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March 11, 2012

Mr. Talkative cannot face the Truth

Mr. Talkative cannot face the Truth



The Pilgrim's Progress by John Bunyan


【維基百科】"The Pilgrim's Progress from This World to That Which Is to Come" is a Christian allegory written by John Bunyan and published in February, 1678. It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works of religious English literature,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more than 200 languages.

Christian, an everyman character, is the protagonist of the allegory, which centers itself in his journey from his hometown, the "City of Destruction" ("this world"), to the "Celestial City" ("that which is to come": Heaven) atop Mt. Zion. Christian is weighed down by a great burden, the knowledge of his sin, which he believed came from his reading "the book in his hand", (the Bible).........

Characters
CHRISTIAN, whose name was Graceless at some time before, the protagonist in the First Part, whose journey to the Celestial City is the plot of the story.

TALKATIVE, a hypocrite known to Christian from the City of Destruction, who lived on Prating Row. He talks fervently of religion, but has no evident works as a result of true salvation.




John Bunyan 寫的 "The Pilgrim's Progress from This World to That Which Is to Come" 我沒讀過,而是坊間有個傳聞,末代港督 肥彭(彭定康 Chris Patten)曾經為 曾蔭權 灌名:Talkative!


用 Google Search 有以下的一段:
『商台節目「光明頂」,聽到朋友劉細良道出一段軼事,說當年在一個我下場合閒聊, 講到對曾蔭權的評價時,肥彭給了他一個形容詞;「TALKATIVE」。』


原來 蔡子強 也曾提起這段軼事:

【別人的網誌】作者蔡子強寫專業政客彭定康的英式幽默,罵人、窒人也好有文采。書中引述,已被曾蔭權吸納入中策組,的劉細良曾經在電台節目講了一個小故事,在一個私人場合,劉細良問彭定康,對曾蔭權的評價,肥彭給了他一個形容詞 "Talkative"。

肥彭指煲呔能言善辯?口才出眾?(無可能吧?專業政客無理由看錯人)

飽讀英國文學的陶傑,在節目中提供了另一個解讀,認為肥彭可能另有所指。英國宗教小說《天路歷程》,主角Christian 找尋天國的歷程,途中遇上很多奇人異士,其中一個叫做 Talkative,他亦聲稱自己在尋找天國,於是與 Christian 一起上路。

作者蔡子兄說:「但是 Talkative 是那些口口聲聲,聲稱自己如何虔誠信奉基督,但多講兩句便見真章,最後都很快縮沙,不肯和你共赴患難的人 。。。亦即是香港人譏諷為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的人。」

看罷,你會否會心微笑?肥彭講那句話,劉細良引述那個故事,以至蔡子寫這篇文章,煲呔還未當上特首,我們今天在看是否特別具時代意義呢?



如今煲呔的仕途,已經到了末日,尚有不夠半年就可以退休,董建華辭職後榮陞“中國政協副主席”,畀英國 Knight 咗成為武士 KBE 的 曾蔭權 talkative 可否更上一層樓,體面地也撈得到一些中國國內函頭呢?


近日曾特首被揭發,曾接受富商提供坐遊艇坐私人飛機外遊,受到議員們非議。另外又加上曾特首在深圳租下 6000呎豪宅三年,好讓自己和太太在七月份退休居住,剛巧業主黃楚標是香港數碼廣播,特首曾經審批發牌,涉嫌利益輸送。凡此事件令到不論左中右的政黨,紛紛出來要求曾特首去到立法會解畫。曾特首兩次上電台作出澄清,又話自己45年的公僕生涯,自問對得着良心,亦從沒有過“貪”的念頭!


【AM730】面對社會連日指控有利益衝突,特首曾蔭權昨日再就接受富豪款待解畫,並就引起利益衝突指控的源頭作較詳細交代,包括4次乘坐朋友私人遊艇及飛機外遊所支付的交通費。曾蔭權重申自己無違規及貪污,對社會質疑他有誠信問題感到「好傷」,但願意配合廉政公署的調查。

曾蔭權昨日出席商台節目時表示,過去數天經過多次反思後,發現自己所緊守的規矩,與今日市民的期望有落差,「一直自以為是,自以為滿意嘅時候,特別係我做咗幾十年公職,識得分到公同私,香港人應該可接受到呢樣嘢,實情唔係,你根本要日日都證明到係咁」,並對近日造成公眾人士失望,甚至質疑他出現誠信問題感到「好傷吓」。他重申,自己擔任公職45年以來,均按本子辦事,否認「有所謂貪嘅情況出現」。

特首曾蔭權卸任後,租住香港數碼廣播大股東黃楚標旗下的深圳豪宅,被質疑有利益衝突。曾蔭權昨日親口承認,行會審批香港數碼廣播發牌時,無申報二人相識,以及或將成為業主和租客的關係。他稱,二人關係曲折,要申報「好牽強」。曾蔭權又指,租住逾6,000方呎大宅,是因為太太「做女嗰時啲衫都會留響度」,有很多衣服雜物需要存放。

