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ly 13, 2015

這個特首真賴皮 香港推莊大時代

這個特首真賴皮 香港推莊大時代
同場追加:《新報》停刊





@7:19 梁振英 賴皮地叫 莫乃光 去問新的局長


香港立法會 資訊科技界別 議員 莫乃光 在立法會的:特首答問大會中,向 特首提出業界兩個問題,特首不知道是不懂答還是唔敢答,結果 在與 梁振英 對話後在 莫乃光 Facebook posted 個 youtube,並寫:「他(梁振英)竟然說成立了新的局,交給新局長你去問他(新局長)吧。」


這個新的局當然是指: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Bureau 創新及科技局,Bureau Chief designated 預定局長:楊某人!


立法會會會期完畢 財委會開足 28小時 OT


【TVB News】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因應立法會財委會仍有「拉布」,要求立法會在會期結束後加開五日財委會會議,盡快審議剩下的民生項目以及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

政府較早前要求財委會優先審議十一項涉及民生的撥款申請,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就排第十二項。

行政長官梁振英表示,過去兩星期,財委會只審議了六項撥款,要求立法會暑假休會前最後一次會議結束後,加開五天會議:「特區政府今日會向財委會主席提出,在這月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日,五日請財委會主席召開財委會會議,審議剩餘的民生議題,和以正常的方式、即不要『拉布』,盡快審議創新及科技局。」

財委會主席張宇人指,要先諮詢議員意見:「如果有足夠同事希望開會,我們便開會。我亦有責任,就是廣大市民有期望我們『議而決』,不會『議而不決』。所以任何一個議題去到一個地步,是要作一個表決。」

工黨李卓人不滿意「加會」做法:「我覺得他現在是一個可以說『暴力加會』的狀態。」人民力量陳偉業指:「如果有任何程序改變,有機會讓創新科技局通過,人民力量會全面開戰。」

工聯會王國興支持「加會」:「我個人是願意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支持創科局通過撥款。」他希望泛民議員不要再「拉布」。(看片)



梁振英 2012還未上任,就派 羅范椒芬 去立法會要求增加撥款至 ”五屍十四鬼“,架床疊屋的政府架構,被指責是多開幾個高級官員位子給 梁政府 用作政治酬傭。如今又再重施故技,逼立法會財委會在立法會期後,多開五天 28小時的會議強行通過 創科局 撥款,多開一個局長級位子連帶下面的大批支援官員和職員,一闊三大開支以億元計。


提早辭掉教職的陽痿紅,將出任新局局長,在未得到撥款前特首玩手段,先繞過立法會聘請陽痿紅成為顧問,兼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整個立法會會期都完結了,卻根據行政長官的個人意願,增加五天的財委會會期共 28小時,又再是一次 人治 高於 法治 的粗暴演繹。


【明報專訊】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張宇人表示,下周二至周六(14 至 18日)將加開 14節會議,以審議各項工程、民生項目和創科局撥款申請。

張宇人表示,14 和 18日共 5節會議,多數議員支持加開會議,而 15 至 17日則支持和反對者一樣多。他說,目前仍有 20個關於工務工程、5個民生和 2個創科局的議程,他決定加開 14節會議。

他又說,從來不漠視議員的意見,自己是看完所有人意見後,加上市民亦想議員完成處理所有項目,整體社會有期望,政府亦已釋出善意,把民生項目擺在前面,若不拉布的話,明天會議都可以完成審議。

他強調,是否加開會議是財委會主席少有的權力,但他都有徵詢同事意見,才作出決定。至於 18號之後還開不開會,他說這不是他的決定,要由政府和同事決定。他又說,不要讓市民感覺議員是議而不決。



《明報》報導:莫乃光 是 資訊科技界別的 立法會議員,認為下年度會期再審議創科局撥款較合適,莫乃光批評特首梁振英,仍然要求在下星期加開 5日財委會,是挑釁立法會議員。


【明報專訊】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在特首答問會後,批評特首梁振英攻擊他,並指自己見業界人士的數量比梁振英多。

梁振英今早在答問會回應莫乃光質詢時稱,他所接觸的創新科技界人士,尤其是資訊科技界人士認為,莫乃光未能反映業界看法、未能維護業界利益,只堅持泛民立場而被綑綁。

莫乃光會後對傳媒說,他每天見業界人士的數量比梁振英多,其中有支持也有反對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但以支持者較多,他自己也亦認同設立創科局對香港有幫助。

不過,他對梁振英的回應感到很不滿及失望,指梁振英只會舉如巴士手提電話程式的例子,「但完全不懂回應我的兩個業界面對迫切的問題」。

第一、是港府帶頭不肯採購本地資訊科技公司的產品及服務;第二、是政府外判的資訊科技人員同工不同酬,但人數比公務員更多,「他(梁振英)竟然說成立了新的局,交給新局長你去問他(新局長)吧」。

莫乃光又表示不贊成立法會財委會加開會議,但重申自己不會參與拉布。 (看片)



管治香港是特首的責任,所有司局長都經由他提名再得到中央委任,由特首至以下的官員都是由公帑出糧,一旦社會出現問題,市民納稅交費交差餉去養一班官員,就是要政府負責任去解決。


層層問責,一旦低層出錯,上面的也要負上責任,下面的沒有人去答,上面的就要問責負責去答。沒有新的局長,政府就可以翹埋雙手甚麽都不做,特首本人和原本負責這一瓣籌的局長就可以甩身?


