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April 06, 2012

海瑞十奏嚴嵩

海瑞十奏嚴嵩






兒時隨外婆居住,外婆愛看任劍輝的粵劇電影,我別無選擇也跟着多看了。曾經看過一套“十奏嚴嵩”,近日突然記起,匆匆上網查找,現貼上“你喉”的片段。海瑞 是明朝的清官,他秉公辦理處理 嚴嵩 的案子,再上朝面聖,在明朝天子前“十奏嚴嵩”,可惜卻得到相反的結果。


【維基百科】海瑞(1515—1587),字汝賢,號剛峰,明朝廣東省瓊州府瓊山縣(今海南省海口市)人,官至南京右都御史,贈太子太保,諡「忠介」。

明世宗嘉靖二十八(1549)年舉人,參加會試時上書《平黎策》,欲開道置縣,以靖鄉土。授南平教諭(無品級),升淳安知縣(正七品)。常穿布袍,命老僕載種蔬菜,作為佐飯之用。

都御史鄢懋卿巡視諸縣,海瑞接待時規格很差,且說「邑小不足容車馬」(即招待不起)。鄢懋卿大怒,但並未當場發作,指使巡鹽御史袁淳彈劾。海瑞本已升為嘉興通判(正六品),因此貶為興國州判官(從七品)。

嘉靖四十五(1566)年,時任戶部主事(正六品)的海瑞上《治安疏》 (嗜悲已補記於末),嚴厲批評明世宗妄想長生,無父子、君臣、夫婦之情,稱「天下人不直陛下久矣」,又稱如皇帝「一旦翻然悔悟,日御正朝,與宰相、侍從、言官講求天下利害,洗數十年之積誤,置身於堯、舜、禹、湯、文、武之間」,「天下何憂不治,萬事何憂不理,此在陛下一振作間而已」。

明世宗大怒,命左右「趣執之,無使得遁」,司禮監掌印太監黃錦在旁說:「此人素有痴名。聞其上疏時,自知觸忤當死,市一棺,訣妻子,待罪於朝,僮僕亦奔散無留者,是不遁也。」明世宗默然,留中不發數月,言「此人可方比干,第朕非紂耳。」

會明世宗有疾,煩懣不樂,召內閣首輔徐階商議傳位裕王,因此說:「海瑞言俱是。朕今病久,安能視事。」又說:「朕不自謹惜,致此疾困。使朕能出御便殿,豈受此人詬詈耶?」遂下海瑞詔獄,追究有無主使之人。又將此案轉給刑部,刑部論罪為死刑。刑部上報後,仍留中不發。

戶部司務何以尚者,揣測明世宗無殺海瑞之意,上書請釋放海瑞。明世宗大怒,命錦衣衛廷杖百下,囚禁詔獄,晝夜刑訊。二月後,明世宗駕崩,裕王即位,是為明穆宗,兩人並獲釋。提牢主事聽說此事,認為海瑞即將被明穆宗任用,就設酒食款待。海瑞以為將要赴刑場問斬,就大吃一頓,也不與其說話。

主事悄悄耳語告訴他:「宮車適晏駕,先生今即出大用矣。」海瑞說:「信然乎?」然後大哭不止,所吃飲食全部嘔出,昏倒於地,終夜哭不絕聲。既釋,復故官。俄改兵部。擢尚寶丞,調大理。

明穆宗隆慶三年(1569年)夏天海瑞受到首輔徐階提拔,官至右僉都御史巡撫應天十府,時江南土地兼併嚴重,於是海瑞懲貪抑霸,整頓吏治,修浚吳淞江與白茆河,清濬大量良田可安置13萬災民。

海瑞當上江南巡撫時,首輔徐階家族世代共佔田二十四萬畝,百姓向海瑞投牒訟冤者日以千計,海瑞要求徐階退田,徐階退了一些,海瑞並不滿意,弄得徐階很難堪,最後退了一半的田地,其子徐璠、徐琨被判充軍,徐階之弟侍郎徐陟被逮治罪。

此時海瑞被譽為「海青天」,亦稱「包公再世」。隆慶四年吏科給事中戴鳳翔劾瑞「庇護刁民,魚肉鄉紳,沽名亂政」,被迫離職,「民聞訊,號泣載道,家繪像祀之。」張居正給海瑞寫信,稱「存老(徐階)之體面,玄翁(高拱)之美意」,但沒有提拔他的意思,閑居家鄉十餘年。一生節儉勤勞,為母親謝氏祝壽,只買了兩斤肉,震驚全國。

