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October 26, 2015

不通 不通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通了!

不通 不通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通了!



上週五晚上,出現了青衣汲水門大橋發生大船撞橋墩事件,當局決定封橋進行檢查,來往香港國際機場的陸路交通及機場快線癱瘓約 2小時,除了外國旅客受影響外,亦有出埠港人錯過離境港航班。


香港政府 機管局 路政署 及 運輸署,竟沒有適時啟動應急預案?還是根本沒有早已準備好,經過演習可以隨時啟動的 contingency plan 應急預案呢?


一旦單一通道北大嶼山青嶼幹線,因撞船意外需要暫時關閉汲水門大橋,往還機場陸路交通就完全癱瘓。單靠來往愉景灣渡輪,怎能應付巨大人流呢?



.
.


這是繼初開赤臘角香港國際機場,發生貨運大混亂污名後,再一次出醜於全世界面前 。。。。。至 23日晚上 11:00PM,還未見有記者招待會匯報詳情,並公開鞠躬道歉!!!



根據翌日 24日 11:00AM 的新聞報導,先至知道在極深夜,官方才有第一次記招發布:


【有線新聞】連接市區與大嶼山的唯一陸路通道「青嶼幹線」,汲水門大橋昨晚受到碰撞,一度封閉近兩小時。

由馬灣望過去汲水門大橋,可以見到損毀情況,橋身兩邊有兩個缺口,橋底近橋墩的位置有兩條光纖折斷。

海事處的船一直在附近戒備,路政署的工程車早上十時許到達損毀的位置對上橋面,然後再吊兩名工程人員到橋底視察損毀情況,拍照做記錄,汲水門大橋一條行車線要封閉。

政府今早召開跨部門會議,跟進封橋事件。路政署昨晩解釋,汲水門大橋被大船很高的物件碰撞,令兩條光纖斷裂,令大橋的防震警號響起,不過大橋結構沒有受損。

政府官員早上陸續到禮賓府開會,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運輸署副署長羅鳳屏以及新聞處處長聶德權等,跨部門會議由行政長官梁振英主持。

而深夜召開記者會,出來解釋的就是 路政署 及 運輸署,他們表示在昨晚八時前收到青馬管理公司通知,有一艘船隻由北向南,駛經大橋時,汲水門橋的警報系統響起警號,有兩條光纖斷了。

汲水門大橋封閉,唯一一條出入機場的陸路青嶼幹線中斷,交通規劃是否有問題,路政署重覆了四次的答案。

至於維修問題,劉家強指要今天(24日)檢查完才能確定。 (有片)



唯一通往機場的陸路幹線不通,又沒有可以迅速短時間內可啟動應急預案可以行得通。於是左不通右不通之下 。。。。唯有得一個 “等” 字,結果呆等約兩小時有多後,通了!


原來 ”等候”,這就是 香港政府 機管局 路政署 及 運輸署 所有部門,唯一可以創造出來的 應急預案 contingency plan 。。。。。。。哀哉!哀哉!哀哉!


翌日政府跨部門會議後,特區政府就搬出陳年舊賬,說曾經向立法會財委會要求撥款興建另一大橋,接駁大嶼山北到新界青龍頭(十號幹線),可惜以建制派立法局會議員佔多數,否決了撥款 云云。


有線電視新聞報導:十號幹線曾因立法會否決而擱置


有線新聞】青嶼幹線汲水門大橋一封閉,連接市區與大嶼山的唯一陸路通道即時斷絕,政府曾經規劃興建另一條陸路通道十號幹線,但得不到立法會支持下擱置。

當日有份否決的議員指,政府當年有責任提出其他方案但沒有做到,又希望現政府加快興建屯門赤鱲角連接路。

大嶼山只有一條路連接巿區,青嶼幹線一封,陸路交通斷絕,無路可走,源於十三年前立法會財委會在三十二票反對下,否決起十號幹線另一條接駁大嶼山至元朗的路。其中一票反對來自當年前綫的劉慧卿,今日回想,她認為政府責任最大。

民建聯當年有人贊成,但大部分投反對票,當日沒有投票的曾鈺成為民建聯解釋。自由黨當日全投反對票,而民主黨當年一致贊成。

各政黨都認為,現時沒有必要重提十號幹線,但希望今次事件,政府可以加快屯門赤鱲角連接路的工程進度。 (有片)



原來沒有撥款 香港政府 機管局 路政署 及 運輸署 所有部門,竟然就可以把明顯漏洞,放低下來差不多十年,沒需要再研究設計任何,可行性應急預案。是不是原來只要有得賴,就可以關人闊佬懶理呢?確實確是令人失望!!!


