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August 29, 2014

維穩由源頭開始

維穩由源頭開始
本來標題:23條重來步聲近




內地的維穩費預算與國防經費相若,是一舊大肥豬肉,由於層層承包過水濕腳,最終落到前線執行者所餘無幾,因此批出每一項經費需要夠大到極大,下面才有肉食撈到油水。


要有錢才可以維穩,近年出現了新的 “維穩階層”,要有危才有機才會得到維穩經費,因此危機感是必須的因素,很難不令人感到會有人把 “危機感” 無限放大。至於,維穩費有沒有落到來到來香港呢?受益人當然不會認,這要靠香港人的個人感覺。


為防止香港特區成為 “反共基地”這是必要的,雖然以往兩屆的特首選舉候選人:袋巾梁 和 鐵頭何,靠八份一門檻可以入閘,不過全港性的民調都是偏低或甚至頗低,根本香港人不認為他們會是可接受管治人選,當然小圈子被控制的 “選舉委員會” ,也沒可能選泛民的候選人。


門禁深嚴 風雨欲來,立法會和政府總部外的「公民廣場」被圍上圍板,加建越三米高精鋼圍欄,每日晚上 11時至翌晨 6時關閉,除立法會議員、持職員證者和記者外,一般人士不得進入。


為防止一旦 2017年出現由泛民候選人勝出,這即是所謂:政黨輪替 機會,對於國內 “一黨專政” 的局面,將會可能受到衝擊,至於有幾大幾多這是 Ajinomoto 味の素 諧音:未知數,內地需要維穩則必需由源頭開始維穩,這包括在:小香港!


為了 2017年的所謂:“普選行政長官“,百分之一百安全系數,即將在週日的 ”人大“ 決議,被傳媒預報將會出現 ”三度大閘“包括:1)列明提名委員會維持四大界別 1,200人、2)提名門檻要「過半數」,及 3)將候選人數目定為 2至 3人。


根據泛民的預言「佔中」is becoming inevitable 不能避免!


2014.8.25范徐麗泰批評「佔中」





【有線新聞】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再次批評,「佔中」會影響香港政局和經濟穩定,又指中央面對「佔中」脅迫,只會更堅定。

范徐麗泰開完人大常委第一天會議,點名批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她解釋,就像中英談判一樣,英方愈強硬,談判就愈沒可能進步。「佔中」根本無可能令中央屈服。


她又表示,戴耀廷聲言「佔中」之後,會再有連串不合作運動,香港政治和經濟都會受影響。(看片)



根據 《有線電視》的片段,范徐麗泰 身為人大常委在 “人大” 開完第一天的會議,高調面對傳媒狼批 “戴耀庭” ,並表示將與 戴耀庭 對立對面對抗,這是 戴耀庭 逼成的。


2014.8.25 梁振英:基本法無提及「國際標準」並舉例說明



【文匯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審議香港政改報告,預料本周日表決有關決議案。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日強調,香港是法治社會,要根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落實普選。

在諮詢和起草過程中吸收了香港社會各界意見的基本法,對香港政治體制的規定相當具體,當中沒有使用「國際標準」的字眼;對香港經濟、財政及與中央和內地的關係,也沒提及依「國際標準」辦事。他並指,現時香港容許外籍永久居民投票等選舉安排,既是國際間罕見,亦不符所謂「國際標準」。

中央真心實意落實普選特首
梁振英昨日於出席行政會議之前表示,政改現在進入重要的「第二步曲」,人大常委會正開會審議他呈交的關於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和 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報告,強調中央與他本人對在 2017年根據基本法和人大有關的決定,落實普選行政長官是真心實意的,「根據基本法和人大有關的規定和決定落實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這是香港歷史上重大的一個舉措。」

梁振英指出,如果香港能夠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的決定落實好特首普選,香港超過500萬合資格的選民就能歷史性第一次有機會、有權利,根據自己的意願,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在若干個候選人當中選出自己屬意的行政長官人選,然後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他又嚴正指出,基本法中並無提及「國際標準」,「基本法並沒有簡單用『國際標準』這四個字,基本法一百六十條,無論是政治體制也好,談到香港經濟、財政問題,或者香港與中央、內地的關係,都沒有簡單抽象說根據『國際標準』來辦事。事實上,在選舉制度方面,香港選舉裡面很多重要安排,確實是不符合『國際標準』的。」

是否取消居港「外國人」投票權?
他以選民資格為例指出,「香港永久居民中的『外國人』擁有投票權,這是不符合『國際標準』。國際間都把選舉權交給擁有本國國籍的當地人民。如果說 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定要符合『國際標準』,是否把香港 500多萬合資格選民當中的『外國人』、持有外國國籍人士普選行政長官的權力,把它剝奪呢?」