萬歷十三年(1585年)以薦被任為南京右僉都御史、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都御史,但都只是虛銜。萬曆十五年十月十三日,卒於任上。去世的前幾天,海瑞退掉了兵部送來的六錢銀子。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王用汲到海瑞家收集遺物,僅餘葛幃舊衣,無以為殮,不禁潸然淚下,幸賴同僚捐治葬具。贈太子太保,諡號忠介。發喪之日,「市民送者夾岸,酹酒而哭者百里不絕。」

海瑞曾平反一些冤獄,民間流傳因有《海忠介公居官公案》、《大紅袍》等秉公斷案的傳說。有《海剛峰集》和多種版本的《海瑞集》流傳於世。後來,他的部分事蹟被寫成《海瑞罷官》和《十奏嚴嵩》兩個劇目。



中國歷朝的清官廉官,很多都是不得善終,或是鬱鬱不得志,含恨而逝。近代,文化大革命初期,也有出名的“海瑞罷官”案件,並且揭開文化大文革的序幕。


【維基百科】《海瑞罷官》是 1959年 4月毛澤東號召要學習海瑞「直言敢諫」的精神,於是當時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就寫了篇文,於 1960年底寫好發表。

《海瑞罷官》是明朝大臣海瑞,因為上書批評皇帝明世宗,而罷官坐監。吳晗之後又相繼寫了《論海瑞》、《海瑞罷官》文章和劇本。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匯報》發表一篇姚文元的文章《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抨擊《海瑞罷官》是「大毒草」,又說他影射「彭德懷事件」,事情發展到最後,重引發「文化大革命」。


(註:貼維基的一位仁兄,用了廣東話文體寫成,嗜悲略為修改成較像白話文體,但不改原意。)


文革初期,除了《海瑞罷官》,還有著名的《三家村》,都是在政治闘爭中,利用文字對文章作出評判文鬪,直至 1978年8月,經中共中央批准,才獲得平反!



補記:【維基文庫】《治安疏》
戶部雲南清吏司主事臣海瑞謹奏:為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明臣職,求萬世治安事。

君者,天下臣民萬物之主也。惟其為天下臣民萬物之主,責任至重,凡民生利瘼一有所不聞,將一有所不得知而行,其任為不稱。是故養君之道,宜無不備,而以其責寄臣工,使盡言焉。臣工盡言而君道斯稱矣。昔之務為容悅、諛順曲從,致使實禍蔽塞,主不上聞焉,無足言矣。過為計者,則又曰:「君子危明主、憂治世。」 夫世則治矣,以不治憂之;主則明矣,以不明危之。毋乃使之反求眩瞀,失趨舍矣乎?非通論也。

臣受國恩厚矣,請執有犯無隱之義。美曰美,不一毫虛美;過曰過,不一毫諱過。不容悅,不過計,披肝膽為陛下言之。漢賈誼陳政事於文帝曰:「進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獨以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則諛。」夫文帝,漢賢君也,賈誼非苛責備也。文帝性仁類柔,慈恕恭儉,雖有近民之美;優游退遜,尚多怠廢之政。

不究其弊所不免,概以安且治當之,愚也;不究其才所不能,概以致安治頌之,諛也。陛下自視於漢文帝何如?陛下天質英斷,睿識絕人,可為堯、舜,可為禹、湯、文、武,下之如漢宣帝之勵精,光武之大度,唐太宗之英武無敵,憲宗之專志平僭亂,宋仁宗之仁恕,舉一節可取者,陛下優為之。

即位初年,剗除積弊,煥然與天下更始。舉其略,如箴敬一以養心,定冠履以辨分,除聖賢土木之像,奪宦官內外之權,元世祖毀不與祀,祀孔子推及所生,天下忻忻然以大有作為仰之。識者謂輔相得人,太平指日可期也。非虛語也,高漢文帝遠甚。

然文帝能充其仁順之性,節用愛人,呂祖謙稱其能盡人之才力,誠是也。一時天下雖未可盡以治安予之,而貫朽粟陳,民少康阜,三代下稱賢君焉。陛下則銳精未久,妄念牽之而去矣,反剛明而錯用之,謂遙興可得而一意修玄。富有四海,不曰民之膏脂在是也,而侈興土木。二十餘年不視朝,綱紀弛矣;數行推廣事例,名爵濫矣。

