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une 04, 2016

廿七年 毋忘六四

廿七年 毋忘六四





...「六四事件」前,《文匯報》的社論開天窗,只刊出「痛心疾首」 四個大字。李子誦先生當年主理的文匯報開了天窗﹐今天我東施效顰﹐Imitation is the sincerest form of Flattery﹐模仿就是最由衷的擦鞋!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痛心疾首開了天窗.................痛心疾首開了天窗!




廿七年了﹐還是一句 。。。。。。。。。。。。。。。。。。。。。。。。。。。。。。。。。。。。。。。「無語問蒼天!」。。。。。。。




1989年春夏之間,由 胡耀邦 鬱鬱而終逝世,大學生和工人到天安門前悼念,開始 。。。。。。。最後,就是解放軍入城武力清場,六四 當天的報章,電視台的新聞片,歷歷在目,不敢忘記!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再不能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血染的風采 。。。。。。。。。。


去年的 “六四” 之前有:2014年 8.31 人大落三度大閘,設下有預先篩選的特首選舉機制,引發 9.28 歷時兩個半月有多的 “雨傘運動”,2015年 4.22 林鄭月娥 到立法會宣讀 “政改議案”,5.31 三位官位不高的京官 王光亞 李飛 張曉明 南下深圳向泛民訓話 ”三大重點“: 堅持篩選 要袋一世 票債票償。


6.18 在立法會進行表決,結果是 6月 18日 中午 12過半左右,連建制派老大哥們等等重量級人物如 譚耀宗 等人都尚未發言,便急忙向立法會秘書停止排隊發言,準備突襲提早表決議案,更臨急電召因病沒有坐在議事廳的老牌議員 劉皇發 速來加入投票。


在立法會投票表決時,“等埋發叔” 令建制派嚴重甩轆,發生出席:37 (立法會主席不投票)讚成 8 vs 28 反對。反對派泛民 以大比數否決了,由人大先落三度大閘,設有預先篩選的特首選舉機制,由政府提交的:香港普選特首政改議案。


而所謂票債票償,是借公民黨 湯家驊 提供的一次機會,新界東 需要補選立法會議席,因為 湯家驊 辭職而出現空缺,引來建制派企圖搶奪議席,因為贏了便可以夠票處理敏感政改議題,更可以任意修訂立法會議事規則。


然而,農曆新年發生了旺角騷亂,之後反為 “本土派” 吸引到新票源,雖然補選議席最終仍然由 公民黨 楊岳橋 所奪得,但本土派候選人 梁天琦 高票落選,建制派無功而還。


而較補選早一點的 2015年 11月 22日 的區議會選舉,雖然有頗多的原有區議員落選,包括:泛民的也有建制的,但未至出現一面倒的所謂:票債票償,反而多了 “傘兵” 贏得到區議會議席。


今年暑假後,就是 2016年度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席選舉,分別有:功能助別 30議席,分區以比例代表制直選 35議席,和超級區議會 5議席。嗜悲 前些時說過不會去投票,至今仍然堅守決定,未有動搖。9月 4日 投票便知道,70個立法會議席何去何從,究竟有沒有出現票債票償!!!


社會政治局面如此之下,今年六四,學聯(支聯會創會成員)早已聲明不會以學聯名義參加維園集會,並將會在中大另外舉辦集會和論壇。不過,最重要仍然記得,發生在廿七年前 六四天安門 前的慘劇,不應更不要抹掉這段歷史,形式儀式亦無謂多作口舌上爭拗矣 。。。。。。!!!





後記:


維園燭光晚會 未至 十二萬 但一定不止 二萬幾


圖片來源:mingpaolife




今年六四的集會一覽:

圖片來源: nextmedia





我的舊文:

關於六四 ~~
2007年六四:十八年了!
2008年六四:二零零八年 的『六四』
2009年六四:八九、六四、二十!
2010年六四:匆匆廿一年!
2011年六四:2 x2 x2 x2 x2 x2 二的六次方
2012年六四:二十三年了
2013年六四:紀念六四 The unforgettable June 4th
2014年六四:今年是 六四 的 廿五週年
2015年六四:8.31落閘 9.28雨傘運動後 6.17政改表決前的六四



其他 ~~
走中間路線 先送伴手禮
轉軚
誰玩大了
最好賴外國勢力介入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當今最令人悲哀的不是和年青人對六四有不同的看法,
而是年青人認為:
六四關我什麼事?
中國民主關我什麼事?
中國關我什麼事?
中國文化關我什麼事?
還有最大鑊的是他們認為自己:
我不是中國人。。。

這些想法的出現是因為外國勢力的干預嗎?
是外國人搞的不愛國情神嗎?
是香港教育沒有植入足夠的愛國思想嗎?
是因為沒有廿三條嗎?
還是什麼其他原因呢?
這值得大家去思考,
尤其是政府和中共要員,
想想這是外國勢力造成嗎?
還是政府他們根本不明白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真正希望要什麼,
是否他們自己迫香港年青人否定自己的身份?
是否他們自我拆掉多年來香港人和中國的點滴聯繫?
這些都是中共以至香港政府應該重新思考的地方。

六四雖然已過,
錯對自知,
但當年六四的錯誤處理手法,
正是如今中共對付香港人的思路,
大石砸死蟹不單不能令香港人屈服,
反而會讓香港人更加否定自己和中國的血脈相連,
可悲。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多謝留言
讀後覺得是 雞與雞蛋 誰先有的問題?
不過近日讀了一篇 區家麟 文章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6/06/blog-post.html
剛剛好就答了 以上問題
不用五十年不變就可以成功換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