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December 18, 2014

香港會有政治犯嗎?

香港會有政治犯嗎?



佔中和反佔中兩個陣營,可簡化為:黃絲帶 與 藍絲帶 。。。。。。


清場後 嗜悲 某天讀到 藍方有位先生說要 “放棄” 一班年輕人,因為年輕人堅持用極端手段空談理想,社會便應「放棄」這一群,不可以再包容,云云。


反佔中 吳秋北﹕青年極端社會應放棄

【明報專訊】佔領運動落幕,但無論學生團體以至建制派人士,也預料社會將繼續出現零零星星的抗爭運動。本報訪問了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及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談論未來局勢。戴耀廷的憂慮為一日沒有真普選,政府會製造土壤給激進勢力成長,「阻止不到他們的出現」。吳秋北則表明,倘年輕人堅持用極端手段,空談理想,社會便應「放棄」這一群,不可以再包容。

學界和佔中在佔領行動中雖一直強調和平非暴力原則,但阻不了武裝抗爭路線趁機抬頭,工聯會理事長、「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提醒,如果以武裝抗爭,「香港警察並不是等閒之輩 。。。。香港亦有(解放軍)駐港部隊」,強調即使行動不斷升級,中央亦不會妥協。他又說,若年輕人不改變極端思維,續以佔領爭取民主,「我們只好放棄他們」。



所謂 “放棄” 會是怎麽樣子的呢?會用甚麽的方式 “放棄年輕人” 呢?公司蛇竇內有一番討論(以下不包括嗜悲意見) 。。。。。


來自內地的同事們(比較保守)說:可能用 尋釁滋事 入罪,判處長期監禁。


來自外國的同事們(包括華裔)說:可以用 放逐 Exile,即捕即解送他她出國。或效法 保外就醫,先短期監禁,但不久便送他她們到例如:美國英國。既然兩個民主大國,都出來撐 《雨傘運動》,更升格為《雨傘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與其他顏色革命並論。


本港同事(like 嗜悲 之流屬 無膽匪類)均是無菱兩可,顯然社會中出現了 ”寒蟬效應“,不想多談避免被標籤。


嗜悲 記得港英時代警察內部設有《政治部》,他們把政治犯關閉在西環 “白屋” 內。


【維基百科】域多利道扣押中心,俗稱域多利拘留所~~白屋,位於香港香港島摩星嶺域多利道及摩星嶺徑交匯處,曾經是皇家香港警務處政治部的拘留所。

域多利道扣押中心於 1950年代初期落成,佔用了銀禧炮台的部份遺址,佔地 1,573平方米,有 4幢兩層高建築物,初時作為駐港英軍皇家工程兵會所。於 1950年代末期開始,政治部開始接管此座建築物。

當時被懷疑在香港從事間諜活動、或者意圖推翻英國殖民地政府的政治疑犯均被拘留於此,及被嚴刑逼供以至涉及私刑的審訊。在香港,不少左派人士均曾經被拘留在此;於六七暴動後,情況尤甚。

域多利道扣押中心的官方地址為香港域多利道,不設門牌編號。有電台曾經以該建築物作為節目名稱,名為《摩星嶺4號》,然而該節目主持已經澄清該物業並無門牌號碼,而摩星嶺道門牌號碼應該是從山上開始計算,真正的摩星嶺道 4號是住宅恆琪園。

臨近香港回歸,政治部於 1995年解散。香港回歸後,域多利道扣押中心被空置,及被劃作為外景拍攝的場地。

2013年 7月 11日,域多利道扣押中心用地,獲得教育局宣布分配予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發展自資高等院校,其亞洲分校將會由新加坡遷戶香港。



有位攪笑的前輩話回歸前解散了政治部,回歸後也應該沒有可能有,那末就把被放棄的青年,輾轉設法送返內地給個其他罪名受審判刑,因為這樣可以避免本港司法制度被質疑,所有外來指控由北京來頂。然後再將他她們監禁進 “秦城監獄”,與著名維權鬥士 劉曉波 做鄰居,榮幸吧!


哈哈哈哈哈 。。。。。所以 嗜悲 認為 答案會是:香港沒有政治犯!



後記:


吳秋北:香港現時不足之處是部分人對基本法認識不足

【香港電台】對於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指香港要進行一國兩制「再啟蒙」,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說,香港現時不足的地方,是部分人對基本法的認識不足,故需要再啟蒙。

吳秋北說,在佔領事件中,留意到部分年輕人未弄清楚真普選和假普選,就堅持爭取真普選,但未有顧及國家的發展和安全等因素。

他又說,從工聯會的國民教育等活動的參與人數漸多,發現社會對國家的認同感上升,但很多人放大佔領事件,令觀感上很多人反對基本法和人大的決定。



之前偏頗的 國民教育,經過 學民思潮 發起運動,被無限期擱置,將來中學就算不用加入《國教科》,在《通識科》要增加考核 基本法 和 白皮書,相信不久會變成事實了!




伸延閱覽:
反佔中吳秋北﹕青年極端 社會應放棄 長青網
域多利拘留所(白屋) 維基百科
吳秋北﹕香港現時不足之處是部分人對基本法認識不足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我的政治 101.0
我的政治 101.1
我的政治 101.2
我的政治 101.4 
我的政治 101.5


暫時 101.3 還未登出,不過今次 《雨傘運動》給了我新的觀點,將在補寫之後,盡快登出 Stay Tuned!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