跟著 689特首 出來講話,竟然就是透過傳媒,積極是發布已經找到元兇:「新財威8」躉船 。。。。。


【東網專訊】「封橋」導致海陸空交通大混亂,機場變孤島兩小時的「元兇」曝光,警方及海事處聯合調查十八小時後迅速「封躉拉人」,初步相信涉事躉船當晚由一拖船拖行,南行經汲水門大橋時,疑吊臂未收妥,掃毀橋底後不顧而去。

警方及海事處昨晨在油麻地避風塘尋獲疑涉事躉船及拖船,躉船吊臂頂的部件損毀,照明燈「吊吊揈」,經調查後,傍晚拘捕涉嫌刑事毀壞的拖船船長及兩名躉船船員。

另外,路政署人員昨早近距離檢查大橋結構,發現附設橋底結構外用作承吊維修平台的一段路軌受損,並無影響大橋結構安全。

涉嫌撞毀汲水門橋不顧而去的為「新財威8」躉船,警方在海事處協助下,昨晨在油麻地避風塘尋回該躉船及拖船,躉船的吊臂頂有部件損毀,照明燈垂下「吊吊揈」。

下午四時許,十多名海事處人員及水警人員登上躉船,進一步調查及拍照蒐證;至傍晚六時許,警方在船上拘捕姓黎(六十二歲)拖船船長、姓梁(五十六歲)及姓冼(三十九歲)躉船船員,涉嫌與案有關,並帶返西灣河水警總部扣查,案件列刑事毀壞,交水警總區重案組跟進。

據了解,涉事躉船前晚在沙螺灣完成當日有關港珠澳大橋海事工程,事發時正由拖船拖回油麻地避風塘。消息指,躉船可從橋底較高的青馬大橋,或是橋底較低的汲水門大橋橋底通過有關水域,前者夠高讓躉船通過,惟有人選擇駛經汲水門大橋橋底,又沒發現吊臂過高,因而導致吊臂撞橋。事後有人報稱,不知道汲水門橋底高度不足以讓躉船通過。

在躉船上有兩名船員負責監控吊臂操作,據悉有人報稱吊臂因故障「放唔到落嚟」,又聲稱撞橋那刻「瞓緊覺」不清楚發生事故,躉船隨後駛返避風塘。

消息指,事發後相關部門人員曾在躉船甲板上,發現屬於汲水門大橋橋底的螺絲;警方會同時調查涉事人員的供詞是否屬實。此外,涉事的拖船船長同時違反由海事處負責執法的相關海事條例,處方會繼續跟進調查。

另外,被撞毀的汲水門橋底,昨晨有駕船駛經的網民近距離拍下橋底損毀情況,從相片所見,近橋身中央的橋底位置,一段原有六條鋼軌因撞擊受損,其中有四條被撞斷翹起,向同一方向彎曲;根據鋼軌彎曲方向推測,相信躉船在事發時由北往南行。

昨晨十時許,路政署人員重返現場,先將大橋一條往機場方向的行車線封閉,繼續為大橋受碰撞位置詳細檢查,期間使用大橋專用的吊臂工程車載同兩名人員,以吊臂伸展工作台至橋底,近距離檢查橋底結構組件及橋身受損的情況,拍照記錄。

工程人員於下午約四時完成檢查,結果顯示大橋底部主要結構並沒受損,橋樑整體結構狀況良好,只有附設於大橋底部、近橋身中央用作承吊維修平台的一段全部六條路軌因撞擊受損,橋身近路軌部分亦有不影響結構安全的少量螺絲脫落。

路政署已指示青馬管制區營運公司盡快替大橋修補受損毀的組件,並繼續嚴密監察大橋狀況及維修工作。

事發於前晚七時許,汲水門橋防震系統警報響起,青馬管理公司通知運輸署封橋檢查及翻查「天眼」片段,發現事發時有一艘躉船駛經,懷疑曾撞到大橋但未有停船,事件導致青馬大橋及附近交通大癱瘓,港鐵機場快綫及東涌線服務大受影響,東涌以外地區陸路往機場方法全斷。



鉛水事件 司長 用 “官到無求膽自大”,直指有人企圖政治化的大棒棒,重重的打壓下來,令到一眾泛民主派,和部份趁機撈油水的突然建制派禁聲,近日噪音經已稍為靜了下來。


不過,今次癱瘓機場旅客往還交通兩個多小時,照 689特首 之言,少於 100名旅客被延誤了行程,緝拿元兇固然重要也是必須,但卻暴露了整個特區政府,除了空等候之外,原來是沒有一個短時間內可以啟動,可行之有效的 contingency plan 緊急預案。


現在港鐵的任何延誤,超過 8分鐘就要通報,另書面報告 運輸署, 超過 30分鐘甚至需要罰款。查 “港鐵與政府的通報機制”:如列車延誤逾 8分鐘,港鐵便要向運輸署通報; 如延誤逾 30分鐘,更會每半小時被罰款 100萬元。


今次因為 香港政府 機管局 路政署 及 運輸署,竟沒有適時啟動應急預案,延誤交通約兩多小時,癱瘓了整個北大嶼山樞紐。至今還未有見到有負責人公開道歉,看來仍然一貫:律人以嚴 律己以寬。起碼港鐵管理層,和小股東們恐怕不會服氣,因為向 港鐵 罰款,款是從有可分配利潤扣減出來,管理層的與利潤掛鈎分紅,和小股東可分派股息,估計也隨著遞減也!


