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January 31, 2012

百年老店

百年老店



昨日初八啟市,一開電郵彈了段:『郝鐵川對孔慶東 郝鐵川抨擊鍾庭耀的民調「不科學」,因為「香港人」。。。。』出來。原來是師兄電郵給我,吳靄儀在明報發表的文章。(因為來源是電郵,不便建立伸延閱覽,又請參閱後記。)


【電郵】郝鐵川對孔慶東
郝鐵川抨擊鍾庭耀的民調「不科學」,因為「香港人」這個身分不能成立;偏偏孔慶東大罵「香港人是狗」,引起深感受到侮辱的香港人群起而攻之,顯見「香港人」是有的。不如由他兩位先生先辯論一番,一定令我們更大開眼界。

其實我們應該感謝孔教授,刺激起我們重新檢討我們對「香港人」這個身分認同的意義。絕大部分的香港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這個事實無可懷疑。我們不是認為香港人十全十美,比全人類優越,在我們的心目中,香港人固有長處有優點,也有短處和弱點,這些優點弱點,正好反映了香港人的獨特個性。我們為優點感到自豪,對弱點批評不遺餘力,不放過任何深切反省的機會。我們重視香港,自然用世界水平為準繩,從民主、自由、法治到空氣質素,不肯接受次一等的水平。

香港人不需是中國人,我們之中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居民,他們是名正言順的香港人,不單只基於他們在法律上的「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地位,更基於感情上的身分認同,正如香港人絕大部分是中國人,不單只基於中國國籍法或膚色種族,更基於文化、感情認同及承擔。我是香港人,因為我對香港有承擔,香港的禍福安危,於我有責。

孔慶東的怪論只不過是一時的點綴,郝鐵川的言論卻已露殺機。北京中央一直防範地區勢力「坐大」,對香港這個前殖民地更未稍緩戒心,動輒搬出「港獨」、「外國勢力」這些名堂,有謀略地攻擊鍾庭耀、成名等學者,意在向聘用他們的機構傳達訊息。這些學者是否堅持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學當局會否堅持,這就是我們這一制的弱點。

吳靄儀



之前,我的確沒有留意這兩段新聞,正如吳靄儀文中說:『孔慶東的怪論只不過是一時的點綴,郝鐵川的言論卻已露殺機。』就趁午飯時間,google 了“郝鐵川”,得到一大推有關的新聞和文章,略讀之後比較認識,今次事件的來龍去脈。


原來這位 郝鐵川先生 提出「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問題,並批評香港大學 鐘庭耀 的民意調查方法,不科學和不合邏輯。


【明報專訊】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撰文指出,香港某些機構十多年來的民調活動,是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早已遠離了學術話題、學術研究範疇,他就此提出質疑卻被「當做干預學術自由」,他反問這是否「思想專制」?

質疑被指干預 「是否專制?」
質疑港大民調進行的港人身分認同調查,問港人視自己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等,調查並不合邏輯、不科學,結果惹起社會討論。

郝鐵川今日在本報以「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為題撰文,他指任何人在世上不可能只有一種角色,例如有些在學校任教或從事研究的人,若他們經常把自己對公共話題的觀點發表在非學術的公共媒體上,並企圖喚起公眾參與行動,那麼此時他們已不是只在學術刊物上發表、只供學術界欣賞的學者;他認為,上述的人既然想影響社會,就應接受其他人的監督批評。

他稱,香港某些機構十多年來的民調活動,不難看出其議題 10多年來一以貫之地向公眾進行,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其話題理應屬公共話題。郝鐵川表示,「對香港某些人發表的公共話題如果加以讚揚,就不被當作『干預學術自由』,如果予以質疑,就被當做『干預學術自由』。這種輸打贏要的態度,是學術自由的態度嗎?是不是一種思想專制呢?」



兩位主角:
郝鐵川~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
鍾庭耀~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郝鐵川﹕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
【明報專訊】羅蘭夫人有句名言:「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聯繫歷史和現實,我想說一句「學者啊學者,多少非學術假汝之名以行。」