他續指,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包括通過選舉方式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後需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這種做法亦在國際間絕對罕見,「因為香港作為一個城市,政府作為一個地方政府,首長是通過基本法、通過中央額外授權,擁有比國際間外國其他城市的首長更大的權力。這個也是不符國際慣例,或者所謂『國際標準』。」

財政方面,梁振英說,基本法規定香港財政獨立,香港是國家 600多個城市當中,經濟發展水平最高的一個城市,但不需要向中央上繳任何財政,這是中央給予香港的特殊照顧,這也不符合「國際標準」,「於國際間作為一個地方政府不需要承擔中央或者聯邦政府的財政,香港是獨有的一例,因此不符合『國際標準』。

還有香港和內地是用不同的貨幣,不單幣種不同,我們的貨幣發行制度跟內地都不同,這個亦不符合『國際標準』。」

提委會提名制度 不需說得太虛
被問到過半數提委會提名是否「真正選擇」,梁振英回應時說,香港是法治社會,選舉以至政改定要根據基本法,而基本法中規定由提委會提名後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所以,在提委會提名制度不需要說得太虛,比如甚麼『國際標準』。

基本法沒有說個別或者若干比例,或人數提名委員的意志,而是提委會集體意志產生出行政長官候選人。」






跟著特首 梁振英 也在後一天,在行政會議之前見傳媒,特首:基本法無提及「國際標準」,並引用了 戴耀庭 2013年 1月 16日的一篇文章,向傳媒朗誦出來,不過稍為欠缺抑揚頓挫,來批評 戴耀庭 的「長期佔中」。


【多維新聞】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特首梁振英、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 25日和 26日接連點名批評占中发起人 戴耀廷 在占中上的言行,這是占中運動啟動以來,首次出現這种情況。戴耀廷回應稱,占中是什么其實并不重要,重點是如何面對及化解沒有真正公平的普選,對香港管治所帶來的即時及長遠問題。

全國人大常委會 26日起將審議香港政改報告,31日將就政改框架拍板。在人大常委會討論前夕,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于北京,少有地以激動語調從 3方面向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開火”,質疑占中倡議者“罔顧香港大多數人很希望香港穩定、希望香港經濟发展、希望在香港安居樂業那种心態”。她要求戴不要讓年輕人去做“先鋒”,做違法事情。

范太稱她一向對占中溫和,例如曾經公開求占中者“給香港人一條生路”,但戴耀廷仍稱若人大常委就特首候選人數設限便會“占中”,因此她需申明立場。

戴耀廷認為,中央新一輪輿論戰攻勢已展開,指范太言論旨在配合人大常委會 “落閘” 決定。他稱,公民抗命并非要脅迫中央,只是要向社會发出警號,情況好比发生火警時 “敲鑼敲鼓”。他又指,公民抗命應由中年人作出,沒要求年輕人 “打先鋒”,但年輕人有獨立判斷能力,若他們決定占中,應获尊重。

戴耀廷表明,除非人大常委會決定“落閘”,包括列明過半數門檻及特首候選人數目,否則若有對話空間,都會出席簡介會。



2014年 8月 31日就會有結果,“落閘” 是勢在必行包括列明過半數門檻,及特首候選人數目等等。照 戴耀庭 近日的言行 「長期佔中」,加上 “學聯” 和 “學民思潮” 要罷課,也是勢在必行。兩股力量對抗 。。。。。。
。。。。。。!


嗜悲 重讀了幾篇舊文:

1)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2011-6-5

M1V1 = M2V2

政府 X 不公施政 = 市民 X 激進反抗

意想不到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 動量守恆 定律,竟然可以套入我們市民與政府之間的力學較量。

不過,當一個不仁的政府,向星斗市民施壓,根據 M1V1 = M2V2,市民遇到不公平、不公正、不公義的施政,大政府的小動作,小市民的反彈就會更大,當這個反彈動量到了極端,動量不斷的累積,就是要革命的時候,這是大家也不希望見到!

大政府 和 小市民,都是可當作 constant 常數。因為無論也不管政府是怎麼的小,相對小市民仍然是巨大的,極微小的施政過失,依照這條 equation,將激起市民的極大的民憤,繼之而來的就可能是激進的行動!!!



2) 糞話 訓話 2013-7-19

公司內的蛇竇吹水會如聯合國會議,有人譃笑講話實在是訓話,還玩食字說是“糞話”。一班 non-Chinese (也包括華裔)的同事們,可以退後一步來看中國和香港。(以下是部份他們的觀點)

六四天安門事件,換來廿多年中國政局的相對穩定,帶來經濟急速發展二十多年,羨煞其他的國家地區。如此他們認為,北京的在位者陣陣有辭,必須適時發揮出寒蟬效應,提早操控香港局面,不要讓 2014年《佔領中環》變成為香港式《天安門事件》,令到歷史留下史稱謂:《中環事件》。

況且,唐唐早有言梁振英,曾提及過借用駐港解放軍平亂,而新任西環頭頭 張曉明 明知故問:香港每年遊行集會「為何會那麼多?」、「香港真的那麼自由?」云云。在不久之前的 梁振英 到立法會作答問騷,有位建制派議員經民聯的 張華峰,就佔中爆發事故衝突,問特區政府會否向中央請求出動,駐港部隊協助維持社會秩序?思歪話信任港警的能力!

