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March 27, 2011

養狗

養狗



這個城市很奇怪,養狗是有很特別的規則,因為養狗兒顧然可以訓練得很溫純,可算是十分好使好用,但也可以養成惡狗,用來保衛家園,守衛門口防止別人襲擊。不過若飼養的人心懷不軌,就可以養出“闘狗”,這些兇惡的闘狗,可以到處去咬人,所以透過市政府成立了一個“防止狗兒擴散”的組織。


這個城市最先先是由一位姓凸的人發明養狗的,但是另有位姓米的大哥卻遲來先上岸,發明了養狗和培養狗兒成為“闘狗”的方法,就在同時有一個姓列的惡人出現,米大哥就培養出了兩隻第一代的“闘狗”,放出來分別咬了這個姓列惡人兩口,姓列的惡人唯有屈服,不敢亂發惡了。


不久和米大哥,一向不和姓粟的對頭人,也宣布培養出了“闘狗”,於是米大哥和粟大哥,就互相都培養出更多更強更惡的“闘狗”,並且出現了養闘狗競賽。


與此同時有個性盈的人見到,也想有樣學樣,因為他和米大哥 friendot,也在姓米大哥幫助下養了一些“闘狗”,另外有個姓伐的人都養了好一些闘狗,他們兩人都站在米大哥同一邊,米大哥雖然不願,喪失唯我獨尊,不過既成事實,也不能改變了。


在這形勢下,姓米姓盈姓伐的同時也研究出方法,訓練闘狗改良成為溫純的狗兒,令它們變得好使好用,又乾淨又平,不過就要很小心控制著狗兒,不讓它們發惡。


就在米大哥粟大哥鬪得不亦樂孚之際,有位姓鐘的窮人,也為了保衛家園,寧要狗狗不要水餃,宣布加入養“闘狗”的行列,不過姓鐘的,聲明他養的不是“闘狗”,只是惡狗,是用來保衛家園,並絕不會首先放出惡狗攻擊別人,他的惡狗,只是用來阻嚇姓米姓粟兩位大哥們”鬪狗“的威脅。


米大哥唯有急急聯同姓盈姓伐的,成立闘狗俱樂部,並邀請其他養闘狗的人加入,互雙訂立很多的條約,他們又一致決定,再不容許其他的人養狗,因為養狗兒就會可以訓練成惡狗闘狗。若其他的人想養狗,他們就必定先發制人殺狗,把人家的狗兒,於還未成長前,就全部殺死掉,並透過市政府成立“防止狗兒擴散”的組織。


但是姓列的惡人,在被咬過後,裝作收心養性,擺出一片知錯能改姿勢,又應允絕不會訓練鬪狗,那就在米大哥首肯下,開始養了一些溫純的狗兒,多年來都相安無事,姓列的人於是愈養愈多這些貌似溫馴的狗兒了。


不過姓列這位人兄,其實惡性不改,惡人始終都是惡人,他其實懷恨在心,時時刻刻想報被姓米的闘狗咬了兩口之辱,在暗中不斷為狗兒配種,甚至讓狗兒雜交,企圖培養出一種貌似溫馴,其實是兇惡無比的鬪狗,最近他們還培養出會隱形的絕頂兇惡鬪狗。


就在列姓的人沾沾自喜之際,建在後院來掩飾養育隱形絕頂兇惡鬪狗的小石屋,卻突然用發生意外事故,讓這些超級隱形絕頂兇惡鬪狗,跑了出小石屋來,因為這些鬪狗是隱形的,姓列的人也不知道,有幾多隻隱形絕頂兇惡鬪狗,仍然留在家中亂跑,威脅家人,還是有些已經跑了出街外,到處亂闖,威脅全市。


今次連米大哥和粟大哥的精密儀器,都測不出隱形絕頂兇惡鬪狗踪跡,想幫都幫不到,唯有自求多福,而且住得較遠,就匆匆走人唔出聲,靜觀其變。而“防止狗兒擴散”組織的頭頭,在探訪過姓列家後,連小石屋都無去睇過,就也急急走人!


鐘姓的人家,就因為和姓列的住得較近,家人慌忙自救,買了很多鹽(麵粉較昂貴),希望撒鹽在隱形狗身上,可以見到它們的存在,知道隱形絕頂兇惡鬪狗的踪跡,作出防備!


姓列的惡人,究竟有沒有違規呢?究竟有沒有隱瞞呢?究竟有沒有陰謀呢?


連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故事到此為止,請請!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我唔鍾意養狗,
養番狗咬心口,
唔養!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哈!咁新鮮兄就唔養番狗養唐狗囉!


舊日在馬料水都冇養狗守門口嗎?

新鮮人 said...

有,
不過依家無,
地方淺窄又無耐心照顧,
又怕陣味,
決定唔養小動物!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愛心爆膨,一定愛屋及烏,變成愛嬌及狗狗!

新鮮人 said...

誰說係女人都會愛狗呢?

我好怕塵,
更怕周屋毛,
又討厭一陣味,
又無後花園放狗屋,
無謂自己辛苦狗又慘,
我完全没有養狗的慾望!

the inner space said...

呵呵呵呵! 這難保新鮮嫂不愛狗狗!

Haricot 微豆 said...

SPP:

>>. ... 寧要狗狗不要水餃

也有人說「願要核子,不要褲子」,故有「褲子滿天飛」之批評。

>> ... 姓金的很想加入「鬥狗俱樂部」噃!!

Haricot 微豆 said...

Correction: 「寧要核子,不要褲子」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姓仞姓拔姓膩的都有闘狗,和有些不入闘狗俱樂部的都有!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原本是說得沒有這麽文雅的!不過出自主席的口,一眾跟班要改得,高級些文雅些順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