一、是學者,還是公眾人物?
一個人在世上不可能只具備一種角色,在家裏他可能是父親,在學校他可能是教師,在社會他參與政治活動,則可能是政客。因此,人的角色隨着人所從事的活動的不同,而不斷變化,決不能把他所有性質不同的活動都籠統簡單的歸於一種角色。

有些在學校任教的人,同時又是某政黨的成員或顧問,那麼他們究竟是教師還是政治活動家,則要看他們在做的是什麼事情。如果他們搞的是教學、科研,那他們是教師;如果他們搞的是政治活動,那他們則是政治活動家或政客,屬於和球星、歌星、影星、官員等同類的公眾人物。

有些在學校任教或從事研究的人,如果他們經常把自己對公共話題的觀點發表在非學術的公共媒體上,供公眾參考,並企圖喚起公眾的參與行動,那麼此時的他們已不是只在學術刊物上發表、只供學術界欣賞的學者了,而是屬於和球星、歌星、影星、官員等同類的公眾人物。有人稱之為「公共知識分子」,也是為了和只在學術界活動的純粹學者相區別。

按照現代社會的通識,社會、公眾對學者和公眾人物的包容度是不同的,大體而言,對學者的包容度較大,對公眾人物的包容度較低。因為學者主觀上只想影響學術界,而不想影響社會;學者的影響只限學術界,而不擴延到社會。公眾人物則是想影響整個社會,其影響可以覆蓋整個社會。因此,既然你想影響社會,就要接受所有社會成員的監督批評。

根據以上所述現代社會的通識,香港那些面向社會公眾開展活動、觀點刊載於公共媒體、企圖影響公眾言行的民調操縱者,那些加入政黨,為政黨服務的人,到底是不是學者,應不應該受到社會公眾,媒體的監督批評,已毋須贅述了。

另外,我坦白地說,我現在既為官員,又為香港樹仁大學兼職教授,但我絕不會把自己所有的言行,都歸結為學者角色所為。

二、是學術話題,還是公共話題?
學術話題是指僅限於學術界人士談論,主要流行於學術界的話題,公共話題是指為社會某個利益集團服務、整個社會都能談論、可以流行於整個社會、與社會公眾有關的話題。

縱觀香港某些機構10多年來的民調活動,不難看出,其議題 10多年來一以貫之地面向公眾進行,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其話題理應屬於公共話題,其活動本質上當屬特定政團的政綱宣傳行為,早已遠離了學術話題、學術研究範疇。

就像多年來一直為民進黨的選舉活動而效力的台灣諾貝爾將獲獎者李遠哲那樣,走出書齋或呆在書齋,發表一些公共話題,參與一些公共活動,這本身是無可非議的,但如果把本來的公共話題裝扮為學術話題、本來的政治活動裝扮為學術研究,在社會公眾面前還以學者自居,那就喪失了一個正常人所具備的最基本的真誠。誰會相信李遠哲為民進黨的助選活動是學術研究?誰會相信他為此發表的公共話題是學術命題?

三、是學術自由,還是思想專制?
什麼是學術自由?如同婚姻自由包括結婚自由、離婚自由兩大項那樣,學術自由至少也包括批評和反批評兩大項。學術追求標新立異,不允許批評和反批評,就不會有「新」和「異」,就不是真正的學術自由,它很可能是一種思想專制,是一種學霸、學閥作風。

什麼是「干預學術自由」?按照現代社會的通識,所謂「干預學術自由」,是指利用具有強制力的權力阻止學術研究活動的開展,阻撓學術成果的公開發表等行為。如果把不具有上述特徵的批評與反批評也當做「干預學術自由」,不是無知就是偏見。也很可能是一種學霸、學閥的思想專制表現。

對香港某些人發表的公共話題如果加以讚揚,就不被當作「干預學術自由」,如果予以質疑,就被當做「干預學術自由」。這種輸打贏要的態度,是學術自由的態度嗎?是不是一種思想專制呢?