莫乃光 在 立法會特首問答大會中,提出質詢:「第一、是港府帶頭不肯採購本地資訊科技公司的產品及服務;第二、是政府外判的資訊科技人員同工不同酬,但人數比公務員更多 。。。。。。」在上面 youtube 片段 @ 7:19 特首 賴皮 地沒有回答,莫乃光 再追問也是沒有答,還拉埋政改來和稀泥混淆一番。


時常看法庭的戲,當 控辯雙方律師盤問 cross examination 證人、被告人、原告人 時,律師便會就所代表者利益,要求法官准許拒絕回答問題,但法官是有權力去 overrule,裁決:證人、被告人、原告人 必須要回答問題。


嗜悲 未曾熟讀 立法會議事規則,不知道立法會主席有沒有權力 overrule,要求接受議員們質詢的 特首,必須回答議員們提出的問題呢?看來顯然 曾主席 沒有要求必須回答,或是曾主席有這權力而選擇不行使放生特首,這有待有識之士們指點指點。


哈哈哈 。。。。今次 莫乃光 覆述 梁振英 話:「他(梁振英)竟然說成立了新的局,交給新局長你去問他(新局長)吧!」嗜悲 想乜 特首 咁有急才識得借力打力添!


卻原來 特首 都只是有樣學樣啫 。。。。。不久之前已有前科


港大任命副校長(學術人事及資源) 等埋新首席副校長


港大任命 陳文敏 做副校長之事,牽涉到政治干預學術界委任的自由,閱讀 前明報總編輯 劉進圖 寫給 梁智鴻 的公開信,便可知來龍去脈。


【明報專訊】尊敬的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先生:

有關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先生獲推薦出任港大副校長一事,我曾在報上公開撰文,關注港大這所香港最高學府的人事任命,是否受到不恰當的政治干預,現就此事再向閣下請教。

5點事實提問
首先,據我所知,陳文敏申請副校長一職,並非他採取主動,乃是閣下在 2013年末大力游說他所致。及後,港大新校長馬斐森到港與持份者交流,陳獲安排與馬斐森會晤,就陳文敏加入由校長領導的高級管理層交換意見,其後遴選委員會所聘用的獵頭公司主動接觸陳文敏,他才答應申請。過去港大循內部晉升委任副校長,往往只需校長提名校委會通過,不一定作公開招聘及遴選,但陳文敏申請副校長一事,經過了最嚴格的物色及遴選程序,而整件事起源於閣下,就閣下主動接觸陳出任副校長一事,未知你能否公開確認?

其二,由馬斐森校長和錢大康首席副校長領導的遴選委員會經過數月工作,在 2014年 11月至 12月間已達成共識,一致同意陳文敏是出任副校長(人力政策)的合適人選,預備向校委會推薦他。港大管理層並據此與陳書面聯繫,通知他校方有這個意向,與他商議就職日期,經協商後擬訂在今年 3月上任新職,此事閣下充分知悉,希望你能公開確認。

其三,校委會在去年 12月的會議上,因應有委員質疑法律學院接受「政治捐款」一事的內部檢討報告不夠充分,決定成立審計委員會深入調查。遴選委員會其後決定暫緩向校委會提交推薦陳文敏當副校長的文件,希望在審計報告完成後再作審視,以確保推薦決定穩妥周詳。但閣下對外解釋事件時,只強調遴選委員會尚未完成程序,卻隻字不提委員會其實就人選一事已有傾向,令外界誤以為遴選委員會尚在物色或比較人選,或者議而不決延誤履行職務,其實是閣下語焉不詳,希望你能公開確認。

其四,審計委員會完成報告,對陳文敏就任法律學院院長期間處理教員戴耀廷收取捐款事件,並無提出任何違反港大規章指引或誠信操守的質疑,本來任命一事已經與捐款事件的跟進討論無關,但閣下因應部分校務委員不滿審計報告,宣布要求審計委員會提交補充報告,而遴選委員會亦無奈跟從,要考慮補充報告後才決定提交推薦文件,任命議案再三延誤無法提上議程,實源於校委會及閣下的決定,希望你能公開確認。

其五,補充報告出爐,突然增加了一句對陳文敏的批評,指他在處理捐款事件上「未符大學期望的標準」,但這個質疑到底是建基於哪一條港大教職員事前知悉而非事後加添追溯生效的行事準則,當事人和公眾無從知道。這「期望的標準」不單含糊籠統,而至於所謂事實證據,則是法律學院在記錄捐款一事的表格上未有註明捐款人名字,但學院負責人已作解釋,基於捐款人要求保密,院長秘書已另行通知需處理捐款的部門直接聯絡戴耀廷,了解捐款人身分,而大學亦在兩星期內向捐款人發出正式收據。這些事本來不難釐清,但閣下領導的校委會以保密為由,拒絕向各個有關的當事人提交補充報告全文,令各當事人無法在充分知情下回應,閣下知悉並同意這個安排,希望你能確認。