二王不相見,人以為薄於父子;以猜疑誹謗戮辱臣下,人以為薄於君臣,樂西苑而不返宮,人以為薄於夫婦。天下吏貪將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時,盜賊滋熾,自陛下登極初年,亦有之而未甚也。今賦役增常,萬方則效,陛下破產禮佛日甚,室如懸磬,十餘年來極矣。

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號,而臆之曰:「嘉靖者,言家家皆凈而無財用也。」邇者嚴嵩罷黜,世蕃極刑,差快人意,一時稱清時焉。然嚴嵩罷相之後,猶之嚴嵩未相之先而已,非大清明世界也,不及漢文遠甚。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內外臣工之所知也。

知之不可謂愚,詩雲:「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今日所賴以弼棐匡救,格非而歸之正,諸臣責也,豈以聖人而絕無過舉哉?古昔設官,亮採惠疇足矣,不必責之以諫。保氏掌諫王惡,不必設也。木繩金礪,聖賢不必言之也。今乃建醮修齋,相率進香,天桃天藥,相率表賀。建宮築室,工部極力經營;取香覓寶,戶部差求四齣。

陛下誤舉,諸臣誤順,無一人為陛下一正言焉。都俞吁咈之風,陳善閉邪之義,邈無聞矣,諛之甚也。然愧心餒氣,退有後言,以從陛下;昧沒本心,以歌頌陛下;欺君之罪何如!夫天下者,陛下之家也,人未有不顧其家者。內外臣工,其官守,其言責,皆所以奠陛下之家而磐石之也。

一意玄修,是陛下心之惑也;過於苛斷,是陛下情之偏也。而謂陛下不顧其家,人情乎?諸臣顧身念重,得一官多以欺敗、臟敗、不事事敗,有不足以當陛下之心者。其不然者,君心臣心偶不相值也,遂謂陛下為賤薄臣工。諸臣正心之學微,所言或不免已私,或失詳審,誠如胡寅撓亂政事之說,有不足以當陛下之心者。

其不然者,君意臣言偶不相值也。遂謂陛下為是已拒諫。執陛下一二事不當之形跡,臆陛下千百事之盡然,陷陛下誤終不復,諸臣欺君之罪大矣。《記》曰:「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今日之謂也。為身家心與懼心合,臣職不明,臣一二事形跡說既為諸臣解之矣。

求長生心與惑心合,有辭於臣,君道不正,臣請再為陛下開之。陛下之誤多矣,大端在修醮,修醮所以求長生也。自古聖賢止說修身立命,止說順受其正,蓋天地賦予於人而為性命者,此盡之矣。堯、舜、禹、湯、文、武之君,聖之盛也,未能久世不終。下之亦未見方外士漢、唐、宋存至今日,使陛下得以訪其術者。

陶仲文,陛下以師呼之,仲文則既死矣。仲文不能長生,而陛下獨何求之?至謂天賜仙桃藥丸,怪妄尤甚。昔伏羲氏王天下,龍馬出河,因則其文以畫八卦;禹治水時,神龜負文而列於背,因而第之以成九疇。《河圖》、《洛書》,實有此瑞物。泄此萬古不傳之秘,天不愛道而顯之聖人,藉聖人以開示天下,猶之日月星辰之布列而曆數成焉,非虛妄事也。

宋真宗獲天書於乾佑山,孫奭進曰:「天何言哉!豈有書也?」桃必採而得,藥必工搗合而成者也。無因而至,桃、藥有足行耶?天賜之者,有手執而付之耶?陛下玄修多年矣,一無所得。至今日左右姦人,逆揣陛下懸思妄念,區區桃、藥導之長生,理之所無,而玄修之無益可知矣。

陛下又將謂懸刑賞以督率臣下,分理有人,天下無可不治,而玄修無害矣乎?夫人幼而學,無致君澤民異事之學;壯而行,亦無致君澤民殊用之心。太甲曰:「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於汝志,必求諸非道。」言順者之未必為道也。即近事觀,嚴嵩有一不順陛下者乎?昔為貪竊,今為逆本。梁材守官守道,陛下以為逆者也。

歷任有聲,官戶部者,至今首稱之。雖近日嚴嵩抄沒,百官有惕心焉。無用於積賄求遷,稍自洗滌。然嚴嵩罷相之後,猶嚴嵩未相之先而已。諸臣為嚴嵩之順,不為梁材之執。今甚者貪求,未甚者挨日。見稱於人者,亦廊廟山林,交戰熱中,鶻突依違,苟舉故事。潔已格物,任天下重,使社稷靈長終必賴之者,未見其人焉。