鎮壓《佔中》,對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可行性,香港警察可能會手軟,難道解放軍也會嗎?在蛇竇內吵鬧了很久,結論是來得香港的解放軍,都經已被洗腦絕不單獨是來抵抗外敵入侵(機會極微),主要是來鎮壓反革命的,因為歷來香港本來就是一個革命基地。出動解放軍這個威嚇性,比只得港警維法,更值得 戴耀廷 之輩重新考慮!

外籍同事們說回歸 15年後爭拗不絕(嗜悲按:2014年就是十七年),中央為要令到可以在餘下三十多年(五十年不變),不再發生類似倒董倒曾倒梁,再沒有立法會內的拉布戰,省卻社會社群內耗損失。若真的發生類似六四的《中環事件》,雖然初初幾年香港會比較蕭條,但只要放多些自由行來港,幾年旱日子是可以挺過去的,過後政經和諧經濟高速增長!

中央、中聯辦、建制派、猛批《佔中》是人禍,當然希望不會讓 2017年《佔領中環》演變成《中環事件》,這個心理有跡可尋。不過若果,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為了讓香港長治久安,讓香港餘下三十多年在《一國兩制》下,實現經濟高速發展,滅絕爭拗社會內耗,政經和諧三權合作,下重藥出辣招,未嘗不是可行方法!

Disclaimer:
以上是撮要敝公司 pantry 蛇竇內,一班 non-chinese 也包括華裔的觀點,但不代表 嗜悲 完全認同!



3) 向心力 離心力 移動慣性 2013-12-4


I = MRR 這一條物理方程式,竟然頗為貼切套入政府的施政,更可以借用來比較改革時所需的力量,這是 嗜悲 始料不及的!

如今,香港將要為 2017年政改作出諮詢,林鄭月娥 將會再週三的立法會全體會議,提出第一期的整改諮詢文件,為何總令人感到需要很巨大的力氣而一事無成呢?

I = MRR 香港只有七百萬人口 M 不算很大,但是政府可給予的,和人民的祈望距離太遠,這個 R 的距離成為政府與人民的鴻溝,如今雙方的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這次政改真的是很費氣力。反過來說香港市民要行使的力度,要政府不設篩選實行的真普選,也因為雙方距離太大可能力有不遞。兩方都將會事倍功 “零”,雙方都是最後拉唔埋欄徒勞無功,2017年原地踏步沒有整改。




事已至此,如今看來 嗜悲 要充份預備,一旦下達執行強硬路線:


“武力鎮壓《佔中》,出動解放軍駐港部隊可行性存在,香港警察可能還會手軟,難道解放軍也會手軟嗎?”


極可能會出現的武力,香港會有幾年比較蕭條,嗜悲 可能需要動用儲備過幾年緊的日子。


至於《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嘛,基本上已經在香港特區實施,還有需要立法嗎?分別不大 。。。。。。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立法程序形式上是必然需要的,希望能低調渡過這個 “困難時期”,香港還是會復生吧!





後記:

寫完以上之後,閱讀 28日的《明報社評》:

政改拍板不怕「有事」 中央治港思維變了


【明報專訊】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始審議香港政改的決定草案,雖然到周日(8月31日)經過表決後才知道結果,但是從各方傳來的信息,特首普選極可能是一個高門檻的方案,在參選人必須愛國愛港的前提下,這個有政治篩選實質的普選方案,以目前的社會氛圍,相信難以在立法會得到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政制很大可能原地踏步。今次政改,基本上未經具體實質商討,未嘗試過尋求妥協、凝聚最大共識情况下,就可能告吹,這是事態最使人不甘心之處。

封堵討論不能了斷爭拗 中央不怕生亂使人忐忑
據知,草案有關特首普選框架最受關注部分,包括候選人須獲提委會過半數委員提名支持、候選人名額約為2至3個,另外,提委會參照選舉委員會按四大界別組成等,這些建議獲表決通過的機會極大;然則,特首普選方案將會極其保守,若獲立法會通過,中央不屬意、被認為未符合愛國愛港要求的參選人,將被提委會篩走,無緣接受約 500萬名選民的選票洗禮。中央對提委會之組成有很大影響力,加上提名委員執行政治篩選,因此,這樣的特首普選,對於中央而言,確實有百分百安全系數,不同政見者難越雷池半步。