兩點意見
除了以上 5點事實提問,我對此事還有兩點意見,一併向閣下提出,向閣下請教。

其一,遴選委員會既然已經完成了候選人基本能力、條件、資歷等方面的審核,並達成一致共識,並已知會當事人,如果要更改決定,必須有充足及良好的理由,顯示候選人不適合出任該職位,才能推翻原來的決定。如果有報告證明候選人擔任大學管理人員時曾違反規章指引,那可以是充足及良好的理由收回任命;但如果不涉任何違反規章指引,只是大學校委會在外界政治壓力下產生了新的期望,對收受政治性捐款的處理有了新的要求,這就不應該成為遴選委員會衡量某候選人是否稱職的因素,否則就會開了大學教職員跟足規章指引行事依然在升遷上受懲罰的壞先例,這對港大未來的人事任免升遷有深遠影響。這一點原則,未知你是否同意?希望你能表明立場。

其二,校務委員會有權接受或推翻遴選委員會的建議,個別校務委員就事件表達立場時亦難免受自身政治立場和背景左右,但校委會作為港大校務決策機構,行事必須堅持公平合理的準則,並具有透明度,讓持份者知悉決策的依據。當前校委會面對的難題是陳文敏的任命遭到左派猛烈攻擊,政府任命的校委集體反對,一些非政府任命的校委也擔心若通過任命,會影響港大日後向政府申撥資源,但也有好些校委認為應該按一貫人事任命原則行事,不能打開人事任用按政治考慮來決策的壞先例,否則後患無窮。我個人較傾向後者,即排除政治因素來任免升遷,否則港大管理層和校委會就要隨着每屆政府換屆而作出相應人事調整,來保持大學與政府同步同調,這顯然是不合理和不可行的。這一點原則,未知你是否同意,希望你能表明立場。

港大法律學院 1987年畢業生劉進圖敬上

2015年5月28日



事件發酵到了 6月 30日以 娘至紅 推說首席副校長即將離任(將會去浸大),要把任命副校長(人力政策)的任命權,留給尚未有開始招聘,還未找到合適人選,留給新的 “首席副校長” 等待裁決 。。。。。


【成報】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討論副校長任命一事,外界盛傳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乃人選之一,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會後表示,決定押後委任「副校長(學術人事及資源)」一職,皆因現任首席副校長錢大康即將離任,認為副校長作為首席副校長的「Assistant(助手)」,應待新首席副校長上任後再作決定。

港大校務委員會昨日下午開會,主席梁智鴻、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行會成員李國章均有出席,席間分別討論兩大議程,包括如何跟進「戴耀廷涉嫌收受 145萬元的匿名捐款事件」及「專責學術人事及資源的副校長任命」。據了解,物色委員會去年已建議由陳文敏出任副校長,惟因陳文敏及後捲入戴耀廷匿名捐款事件,故任命一直不在校委會議程上。

將公布戴耀廷捐款事件報告
梁智鴻會後表示,校委會暫不委任「副校長(學術人事及資源)」人選,皆因副校長乃首席副校長「Assistant(助手)」,直接向首席副校長負責,惟因現任首席副校長錢大康即將離任,預計 8月才完成招聘,故應待新人上任後,再決定副校長事宜,否則對新首席副校長不公平。

至於戴耀廷涉嫌收受匿名捐款一事,梁智鴻表示,已接納相關審核報告及補充分析,計劃公布全份報告。至於委員回應,他表示,除了一名委員外,其他回應將會公開。他又表示,由於部分委員對報告有意見,將交由大學管理局決定是否跟進,並研究是否需要改善收取及使用捐款的指引,再交回校務委員會討論。

教育界葉建源歡迎校委會公開審計報告內容,認為有助公眾對事情的理解,但認為「押後委任副校長(學術人事及資源)一職」,或對候選人選不公平,希望校委會在程序公義方面多點解釋。



港大首席副校長 錢大康 是要去 浸會大學 做校長,空缺預計 8月才完成招聘,「等埋新首席副校長」一語成籤成為 legal preceding 參考案例,原來之後 梁振英 都曉借用在立法會答 莫乃光 質詢時說:「交給新局長你去問他(新局長)吧!」


【明報專訊】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前日以「等埋新首席副校長」到任,以聽取其對副校長人選的意見為由,決定押後討論副校長任命。

本報翻查資料發現,港大校委會分別於去年 11月及今年 2月,在得知首席副校長錢大康不續任下,委任了 4名副校長,其中兩人直屬於首席副校長。

多個消息來源均指出,委任上述副校長時從沒委員提出「等埋新首席副校長」,但前晚本應討論陳文敏的任命時,卻有 12人投暗票要求「等埋」。



港大的副校長任命拖到幾時?但 政府 government 和 半政府機構 quasi government bodies 把責任推卸給別人他人勢頭,看來並未有竭止 。。。。。


