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自由的煩惱

自由的煩惱



零九年四月,成龍的一句:『香港和台灣因太自由而混亂,中國人是要管的,否則便會為所欲為。』令到他十分煩惱,不贅!


零九年十月十三日,評論界紅人梁文道,發表了篇文章。


【梁文道】自由與秩序:虛構的天枰

坦白講,我們大家現在都很混亂了:到底是有自由好,還是沒自由好呢?

之所以亂,是因為“自由”、“亂”和“管”這幾個字都大而抽象,每一個參與討論的人好像都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可是每一個人又都好像不能準確理解對方所說的“自由”、“亂”與“管”是什麼意思。例如成龍,他在博鼇論壇上說:有自由好,還是沒自由好,真的我現在已經混亂了。

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而變成臺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究竟他所謂的“自由”是什麼自由?“亂”又是哪方面的亂呢?由於欠缺準確的界定,大家的激烈反響也就有點各說各話的意思。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在成龍和他的支持者那裏找出一條基本邏輯。

這個邏輯的前提就是把自由和秩序放在天平的兩端,自由多了,秩序就亂了;假如秩序那一頭“管”得緊(先不說“管”是什麼意思,也不說誰來“管”的問題),自由也就相應地少了。所以自由與秩序恰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吾人只能在其中尋索一種平衡的藝術,儘量兩全其美。可惜的是中國人恰恰不能掌握這種平衡的藝術,一自由就放縱,一放縱就混亂。所以結論只能是“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然而,自由與秩序真的如此對立,成了你死我活的局面嗎?這種“常識”裏的天平會不會只是我們主觀感受上的偏差呢?

題目太大,不可求全,我只好舉一些很局部的例子說明這種常識的缺漏。譬如交通,很多人來香港都稱讚此城路窄人多,卻少見堵塞惡況,“到底它是怎麼管的呢?”答案也許就在它沒有管得太細。比起內地,香港人行車換線顯得容易一些,因為一般車主還算禮讓,不會你開快些我比你更快,最後人人相爭擠成一團。這不是路旁貼滿標語叫人文明駕駛,也不是交警隨時盯著大家,見人趕路要換線而不讓,必遭懲罰。恰恰相反,這種交通秩序來自大家常年自由互動,漸漸摸索出了能讓人人得益的規則。

較諸香港,倫敦的自由又勝一籌,可是它也不“亂”呀!當年倫敦地鐵遭到恐怖襲擊,倫敦市民逃命時猶不忘扶老弱傷殘,地下車站最後沒有踩死一個人。那是因為有法律規定逃生的最高時速嗎?還是因為政府,早就在車站內佈告過,救死扶傷的乘客須知呢?

一個習慣自主的社會就算不一定能形成“自生的秩序”,也不一定會變成無政府的野蠻狀態。一個常年被人當小孩管教,政府有形紀律高度滲透的社會,有時反而更“亂”。交警不在,馬路立刻大亂,因為大家都被“管”慣了,經不住“政府缺位”的可怕打擊。

當然,我理解成龍指的應該不是港、台交通很亂,而是這兩個地方的議會很吵鬧,路上總有示威。但這就要看你是誰,站在什麼角度說話了。假如你很欣賞秩序的美感,對秩序有種說不出的情結,你當然會愛上長幼發言有序,掌聲起伏有致的那種會議。

假如你沒受過什麼冤屈,也沒人敢欺負你,縱有不平也別有途徑疏解,你自然要不滿那些聚在路上示威群眾,嫌他們阻礙交通浪費你的寶貴時間。可是換個角度,對於另一大群港人而言,如果有人在議會裏打斷官員發言,怒斥政府醫療部門失誤致禍,有人在大銀行門前上演街頭劇,痛批商人無良謀利,這也許不只不“亂”,說不定還是種秩序的完善呢。



大教授張五常的經濟散文,我們看得多讀得多,在神州大地甚為普及,國內的學者們,都開始有類似的文章面世,其中有位:王則柯教授
在報章發表經濟散文,之後編輯成集《自由的煩惱》。 我到深圳書城買到《自由的煩惱》,還多購了《排隊的文明》,一共兩書。


