寫成的 First they came 。。。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蔡子強譯成:
「他們最先走來捉共產黨,因為我不是共產黨,所以我無出聲;
他們稍後走來捉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所以我也無出聲;
他們接着走來捉工會分子,因為我不是工會分子,所以我還是無出聲;
到了他們來捉天主教徒,因為我是新教徒,所以我仍舊無出聲;
最後,他們走來捉我,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人留下來,可以為我出聲了。」


今次不止是狼來了,Martin Niemöller 指他們(納粹黨)最先走來捉共產黨,如今換轉是共產黨來了 。。。。。。!


嗜悲反問:共產黨不是已經早在1997年7月1日來了,他們正式從英國接收了香港嗎?



後後記:
經過否決了一千多條修訂,六月一日立法會繼續進行三讀的程序。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替補機制草案》的千多項修訂終於全數表決,進入最後三讀審議階段。今次「拉布」,打破立法會審議草案時間最長的紀錄。

會議上,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動議表決最後一條議案,其他建制派議員一同站起來。最後以1票贊成、32票反對,與其他千多項修訂一樣被否決。

議案隨即進入三讀階段,建制派議員發言,要求發動「拉布」的人民力量向市民道歉。

雖然未知《替補機制草案》何時最後表決,但已經打破草案在大會審議時間最長的紀錄。由五月初恢復二讀辯論起計,單是委員會審議階段,已使用逾一百小時,當中超過一半時間、即五十五小時多,用於一千三百多項修訂的逐項。

表決上,經歷三次大會、共八個工作天。而主席因為在席議員人數不足,曾經鳴鐘五十八次,其中一次在鳴鐘後,因人數仍不足而須流會。( 看片



拉布戰揭露出建制派的議員,尤其是功能組別的議員,出席立法會的會議出席率偏低,發言率嚴重的不足,只是在投票表決時做橡皮圖章。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備受爭議的《替補機制條例草案》,晚上終於在立法會三讀通過。建制派議員眼見不多泛民議員在場,隨即取消發言,並且通過三讀表決,整個過程不足一小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形容,是戲劇性的發展。

立法會晚上八時復會,兩次因出席議員不足而鳴鐘點算人數,建制派議員隨後陸續回來。在第二次響鐘完畢時,多位建制派議員突然取消發言。

由於再無議員發言,主席曾鈺成立即三讀表決,不記名下最終通過。

有建制派議員批評泛民不出席,欲製造流會,決定取消發言。而譚志源指發展具戲劇性,他其後逐一介紹這五周有份參與的政府官員,又指不希望再見到「拉布」,以及運用《替補機制條例》的機會。

根據新通過的法例,立法會任何議席出現空缺,會繼續由補選填補。倘若議員自願辭職,他在隨後的六個月內都不可參與立法會的補選,而此項限制不適用於換屆選舉。 (看片


泛民依然杯葛,剩下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廳,竟然發生不夠人數,差點變成流會,最後響鐘湊夠人數,在不記名投票情況下,三讀通過了議案。


這條剝奪市民參選權和被選權的“出缺安排”成為事實。



伸延閱覽:
反拉布者收300元當布景板 新浪新聞網
秘書處出橋 黃宜弘「接紙仔」配合 新浪新聞網
議會拉布四丑不服輸 圖入禀挑戰裁决(簡體) 大公新聞網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


我的舊文:
五月三日的流會
Legco Resign at WILL
你知道嗎?
打爛沙盤問到篤!
內耗頻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