曾蔭權承認,在審批香港數碼廣播發牌時,無申報有意向該電台大股東黃楚標租住物業。他解釋當時並非於深圳租屋,而且審批時亦未曾租住該單位,加上只屬短期租約,所以「當時的的確確冇意會到要申報」。他說:「如果要申報,實情好牽強,(有租屋意向)唔會影響到個(審批)決定。」曾蔭權又指,現行發牌機制嚴謹,行政會議的參與不多,而當時廣管局撰寫的報告,亦一致支持發牌,強調自己沒有申報不影響該電台獲發牌的決定。



委任退休大法官李國能等五人特別委員會,將會檢討現行申報制度程序,對象包括行政長官、所有問責官員及行會成員,並於兩至三個月內可提交報告。這個只是給將來的行政長官、所有問責官員及行會成員,去嚴格遵守的規則。


特首沒有半點實質行動去企圖改正修正,至今仍然只是得個講字。既然曾經坐富豪遊艇坐富豪私人飛機,可以立刻查詢依照所需費用,將差額補回給提供遊艇和飛機者。至於在深圳租屋所簽下的合約,可以依照法律盡快解除租約,有關賠償當然由曾蔭權私人負責,以示曾蔭權真正深切反省,起碼讓人覺得他有悔意,而不是來來去去得個講字。


Mr. Talkative cannot face the Truth! 還在死撐,毫無歉意悔意,屬死不悔改,量你們市民議員也耐不他甚麽何!



後記:
曾蔭權應允在三月一日週四下午到立法會接受議員們質詢,另外廉政公署接受舉報,將對曾蔭權事件作出調查。最後消息,立法會議員謝偉俊牽頭尋求十五位議員簽名,啟動機制動議彈劾曾蔭權。


後後記:三月一日曾蔭權到立法會解畫,仍然是 talkative 本色,諉過特區只有公務員和司局長的守則,沒有行徵長官的守則,只承認所作之事與市民期有落差,利用已經指派李國能成立委員會,草議有關特首的守則做擋箭牌。市民議員耐他不何,想來若議員們仍然有“吉士”,應聯署彈劾曾特首。


【明報社評】『款待門』事件的性質,反映一名優秀公務員不自覺地異化的結果。對於公職人員,應該視『款待門』為一次自我警惕的機會教育,銘記教訓,切勿重蹈覆轍。

特首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會,就他接受富豪款待,引起市民憂慮,動搖市民對廉潔管治的信心和使公務員惆悵,向公衆道歉。事態發展,乃曾蔭權首次在立法會正視問題;但是他的道歉,並非基於承認錯誤;對利益輸送質疑的重要資料,也不予交代,顯示他仍然採取拖延策略。

所以,答問會後部分議員表示不接受他的解釋,分別提出開啟彈劾程序和推動以權力及特權法例,徹查事件,個別公務員團體也不「收貨」。看來,先不說廉政公署的調查,單就社會層面,曾蔭權仍然未能從「款待門」脫身。

公職生涯污點烙印 曾蔭權長留市民記憶
曾蔭權在答問會,神情肅穆,語調低沉,一度面容扭曲,好像強忍淚水和些微哽咽,要停頓調整情緒,使人有情何以堪之感,他的表現,感染了議員,整體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老實說,以曾蔭權45年公職生涯,還有4個月就正式退休,在此最後歲月,卻被質疑公職人員最珍視的廉潔和誠信有問題,廣泛激起10多萬公務員和市民普遍憤慨,昨日會議廳一幕一幕,在曾蔭權的人生,會成為永不磨滅的烙印,也會長時間留在香港市民的記憶裏。

除了鄭重道歉,曾蔭權透露決定取消租住深圳東海花園的6700方呎豪宅,這個單位,最能使公衆聯想是否涉及「延後利益」,他斷然斬纜,是明智決定;事實上,這間超級豪宅,許多市民已經將之與「貪」字掛鈎,曾蔭權若堅持入住,日後難免備受評頭品足,設備再豪華,也不可能住得身心舒泰。

不過,即使道歉和放棄豪宅,不等於曾蔭權已經深切反省,因為他並未承認錯誤,更準確地說,他不認為自己犯了錯誤。曾蔭權的最新說法,是特首接受富豪邀請,並無守則規定,也無機制處理,於是自行制定一套內部規矩,按自以為是的準則,自行判斷沒有利益衝突前提下,給回一些行程費用,接受富豪款待就無問題。

曾蔭權說,近日事態,反映市民不接受他的做法,令市民質疑,令立法會擔憂,故此已請前任大法官李國能負責檢討有關指引。另外,曾蔭權仍然說「忽視時代變了,公衆期望也跟着改變,對公職人員有更高要求」云云。

曾蔭權這些說法,其實在說「我並無犯錯」,只是市民不接受而已,而且「我的廉潔奉公並無改變」,只是市民的期望改變了而已。這就是曾蔭權「鄭重道歉」背後的真實心態。

曾蔭權所說沒有機制處理特首可否接受利益,符合事實;但是若說沒有守則,則值得商榷。因為問責官員受守則規管,有需要時,可要求特首給予指引,規管下屬的守則,對於上級來說,應該是最起碼要求,由於特首權力更大,有關守則只應該更嚴格,而非更寬鬆。這是基本道理,現實上,也應該如此體現。