啟晴邨食水含鉛量超標 公報同一水喉匠 曾承接其他屋邨水喉工程


最近一單是 啟晴邨 發生食水含鉛超標,政府罕有在未查明前,就公開了承接水管工程的水喉匠名字:林德深。還把同一水喉匠 林德深 承造 5個公共屋邨的水管工程一起公報。除 啟晴邨 以外,還包括:水泉澳邨、屯門的龍逸邨、長沙灣邨 及 葵盛圍葵聯邨,都可能出現含鉛量超標。


【明報專訊】一直處理九龍灣啟晴邨食水問題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批評政府至今未全面檢驗啟晴邨食水,亦忽視鄰近德朗邨食水或含鉛問題。

黃碧雲發新聞稿表示,政府再發現九龍灣啟晴邨 3個住宅單位的自來水樣本含鉛量超標,當中一個樣本更高達 35.1微克/升,超標25.1微克,問題非常嚴重。

黃碧雲批評,政府在未有徹底調查以及抽查所有單位的水樣本與喉管、焊接物、水龍頭之前,便簡單地將問題歸咎於一個水喉匠,是企圖淡化事件的嚴重性,轉移焦點及視線。



含鉛食水也可能是水務署鋪設在街喉入屋邨段產生,才接駁到屋邨內由 水喉匠林德深 承造的屋內水喉,在尚未查明前就公報了水喉匠林德深 名字,是否政府又希望市民和議員應該去找 水喉匠 林德深 來問呢?質疑政府企圖淡化事件的嚴重性,並且轉移焦點及視線 。。。。黃碧雲 問得好淺白?


君不見現在香港社會中一旦出現問題,政府部門互相推卸責任,市民 去問 路政署 卻說是 食環署 的管割範圍,食環署 又指出是 規劃署 負責,規劃署 轉頭又推給 環保局 。。。。。。。屯屯轉,菊花圓!


「交給新局長由你去問他吧」,與 「港大等埋新首席副校長」,是完全無關的絕對獨立 independent 事件 。。。。。。不過異曲同工啫,香港進入了一個新的 “推莊” 大時代!




後記:

寫完文章又讀到《信報》:一隻巴掌拍不響 慣性鬥爭累鬥累


【信報社評】不管中央政府是否故意「打左燈向右轉」,以寸步不讓的強硬姿態換來絕對安全的原地信報社評踏步,也不管建制派的世紀大甩轆到底誰是「等埋發叔」的創作總監,政改方案被「高票否決」現已成為歷史烙印,未來兩年不可能重啟五部曲。

錯有錯着,建制派被形容為「人蠢無藥醫」的戲劇性滑稽表現,把本來劍拔弩張的繃緊局勢消弭於無形,政改表決過後,沒有發生眾所擔心的衝突場面。既然針鋒相對的尖銳議題不復存在,政府與政客共同聚焦於民生項目乃唯一出路。根據港大和中大的民意調查,不約而同有六成左右的受訪者最關心民生問題,反映「後政改」時期理應休養生息。

民生無小事,此乃特首梁振英的莊嚴承諾,香港究竟能不能施展渾身解數,積極改善百廢待舉的民生?看情況仍然有隱憂,因為本地政壇似乎陷入了「慣性鬥爭」的怪圈,因人廢言,因噎廢食。即以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一事為例,隱隱然又朝着冤家鬥氣的方向發展。

政改被否決之後,梁振英宣布押後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申請,以便立法會財委會優先處理十一項民生及經濟撥款,政府予人釋出善意,向立法會尤其是泛民議員「伸出橄欖枝」之感,配合梁振英分別約見各黨派議員,似乎有意修補行政與立法的惡劣關係。

然而,泛民在及後的財委會會議,卻繼續施展「拖字訣」,聲言在本屆會期只會通過涉及民生的撥款,一於再次阻礙已延遲三年也未能成立的創科局過關。眼見形勢不妙,梁振英前日突然表示,要求財委會加開一連五日的會議,由下周二直至周六,會議總計長達二十八小時,希望於暑假休會前通過創科局撥款。

對於這樣出乎意料之外的要求,泛民精神為之一振,將之理解為「政治鬥爭」,工黨李卓人甚至形容為「暴力加會」,人民力量陳偉業表明「全面開戰」,用盡一切方法拉布,企圖阻止創科局撥款在休會前通過。

也許,梁振英的做法略嫌唐突,畢竟立法會的「對口單位」一般是政務司司長,行政機關有什麼要求,通常由政務司司長向內務委員會主席提出,如今由特首開腔要求加會,難免予人「強行硬闖」之感。不過,最關鍵的問題始終在於,香港到底有沒有需要成立創科局?這個一次又一次難產的局,有沒有能耐為香港打造創新科技?

