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04, 2008

元朗 吃吃吃

元朗 吃吃吃



去年一大幫人在網上談『麵』麵是要這樣煮的! , 有位朋友提出『元朗 好到底』麵家的『蝦子撈麵』Good ,心裡時常記著,但硬是身不由己,從三月起,都沒有成行,思念『蝦子撈麵』成癡,最後『啲起心肝』,決心入入元朗,還了心願,飽飽口福。


就趁一個下午早收,早上已經把『錢七』帶埋返工,在未天黑前驅車入元朗。 經『西隧』,『西廊』,『青衣隧道』,『汀九橋』,『大欖隧道』直入元朗,泊好『錢七』安頓好後,徒步在元朗市區走走。


先行行『元朗大馬路』北方,找到『西鐵』的『朗屏站』、『元朗站』,原來幾年沒有到過的『元朗』,對外交通甚為方便,早知不用驅車入來,省卻『油錢』和『泊車費用』。順路還見到,識飲識食大肥佬節目主持人的『大榮華』, 可惜我是下下午才到,況且是專心入來食麵的,沒有理會『大榮華』。


好到底
行行重行行,抵達了近『大棠路』的『好到底』麵家,入到裡面, OMG 不是沒有人,九成滿座,我尚能有位坐低,不用等位。 奇怪是裡面『非我族類』的佔大多數,『紅鬚綠眼』都有,『鄉音未改』自由行同胞不少, 落了 『柯打』 當然是『蝦子撈麵』,還加了個『凈雲吞』。

細聽鄰座的客人, 原來有『星馬泰』的頻友,連『日本』友人都有, 正在翻查『旅游指南』,研究追加些甚麼。

『蝦子撈麵』先來,畜勢待發,先用嗅覺聞一聞,啲蝦子真是有香味否,還好!但蝦子不多,小小一些在麵條頂部, 好了麵呢? 趕快把麵條連蝦子送入口,啊! 麵比較硬,是淥得稍微不透,色水也不合,兩箸之後,沒有蝦子了。 幸好,『凈雲吞』剛巧到來,所以由蝦子撈麵變成雲吞撈面。 雲吞不是凈是蝦仁,吃落有豬肉,較一般市面的,純蝦肉雲吞好吃。 我嗜鹹跟撈麵來的湯,我沒有放過,飲清。 整體OK, 祇是麵條稍不理想,蝦子太少,是因為適合外國友人口味,還是一時失手呢?


串皇
連盡兩味後,模著微漲得肚皮,行一行,遊一遊『元朗大馬路』南方,有街市大排檔食市,有入了鋪的車仔麵檔,林林種種,目不暇給,見到 HSBC 的提款機店, 沒有細數,但應該不下十部提款機,放在兩面玻璃單邊地鋪,十條人龍,成百人擠擁在百方尺空間,排隊輪候提款,偉為奇觀!

轉個彎,聽到叫賣,『串皇返嚟喇』, 啥? 走近啲,嘩嘩! 又是一大班人,輪候『串燒』食品, 一個男人,就是『串王』罷, 兩隻手在燒食物,又要收錢, 又為食物上油,口還呼著『串皇返嚟喇』, 又接柯打,好不得閒。

在玻璃櫃內放著,不同的串燒食物,可以分辦出的有: 雞翼,雞皮,雞軟骨,“牛肉,羊肉,豬肉“沙爹,及兩種香腸,各樣不同肉丸,(一般魚丸,墨魚丸,蝦丸,龍蝦丸),還有很多不知名的。

好奇心驅使,站在一旁觀看, 但『串皇』 spot 到我,就好心問我, 『哥哥仔,想食乜嘢?』,我剛吃完麵同雲吞,那有肚再吃呢,但『串皇』介紹整串,雞軟骨,好喇,就一串吧! 不過『串皇』聽出我不是元朗人,就在等候時間,繼續介紹佢啲出品, 不知名中的還有『豬頸肉』,『煙鴨胸』,但後者較為吸引,遂追加了一串『煙鴨胸』。

啲雞軟骨幾好,水準一般,因為軟骨難分出特別, 但『煙鴨胸』就實在很不錯,淋滑好味,連埋『串皇』特別為我加工的調味, 一串四片的鴨胸肉,『串皇』分別用了,自制『串皇』味粉,香草,沙爹,最後個種我忘記了,好像是椒鹽,好好食。 我打算臨走再返來,砌多幾串。
(串皇不面對『元朗大馬路』,在『又新街』個面)