不過,曾蔭權卻以並無明文規管特首為由,閉門造車,自行制定收受利益規矩,而規矩卻是寬鬆而非更嚴格,曾蔭權自難洗脫為自己度身訂做收受利益之嫌;另外,曾蔭權推諉市民改變了期望要求,我們一再說了,市民要求公職人員廉潔奉公,一直並無改變,曾蔭權的說法,是諉過市民,推卸責任。

另外,曾蔭權在答問會迴避一些問題。連日來,輿論、公務員都提出一點,就是曾蔭權獲得富豪款待的內容,若有問責官員和公務員向他尋求指引,可否接受?曾蔭權是批准還是否決?昨日,有議員就此向他當面提問。

曾蔭權不直接答問,只說「如他們(公務員)對接受邀請的款待有懷疑,需要向上司申報,如獲批准,行程毋須付費,如不批准,就不能出席」。但是個案向他申報,會怎樣批覆,曾蔭權避而不答,反映他迴避是非對錯,以這種心態批准自己接受富豪款待,怎會不犯錯誤?

「款待門」 事件 公職人員應引以為鑑
曾蔭權迴避的另一個問題,是不透露款待他的富豪名單,理由是朋友們不想曝光。其實,曾蔭權接受款待,前提是沒有利益衝突,若符合事實,即是他與富豪的私人交往坦蕩蕩,並無需要隱瞞之處,這樣的話,事無不可對人言,曾蔭權應該盡量說服富豪朋友,讓公衆知道他們之間的交往,光明磊落,以匡正官商勾結的認知與聯想。曾蔭權遮遮掩掩,難釋市民疑竇。

曾蔭權公職生涯45年,在前朝港英官員調教下平步青雲,官至特首,港英政府對公務員的廉潔和誠信,極其重視,相關考核,視為官員升遷首要參考,曾蔭權過去能夠通過公職生涯無數考核,他在廉潔和誠信方面,應該無問題。但是在「款待門」所見到現實的曾蔭權,為何廉潔和誠信疑竇重重?這個問題,只有他可以回答。

曾任保安局長的葉劉淑儀,昨日在休會辯論曾蔭權「款待門」事件發言時,透露她1975年入職政府當政務官,她的英國人上司一再對她說,做公務員不會成為百萬富翁(相信是富豪的通稱),但是政府工作,可以給公務員帶來滿足感和不錯的物質生活。

葉劉淑儀的行內人語,可能說出了「款待門」的深層底蘊。她的話,可以解讀為以公務員的收入,不會過富豪生活;若公務員要過富豪生活,可以選擇辭職,到社會打拼,發大財之後,就算住10萬方呎大屋,是因其本事。但是做公務員,卻想過富豪生活,則如何可以如願以償?除了靠權力達至目的,還有什麼選擇?所以,「款待門」事件的性質,反映一名優秀公務員不自覺地異化的結果。對於公職人員,應該視「款待門」為一次自我警惕的機會教育,銘記教訓,切勿重蹈覆轍。



權力能使人腐化,此又是一次鐵證,絕對遺勘遺憾的是,今次發生在我土生土長的香港!




伸延閱覽:
The Pilgrim's Progress by John Bunyan 維基百科
肥彭給了曾蔭權一個形容詞:TALKATIVE 谷歌搜尋
煲呔~~~Talkative 別人的網誌 粒沙在大海
曾蔭權披露坐私人遊艇飛機費 AM730
曾蔭權認無申報與黃楚標關係 AM730
麥理灝的廉政公署 香港雜評
銘記一名優秀公務員異化的教訓 雅虎新聞網




4 comments:

laulong said...

那曾先生又豈止不肯跟你共患難,他還會佔你便宜,這人之胡鬧之荒謬,是極為混帳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肥彭 Chris Patten 英國政壇精英,當年輔助馬卓安和保守黨繼續執政,卻不幸在自己選區落選。曾蔭權畀肥彭照照肺,便知道一清二楚,給了他一個灌名:Talkative!

直到今天仍然準確!

Haricot 微豆 said...

Public service executives must not involve in conflict of interests, but must also avoid the APPEARANCE /PERCEPTION of conflict of interests. 曾先生 would have been penalized if he were in Canada !!!

Ref: Treasury Board of Canada Secretariat

".... On the other hand, an individual could be penalized if he knowingly was responsible for an action which turns out to give rise to an appearance of a conflict of interest, although he does not know at the time the action was committed that it would create such an appearance .... "

http://www.tbs-sct.gc.ca/rp/aci04-eng.asp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曾蔭權在得到中央同意,可以做到任滿下台,就沾沾自喜在北京宣報了。昨日新特首選戰又有新材料:梁振英被指控曾提出縮短商業電台續牌的牌照時間,指他打擊言論自由。又有再指控梁在2003年政府的高層會議討論硬推《基本法》23條時,曾說過「始終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香港人已經再無暇兼顧曾蔭權瀆職之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