近期,泛民議員聲言若人大決定寫明須提委會過半數提名,就沒有討論空間,不過,泛民議員同時釋出信息,爭取與中央商討政改。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分批與泛民議員會晤,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南下深圳會晤各方人士,其中更應泛民議員要求,單獨會晤;這些會晤場合,傳來有「易位思考」等情况,一度予人憧憬中央與泛民議員開始實質商討,尋求縮窄分歧,但是,草案建議颳起的冷風,使人驚覺人們的寄望只是一廂情願的美麗誤會。

草案建議在提名門檻不留空間,封堵與泛民的討論機會,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的說法是「若留有空間,只會爭論不休,浪費時間,問題遲早要面對,不如早作了斷」,云云,若這番話反映草案建議的精神,只能說是鷹派主導政改的結果,是一個不幸。其實,認為不留討論空間就是了斷,此乃自欺欺人之談。任誰都知道,這種以我為主的一錘定音,根本不會終止政改爭拗,建制與泛民的對峙只會更加尖銳;另外,團體醞釀的激烈行動,例如佔中、不合作運動等就會登場,社會將出現對抗與衝突。

有人大代表轉述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話,估計人大常委會對普選作出決定之後,香港會「有一些事情發生」,中央對此已有充分準備,云云。不知道中央對香港將會出現的群衆運動,作了什麼評估和準備怎樣應對;從歷史看來,這類大規模的爭取民主運動,本港並未發生過。

追求民主以十年計的港人,將有多少人參與?對社會穩定、經濟景况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因為沒有先例供參考,難以估計。張德江的說法,實際上是不怕香港出一點亂子,大有智珠在握之意,若中央與港人分享作了什麼估計,怎樣掌握事態,則可讓港人安心一點。

有商有量淪為笑話 30年民主夢再落空
特區政府就政改諮詢,提出「有商有量」訴求,不過,中央與泛民就政改立場南轅北轍,未嘗實質商討,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普選框架拍板了,極可能導致無空間談下去的局面;過去 1年多,確實有團體、黨派堅持公民提名等訴求,中央對此極為抗拒。

不過,同樣有政治取態溫和的團體、人士、學者等,提出的方案沒有公民提名,而是按《基本法》、人大的決定和解釋,設計了 10多個建議方案,只是,中央與特區政府對此從不回應。因此,若說港人浪費時間,未嘗試尋求與中央對話、商討政改,不符合實情,對港人也不公平。事態歷程與發展,使人認識到今次政改從來就不是「有商有量」,只是貫徹中央意旨,若指政改三人組做門面工夫,已經是含蓄的批評。

政改走到這一步,除非有峰迴路轉發展,否則按泛民議員宣示過的原則立場,政改極有可能告吹,港人追求了 30年的普選夢、民主夢,也不可能實現。這一場關乎民主進程的政改,嚴格來說,有點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就可能失敗了,對不少人來說,這是難以接受的結果。

近期傳來信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將會表明 2017年普選並非終極方案,日後可以循序漸進,優化修改,從歷史和現實角度檢視,這些說法的可信度和說服力,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體會。中央一直強調有真心誠意在港落實普選,但是在特首普選辦法中未呈現出來,人大決定夾雜的「期票」,是否還可以打動港人(或部分港人),且看決定如何表述,使人認為中央仍然可信。




鎮壓 “佔中” 之後,若泛民的議員們,沒有被判多過法定監禁刑期,引發剝奪立法會議員資格,當然必然是會在立法會內,拉倒 “政改” 方案,讓 “政改“ 不前原地踏步!


換句話說,把參與 ”佔中“ 的 “泛民議員” 判長監,再由 ”建制派議員“ 動議取消她他們的議員資格,by-election 再選多六個 ”建制派“ 加入立法會,揍够三份之二,則 ”政改“ 及日後任何方案,將必可以順利通過,梁振英 完成中央交托的 ”一人一票“ 選特首 ”袋著先“ + “長治久安” ,兩者兼得!




後後記:

2014年 8月 31日 晨早 報章摘要


人大今拍板鐵馬先佔中、饒戈平稱鼓吹「國際標準」就是對抗基本法,成為本港報章頭條。

明報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將表決2017年特首普選草案,外界關注框架是否日前傳出的「三落閘」,即候選人須取得過半數提委支持、候選人限2至3人,以及提委會維持1200人並按照選委會四大界別組成。另邊廂,佔中及不合作運動一觸即發,泛民今晚7時至9時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昨晚中環至金鐘一帶已「鐵馬圍城」,警方更在特首辦外的添華道,築起逾百米長的「水馬」,並於水馬上加設保護屏,嚴陣以待。

