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13, 2012

有高鐵又如何?

有高鐵又如何?



內地春節前後的“春運”高峰期展開了序幕!


【楚天金報】昨日(一月十一日),武廣高鐵的列車,無論始發站是武漢還是廣州,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晚點。廣州南始發的G1050次列車到達岳陽站時晚點94分鐘,武漢始發的G1065、G1073次列車到達岳陽時,分別晚點96分鐘、53分鐘。

後經鐵路部門調查確認,引發此次大面積晚點的“罪魁禍首”,竟是因為有旅客在G6004次列車上抽煙,導致車內煙霧告警係統發出警報,列車被迫緊急停車檢查35分鐘,引發其後的連鎖反應。

業內人士稱,因高鐵動車屬于全封閉式車廂,全列車禁止吸煙,即使在車廂連接處或洗手間內吸煙,列車監控係統也會報警,導致列車自動停車。



每年春運是中國鐵路部的嚴峻考驗,改革後國內航空業崛起,但一般民工花費不起,而且一隻飛機的載客能力,不及一輛列車。鐵路近年有了:提速,動車,高鐵,載運力的量是提升了,不過只是硬件的提升。


軟件方面,溫州動車追撞事件,歸咎於訊號加人為的錯誤。訊號系統與人為的隱患,還未完全浮現,尚待觀察。連帶乘客的質素都沒有提升,將妨礙整個鐵路系統的發展!


乘客在G6004次列車上抽煙,導致車內煙霧告警係統發出警報,列車被迫緊急停車檢查35分鐘。引發其後的連鎖反應,武廣高鐵的列車,無論始發站是武漢還是廣州,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晚點。



記得大教授有一篇舊文章:香山症的煩惱


【張五常(簡體)】 芝加哥大学经济系主任约翰逊(D.G.Johnson)教授,于数月前偕太太及女儿在离开中国返美途中,路经香港,使我们有几晚聚旧的机会。约翰逊是农业经济专家,很关心中国的经济发展。近几年来他去过中国大陆讲学四次,他的女儿也在中国教了三个月英文。

我和他们相聚,所谈的都是有关中国的经济问题。正如其它探访过中国的经济学者,约翰逊教授对中国也很失望。他问:「为什么一个制度可以把一个国家弄到这个样子?就算是执政者有心破坏也难以弄到这么糟!」

在谈话中,约翰逊太太提及北京新建的「香山饭店」。这建筑物是鼎鼎大名的美国华人建筑师贝聿铭所设计的,新落成时举世瞩目。但短短几个月后,约翰逊太太重游该饭店,发觉竟然面目全非。她问该饭店的中国管理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那些人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有的甚至认为饭店办得很好。我听了这个惊心的故事,喟然而叹:「这是个香山并发症(Fragrant Hill Syndrome)!」

最近一期的《时代周刊》,对香山饭店有如下的描述:「虽然才建好一年,墙也裂了、漆也掉了、地毡也脏了,走廊满布厚尘。一个从事酒店管理的奥国人说,酒店管理之罪以此为最。六间厕所中四间漏水。你向他们要资料,他们却向你吐瓜子。真要命!」

我所提及的「香山并发症」,并不是指该饭店一经中国人管理,就弄得一团糟~~这只不过是制度的效果,算不上是什么症状。我所指的是把该饭店弄得一塌糊涂之后,管理者还不知或否认有什么不妥,甚至还说是办得很好。这并发症显然有两型,虽然在观察上我们不一定能将这两型分开。

第一型的染病者根本不知道好与坏之别,正如有些人听古典音乐,两个扩音器坏了一个也全不知情!第二型的病者是知情的,但因为政治或利害关系,他们不能不强作不知或违心地大声赞好。

在香港前途的问题上,中国发言人及某些香港人所表现的「香山症状」是很明显的。约翰逊教授告诉我,他在中国跟招待他的干部们谈及香港问题时,最令他惊奇的,就是这些干部对香港经济因政治不安定而恶化竟是毫不知情,也绝不相信。

