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ugust 24, 2008

令人傷感的事



新聞報導有一條出世不久的小座頭鯨,被發現在澳洲雪梨市海港出現,看似是被母親遺棄。小鯨魚誤把白色的帆船遊艇當作母親,要求吃奶不果!


自由時報澳洲動物保育專家19日表示,一隻誤把遊艇當成媽媽的小座頭鯨在被帶往外海後,又在當天早上被發現返回雪梨港;專家表示,由於這隻被媽媽遺棄的小鯨尚未斷奶,若鯨魚找不到媽媽或是願意收留牠的養母,很可能因此性命不保。




未斷奶拚命靠近遊艇想吸奶
南冰洋的鯨魚會在每年7、8月冬季北上到澳洲繁殖,然後在9、10月返回溫度較低的南冰洋養育小孩。專家表示,以往也發生過小鯨遭遺棄的事件,但人類能做的有限,要以人工方式養大困難度很高,要幫牠找到母親也很困難,萬一發生最壞的狀況,或許只能幫牠安樂死。





難養大 最壞情況讓牠安樂死
這隻在雪梨近海的小座頭鯨最早會被發現,是因為有人發現牠一直緊跟著一艘遊艇,顯然把船誤認為媽媽跟進跟出。國家公園及野生動物部專家指出,從體型研判,小鯨大概只有兩個月大,長5公尺、重5公噸,而且從牠會不斷貼近船的龍骨想要吸奶,判斷牠還沒有斷奶。


一般情況下,小鯨魚必須經過母鯨11個月的餵奶期,直到長成身長12到16公尺、體重36公噸的成鯨後,才有能力獨立生存。像這樣還沒斷奶就被遺棄的小鯨,不但可能餓死,還可能遭鯊魚攻擊,或是擱淺在海灘上。


動保專家說,他們前一天才將「遊艇媽媽」當成誘餌,帶著小鯨游往外海,返航時附近已經可以發現部份鯨群;而牠在19日又遊回雪梨,很可能是沒有找到可以跟隨的母鯨。研究人員說,他們還是會繼續幫牠找媽媽,「但說真的,希望不大」。


今天再跟進。。。。。

自由時報澳洲雪梨一頭將遊艇誤認是媽媽而試圖吸奶的迷途小座頭鯨「柯林」,在當局幾經努力解救都徒勞無功後,二十二日被施予安樂死以解除牠的痛苦。

這頭兩週大的幼鯨,十七日被發現緊跟著雪梨港的一艘船隻,並試圖吸吮龍骨,顯然是把船隻當成了媽媽。

科學家建議用配方奶和人工奶頭餵牠,專家也嘗試過各種方法餵食柯林,但由於牠的體型與進食量─幼鯨必須經過母鯨十一個月的餵奶期,每天進食兩百三十公升的高脂肪奶水,每天要增胖約兩磅才行,人工餵食並不容易。

雖然國際間援救的呼籲不斷,軍方出動將牠帶往外海,試圖讓柯林加入一群路過的座頭鯨行列,希望牠能找到養母,重回海上生活,但努力失敗,柯林不久後返回雪梨港,數日來流連港邊,五天未曾進食的情況下,身體每況愈下,連最後關頭出動的原住民「鯨魚低語者」(以低聲吟唱為鯨魚施以心理治療的專家)都未能收效,昆士蘭澳洲海洋世界的鯨魚專家前來雪梨,評估柯林的狀況後,與國家公園暨野生動物局的專家,共同決定為這頭小鯨施以人道方式的安樂死。

當局先讓獸醫登上一艘小船,將麻醉藥注射到船外虛弱的柯林體內,隨後再將柯林移到淺水處,施打安樂死藥物,整個過程約歷時十分鐘。一些旁觀民眾忍不住流下眼淚,有人高喊「謀殺」。一名還在向法院申請阻止安樂死禁制令的動物保護人士說,這就像日本漁船在南極殺鯨。


(小座頭鯨的屍體被運走的新聞照片不予登出)



香港啲小朋友若被父母親,短時間留在家中,沒有成年人看管,都會被警方檢控『疏忽罪』;但究竟小鯨魚是真的因病,被母親遺棄,還是母鯨魚被捕獵了,被殺害了,被船撞到發生意外了,令到小鯨魚得不到照顧呢?這個問題在我腦海中兜兜轉轉!


在動物世界中,只有『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這個道理,人生為『萬物之靈』,存有惻忍之心,古語有云:『老吾老 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 以及人之幼』,照顧老弱,提攜幼小,是做人應有的行為,否則就是枉生為人了。


而『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在人類社會中,又應該怎有去解讀呢?


有人天生是有缺坎的有殘疾的,有人是後天因病或是受傷,因而存有缺坎有殘疾 (例如:聾、啞、失明、斷肢、智障,等等),有些更是患有長期病症(例如:帕金遜症,老人癡呆症等等),又有是不治之症(例如:愛滋病 類同),在文明社會中,我們有沒有遺棄他們呢?相信大部份沒有罷,但還是有少部份,照顧不到,照顧不周。咁有冇違反『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呢?