恒香
繼續我的元朗遊,一路行到大水渠,哈哈哈,今次聞唔到臭味,相信是元朗居民的治理得宜結果,除去了惡臭之名, 還是剛巧風向不合,我聞唔到『臭』啫。

到了元朗,無理由唔買『恒香』老婆餅, 所以U-Turn 反轉頭,不久『恒香』餅家就在面前,六個一盒,廿四大圓。 Wait a minute, 我還想吃『串皇』的『煙鴨胸』,所以唔買住。

走到『串皇』,來多兩串『煙鴨胸』,噢! 已經轉手,『串后』在燒食物,口還呼著『串皇返嚟喇』, 而『串皇』則負責收錢,他得閒還告訴我,他們是用電爐來燒的,不使用炭爐,所以比較健康,而他們亦不會一臉炭灰,後來又追加了,兩條香腸。捧著燒好的食物,返到『恒香』買了兩盒共十二件『老婆餅』,感覺到啲『老婆餅』還熱的,飛快跑回停車場,趁啲老婆餅未凍,送返老家供『心空媽,心空爸』享用。

夜晚的交通更暢順,一路吃串燒,一路駕車從元朗,經大欖隧道,出九龍,過西隧,經東廊,送餅回老家,祇需四十五分鐘,心空媽吃到啲『老婆餅』還溫暖軟熟的,梗係喇! 個乖仔老遠都記得他們。





11 comments:

收買佬 said...

我個friend 俾老細發配了去元朗大馬路
分店返工(他住在深井﹐其實近過返中環)。Anyway﹐ 係“為食街”留連了一大輪後﹐
條友肥了不少。(有可能沒有了中環的壓
力吧。) 又﹐你真係好耐無入元朗﹐我
一開首都唔明點解你要特登駕車入去。
只不過﹐西鐵都唔係平。

又﹐sorry﹐你個9粒珠謎底﹐寫出來寫
到頭大﹐好煩。俾d hints你﹕係將三粒
珠分成三組再每組去秤。要答案的話﹐就
先請我去為食街一轉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收兄:

你老友E+返翻中環哪?

Yes, 以為西鐵等車耐,又要轉乘輕鐵至到元朗市區。

之前,就算去流浮山,相信你都有車,都會知道,出咗大欖隧道,有條高速公路繞道,唔使入元朗市區,去馬會,去 Fariview Park,是另外一面。

Right 為食街, 我好多檔都未有試過哩, 由你帶路, 啲小食要幾多銀啫,反而勞煩你寫到頭大,認真唔好意思!


:P

新鮮人 said...

我好喜歡這篇,
一頭食到落尾,
看見你平時不為人知嘅一面,
什麼?
為食囉! hahahaha~~~ :p

The Inner Space said...

笑我為食! 哈哈哈

好在唔系話我偷食!

收買佬 said...

Space 兄﹕有得揀﹐當然唔返中環﹗我今時今日係灣仔﹐好過係中環多多聲。
相信係新界會更正。又係0個句﹕要答案﹐先請我吃0野﹗

又﹐我係有車﹐但我係“市區的士”﹐最多都係去馬會0架0乍。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收兄:

啲小食要幾多銀啫,
要勞煩你寫到頭大,
認真唔好意思Orz!
有冇答案都冇問題,
一樣照請你一齊去為食 :P

readandeat said...

最鍾意人家講元朗的美食。恆香的老婆餅正呀,不明白為何大家只知另一大牌子。

the inner space said...

readandeat兄:

歡迎來訪!

最鍾意人家講元朗的美食。恆香的老婆餅正呀,不明白為何大家只知另一大牌子。

你推廣多一些囉!

新鮮人 said...

你是孝順仔一名呀!
抵讚! =)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之後去過兩次,都冇做乖仔,買老婆餅嚕,因為坐西鐵入去,出來搭巴士,要在天后再轉車,雙倍時間,熱的老婆餅都變凍,費事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再者,最近才發現 Read and eat 是位阿姐不是老兄,very sorry !ReadandEat姐,你睇到的話,寫多幾篇介紹元朗美食喇,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