一年多以来,世界每个重要股票市场的指数都创下历史高峰,而香港的指数却乏善可陈。香港出口有很显著的增长,但汇率指数却如江河日下。中国发言人及某些香港的「知识」分子坚持这一切与九七问题无关。有指数的数据都能视若无睹,没有指数的更加是形势大好了。

从「香山饭店」及近来在香港的观察所得,我以为若中国政策不变,将来香港的主权转手后,无论经济怎样倒退,中国发言人仍会大事宣传香港经济进展神速。而他们要在香港找几个学者大声拍掌附和,看来只是举手之劳;就算是不举手,毛遂自荐的也将会大不乏人。我不明白的是,这究竟对中国有什么益处?这些人是爱国?还是害国?

年多前中国出版了三十多年来第一本统计年鉴,郑重地派了许刚先生到香港来介绍。许先生很客气,邀请了我们一些做经济研究的作批评。中国大力从事整理经济资料,是令人高兴的。虽然年鉴中所用的统计知识颇为落后,但万事起头难,假以时日,这些技术上的不足是会改进的。

这统计年鉴内令我最瞩目的,就是有一个数字表,指出三十年来工业生产的每年平均增长率,中国大陆为世界之冠~~日本也仅能屈居亚军。这并不是说中国滥造数字,但工业生产可用多种不同的准则来量度,明显地中国统计部所采用的是要加强表达自己优越性的。其它年鉴内的资料,有很多也显示同样的倾向。殊不知人民生活水平的高低,并不是由统计数字所能断定的。

我记得十二、三岁时读过一篇中文的文章。作者到法国巴黎参观一间美术博物馆,见到一幅很大的油画。画中描述法国跟邻国打仗,法军竟然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作者当时就问跟他一起参观的法国朋友:「法人好胜,何以自绘败状?」他的朋友答道:「激众愤,图报复也!」

要刺激生产,促进经济增长,除了私产及自由市场之外,历史上是没有见过其它的可靠办法的。几十年来,中国的赏罚方式层出不穷,而有较可取效果的,不外是些较近乎私产性质的经营。要刺激生产是中国目前的主要目标。撇开私有产权不谈,我倒要问:「既然要激众愤,何不自绘败状?」



后记
此文发表后三年,我有机会到香山饭店一行,认为约翰逊教授之言非虚。一走入大堂,白云石上就有一大片污水印,可谓奇观。这个由贝聿铭设计的大堂,气势俨然,是一流的现代艺术。然而,家具及植物的陈列,小气兼老土,令人啼笑皆非。那大概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去年~~ 一九九九我有机会到上海浦东参观那里新落成的、高入云霄的金茂凯悦大酒店,把我吓了一跳。其设计之精美、其装饰的华丽、其房间的高级新潮,是我平生仅见。据说这家「六星」酒店也是由国家投资的。

是的,开放后,中国在某方面学得很快,快得有点难以置信。中国以往的不幸,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是制度不济而胡作非为也。




查《香山症的煩惱》是大教授寫於:1984.01.20,至今 28年矣!照大教授所言,就是硬件沒有得到軟件的配合,是發揮不出應有的功效。想不到 28年後,仍然所言還是不虛!在 G6004次列車上抽煙那位乘客,並沒有發覺在”禁止吸煙“的列車上點煙,有何不妥之處!



後記:
香港政府的新辦公大樓,新特首辦公室大樓,新立法會大樓,縱有美觀的外表,不過,內部確實隱患重重! 國內的香山症沒有醫好,但經已經以蔓延香港!


後後記:

2013/7/26 在頭條日報讀到:坐高鐵 by 李純恩


【好好過日子】這天跟朋友從上海去昆山看他的地產項目,他問我有沒有興趣試試坐高鐵?我說我還真沒坐過高鐵,於是便去了。

高鐵在上海有幾個站可以坐,我們在閘北,結果就去了以前老北站附近的上海站。那天大暑,三十六七度的天氣,車站門口竟排着長龍等安檢,一次放四五個人進去,通過了再放四五人,於是人龍就曬在烈日下,中國人「執法」,總是不顧別人死活。