至於失業貧窮這方面,有人就推諉為社會經濟錯配,經濟轉型,有所謂沒落的夕陽行業,被社會淘汰掉,或是因環境轉變,整個行業遷移別處,做成失業,繼而貧窮,引致饑餓,再而生病。 社會學家提倡設立『安全網』,利用福利救濟,設立綜援制度,注資籌辦再培訓課程,去救濟幫助失業、貧窮、饑餓、患病的一群。 若是咁又有冇違反『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呢?


這個世界上,令人傷感的事,實在太多了!
唉!想得多,想壞腦! 殆矣!


寫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廿三下午


伸延閱覽:
被遺棄小座頭鯨安樂死
我地舊文:
小粉團 可憐! 可憐!



13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這篇好感性!

物競天擇是動物"天性",
但人類就多了"感情",
"仁",人人有之,
面對"弱者"都有憐憫之心,
分別只在是多與少,
如果一點"仁"都無就同畜性一樣,
這樣都幾可悲!

至於那些"弱者"值得我們照顧就很難有準則,
人人睇法不同,
總體是看當時社會的基準了!

梁巔巔 said...

登登登登登~

Nat Geo 最新發現, 原來鯨魚同河馬係近親!

堅!

微豆 Haricot said...

Two thoughts on 『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 不適者受淘汰』:

(1) Perhaps that's why Hitler was so upset when Jesse Owens won the gold medal in the Berlin Olympic in 1936.

(2) Several years ago, a father was found guilty of first degree murder of his 智障女兒。According to the court of law, 施予安樂死以解除她的痛苦 is not acceptable in the Canadian society. The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community applauded the judgement, saying society has no right to kill PWD.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仁者無敵!』有時值得商確。
設立安全網,有其需要,
但喺綜援金額的訂定,
竟然高過自食其力。
是前者過高或是
後者過低呢?
仁人有時都會,
好心造壞事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原來鯨魚同河馬係近親!』
Whale and hippopotamus are close relatives?我凈喺知道佢地有近視咋。
真喺唔知噃,多謝資料!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1)1936年的奧運在德國柏林舉辦,距今已近 72年了,Jesse Owens 和 Adolf Hitler 兩人相信都作古多時了罷!

2)PWD 是指甚麼?people with disabilit(ies)?你提及的個案是有關于 mentally challenged 智障的,安樂死可能是減少痛苦,但不能否認 PWD對整個社會有壓力,資源分配僧多粥少之下,push to the extreme,『PWD 人士應否接受絕育』(尤其是智障),我以前在辯論會中有做過正方。

PWD有很多種,就以智障中都有下分好多種類,有先天性的有後天生病的,既然我們利用醫藥去根治疾病,而醫學有證據指出,某些智障是遺傳性的,to terminate the sickness,是否應由杜絕其根源呢?連帶一些聾、啞、失明等等的disabilities,都是基因有缺坎造成的,醫學未能根治他們,防止蔓延下一代,絕育是否一個可行方法呢?

這是一個道德和實際的爭論!controversial!

微豆 Haricot said...

(1)和(2)是有連接關係,希特拉的民族優勝理論,就是要殺絕其他「較差」和「不良」的人種,例如有色人和智障者。

又: 在加拿大,PWD 是所有殘丶疾人仕(包括智障)的總稱。

新鮮人 said...

"仁者無敵"是對的,
問題係對於點樣幫,
什麼人值得幫有分歧,
人人標準唔同,
個個都覺得自己啱,
淨係嘈都有排嘈,
啲真係要去幫嘅咪餓死哂囉!

the inner space said...

Adolf Hitler 有本書 『Mein Kampf/My Struggle』!

有講他對種族的睇法。



維基百科:Mein Kampf/My Struggle 我的奮闘


《我的奮鬥》英文版在線閱讀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加拿大是否把 PWD 智障 收收埋在 asylum 庇護所,旅遊加國時好少見好似香港周圍走。

若有活動就建成車一大隊,由啲義工帶領著,見過一次。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仁者無敵』但『智者千慮』,
所以人人有自己嘅標準,
個個都唔同,
個個都覺得自己最醒,
要說服其他人,
咁咪要多些時間囉!

微豆 Haricot said...

Here is my understanding and I am no expert:

* Those who pose risk to self or others are committed by govt/court to institutions
* Govt tax breaks and other forms of social assistance allow many families to provide home care
* The idea is to integrate (e.g. encourage employers to hire PWD) rather than segregate (e.g. institutionalize indiscriminately)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PWD 之下可分 殘疾 智障,輕度的當然盡可能幫助。但是深度的智障嚴重的殘疾,根本沒法醫治,就算有 tax credits other forms of social assistance allow many families to provide home care,負責照顧的與被照顧的,做成社會負擔,家庭成員負擔,對患者是否最佳的option,硬要他們繼續活著,是否生不如死,應否要認真考慮,讓他們做個了結,這是對你當初提及『安樂死』互雙呼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