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July 01, 2008

泛民的籌碼



今天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一周年,也是新一屆立法會選戰序幕的開始。

2007年12月30/31日 我在網友新鮮人兄處,發表了以下論點:


泛民叫人罷工罷市罷課,支持直選,但冇一個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願意辭職,拍臺唔撈,抗議呀? 損失喺你地班支持者,每個月收議員薪酬,實報實銷開支攞足,喺佢地尊貴的議員。


泛民立法會議員集體辭職『抗議』,祇失去幾個月的薪酬和津貼,如果真的肯為人民做事,自然得民心喇,到十月就可以憑選舉重返『立法會』喇,可能帶多幾件入會添。但E+連犧牲呢幾個月既薪酬都唔肯,叫人罷工罷市罷課,點令人信服呢?喺佢地心虛,到時九月選唔返入『立法會』?


泛民今次露了底!


好呀! 若要悲情吖嘛,學陳水扁捱槍啫!咁就連任總統嘞!咁 張文光,李永達等等一起絕食,(因 李柱銘退選),最好是差啲并發病埋,得翻半條人命,湯家樺又可以架禍畀左仔,連架名車燒到半呱,咁就一定可以喚起啲選民支持泛民嘞! 九月選立法會實能夠超額完成,成為立法會第一大黨!到時再谷褓呔上京,講數喇。


你地敢唔敢?


泛民自定高得出奇的門檻,唔合佢意就話失望,其他人夠可以自定今年加薪四百%加得卅%就話失望,聯交所自定明年恒指到六萬,得四萬就話失望,唐唐話盈餘很小,拒絕大幅減稅,哈哈!到時派小小糖,大家就喜出望外!


數字既嘢我都曉玩喇!



之後再在2008年1月2/3日係通寶兄處補充:


我是不支持泛民個播
我在港島補選投廢票
(註:四萬和腋瘤補選個次)

所以我咪大泛民囉
問泛民敢唔敢玩大
試吓支持泛民要直選
的選民有幾多囉!

太早辭職機會成本高
選民早已忘記會轉鈦

如果拖到五六月
全體泛民辭職
做民主闘士為民爭直選
呢個 platform至夠刺激
之後選舉全部入返立會
或者帶多幾件入立法會
咁香港市民即係公投咗喇

正如tungpo兄話齋
泛民敢唔敢玩咁大
哈哈哈
機會成本有排計



就讓時間證明一切罷, 好了經過六個月,依家點呢?六個月了!


本來六個月來,泛民一啲籌碼都積聚唔到,點知曾政府自動獻身,自己擡石頭砍自己隻腳,畀泛民一個機會。


曾政府趕在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前,宣布聘用副局長和助理,但在薪酬和國籍效忠問題,初時政府支吾以對,畀外間逼得緊,就唯有低低地,才出來表白一番。但泛民邊會放過佢地,因為新一屆立法會又要再選過嘞。


為了止血,曾特首仲特別到立法會親自解畫: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昨日突然「史無前例」要求到立法會就議員提出的議案發言,主動為副局長風波解畫,強調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招聘「有規有矩」,「不可能存在由一個人說了算的情況」,又反駁外界指任命人選中不少屬特首辦主任陳德霖「馬房」的評論「不公平」。特首堅持不會在副局長國籍問題上妥協,亦指副局長等人的價值,不可用公務員薪酬來作準則,並奉勸議員,應「專注於民生」,不要繼續內耗。

多名立法會議員批評,特首的言論沒有新意,專橫霸道及漠視民意,展示權威多於溝通,沒有回應市民及議員的關注。

立法會昨日舉行會議,包括討論民主黨議員李永達提出議案,建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政府披露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薪酬及附帶福利的文件,議案最後在民建聯及自由黨議員反對下,在地方直選議員以15票支持、9票反對;以及功能組別7票支持、20票反對下遭否決。

突通知赴會發言 沒回應提問
在昨日討論之前,特首突然通知立會將到立法會為副局長風波解畫,至下午,他前後用了20分鐘發言,沒有回應議員提問便離開,並交由多名局長回應議員關注。曾蔭權將於7月16日再到立法會大會出席特首答問環節。