受到批評,鐘庭耀絕不是省油的燈,即日作出反駁,指郝鐵川誣衊詆毀。並不滿緊隨郝部長的左翼評論人士,時而誣衊他與外國勢力串通,時而詆毀他和其他學者的人格。鐘庭耀再次強調,文革式的批判和誣衊,不論是針對任何人士,均無助建立香港人或中國人的民族認同感。


鍾庭耀指郝鐵川誣衊詆毀
【明報專訊】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回應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的報章撰文,指受到他的誣衊和詆毀。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今日在明報發表「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文章。鍾庭耀特此向新聞界發表公告回應,希望有關討論能夠和平理性地繼續進行。

聲明稱,部長雖然不失風範,但緊隨部長的左翼評論人士,則完全沒有部長的風度,時而誣衊他與外國勢力串通,時而詆毀他和其他學者的人格。雖然謠言止於智者,但他再次強調,文革式的批判和誣衊,不論是針對任何人士,均無助建立香港人或中國人的民族認同感。

聲明又稱,左翼評論人士多次指出,鍾庭耀曾於去年 11月底秘密會晤前布政司霍德,然後進行種種活動,暗示他與外國勢力勾結。他雖然已經公開澄清,但有關謠言至今仍在左翼文章不斷出現。

鍾庭耀希望郝鐵川以部長身分,查明有關謠言的出處。倘若是出自國家情報機關,則懇請更正記錄。



由鐘庭耀主持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不時向港人詢問港人,視自己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對此中聯辦的郝鐵川先生,批評香港大學鐘庭耀,這個民意調查方法,不科學和不合邏輯。


記得董建華的家臣路祥安,找港大校長鄭耀宗,企圖影響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的民意調查。路祥安指董建華的民望不斷創新低點,要求港大停止發佈,對特首施政不利的消息。鄭耀宗向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施壓,威脅會「陰乾」(逐漸收緊)他們的經費。


鍾庭耀其後公開事件,引起全香港干預學術自由的爭議。結果:路祥安、鄭耀宗、董建華,相繼紛紛下台求去。而鍾庭耀代表勝利的一方仍然繼續主持,他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的民意調查”,直到今時今日。


今次由中聯辦發礮轟鐘庭耀,這支郝大礮背後還有有幾多權威的後座力呢?不過緊隨部長的左翼評論人士,就在幾份喉舌報口誅筆伐,劍指香港大學這間老牌學府。 回頭看看,818李克強訪問港大,保安爭議的調查報告,都是時候出台了。這份由非獨立人士,所做出來的報告和結論,能否平息大眾疑慮,尚屬未知之數。


面對郝大礮的質疑,加上818報告,究竟港大這間百年老店,能否繼續承擔,或是終於向強權屈服,奉承高官,喪失校格,向權貴獻媚。



後記:
繼初八師兄電郵給我,吳靄儀在明報發表的文章:『郝鐵川對孔慶東 郝鐵川抨擊鍾庭耀的民調「不科學」,因為「香港人」。。。。』


師兄見到我有跟進,寫了篇網誌,希望港大百年老店可以挺得住,不要辜負校名。今天師兄再電郵多一篇,由香港民主教父:李柱銘,就同一議題發表的文章。(因為來源是電郵,不便建立伸延閱覽。)


【電郵】有人不按本子辦事
去年底,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把「香港人」與「中國人」並列「不科學、不符合邏輯」,挑起社會廣泛討論,但高官們卻置若罔聞。

一月十九日,特首曾蔭權出席答問大會時,有議員問他何以沒有就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一事,出來說公道話。他僅回應指:「我很相信大家明白到這是自由社會,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尊重其他人的意見 。。。。我相信香港人心知肚明,哪是對、哪是不對。」

其實,議員早前已就著郝鐵川有關言論,在立法會提出類似的口頭質詢。而負責回應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同樣表示,香港是一個自由及多元社會,任何人可以就不同事務發表意見,而特區政府亦沒有就事件跟中聯辦溝通。

他們的答案,顯然是為免得罪中聯辦或港人任何一方,而迴避直接回應。但事實上,身為中央官員的郝鐵川,其言論又豈能被視為「其他人」或「任何人」的意見呢?