無論需要還是不需要創科局,身為議員也應該以事論事,而不應該由於某個特定的人物提出來,馬上觸動敏感神經,貶為「政治鬥爭」。說到底,與梁振英凡事對着幹的泛民議員,何嘗不也是抱持鬥爭心態?全面開戰云云,恰恰反映了五十步笑百步。

代表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講得可圈可點,他原本支持成立創科局,但如今強行加會,破壞了過去幾個月與負責官員的溝通,「本來道門係慢慢開緊,但現在佢偏偏要闖關整爛道門。」如此說來,泛民若然用盡一切方法拉布,阻止創科局撥款通過,純屬意氣之爭。

一隻巴掌拍不響,假設梁振英果然借題發揮,真的有意利用創科局進行「政治鬥爭」,如果議員不以非理性的對抗心態回敬之,彼此有可能鬥得起來嗎?創科局成立與否,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科技的歸科技,完全沒有必要跟鬥個你死我活的陰謀論混為一談。退一步而言,立法會財委會能否順利加會,視乎議員出席人數是否足夠,若然人人一心一意放暑假,會是開不成的,欲鬥無從矣。

創科局淪為政府與政客之間的磨心,名副其實好事多磨,其他民生項目的命運又將如何?不妨這麼說,要是行政與立法的惡劣關係擺脫不了慣性鬥爭的格局,民生項目也陸續遭擺上枱政治化,其結果必然是「阿蘭嫁阿瑞」—— 累鬥累,累及七百萬市民。




為此, 嗜悲 上網查找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Bureau 的 commission


【維基百科】創新及科技局 工作範圍

  1. 中醫藥研發(與食物及衞生局和衞生署合作)
  2. 再生能源及廢物管理技術(與環境局/ 環境保護署合作)
  3. 統籌各項電子化措施(例如無紙化政府)
  4. 推動雙邊科技交流
  5. 推展數碼 21資訊科技策略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Bureau 創新及科技局 Bureau Chief designated:楊偉雄 對於 IT 科技的知識絕對無懷疑,然而 中藥、再生能源、廢物管理,他是否勝任呢???咁是不是又要多找三個分別個對: 中藥、再生能源、廢物管理 方面有知識的副局長呢?


架床疊屋的政府架構,多開幾個高級官員位子就可以解決,是否實則是政治酬傭呢?到時立法局議員詢問,又要等埋招聘到 中藥、再生能源、廢物管理 方面有知識的副局長,才可以答覆議員諮詢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追加:

1959年 10月 5日創辦的《新報》,7月 11日傍晚宣布停刊。


創辦五十六年的《新報》在網站宣佈,正式結束業務。《新報》指隨著免費報章的出現,傳統報章近年銷量大幅下降,加上讀者讀報習慣改變,《新報》在可行的方法及預算下已作出多番改革,但仍然處於長期虧蝕狀態。經過詳細考慮決定停刊,所有受影響員工將獲合理賠償及妥善安排。






嗜悲 生得晚錯過了《新報》創刊後,最初三十年輝煌時代,聽啲老叔父講故事,當年 《新報》的老闆是 羅斌 也經營《環球出版社》,因此有很多當年還未成名作家,在《新報》與《環球》兩邊寫,副刊的小說欄目寫出了不少名作家。據一篇 沈西城 懷念 羅斌 的文章:「羅斌提拔新作家,慧眼獨具,倪匡、古龍、卧龍生、諸葛青雲、龍驤、張夢還 。。。。。。都是從《環球》冒出來後而得享大名。」


嗜悲 接觸《新報》,是八九六四天安門民運清場前的約兩個月左右時間,因為一次在報紙檔前看到《新報》,報導有別於《明報》《星島日報》,於是在六四前後每天都買《新報》閱讀,六四之後就再沒有購買。


昨天傍晚聽到《新報》停刊消息,去 7-11 用 7元買到了 1份 7月 11日最後一天出版的《新報》留為紀念。打開一讀,真的與其他報章,不論是免費收費報章冇得比,版面與編採都仍是舊式樣,只是添加了彩色圖片。


原來自 羅斌 去世,幾經轉手現在是 楊受成 的《英皇集團》經營,傳說其實有中資背景,云云。




伸延閱覽:
Charles Mok 莫乃光 facebook
梁振英 要求立法會在會期結束後 加開五日財委會會議 TVB News
張宇人決財委會下周加開 5天會 明報新聞網
莫乃光:特首攻擊我,我見業界比他多 明報新聞網
劉進圖﹕給梁智鴻的公開信 長青網
港大校委會押後委任副校長 成報新聞網
4副校任命均無「等埋首席」 長青網
啟晴邨食水含鉛超標 政府歸咎水喉匠 明報新聞網
一隻巴掌拍不響 慣性鬥爭累鬥累 信報新聞網
創新及科技局 工作範圍 維基百科
新報 停刊 谷歌搜尋
新報 (香港)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man?" 又再說三道四
不落後於台灣
港版黨報:這個特首不太冷
還有七年多
我所看到 CY(Swine)治下的香港
次佳選擇
五屍十四鬼 魑魅魍魉
『博益』結業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我唔係同現今政府講話,
推莊哩樣野係政府部門一向的習慣,
就算在港英政府年代都一樣,
d高官以至政府門診的阿姐都係咁,
由我出世就醫,馬料水時"了仔部"拆屋,大學借款等等,
我做過無限次人球,
俾各政府部推來推去,
無限期拖住我,
最好唔好煩佢地,
唔x洗做又年年有人工加,
加唔夠多又話影響士氣,
正扑街廢柴一大堆。
有某退休公務員高官成日講香港 公務員係全世界最優秀團隊之一,
我次次聽到都火上心頭,
咁多年來受政府部門d氣點計先,
扑佢個街,
大部份都係懶得就懶有懶,
無做唔錯的懶西,
推莊哩家野唔係梁生以至今日先有的,
港英時年已經係咁扑街啦。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兄台當年的 寮仔部
大學資助 grant loan
都是民生的 各部門 A字膊啫

