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August 17, 2015

郭阿女 與 陳四萬

郭阿女 與 陳四萬




港英政府末年,云云眾多港英殖民地官員中,結果 陳四萬 出位跑出來,成為首位華人 布政司(即回歸後的政務司司長),而且是一位女性,後來 陳四萬 更還被冠名:「香港良心」和「香港鐵娘子」! (有冇咁跨呀! 嗜悲 絕沒有認同。)


陳太還是港英的殖民地當 社會福利署署長,曾把一個被母親幽禁並涉嫌虐待幼女破門拯救出來,陳四萬 當時未有養成四萬咁個笑容,鐵板的殖民地官員面口,與 葉劉淑儀 未成為立法會議員前的一樣面口,並且曾指責新聞界過度渲染和誇大。


【維基百科】1986年,有香港傳媒揭發 6歲女童 郭亞女,懷疑被患有精神病的母親,幽禁在新界葵涌葵興邨的住所。社會福利署接手處理時,負責事件的社工曾 5次嘗試入屋瞭解情況被拒。

5月 8日,經過考慮並由當時署長陳方安生批准之下,決定引用《保護婦孺條例》聯同香港警務處、消防處、政務處和房屋署破門入屋救出女童。女童被送往竹園兒童院,而其患有精神病的母親被強行送入葵涌醫院接受精神病治療。

社會福利署亦以案件懷疑涉及虐兒為由,禁止兩母女見面,後來才批准每星期可以有 2次見面。

陳方安生在「郭亞女事件」中受到一些人批評。這除了由於她批准破門入屋之外,也是因為她曾在相關的記者會上,指責新聞界對此事的報道誇張渲染。不過事件得到當時的港督尤德認同,讚揚她處事果斷。

是為:郭阿女事件



陳太的果斷決定破門營救,社會各界正反雙方都有,但 陳四萬 承受壓力願負上責任,作出她認為當時最有利 郭阿女 的決定,是唯一 嗜悲 覺得她起碼能盡了職責上的責任,作出了作為署長應該做的決定。


相比起一班屍位夙餐的殖民地和特區官員,一班以不做不錯愈做愈錯為己任,不會被問責的所謂問責官員,起碼陳太曾經有一次敢於面對應負責任,可能就是所以後來她出位了!


之後,陳四萬 繼續效力港英政府,尤徳爵士瘁死後接任的港督 衛奕遜,和 最後一任港督 彭定康,連續不停升職至第一位華人布政司,回歸後也被延攬入 董建華 特區政府班子,官至 政務司司長,然而最後黯然向 董建華 辭職引退。


這位說得一口流利英式英語,自視極高言行充滿著 condescension,時常不自覺擺出一副 condescending 面孔嘴藐藐, 傲慢的前殖民地官員,嗜悲 對 陳四萬 沒有半點好感。


2007年 9月 陳四萬 競逐 民建聯 馬力 急病逝世,空出的港島東立法會議員席位空缺時,因為唯一對手是 葉劉淑儀,兩人都是揀不落手,最後 嗜悲 為了 support 有競爭性的直選,有去了投票站投票但是卻投了一張 “白票”。


上週偶聞時事新聞報導提起 陳四萬,突然想起 “郭阿女事件”,也是唯一 嗜悲 可以記起,和關聯上 陳方安生 的舊事件,她有甚麽政績 back up 佢,可以被選為末代港英 首位 華人布政司 呢?! I Don't Know 嗜悲 不曉得更記不起來。


一向政治冷感的 嗜悲,對於現時香港特區死了心,於是想唯一的可以合法表態的途經也都自絕掉,嗜悲 是想把名字由選舉事務署選民登記名冊下冊,簡單來說就是不再做 ”選民“ !


嗜悲 仍然會按時按候報稅繳稅,交水費交差餉政府費用,但不準備行使投票選舉的權利和責任 。。。。。不過看過更改事項表格,是沒有這項選擇的!? 看來除了 嗜悲 死後被註銷之外,選民登記下冊是暫時沒法做到。




伸延閱覽:
郭亞女事件 維基百科
陳方安生 維基百科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人無預知能力,
世事如棋,
我們不會知道下次有什麼人出選,
所以一票在手投不投是自己選擇,
但下冊了,
就沒有選擇的權力,
太笨了。

新鮮人 said...

郭亞女今年也有三十五了,
不知她又如何看待當年的事呢?
她是當事人,
她說了才算數。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問極都冇人知
點可以從登記冊註銷!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可能 郭阿女 已經移民外國喇!

DK Yeh said...

聴說郭亞女早就離開香港被收養到英國,方安心為標準級公務員,肯定有兩付面孔,在非常不得意的情況下離職,肯定唔開心,離職後所說的比較起王永平,未見得多幾分良心,唔明點解會呌她做香港良心!
我在港生活時有登記做選民,但從不參與,我住荃灣同大舊陳偉業同一屋邨,他女兒與小女是幼稚園同學,我跟他都係點點頭,反而我對李柱銘就非常欽佩,話說七十年代初我要送一份文件給他,要他的OPINION,佢秘書呌我入去佢办公間,佢坐着拆我份文件,佢隨口說,坐啦!我仍然企立,佢再說一次,我仍站立,佢然后問我點解唔坐,我說企得啦,我係靚仔老細呌我送信兼了解吓情況,佢然后站起來,你唔坐我都唔坐,我同你都係平等的,入嚟我個OFFICE係無等級的!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多謝 DK兄留字相告

噢 原來她已經不做香港人
看來 陳方安生 仍在有關位子上時
已經為 郭阿女 作出最明智的抉擇。

作為政治人物對信念的執著不論是否同意都值得尊重
至於左搖右擺可以隨時搬龍門看風駛履的政棍俯拾即是!

雖然未能盡同意 李柱銘 的政治取態
不過 李大狀的一些軼事
偶然也有記載在我的 Blog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