王教授在《排隊的文明》一書有文章:自由的煩惱

國內開放初期的電視頻度很少,觀眾的選擇很少,隨著發展,每個城市都有電視頻度,節目的數目增加的很快,而且節目更多元化,觀眾自然十分高興,但也有人高興之餘,卻已經覺得不那麼好應付了。王教授並且提出,有友人到外國短期居留,外國的收費有線電視(CableTV),提供很多的選擇,因為要花時間搜索好看的節目,要監看多個電視頻度,雙互比較去取捨,花了很多冤枉時間,最後往往變成祇集中幾個頻度。


王教授【結語】
是不是因為感覺過去自由被剝奪得太多了,我覺得真有一種半點自由都要力爭的味道。以前看電影,我們電影裡面的帝國主義反動派,總是把他們那裡叫做“自由世界”。的確,許多人總是覺得自由越多越好。也許他們比我高明,我倒是覺得自由太多有時候也會帶來許多煩惱。如果沒有方法論,甚至說世界觀方面的足夠準備,太多的選擇和機會一下子出在面前,未必一定就好。



王教授在《自由的煩惱》一書有文章:告别毛坯房~兼谈自由的煩惱

【互動百科】毛坯房又有的地方叫做清水房。是只的这个房屋没有经过任何装修。只是把结构搭建起来,把电线引到家门口,房屋里面只有一个总水管,总的下水道,没有进行设计。如果要入住的话,必须对房屋进行装修和对电线、水管、下水道进行自行设计走线。


事源王教授買了新居,但國內的新樓都是《毛坯房》,大約就是如上所指,是沒有裝修的,祇有主電源,主來水道和主去水道,一切要業主和裝修技工,由無至有,需時約半年。


王教授【結語】
的確,許多人總是覺得自由越多越好,也許他們比我高明,我倒是覺得自由太多有時候帶來許多煩惱,因為我拙于在太多的自由裡面做出選擇。最好的情況,是有什麼人限制我的選擇,只提供少數幾種方案,讓我這麼個想象力比較貧乏的人,從這不多的方案裡面看中一種,請他幫着做好。當然,我會付錢給他,因為他替我操心了,你看,他限制了我的自由,我還感謝他,是不是沒有出息?不過我自己不是這樣看。

我知道世界的多樣性,羨慕別人不懈地追求自由。但也因為世界的多樣性,我估計同樣有不少人和我一樣,希望不要經常面臨抉擇的煩惱。



我就覺得”自由“兩個字,不同人有不同理解,可以是廣義的,也可以是狹義的,更可以是中庸的。但自由切不可以當作,沒規沒舉,任意莽為,這不是自由,這是放任。這和梁文道所說:『自由與秩序~虛構的天枰』相近。凈看上面的王教授所指的”自由“,王教授所說的『自由的煩惱』,原因是有太多的選擇,王授講的其實是祇有『選擇的煩惱!』


王教授是一位受過國內高等教育的學者,也曾經出國留學,他能否代表中國人和幾多的呢?選擇確實是多了,我就不認為是自由也多了,自由和選擇,有重疊的地方,但兩者不能雙題并論。至于中國人究竟是多了選擇,還是真的多了自由呢?另外,是否真的多了自由,就會攪出亂子來呢?留給有大智慧的人解決罷!


至於香港和臺灣,自由是較多了,有冇攪出『亂子』來呢?看看近月來的香港和臺灣,所發生的事情,這又令我勘入深層的“思考”,我暫時還沒能組織出文字表達,但心中確實有一份“擔憂”的感覺。



伸延閱覽
成龍:“中國人是要管的” 人民網
成龍演說“中國人是要管的” 新華網
自由與秩序:虛構的天枰 梁文道的Blog
毛坯房 谷歌搜尋
毛坯房 互動百科
王則柯教授 谷歌搜尋
王則柯 ~《自由的煩惱》《排隊的文明》 谷歌搜尋
立法會門前看到的一幕紀實 張宏艷 談心



1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由於時間關係,
只看了一半,
未及看完,
但是兩篇引文都很有可讀性,
容後又回來細讀!

新鮮人 said...

那位王教授就如籠中鳥了,
在籠子困得久了,
已經缺乏自生的能力,
就是讓它自由飛走,
它只會甘心飛回來讓人餵治,
可悲!