如今三件事都是政治事件:

創科局加開5天28小時是梁振英要求立法會財務小組為他個人意願開長會

港大的副校長任命 因為 陳文敏 曾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長 指他縱容戴耀廷攪佔中

last but not least
屋邨食水鉛超標主要承建商是 中資的中國建築 啟晴邨 屬 港房屋委員會管割 建築監管是 房屋署 水務署
還可能涉及 食環署 工務局 機電署 一大串 政府部門 現在把 水喉匠 林德深 擺上枱

政治任命 政治干預 政治醜聞
卻推莊用非政治方法去解決
企圖淡化政治成份 再淡化溝淡再溝淡!!!

新鮮人 said...

今日的高官很多都是在港英年代的民生部"成長"出來的,
他們骨子裏的想法和作風都受當年的官場文化影響,
無論是民生的還是政治的問題,
他們都會相同的手法,
不是這樣嗎?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根正苗紅的殖民地高官已經走的走退的退了 新鮮兄
如今是共產黨培植的一群 30年前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
秘密來港招務的年輕人 滲入官商社會各階層
兄台不見今次 食水含鉛 的事件經過和處理手法
很有和 三聚氰胺 毒奶粉的事件 好像是翻版一樣嗎?
維權的可能就會像內地一般 classified as 尋釁滋事
不論市民或律師 通通 一併捉入監房
維穩是最大錢題and前題!!!

新鮮人 said...

推莊這家野在港英已是家常便飯,
我覺得不是中共支持者專有的。
至於鉛水事件,
且看下去再說吧。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據報章報導
自從內地新的國安法通過
國內已經有百餘維權律師
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的律師和
維權人士約百多人 。。。。。。。。。


【亞洲週刊 2015年7月26日 第29卷 29期】中國百餘維權律師被捕風暴

一場針對維權人士的全國性抓捕行動正展開,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的律師和維權人士約百多人,引起國際關注。美國國務院敦促中方放人,中國官方媒體則指今次事件破獲了一個律師勾結訪民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
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凌晨十二時十分左右,律師王宇在北京的住家發出微信:晚上送先生和兒子去機場,剛才家裏突然斷了電,互聯網也斷網了,聽到有人撬門,門外有人說話,打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不通。凌晨四點後,王宇失去聯繫,她的丈夫包龍軍及十六歲兒子包卓軒陸續失蹤。有消息指,當晚大約二十到三十名警察以抓吸毒人員為名,包圍王宇所住單元樓,將其帶走。七月十日,一批同業者就王宇失聯一事發表聯署聲明,譴責半夜突襲抓人的行為,呼籲依法調查。

與此同時,一場針對維權律師的全國性抓捕行動已經悄悄展開。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信息,自七月十日七點三十分開始,王宇服務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其他四名成員: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律師、周世鋒助理李姝雲律師、財務總監王方,以及行政助理劉四新陸續被不明身份人士帶走調查,或在不同地點失聯。七月十一日,著名維權律師李方平被江西省萍鄉安源區鳳凰派出所警察帶走。截至七月十五日中午十二時,全國範圍內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和短期限制人身自由的律師、律所人員和維權人士達到一百八十三人,著名律師張雪忠、常伯陽、隋牧青、袁裕來、楊金柱等人榜上有名。抓捕波及超過二十個省份,被稱為「七一零大抓捕」、「黑色星期五」、「中國律師劫」,引起國際關注。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柯比七月十二日發表書面聲明敦促中國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權利,釋放所有因尋求保護中國公民權利的被拘留者。台灣陸委會呼籲大陸應落實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普世理念,以積極、正向的態度推進人權、自由發展、聆聽民意,方能拉近兩岸民心與價值距離。包括國際特赦、香港支聯會等組織紛紛發表聲明予以關注、譴責。

中國官方媒體則統一口徑,為此次抓捕行動正名。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用「維權式滋事」為題,指今次事件破獲了一個律師勾結訪民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指出被抓捕者是今年五月發生的慶安警察槍殺訪民等事件的背後推手。《人民日報》指出,警方查明,「維權圈」大體分為三個層級,組織核心層包括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律師黃力群等人;策劃行動層包括律師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吳淦、包龍軍等人;跟風參與層包括劉星等「訪民」。其他角色包括有專人負責拍攝現場情況,第一時間發到微信,專人整理,發到境外網站,隨後大V(微博意見領袖)評論、轉發,從而給當地政府造成強大輿論壓力。群體內部保持 QQ、「Telegram」等即時通訊進行聯絡、煽動和組織串聯。值得一提的是,通訊工具「Telegram」在抓捕行動大規模開展的七月十日開始出現中斷和連接不上的情況。