火車站陳舊得很,通過燈光慘淡的通道,進候車大廳還要檢一次票,兩個穿得衣不稱身的男人無精打采坐在門口,無精打采地往車票上蓋一個小戳,然後就進入殘舊混亂的候車大廳,大廳裏人頭鑽湧,有一股怪味,有乞丐沿座椅乞討,有小販坐在地上賣玩具,混亂一片。

然後就可以上車了,人從四面八方湧到閘口,擠成一堆,似乎大家都不知道甚麼叫秩序,這也是中國火車站總令人跟「逃難」這個名詞產生聯想的原因。一窩蜂擠過了閘,下了月台,一上車就聞到廁所臭味,臭味從廁所傳到車廂,車廂也很臭。

這一趟車從上海始發,不知為甚麼就沒有人清潔除臭,有個女乘務員就站在車廂門口,也就是最近廁所的地方驗票,但她似乎沒有嗅覺。

然後就開車了,車速很快,行車很穩,真是現代化的高科技交通工具,從上海站到昆山南站,二十分鐘就到達,又快捷又方便,只是車廂很臭。




2013/7/29 追加一篇:亂

【好好過日子】在中國旅行,少不免會感受一個「亂」字。

這種感受,無論是在嘈雜的街市,還是幽靜的咖啡館,或者如何現代化的設施中,都不能避免。

於是你就知道,這個「亂」字,跟硬件無關,是軟件,也就人的問題了。管理,好像永遠是中國人的致命傷。中國的管理,總是有很大的方向,卻又總是疏忽細節,於是就亂了。

譬如說,中國的高鐵其實是很好的交通工具,四通八達,可以把人又快又舒適地送往全國各地。但是,你去坐高鐵,從火車站門口開始感受「亂」,一路亂到檢票處,亂到安檢處,亂到候車室,亂到月台,然後亂到車廂,車廂裏本來大家找到座位就不亂了。但是從廁所冒出來的臭味,瀰漫到車廂,令你避無可避,便又感覺亂了下去。

所有這些細節,管高鐵的人都不理的,他們不理人流管制,不理檢查檢票程序複雜錯亂,不理候車秩序,不理那麼先進的列車的生情況。似乎他們認為只要準時把人從一地送到一地,任務就完成了。在理論上,運豬也是這樣的。

除了管理,使用者的問題也很大,管的不好好管,用得不好好用,結果必然是亂七八糟。再說下去,便是民族素質的大題目了。




嗜悲 沒有批錯 “有高鐵又如何?”還不是幾十年前的《香山症的煩惱》發作,這個症仍然困擾着中國人所辦的事業,只有其貌而欠其神,硬件縱是很高級,肯願意花巨款都可以買得到,但要維持下去,就沒有軟件去配合,也是徒然!唉!唉!唉!Sigh! Sigh! Sigh!






伸延閱覽:
煙槍旅客“熏停”動車 武廣高鐵運行秩序大亂 新華網
老槍煙停了G6004列車 谷歌新聞搜尋
「香山症」的烦恼 五常作品集
坐高鐵 李純恩博客
李純恩博客




我的舊文:
靈活處理



4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原來香港政府高官不但被退伍軍人「趕」箘侵擾,還患有了香山症!

laulong said...

不認同所謂「香山并发症」,一間香山飯店的管理欠妥,並不出奇,不能就放大到整個國家都在自我催眠。

至於高鐵誤點,吸煙者不是鐵路管理人員,一個低素質的乘客壞了事,正如一個低素質的西方乘客嘗試打開飛機艙門一樣。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香港政府高官隱疾又點只咁少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多謝發表你的觀點!這個是頗不錯的通識科題目,各同學可以抒發己見。

記得在某西方國家飛機上,發生乘客企圖打開飛機艙門,結果被其他乘客和機組人員制服了,事後並受到檢控。

今次中國鐵路誤點,鐵路部歸咎是一位旅客在列車上點煙,觸發了警報系統需要停車檢查,連鎖性發生延誤。我多讀了幾個不同網址的新聞,卻都沒有提起捉到有關乘客,因此警告也沒有發出,更加沒有收到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