星島日報報道,全國人大常委今日會表決關於香港政改的決議案,預料會為政改落三道大閘。佔中行動今晚會在添馬公園舉行大型集會,啟動「佔中」。雖然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強調今晚和平集會,不會佔中。走激進路綫的社民連和熱血公民亦表示,今晚會依大會指示行動,不會留守。但上周在德國與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會過面的人力則表示今午才宣布人力的部署。警方則部署五千警力嚴陣以待,隨時應付突發混亂場面。特首梁振英今日亦會齊集一眾主要官員及行會成員開特別會議,即時回應人大常委的決定。

蘋果日報報道,人大常委會今午公佈為普選「落閘」前,再食言進一步封殺普選空間,放風指原本承諾提名委員會只需「參照」選委會組成,變成需要「按照」,意味提委會組成,不能作任何調整或增加民主成份。泛民炮轟北京食言,違反07年的人大決定,政改「落閘」之餘還要「封窗」,表明決不能「袋住先」,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再呼籲市民參加今晚政總爭普選集會,以和平方式表達港人對真普選不會死心。

文匯報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政改的決議今日表決及公布,香港反對派聲言若決議不符合「國際標準」就將「佔中」。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饒戈平教授接受專訪時表示,普選並不存在特定的標準,反對派鼓吹「國際標準」,是企圖用虛幻的標準對抗基本法,以不具有適用效力的人權公約條款來壓制基本法,其本質是藐視基本法,製造法律混亂,將普選引入歧途。

大公報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下午表決有關香港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的決議草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將在政改決定公布後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傳媒,講解決定內容,並於明日來港出席兩場簡介會。在京列席會議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都認同草案內容,希望人大決定能夠為政改指明清晰方向。本港各界亦表示,普選是大多數港人的希望,呼籲各方實事求是,凝聚共識。




2014年 8月 31日下午

新華社發布「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的說明」全文:



2014年8月27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上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 李飛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我受委員長會議的委託,現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作說明。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下簡稱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2014年7月15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以下簡稱行政長官報告)。8月18日,委員長會議決定將審議行政長官報告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議程,並委託中央有關部門負責人聽取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香港委員和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同時徵求了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的意見。8月26日,常委會分組審議了行政長官報告。

常委會組成人員指出,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2007年12月29日通過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該決定還重申了香港基本法及其解釋的有關規定,即在行政長官實行普選前的適當時候,行政長官須就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隨著2017年的臨近,現在需要就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有關問題作出決定。行政長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有關報告,是必要的,也是及時的。行政長官報告全面、客觀地反映了香港社會有關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意見和訴求,既反映了共識,也反映了分歧,是一個積極、負責、務實的報告。

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行政長官普選,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歷史性進步,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的重大變革,關係到香港長期繁榮穩定,關係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必須審慎、穩步推進,防範可能帶來的各種風險。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源於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制定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必須嚴格遵循香港基本法有關規定,符合一國兩制的原則,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體現均衡參與,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循序漸進地發展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中央在制定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時就明確提出了港人治港的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根據香港基本法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首長;既要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也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必須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是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的基本要求,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的法律地位和重要職責所決定的,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客觀需要。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必須為此提供相應的制度保障。

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回歸十七年來,香港社會仍然有少數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缺乏正確認識,不遵守香港基本法,不認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權。在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上,香港社會存在較大爭議,少數人甚至提出違反香港基本法的主張,公然煽動違法活動。這種情況勢必損害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治,損害廣大香港居民和各國投資者的利益,損害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必須予以高度關注。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正確實施香港基本法和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負有憲制責任,有必要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一些核心問題作出規定,促進香港社會凝聚共識,確保行政長官普選在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規定的正確軌道上進行。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認為,儘管香港社會在行政長官普選的具體辦法問題上仍存在較大分歧,但社會各界普遍希望2017年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為此,根據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可同意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同時需要對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核心問題作出必要規定,以利於香港社會進一步形成共識。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可不作修改。

根據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和常委會組成人員對行政長官報告的審議意見,並認真考慮了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的意見和行政長官報告提出的意見,委員長會議提出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現就草案的內容說明如下:

一、關於從2017年開始行政長官可以由普選產生
根據香港基本法和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以及常委會組成人員的審議意見,草案第一條規定:「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這一條規定的主要考慮是:

第一,草案採用「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的表述,表明2017年第五任行政長官及以後各任行政長官都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第二,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終要達至由普選產生的目標。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進一步提出:「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草案第一條的規定,明確了2017年及以後各任行政長官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上述決定。

第三,香港社會對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已經討論多年,形成了四點共識,即:香港社會普遍期望2017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普遍認同按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解釋及決定制定行政長官普選辦法;普遍認同成功落實行政長官普選對保持香港的發展及長期繁榮穩定有正面作用;普遍認同行政長官人選必須愛國愛港。從2017年開始,行政長官選舉採用普選的辦法,符合香港社會的共同意願。