律師斯偉江發文指,中國《憲法》明確規定,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決定、或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的,不受逮捕。《刑事訴訟法》也規定,除法院外,再無任何其他國家權力機關可以宣告一個公民有罪。然而央視在檢察院都未批准逮捕前,已將案件定性為通報、讓所謂犯罪嫌疑人出鏡、認罪,甚至指控尚未認罪的人。

以律師為整肅對象
法學家范忠信撰文分析,此次拘捕行動有五大特徵:人數多規模大、全國警方協同作戰、利用媒體進行人格醜化、大規模銷號刪帖禁言。因此,這不是一次正常的執法行動,而是以律師為鬥爭對象的政治整肅。

法學家賀衛方評論,近日立法保護國家安全,實際上,這種把律師和當事人往絕路上逼的做法是危害國家安全的最嚴重行為。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全國人大通過新《國家安全法》,所規定的國家安全事項空前廣泛,國安委也成為唯一被明確賦予法律地位、依法直接享有國家公共權力的黨內機構。

現為哈佛大學訪問學者的人權律師滕彪認為,這是習近平上台以來針對公民社會大清洗的一部分。此前遭受全盤鎮壓行動波及的包括異議人士、NGO、訪民、地下宗教、互聯網、大學和新聞機構等。至少一千五百名維權人士被捕入獄,其中包括知名人權律師許志永、浦志強、唐荊陵和丁家喜。

人權律師行業興起於二零零三年,人數迅速從十幾人增加到上千人,利用現有法律體系維護公民權利和自由,利用互聯網和媒體揭露當局的濫權和司法不公,成為活躍的民間力量;並通過一個又一個案件把不同的群體——強拆受害者、計劃生育受害者、污染受害者、有毒食品受害者、基督徒、法輪功等連接起來。也因為往往會對現行政策或法律體制提出質疑和挑戰,而長期受到打壓。

律師高智晟甚至曾長期受到獄中酷刑。這些壓力之下仍然不放棄的維權律師又被稱為「死磕律師」,意指抗爭到底。被捕的律師王宇是典型代表,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如曹順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土赫提案,並曾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零八年天津鐵路公安報復陷害事件令王宇產生重大改變,坐過冤獄後,她從商務律師轉型維權訴訟,成為人權律師;有同行稱她是「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

七月十一日被帶走的李方平則是中國反歧視領域知名律師,代理眾多反歧視「第一案」,包括中國乙肝隱私侵權第一案、中國艾滋病就業歧視第一案等。

曾任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資深法律人、律師遲夙生在大規模拘捕事件後發微博表示,「死磕律師就是要把三十多年來中國人辛苦制定的法律一條一款落到實處,希望實現的也是中國人的百年夢想」,「死磕律師在法律框架下履職沒錯,但是法律的真正實施動了某些當權者錢權交易的奶酪,於是他們尋求各種理由打壓,我就是死磕律師,來打壓吧!我就是死不改悔!」

成立義辯律師服務團
被稱為「律壇怪俠」的湖南律師楊金柱在此次嚴打律師行動中兩次被警方約談後,不顧他人勸告,宣布為被刑拘的鋒銳律師所主任周世鋒辯護。因代理多宗人權案件去年被註銷律師牌照的廣東律師王全平在被約談後,十四日在網上發表聲明,成立「七一零義辯律師服務團」,為受難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擁有法學博士學位的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則發表公開微博表示,「我們必須努力。我決定重新成為一位執業律師」。

財新網報道,七月十二日,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江平、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高銘暄這三位中國法學泰斗級人物在一場公開論壇上發言,反思中國律師權益保障問題。江平指出,按照依法治國的精神,維穩的前提是國家有著有序進行的秩序,因此,破壞國家管理的有序狀態,就是破壞了穩定;有序的前提是要有規則的指導,有權力正常的運作,在這樣的維穩狀態下,人民的權力才能得到保障,律師的權力也可以得到保障。

八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律師暫行條例》,標誌恢復律師制度,條例將律師視為「國家的法律工作者」。同年十一月二十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開庭,張思之、馬克昌等十餘名律師為被告辯護。此次抓捕行動被視為律師制度在中國恢復之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清洗律師行動。律師斯偉江在評論文章末尾寫道:「文革期間,當檢法失去效用之後,公安也沒有笑到最後,因為法律已經廢弛,他們被軍管了。當最高法院的官方微博仍在轉發這些央視判決時,我彷彿看到,他們自己不但在矮化自己,甚至,自己在不停地敲響那個喪鐘。」
《《《


土共猛推將 “新國安法” 以附件形式加入基本法
看來在香港要維權成為 尋釁滋事
而香港就用阻差辦公
學聯秘書長羅冠聰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
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及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
接獲警方電話指他們去年六月十一日
在中聯辦門外焚燒一國兩制白皮書
涉嫌阻差辦公
要求他們到西區警署接受拘捕
將會被落案起訴 。。。。。
阻差辦公 最終就是 尋釁滋事 妨礙維穩


看今次香港三件事件 成立由法官的獨立委員會
調查鉛水是緩兵之計 就是好像佔中般拖到死為止
一味推推推 市民維權終極也是 阻差辦公
最終就是 尋釁滋事 妨礙維穩

新鮮人 said...