其實,特區政府根本毋須對中聯辦的干預,如此忍氣吞聲,因為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 。。。。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況且,按照第二款「中央各部門 。。。。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 。。。。。」

中聯辦如今一再明目張膽地干預特區內部事務,套用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八五年罵港英政府的說法,就是「不按本子辦事」,那麼,特區政府理應依照《基本法》向中央表明,拒絕繼續讓中央在港設立中聯辦,要根本不應在特區存在的中聯辦「返鄉下」。

李柱銘



為何香港民間沒有當年“路祥安”事件般,有着即時作出熱烈反應,反對京官企圖干預學術自由呢?原來事隔多年,究竟原來香港人被溫水煮蛙,經已煮得半熟,也不自知乎?




伸延閱覽:
郝鐵川﹕某些民調為政團服務 雅虎新聞網
郝鐵川﹕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 雅虎新聞網
鍾庭耀指郝鐵川誣衊詆毀 雅虎新聞網
郝鐵川 維基百科
鍾庭耀 維基百科
香港大學百周年校慶典禮保安爭議 維基百科
郝鐵川批評港大民調不科學 谷歌新聞搜尋



我的舊文:
淪陷區
專業隊伍
專業意見
將23條滲滲透透
再說三道四




13 comments:

Ebenezer said...

郝鐵川其為官者,其言論顯然在強調一個一制,以及香港人回歸後必須即時接受身份的改變。

郝鐵川顯然公然地推翻鄧小平「五十年不變」,「港人」治港的承諾。政治極不正確!

imak said...

great post!
郝鐵川+孔慶東 are typical but as a matter of fact they are everywhere in china. they are the by-products of Communist O/S (after 50-year of brainwashing).
so there is no deny for me to tell people i am a 香港人!!!

五珍 (Jan Ng) said...

北京需要孔慶東這種亂吹亂擂的人,一旦港人群情洶湧時,北京可以隨時跟孔劃清界線。

laulong said...

香港人中國人民調其實好無謂,等如你每年問一次你對某建築物是美是醜一樣,多咗人話醜又怎樣?拆咗佢嗎?多咗人話美又怎樣?起多個嗎?

多咗人話自己係香港人,咁又點?多咗人話自己係中國人,咁又點?

仲有吳靄儀篇文,你去問一個有香港居留權嘅印度人喺乜嘢人,佢會答係印度人。跟住佢會問,你問黎做乜?

吳靄儀?混亂咗喇,個思維。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鄧伯伯有言香港幾個不變:社會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除了派軍隊以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

不過,回歸只十五年,香港有:中聯辦,特派員公署,解放軍,還有脫下制服的前駐港機構官員,參選區議員。還可能有地下黨員參選特首呢?

如今港澳辦換了主任,兼管港澳事務的副主席也換了新人。是否新人都想小試牛刀呢?還是駐港的新人仕,按不牢著,須要鳴礟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Imak姐:Sure your identity is 香港人! My true identity is 香港人。 No question about that!

Brainwash no so easy!

the inner space said...

Jan Ng,孔慶東只是跳樑小丑,北京利用它來擾亂港人集中力,去與之爭拗。而郝鐵川發礟才是真正的目標所在,看看有幾多港人作出反應。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香港人印度人中國人,都不是真正議題。只是借題來引蛇出洞,知道一講出來,就會有人指出,這可能是「干預學術自由」。

郝大礮要談的是:
一、是學者,還是公眾人物?
二、是學術話題,還是公共話題?
和最重手的
三、是學術自由,還是思想專制?

還加上了:『羅蘭夫人有句名言:「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聯繫歷史和現實,我想說一句「學者啊學者,多少非學術假汝之名以行。」』


詳細論述論點論據,懇請兄台revisit轉載的郝鐵川文章。

以後,我們香港人若批評「干預學術自由」,就會被指為「是一種思想專制」,這是否用來「模糊」港人呢?