Last but not least 嗜悲 一向有閱讀 香港文匯報 習慣,10月 26日 有以下一則 文匯報社評:機場交通配套不可缺 應急預案要做足


【文匯報社評】日前青嶼幹線汲水門大橋發生船隻碰撞大橋事故,導致來往香港國際機場的陸路交通癱瘓達2小時,大批前往機場的旅客受影響。本港機場對外交通主要靠一條陸路交通幹道連接,一旦遇上突發事故,機場即時變成「與世隔絕」的孤島。

此次事件,不僅敲響了機場交通配套未夠完善的警號,也折射出當局對緊急交通事故的應變預案準備並不足夠,路政及運輸等監管部門間缺乏有效協調等問題。「經一事長一智」,當局應盡快解決「進出機場一條路」的困局,推動區域交通配套的多樣化,同時進一步提升針對緊急交通事故的警覺性和應變手段,做到有備無患,應對無虞。

赤鱲角機場已啟用超過十七年,但一直以來從市區通往機場及大嶼山的陸路交通,只有唯一一條青嶼幹線。而處於這條幹線上的汲水門大橋,日前因被船隻意外撞擊而造成橋底損毀,光纖斷裂,被迫封閉兩小時進行工程檢查,導致出入市區和大嶼山的公路及鐵路交通瞬間癱瘓,包括機鐵在內的所有陸路交通工具一律無法來往機場至市區,大量趕往機場的旅客不是被擁堵在路上,就是根本「無車可乘」,部分人甚至因此錯過航班,出行計劃被打亂。

在緊急突發事故面前,機場交通配套過分單一的問題馬上顯現,隱患即時暴露無遺,給機場的正常運作和對外形象,都造成了負面影響。當局必須從交通癱瘓事件中汲取教訓,盡快打破機場地區「自古華山一條路」的困局,興建連接機場的替代通道,同時推進交通配套體系向多樣化方向發展。這樣,既可令不同的交通工具發揮協同效應,又可在面對突發事故時,起到分散擁堵風險,疏導人潮的作用,避免類似交通癱瘓事件再次發生。

古語云:弗備難,難必至。雖然躉船撞橋意外實屬罕見,但政府道路和交通管理部門,理應對各類可能的突發狀況,進行風險評估,通過全面細緻的考量,提前建立應急預案,確保事故發生時,仍能保持迅捷的反應和有效應對。

而不同的職能部門之間,更應該結合自身職責和管轄範圍,建立協調機制,共同合作令事故的負面效應降到最低。反應遲緩,後知後覺,只會令事態影響擴大,損害社會秩序和整體形象。

完善政府的預警應急機制,增強對突發事件的處理和協調能力,應當作為一項長期性工作,腳踏實地地逐步去做好。有備無患,才能真正體現對全社會和市民負責的施政精神。



今次封橋事件 香港政府 機管局 路政署 及 運輸署,又是祭出一個 “等“ 字訣,事緩必圓? 上次 “佔中” 也是用個 ”等“ 字,等等 等等 等等 等等 ,等到 雨傘運動自亂陣腳,等到市民由支持變成厭惡,最後一驅便散。


不通 不通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通了!文匯報 批評:反應遲緩,後知後覺,只會令事態影響擴大,損害 社會秩序 和 整體形象。 小罵大幫忙 減少醜陋。




後記:

比 文匯報 遲了幾天,明報社評:

戰略幹道全線封閉 緊急應變似有若無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027/s00003/1445882165820

【明報專訊】躉船吊臂撼撞汲水門大橋,導致青嶼幹線一度全線封閉,大嶼山成為孤島,赤鱲角機場對外交通切斷,大批旅客受影響。這次事故,暴露類如汲水門大橋等具備戰略功能的設施,保安配置有必要加強。另外在事故發生後,當局的緊急應變顯得群龍無首,信息發布欠缺統籌,未能讓市民和旅客即時知所應對,顯示應變措施與青嶼幹線的重要不成比例。政府須汲取教訓,切實改進。