梁生所說好像很對,
但一切要看看人民素質,
香港人偏向自私自利,
以個人利益為依歸,
他以"讓路"為例,
我就從來不覺得香港人在這方禮讓了!
他說的好像很對,
把抗議反對合理化,
這點我是同意的,
一方地方一定要有容許不同的聲音,
而政府亦要去聽取民意,
但當因為人民素質未足,
出現偏激、自私、不客觀的言論和行為時,
如果市民没有客觀和獨立的思考能力,
加上議員和報紙的誤導,
社會很容易出現一種自以正義的偏頗之風,
一切以打倒政府為旨,
這所謂為反對而反對,
這不是梁生口中的"不亂",
而是走向激端!

太亂了,
講到一口泡,
我個腦都亂哂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新鮮兄兩篇引文都是名家大作,當然很有“可讀性”。

就算小弟再多寫三十年,都沒有寸進。

我還要細讀你的第二段意見,給我多些時間讓我消化了後,才知道仲有乜回覆你!

exile said...

"那位王教授就如籠中鳥了,
在籠子困得久了,
已經缺乏自生的能力,
就是讓它自由飛走,
它只會甘心飛回來讓人餵治,
可悲!"

I think Mr Fresh just pointed out an important point. People like us who have enjoyed freedom all our lives think of freedom as a way of life. But Professor Wong surprises us with a new perspective on "自由的煩惱".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I can't comprehend. As long as I don't abuse my freedom, I don't see freedom as a burden.

新鮮人 said...

對於"名家"的作品,
我没有什麼特別感覺,
只看個別內容!

Agnes艾麗絲謝 said...

成龍真有真知灼見! 預言到中國電視機會爆炸. Hitachi有冇再搵佢做代言人就不得而知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鳥籠說“存在已久,亦需要明白,王教授的文章是在國內報章發表的,相信他有需要政治正確。在他能力範圍之內,可以表達出來,若能引發讀者思考,發酵再發酵。也可說王教授切底明白到,中國人一放鬆,就容易出亂子,這是事實,例子多到俯拾即是。因此王教授認為,在人民素質尚未能達到水平,放得太多,祇會得到反效果,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王教授利用自嘲的方式,婉轉道出個中道理。

梁先生的論點,若人民有素質,能夠自律,自由與秩序,會可以找到均衡點,多一點自由可行,否則一自由就放縱,一放縱就混亂。

暫時普偏中國人(包括香港人),還未達到可以放鬆讓,讓自由與秩序,能自動找到均衡點,這是個事實,不是一個觀點。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I guess finding an equilibrium between freedom and discipline depends very much on the self awareness of the people, this is a fact not an opinion.

Just take drunk driving as an example I can see that is an unresolved issue in north America,Eventhough heavy penalties are/were implemented there still heavy casualties are/were reported.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 新鮮兄:若不打出”成龍“、”梁文道“、和”王則柯“三位名人的名頭,能否吸引到兄臺耐心細讀長文呢?若我用某男影星,某時事評論人,某內地教授,效果會否是一樣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Agnes,成蟲大哥搵到夠,可以不論經濟效益,講出心底話。

新鮮人 said...

一樣會!
老實講,
我對梁生的言論一向没有什麼好感!

梁生最尾嗰段好像是把最終責任歸於政府不聽民意吧!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你真真真喺好捧場,咁有耐心去讀“引題文章”。若有時間,能多讀不同觀點,了解論據,去蕪存箐,收為己用。

macy said...

space

看畢, 更亂!

"自由">"管"="亂" (錯!)

"管">"自由"="不亂" (更錯!)

我想政府先管好自己, 才管市民吧! 香港的亂不是出於市民的聲音, 而且出於政府的亂政策. 政府與市民是該和平共處, 而不是要用"管"及抗爭的手法去互相壓制.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姐,你是提議京人治港?間接的京人治港?因若要特區政府先管好自己,才管市民,這恐怕到香港“冧”了,也為能辦到!!!

macy said...

space

"京人治港"?!

我當然不想見到. 可是現在不是已經在間接治港嘛.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姐:喺囉!現在多了個選擇,要去”禮賓府“還是到”西環“,證明了自由多了,選擇多了,真喺多啲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