二、關於行政長官普選制度核心問題的規定
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對行政長官普選已經作出比較明確的規定。根據香港基本法和常委會組成人員的審議意見以及其他方面的意見,草案第二條對行政長官普選制度核心問題作了以下規定:

(一)關於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草案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按照這一規定,將來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修正案規定的提名委員會應沿用目前選舉委員會由1200人、四大界別同等比例組成的辦法,並維持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現行有關委員產生辦法的規定。這一規定的主要考慮是:

第一,從香港基本法立法原意看,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其「廣泛代表性」的內涵與香港基本法附件一規定的選舉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的內涵是一致的,即由四個界別同等比例組成,各界別的劃分,以及每個界別中何種組織可以產生委員的名額,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制定選舉法加以規定,各界別法定團體根據法定的分配名額和選舉辦法自行選出委員。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中關於「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的規定,指明瞭提名委員會與選舉委員會在組成上的一致關係。鑑於香港社會對這個問題仍存在不同認識,為正確貫徹落實香港基本法的規定,有必要作進一步明確。

第二,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組成辦法是香港基本法起草時經過廣泛諮詢和討論所形成的共識。香港回歸以來行政長官的選舉實踐證明,選舉委員會能夠涵蓋香港社會各方面有代表性的人士,體現了社會各階層、各界別的均衡參與,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提名委員會按照目前的選舉委員會組建,既是香港基本法有關規定的要求,也是行政長官普選時體現均衡參與、防範各種風險的客觀需要。

第三,香港社會較多意見認同提名委員會應參照目前的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組成,有不少意見認為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等方面應採用目前選舉委員會的規定。考慮到有關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規定是2010年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時作出的,並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委員總數已從800人增加到1200人,四個界別同比例增加,獲得各方面的認同和支持,提名委員會按照這一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作出規定比較適當。

(二)關於行政長官候選人的人數。草案第二條第二項規定:「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產生二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這一規定的主要考慮是:

第一,行政長官候選人人數規定為二至三名,可以確保選舉有真正的競爭,選民有真正的選擇,並可以避免因候選人過多造成選舉程序複雜、選舉成本高昂等問題。

第二,香港回歸以來舉行的行政長官選舉中,各次選舉幾乎都是在二至三名候選人之間競選。確定二至三名候選人比較符合香港的選舉實踐。

(三)關於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草案第二條第二項規定:「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這一規定的主要考慮是:

第一,香港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是一個專門的提名機構,提名委員會行使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權力,是作為一個機構整體行使權力,必須體現機構的集體意志。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民主程序」應當貫徹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以體現提名委員會集體行使權力的要求。因此,規定行政長官候選人必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委員過半數支持是適當的。

第二,提名委員會將由四大界別同比例組成,規定候選人必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委員過半數支持,候選人就需要在提名委員會不同界別中均獲得一定的支持,有利於體現均衡參與原則,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

第三,行政長官報告表明,香港社會有不少意見認同行政長官候選人需要獲得提名委員會委員一定比例的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聽取的意見中,有不少人建議對這個比例作出明確規定。為此,進一步明確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委員過半數支持,符合香港基本法的規定,有助於促進香港社會凝聚共識。

(四)關於行政長官選舉的投票辦法。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據此,草案第二條第三項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合資格選民均有行政長官選舉權,依法從行政長官候選人中選出一名行政長官人選。」根據這一規定,全體合資格選民將人人有權直接參與選舉行政長官,體現了選舉權普及而平等的原則,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歷史性進步。

(五)關於行政長官的任命。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據此,草案第二條第四項規定:「行政長官人選經普選產生後,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央在制定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和香港基本法時就已明確指出,中央人民政府的任命權是實質性的。對在香港當地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人選,中央人民政府具有任命和不任命的最終決定權。

三、關於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修正案的提出
在香港基本法中,行政長官的具體產生辦法由附件一加以規定。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需要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出有關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法案及其修正案。據此,草案第三條規定:「行政長官普選的具體辦法依照法定程序通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予以規定。修改法案及其修正案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根據香港基本法和本決定的規定,向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提出,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四、關於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如果不作修改繼續適用現行規定的問題
根據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的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果不作修改,仍適用原來兩個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表決程序的規定。200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在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中重申了上述內容。據此,草案第四條規定:「如行政長官普選的具體辦法未能經法定程序獲得通過,行政長官的選舉繼續適用上一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