曾蔭權在發言時指出,擴大問責制本身「有爭議」,但為了日後普選作準備,故他在任內責無旁貸地推行。他指出,政治官員的聘用及任命雖然有別於公務員招聘,「但一樣是有規有矩,亦有內部制衡」。整個招聘由特首主持的聘任委員會決定,不存在「一個人說了算」的情況。

他指聘任政治人才有面試小組,採用人唯才原則,做法充分照顧了「公正性」和「內部制衡」的要求。曾蔭權直指,若將曾與特首辦主任陳德霖共事或認識的副局長或政治助理,都當作是他的「親信」及「馬房」,是「不公平」的講法,他強調整個招聘希望做到「擇善固執」及「從善如流」。

他又以過去40年的公僕生涯,深明政府處事要「有規有矩」及不能亂章法,否則會失去市民信任,再三強調政治人才的招聘是「有機制、有制衡,更有原則」。他說,問責官員時刻受立法會和傳媒監察,如表現不達標,便要「下堂求去」。

曾氏說,官員的國籍及薪酬已公布,希望爭議告一段落,並引述回歸前《終審法院條例草案》審議時,各議員用盡方法爭取多一名外籍法官為例,點出現今倡議自行收窄高度自治下對國籍的寬鬆及包容,不符合社會長期利益。他又兩度強調社會「不要再繼續內耗」,社會現時失業率高企,面對禽流感、高油價及通脹等問題,故應同心專注民生議題。特首亦期盼社會給這批願意投身「熱廚房」、有志參政的新任政治人才,多一點寬容。



卒之議案不獲通過,在 民建聯 和 自由黨 保駕之下,曾特首及辦公室主任 陳德霖,暫時過關:
【明報專訊】立會動議辯論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案要求政府公開政治委任班子的薪酬及福利資料的議案,議案不獲通過。

議案由民主黨議員李永達提出,辯論進行了約七個多小時,支持動議的主要是泛民主派議員。公民黨余若薇指,聘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時沒有列明履歷要求和聘用標準,是黑箱作業。

陳方安生就認為,委任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對要奮鬥十多年才得到同樣薪酬的公務員不公平。她又批評行政長官曾蔭權在立法會的發言只是政治粉飾,推卸責任,侮辱市民智慧。

民主黨的張文光指,事件顯示政府用人唯親。街工的梁耀忠亦指,曾蔭權今日到立法會發言,只是為七一遊行降溫。

梁國雄批評聘任制度是黑箱作業,又在會上打爛一個陶瓷豬,但被命令清理碎片。

劉慧卿議員就一度指責,其他陣營的議員少發言,又離開了議事廳,令主席范徐麗泰要響鐘提醒議員回來。

但民建聯的議員,就表示反對議案,主席譚耀宗說,雖然今次政治委任透明度不足,但亦希望政府總結經驗,檢討不足,他們是不會支持運用權力及特權法傳召有關人士,因為恐怕政府一旦公開所有資料,會觸及個人私隱,包括曾面試又未被錄取的人。

自由黨的劉健儀就批評政府處理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選甄選及公布都不完善,但認為各副局長及政治助理既然已交待了薪酬待遇,再運用權力及特權法案亦不會取得更多資料,故反對動議。



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泛民一定死咬實唔放,無非是為收集選舉籌碼,立法會選舉提名期下月中便開始,正式進入選舉白熱化階段,泛民值著站在為民請命的高姿態,轉化為選舉中狙擊,民建聯 和 自由黨 的武器。


香港的議會制,經過十一年的實踐,驗證,歷練,啲議員有冇進步呢?


個人記得泛民啲議員建樹就無嘞,總是執著別黨的議員和政府的錯失,大做文章,來提升自己的道德位置,達到選民的支持入會。 今次曾政府點解咁失策,畀個位泛民入到呢? 哈哈哈!是曾蔭權操之過急,還是原來他是反間諜!


伸延閱覽:
不公開資料僅以力壓人 副局長議題終結不了(明報)
議員贏籌碼 誰付出代價(星島)
特首披甲上陣救火 不顧反對豪賭一鋪(明 Blog)
舊年七一 我的舊文:
名人名句 (七一回歸十週年系列~1)
悲喜交集 (七一回歸十週年系列~2)
回歸十年後的香港 (七一回歸十週年系列~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