得非有所牽掣其心,未能純然精白使然乎?陛下欲諸臣惟予行而莫逆也,而責之效忠,付之以翼為明聽也,又欲其順吾玄修土木之誤,是股肱耳目,不為腹心衛也,而自為視聽持行之用。有臣如儀衍焉,可以成得志與民由之之業,無是理也。

陛下誠知玄修無益,臣之改行,民之效尤,天下之不安不治由之,翻然悔悟,日視正朝,與宰輔、九卿、侍從、言官講求天下利害,洗數十年君道之誤,置其身於堯、舜、禹、湯、文、武之上;使其臣亦得洗數十年阿君之恥,置身與皋、夔、伊、傅相後先,明良喜起,都俞吁咈。內之宦官宮妾,外之光祿寺廚役、錦衣衛恩蔭、諸衙門帶俸,舉凡無事而官多矣。

上之內倉內庫,下之戶工部光祿寺諸廠藏段絹、糧料、珠寶、器用、木材諸物,多而積於無用,用之非所宜用亦多矣,諸臣必有為陛下言者。諸臣言之,陛下行之,此則在陛下一節省間而已。京師之一金,田野之百金也。一節省而國有餘用,民有蓋藏,不知其幾也,而陛下何不為之?官有職掌,先年職守之正、職守之全,而未之行;今日職守之廢、職守之苟且因循、不認真、不盡法,而自以為是。

敦本行而端士習,止上納以清仕途,久任吏將以責成功,練選軍士以免召募,驅緇黃游食使歸四民,責府州縣兼舉富教,使成禮俗。復屯鹽本色以裕邊儲,均田賦丁差以蘇困敝,舉天下官之侵漁、將之怯懦、吏之為姦,刑之無少姑息焉。必世之仁,博厚高明悠遠之業,諸臣必有為陛下言者。諸臣言之,陛下行之,此則在陛下一振作間而已。

一振作而百廢具舉,百弊剗絕,唐虞三代之治,粲然復興矣。而陛下何不為之?節省之,振作之,又非有所勞於陛下也。九卿總其綱,百職分其緒,撫按科道糾率肅清於其間,陛下持大綱、稽治要而責成焉。勞於求賢,逸於任用,如天運於上而四時六氣各得其序,恭已無為之道也。天地萬物為一體,固有之性也。

民物熙浹,薰為太和,而陛下性分中有真樂矣。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道與天通,命由我立,而陛下性分中有真壽矣。此理之所有,可旋至而立有效者也。若夫服食不終之藥,遙興輕舉,理所無者也。理之所無而切切然散爵祿、竦精神,玄修求之,懸思鑿想,繫風捕影,終其身如斯而已矣。求之其可得乎!

君道不下在,臣職不明,此天下第一事也。於此不言,更復何言。大臣持祿而外為諛,小臣畏罪而面為順,陛下誠有不得知而改之行之者,臣每恨焉。是以昧死竭惓惓為陛下一言之。一反情易向之間,而天下之治與不治,民物之安與不安,於焉決焉。伏惟陛下留神,宗社幸甚,天下幸甚。臣不勝戰慄恐懼之至,為此具本親齎,謹具奏聞。




朱鎔基 上任當總理後,就講過著名的《棺材論》:「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準是備送給貪官的,剩下的一口是給自己準備的。」


上面 任劍輝 飾演的 海瑞,“十奏嚴嵩”折子戲,也是帶了口棺材上殿面聖。而維基百科記載 海瑞 上《治安疏》:司禮監掌印太監黃錦在旁說:「此人素有痴名。聞其上疏時,自知觸忤當死,市一棺,訣妻子,待罪於朝,僮僕亦奔散無留者,是不遁也。」


中國人當清官廉官起碼要買得起一口棺木!




伸延閱覽:
明 海瑞 維基百科
明 嚴嵩 維基百科
海瑞罷官 維基百科
明 海瑞《治安疏》 維基文庫


我的舊文:
古今雋語



2 comments:

Ebenezer said...

何事令你懷念憂國憂民之前賢?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小弟不才自己沒有憂國憂民之能,讀劉朗兄留言,先想起范文正公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繼而記起海瑞“十奏嚴嵩”。不過,折子戲中的十奏嚴嵩,其實是十分攪笑兒戲,沒證沒據只憑十本奏章,又怎能除去嚴嵩呢?結果被拉出去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