只有放長雙眼。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據聞鋒銳律師事務所成員已經出來坦白從寬

TVB 新聞 新華社: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認罪懺悔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涉嫌重大犯罪等案件,新華社報道事務所主任周世鋒認罪懺悔。報道指周世鋒認罪時指,事務所確實有違法之處這是毋庸置疑的。而在具體行為中亦確實有違法,甚至犯罪行為,錯誤相當嚴重,除周世鋒外多名律師亦深表悔意。報道又指,警方初步查明周世鋒等人自 2012年 7月以來共策劃炒作四十多宗案件嚴重干擾司法及社會秩序,事務所亦涉嫌偷稅漏稅、行賄等。公安近日搜捕多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其中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多名律師被指涉及煽動訪民、滋事擾序,涉嫌重大犯罪。
<<<<

聽候任憑黨的發落
注意不是法院的發落
法院就算之後補回
依據咩咩乜乜物物法律判決
黨的指示才是硬嘢




真相可能得等到眼眉長變灰白都不看到
恐怕命不會這麽長到去等到!!!

新鮮人 said...

其實你我都知道 一黨控制 (但也的確有維持平穩作用)才是最高目的,原意是要國家在平穩中成長,原意是好的,但共產黨好似不明白一樣東西,(馬克思也犯同一樣錯),再美好的理想, 只要經過人手中很易就會變形扭曲,因為人擁有貪婪,自私,好勝等等惡習,尤其是居於最高權力中心的人,因為沒有足夠的權力制衡,當權者很易濫權,亂權,貪瀆等等,變得無法無天,而一黨專政就更易令當權黨權力無限,以上種種都會讓一個把黨置於國家和人民之上的政權變得毫無意義,因為他們做的一切都只為黨的延續,而不是真正為人民服務了。

如果把黨和國劃上等號就更是大錯特錯,
且本末倒置,
黨是維護國家怎運作機制,
如果做不好就應該落台,
人民就另選賢能去管理國家,
可是如今中共是永不會倒台的,
憐沒有任何真正的下台監管制度或下台機制,
這樣怎政黨為了鞏固控制自然佰打壓一切有反抗力量的人員,
而維權律師自然首當其衝了。

不過我們亦不可以完全否定那律師事務所必定是無罪的,
要知道內地不少人為了錢,
什麼犯法事情都會做的,
如果在不清楚內情下就假設他們是無辜被害的也是不公正的。
當然我們可以推論中共可能會通過這次案件借題發揮,
把一些異見份捉拿,
這就翠因為要維修一黨專政,
維持國家平穩大前題下,
人民必需犧牲的結果了。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借用 星島的一篇報導:

香港律師聯署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40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包括 13名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歷任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及多名法律界選委發起「全球聯署行動聲援被捕內地維權律師」行動,聲援內地逾百名被捕維權律師。

10多年前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表示,除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已過身和現職法官的前主席,以及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基本上所有曾任主席的大律師都參與是次聯署。

參與聯署的包括 13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3名法律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及30名法律界選委。連同公眾人士,聯署人數現有逾 500人。

聲明指,近百名內地律師和30多名維權人士本月被捕,即使當局認為律師涉及非法行為,也需由公平、公正、公開的司法程序審理,並非採取粗暴手法。律師若為其委託人辯護行為而輕易被視作犯罪行為,會令律師變得處處忌憚,噤若寒蟬。

他們譴責任何迫害和威嚇律師的行為,呼籲內地政府尊重憲法賦予被拘留律師的權利,准許家人和代表律師探望,並停止非法或無理針對律師及其事務所的行為。

參與聯署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李柱銘對事件感到心痛,同時批評影響到法治精神,也有違「以法治國」國策。
另一前主席余若薇形容,今次有組織的大規模搜捕是史無前例的,當局指控維權律師炒作案件更是「莫須有」。

而余若薇就呼籲身為律政司的袁國強就事件發聲,亦促律師會、大律師公會赴內地進行專業交流時向內地當局反映,「律政司有好重要?地位,佢如果講一句說話,份量分分鐘大過所有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說話」,無論在政治上、威力上,效用上亦然,她希望袁以其身份地位關注事件,呼籲內地政府與官員尊重法治,捍衛律師應有的盡責自由及義務。
<<<<<

記得兩年前《新快報》有記者被囚禁
當時 《新快報》整版促請放人
但案情急轉直下
涉案記者 陳永洲 後來坦白從寬
《新快報》刊登道歉聲明
承認報社對稿件審核「把關不嚴」將「以此為戒」



情況就如今次早快周世鋒認罪如出一轍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