至於吳靄儀文,最重要點是末段:『孔慶東的怪論只不過是一時的點綴,郝鐵川的言論卻已露殺機。北京中央一直防範地區勢力「坐大」 。。。。。。有謀略地攻擊鍾庭耀、成名等學者,意在向聘用他們的機構傳達訊息 。。。。。。。』

laulong said...

不,從 day1 開始我都有閱讀各方面的文章,明報又好文匯又好經濟都好。

有一些事實也許很多偏讀的人不會知道,鍾庭耀的民調經費竟然來自半美國政府機構,兩這電話民調只有約一千個取樣。

辜勿論鍾的背後是否有黑手白手,我只想提出,從基本立意與社會功能,這民調根本無意義。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劉朗兄指出鍾庭耀“民調”經費,來自半美國政府機構。不過,小弟讀完一大堆資料,發覺有關“民調”的批評,只是郝鐵川的過場。

真正的目的是要混淆,甚麽「是干預學術自由」,甚麽「是一種思想專制」,令到港人「模糊」。目標在於,礟轟一斑敢出聲的學者,大大棒打擊異見聲音,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禁聲”,和在香港大家都噤若寒蟬!

最後,小弟記得上次的民調風波,前港大校長鄭耀宗曾威脅,要陰乾鐘庭耀的民調經費,顯然經費來源也有來自港大。是甚麽時候,全部民調經費,轉而來自半美國政府機構呢?咁就不能用“港大民調”做招牌了。

or 兄台所指是 小部份/大部份 經費,來自半美國政府機構呢?懇請兄台垂注,please enlighten me!

laulong said...

>>鍾庭耀辯稱他從來無受外國勢力唆擺,但事實是,他早在2004年立法會選舉中,就承認其民意調查接受全美民主基金會(NED)及下屬「全國民主學會」(NDI)的資助。

資助幾多?我就真係唔知咯!斷估唔會少罷,美國佬量化寬鬆,錢多到 fing 唔晒咯!

至於說禁聲同寒蟬效應,攞黎講啫,文滙大公啲社評來論有牙咩,會咬死人?咁蘋果同明報啲來論就係逆來順受嘅温柔美女?講笑咩?話哩個係文革式批鬥,更加無厘頭,文革式批鬥係點,去睇吓歷史先喇,我就頂多視之為筆戰。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劉朗兄:這段文匯報的來論,我都 search 到,果段其實是罵蔡英文台獨,到後來至加埋罵鐘庭耀。不竟,這經已是2004年的事,咁之後啲 funding 呢?而且 Search 過多幾次的結果,都是只得只此一段,沒有其他來源支持。

況且我見一向鐘庭耀的民調,仍然都是用“港大”嘅招牌,若不是由港大提供經費,“斷估”港大的大大佬梁智鴻醫生,都唔會肯讓鐘庭耀繼續使用“港大”的招牌呱!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 劉朗兄:哈哈哈,文匯報和蘋果的文章,小弟一向覺得可以不理! 但港九各大報章傳媒都有引述郝鐵川針對鐘庭耀的文章,也包括郝部長的三個“?”,小弟就不敢輕視了。

因為中聯辦字頭咁大,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派駐特別行政區的辦事機構,它們的前身是新華社香港分社,在香港回歸中國後改名而成。

劉朗兄我都希望只是筆戰,不過郝部長大有來頭,睇睇他份 resume,竟然被派來香港當個部長,咁大枝大礟調來香港,就不似是表面咁簡單囉。

維基百科:郝鐵川現任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1959年生於河南汲縣(現衞輝市),1978-1985年就讀於河南大學,分別獲得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1988年又獲得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後就職於華東政法學院,從事法理學方面的研究,並曾任該院的副院長,《法學》雜志的主編;2000年從政,曾擔任上海市宣傳部副部長、上海市金山區區長;並任山東大學法理學博士生導師、上海交通大學管理學博士生導師。

Lastly 多謝劉朗兄撥冗光臨,猶其寶貴是兄台給予的意見 are very intrigu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