五、關於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修改問題
行政長官報告提出,香港社會普遍認同目前應集中精力處理好普選行政長官的辦法;由於2012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已作較大變動,普遍認同就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毋須對基本法附件二作修改。常委會組成人員審議認為,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立法會產生辦法經過修改後已經向擴大民主的方向邁出了重大步伐,香港基本法附件二規定的現行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不作修改,即2016年第六屆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繼續適用現行規定,符合循序漸進地發展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的原則,符合香港社會的多數意見,也有利於社會各界集中精力優先處理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併為在行政長官實行普選後實現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創造條件。根據常委會組成人員的審議意見和各方面的意見,草案第五條規定:「香港基本法附件二關於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的現行規定不作修改,2016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繼續適用第五屆立法會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表決程序。」

為了體現中央堅定不移地發展香港民主制度的一貫立場,推動實現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該條還規定:「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立法會實行普選前的適當時候,由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就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確定。」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和以上說明是否妥當,請審議。



特區政府也同時發表聲明配合


特首梁振英表示,他和行會都對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表示支持,政府會努力落實特首普選的民主目標。

梁振英召開行會特別會議後,與一眾行會成員會見傳媒。他表示政府會盡快啟動第二輪政改諮詢,並於明年首季提交具體政改方案。

他表示,按照人大決定及基本法發展民主,是香港市民共同願望,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為香港向前發展邁出重大一步,為香港揭開新一章,隨着特首普選成功落實,逾500萬選民將不再是旁觀者。

他形容,2017年特首普選是國家歷史大事,但仍需要爭取三分二立法會議員支持,否則只能原地踏步,500多萬將因此失去投票權。他呼籲議員不分黨派支持落實普選,又說穩中求變是港人共同願望。



事以致此,港人除了委曲求存,要表表態都要三思,北京和港特區政府必强硬應對,切勿也無謂存在過高幻想,接受现實原地踏步。



後後後記:

环球时报 9月 1日 社评:香港激进反对派都是纸老虎

【环球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昨天通过香港政改框架方案后,香港反对派发出激烈反对声,“占领中环”组织者当晚举行“公民发声集会”,表示要让北京听到“香港民众的反对声”。其中20多名泛民议员宣布,他们已经联署,坚定否决中央的普选方案。但这些“抗争”有很多虚张声势的成分。香港政改的大局已定,激进反对派在主张稳定的香港主流民意和中央的决心面前,注定是纸老虎。

激进反对派的确能煽动一些人跟着他们闹,但他们面对的“不许香港乱”的意志和法律规制都十分强大。他们违法大闹,必遭法律追究。他们在法律框架里游游行,则属于“闹了也白闹”。

香港不是乌克兰,这是个天大的现实,全世界对此都看得很明白。中央所做决定是严肃的,也是权威的。激进反对派如果就是搞不明白这一点,以为他们是香港如何政改的主导力量,那么事实终将教育他们。如果他们就是提高要价以追求对他们“最理想”的结果,那么现在大戏已经落幕,到了他们该收场的时候。


归根结底,他们的要求违背《基本法》,很过分,中央回绝他们是香港社会意料之中的事情。愿意支持他们与国家对抗的香港市民很少,肯定比泛民阵营的社会基础要小得多。他们想把整个泛民阵营乃至全香港社会都拉上他们与中央对抗的“战车”,这是幻想。

人大的决定清楚亮出了底线,中央的态度明确了,香港社会就更有了主心骨。香港今后的政治进程一定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远离激进反对派的过程,因为激进反对派所扬言的“抗争到底”毫无希望,理性的香港市民、包括大量泛民支持者不会跟着他们当炮灰,激进反对派如果不做改变必将自我孤立。

西方力量会支持香港的激进反对派,但这种支持的公开性和力度都不可能与它们当初给予乌克兰反对派的支持同日而语。人大31日的决定严格遵守《基本法》,香港本身就是个法治社会,决心与人大决定“死磕”的力量很薄弱,中国的国家力量之强大西方也必须尊重等多重因素,都会让西方的干预有所忌惮。

香港反对派叫得很凶,但他们手里没什么真正的牌。他们会很痛苦地发现,当他们闹过头,致使他们与中央的沟通不再有意义时,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香港激进反对派长期以来高估了自己的力量,通过这次斗争,他们会更清楚“自己是谁”。尽管他们会在嘴上硬到底,但他们的悄悄调整早晚是要发生的。

香港不会出现“大罢工”、“大罢市”,因为这完全不符合香港社会的利益,中央也不会允许香港瘫痪。一些年轻学生或许更容易被煽动,但罢课在全世界的政治冲击力都相对小得多,而且往往是“冲动型”的,激进反对派休想用鼓动学生罢课要挟国家。

香港社会的法治基础好,又背靠强大的祖国,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对政改的态度高度和谐,这样的地方会出现戏剧性的政治翻盘,从回归转向逆回归,这的确就是香港少数人的一个“白日梦”。他们该醒了。



毛主席语录: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後後後後記:

和平收場五五波對話盼減輕撕裂﹕李先知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昨踏入第 24日,政府與學聯終於對話,綜合政府、建制及泛民人士的觀後感,大家均認為對話沒有想像中那麼差,雙方立場分歧亦非想像中大,最重要是大家沒有吵架拍檯收場,已算是好的開始。對話是否有用,見仁見智,至少雙方好來好去,政府表示將來仍有機會再談。

對話當然不止是對話,其重要性是要提供下台階,讓雙方尤其佔領者有所回報而自願退場,避免強行清場而出現「擦槍走火」風險。

下台階有兩個,包括政府會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以及考慮設立政改多方平台,但關鍵是兩者均被批評為「有其名而無其實」,意思是表面上兩者均是「中間人」嘔心瀝血想出的辦法,但實際上,特區政府為免將球踢向人大常委會,便想出將報告交予港澳辦,那麼你們學生便不可說我沒撰寫報告,至於這報告能否影響 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政府就表示「言之尚早」,並多次強調 8月 31日人大常委決定是不能改的。如此一來,民情報告有否作用?

至於政改多方平台,政府更表明是未來選舉方法的諮詢平台,並非處理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除非學生願意不去深究、「袋住」這兩個下台階,否則問多兩句,也會知道下台階並非「中間人」所倡議的那一套。

學聯昨晚初步的回應,是不收貨、不會退場,有建制派評估,佔領要做到和平收場的機會是「五五波」,這比率已較對話前好,有建制派坦言,「對話根本是一場戲」,只要昨天沒有反檯已算達到預期。政府中人更坦言,對政改三人組來說,對話最重要的目標已達到,包括講明人大決定不能改變,以及在全港直播的平台上,充分解說政府對政改的看法及立場,政府中人坦言,針對政改一事,這場對話的確未必可以說服本已有立場的人,去改變自己的立場,但對不少未必很了解政改的普羅大眾來說,昨日的對話可以讓他們了解政府、學生對政改的看法,較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希望社會大眾多一份理解,減低佔領對社會撕裂的影響。

若佔領人士遲遲未退場,建制派估計有可能拖拉至APEC會議結束、美國總統奧巴馬離開中國後,中央便可無顧忌地出手,這建制派人士警告,要勞煩中央出手,屆時便不會只清場那麼簡單,中央有可能藉清場這切入點,將內地國家安全法套用在香港。


「一不做二不休」,收緊對港的監控。該建制派人士點出,特首梁振英日前主動提及佔領行動有外國勢力介入,認為梁或是受北京授意而公開點出這一點,這一步亦是為日後中央處理佔領問題鋪路。

政府消息人士指出,政府在對話中說明現有的空間,並提出4點回應學聯及示威民眾的訴求,顯示誠意,但學聯代表在對話中的意見,很大部分都仍是政治語言,雙方要談得成仍有很大距離。他表示,香港仍有相當比例的市民希望政改有推進,但學聯和示威者以自己的理想凌駕了他人的希望,並不是體現真正的民主,加上公民抗命與不服從法庭禁制令,令人憂慮香港未來的社會狀。

學聯昨晚呼籲政府官員親自到佔領區,游說市民撤離,但政府中人反問﹕「落去講有分別嗎?」並質疑佔領區根本無法提供一個真正對話的環境,否則與學聯的對話場地,就不用那麼考究了。政府一方認為,日後與學生再對話,他們會持開放態度,但坦言未想到再對話時還可談什麼,政府認為可以做的「下台階」昨日已說了,沒有收起什麼「最後一招」,現在皮球踢回佔中、學聯、學民身上,他們會如何應對,政府及政界中人會密切留意。



天佑香港!






伸延閱覽:
范太指佔中不能迫中央接受建議 有線新聞
梁振英:基本法無提及「國際標準」 文匯報網
戴耀廷回應接連被批 稱憂心香港管治 多維新聞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維基百科
政改拍板不怕「有事」 中央治港思維變了 長青網
环球时报 9月1日 社評:香港激进反对派都是纸老虎 环球时报网


我的舊文: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向心力 離心力 移動慣性
糞話 訓話
鬼唔知阿媽喺女人咩!原來標題:若香港出現政黨輪替對內地的衝擊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愈看愈心痛,
本來好愛國,
如今已心死,
這個所謂國,
萁實只是黨,
予其說為國,
不如說為黨,
只求共產黨,
永遠長統治,
本末已倒置,
人民變禽牲,
餵飽就可以,
其公平權利,
不要問不可問,
大家做隻盲目愛國豬吧!

the inner space said...

不要問不可問


新鲜兄:
don't ask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but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


afterall 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

新鮮人 said...

盲目的愛國主義只會帶來可悲可笑,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巴爾幹半島就是一例。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鲜兄: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

新鮮人 said...

軍隊"殺"不絕自由意志。

the inner space said...

吃喝共产党奶水長大的 “党军” 可做到的 新鲜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