理大防撞預警設施 重要橋樑應該安裝
事故原因,初步情况顯示肇事躉船涉嫌未按指引規定,收起吊臂才航行。另外,躉船不選擇通航高度限制62米的馬灣航道,反而要從高度限制42米的汲水門航道通過,終致撼撞大橋,撞斷感應器兩條光纖。警方介入拘捕3人,事故法律責任將由司法程序處理。初步看來,大橋的保安暴露一個問題:就是涉事躉船說撞就撞上大橋,並無防撞警示嘗試提醒拖船或躉船上的人士,避免撼撞。

理工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設計了一套防船舶撞橋設施,包括在橋上裝置攝影系統、模式識別技術、結構監測技術及航海通訊系統等,可保護航道上的橋躉免被船隻撞擊,亦可偵測船隻高度等。據介紹,這套系統獲得過國際獎項,顯示功能已獲肯定,浙江一座興建中的橋樑已經安裝,驗證有實際效用。學者認為,若汲水門安裝了這套設施,或許可以避免發生今次事故。包括汲水門和青馬大橋等重要橋樑,有必要裝設預警系統,對逼近橋躉或橋底的大型船隻,及時響警鐘及亮起警告燈,提醒船長減速或轉向,避免發生意外;理大這套設施值得當局引進,使跨海橋樑的安全多一重保障。

事故發生翌日,特首梁振英主持跨部門會議跟進,他會後強調須以安全為首要考慮,有需要封橋,「不能冒任何風險」云云。躉船撼撞大橋,封橋作全面檢查,以確保大橋安全,完全正常,也是當局必須做的事。事態引發迴響,並非公衆認為封橋不對,而是批評當局的緊急應變安排混亂。據知發生撼撞之後,管理當局即時封閉汲水門及青馬大橋作緊急檢查,大量車輛開始擁堵,可是當局並未即時透過傳媒發布信息。公衆在不知情下,車輛與旅客繼續湧向大橋,當局在大約45分鐘之後才公布事故。不過,包括市民和旅客在內不少人的行程,已經因而受阻。

另一種情况是在青嶼幹線全面封閉之後,市民和旅客不知道怎樣可以去機場。運輸署其後發新聞稿,表示安排了緊急渡輪來回荃灣和東涌,但是因為青嶼幹線在渡輪啟動前已經恢復通車,因此安排用不上。另外,事故發生之後10分鐘,港鐵表示有收過通知,知道來往青嶼幹線及機場的鐵路服務暫停。

防大嶼山成為孤島 18年來無公布方案
可以說,從已知情况看來,個別部門確有反應,並嘗試應對。不過,事態涉及封閉大嶼山唯一對外幹道,使之成為孤島,而且涉及客運繁忙的赤鱲角機場,這是徹頭徹尾的特大事件。按一般理解,政府就特大事故應該啟動緊急應變中心,由高級官員坐鎮協調指揮,按預案安排交通工具,使市民旅客受到的影響減至最低。然而,迄今未知政府當晚有沒有啟動緊急應變中心。至於有沒有應對預案,官員只是強調「每年都有演習」,但是那到底是什麼形式的「演習」,官員卻含糊其詞。

這類特大事故,首要須顧及大嶼山與港九新界保持交通往來。不過,這些年以來,未聞當局與私營交通工具(例如渡輪)等做過演習,一旦發生封橋事故,渡輪將在哪裏接載市民旅客等,從未與聞。從當晚情况審視,看不到當局有既定步驟開展緊急應變。

政府就青嶼幹線一旦全線封閉的應對文件,迄今所知要追溯到1997年4月;當時有文件提及安排渡輪來往荃灣和東涌,來往機場的巴士服務則由東涌公共交通轉車處延至東涌碼頭等。不過,赤鱲角啟用18年以來,政府從未公布整體應變安排,公衆無從知悉。從周五晚封橋斷路之後的情况看來,有理由質疑當局缺少整套緊急應變方案。汲水門大橋、青馬大橋與青嶼幹線保持暢通,使赤鱲角機場運作不受任何事故停擺,不單涉及旅客的福祉,實際上關乎香港的形象和令譽,十分重要。當局應對與事態的重要程度,顯然不成比例,難以接受。政府須汲取教訓,全面檢視這條戰略交通幹道的安全和緊急應變,確保上周五晚的甩漏不會重演。



好一句:緊急應變似有若無明 。。。。。。香港不就是這樣渾渾噩噩 經已 18年嗎!?!?!?





伸延閱覽:
政府跨部門會議跟進封橋事件 有線新聞網
撞橋不顧而去 拘船長兩船員 東網專訊
十號幹線曾因立法會否決而 有線新聞網
機場交通配套不可缺 應急預案要做足 文匯報網
戰略幹道全線封閉 緊急應變似有若無 明報新聞網



我的舊文:
我所看到 CY 治下的香港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