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February 22, 2014

口頭承諾會

口頭承諾會



口頭承諾 代替立法 程序開了先例:





【有線新聞】立法會二讀通過印花稅條例草案,進入審議修正案階段。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重申,不接受有議員提出加減稅率都要「先審議、後訂立」,認為會造成市場風險。

立法會第二天,審議印花稅條例草案二讀階段早上結束,以三十七票贊成,四票反對通過。投反對的包括自由黨兩票,以及謝偉俊和陳偉業。


隨即進入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逐項審議議員的修正案,包括由民主黨涂謹申提出,把稅率調整程序改為「先審議、後訂立」的修訂案。政府方面重申,修訂不可取。


張炳良又再次以口頭正式承諾,將來只會減稅時用「先訂立、後審議」,若加稅就會提交法案,讓立法會二、三讀,惹來原本支持雙辣招的工黨批評。 (看片


落實樓市雙辣招的印花稅草案恢復二讀,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正式作出口頭承諾,將來加稅、減稅會以不同方式處理。有議員不滿這做法破壞法治,一度提出中止辯論,最後遭否決。


雙辣招草案一登場,二讀辯論即時中止待續。會計界的梁繼昌不滿政府「口頭承諾」的做法,動議中止辯論,運房局局長張炳良表示遺憾。他依舊作出口頭承諾,雖然草案寫明加稅減稅都要「先訂立、後審議」,但只會減稅時用,加稅就會提交法案,讓立法會二、三讀。(看片




「先訂立、後審議」機制納入草案的修正案,加上 張炳良 口頭承諾,週四晚僅能以一票之差獲得 《二讀》通過,週五進入最後階段的《三讀》,以政府一向的 “口頭譫“ 是:行之有效 不需改變 。。。。。。就可以繼續實行推行施行!


香港市民我們還可有期盼著的 ”承諾“ 呢?


中國承諾香港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


《中英聯合聲明》列出了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中國政府會確保其社會主義制度不會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這些基本政策,後來都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加以規定。


「五十年不變」。。。。。回歸只十五六年過去,各位 Feel 到剩下有幾多不變呢?


今次 “雙辣招” 議案被政府騎劫,用來強逼威逼壓逼議員們,通過一條法案包含 “口頭承諾代替立法” 程序作成先例。具備 ”法治精神“ 的議員們一是退席,一是死頂落去投票 “反對” 議案,寧一世背負罪名污名,而政府可以隨時拿出來攻擊議員。


須知政府提出的議案,只需簡單的大多數議員通過,是不用經過分組點票,直選與功能組別同時通過,看來 ”保護立法程序“ 的議員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退席,避免記名投票時被記名反對,讓 ”雙辣招“ 議案得以通過,侧側膊卸去兩難的選擇。


如今登文是週六的 11:00 AM,不久的將來 ”口頭承諾會“ ,便可以宣告在香港成立!!!



追記:
蛇竇的討論會,週五黃昏最後結論是:


中央交託任務給 梁振英,要為 ”廿三條“ 立法鋪路,便是先立法但口頭承諾,雖有法在但是否執行,在於政府。這一個是 董建華 年代,特區政府就曾經企圖令港人可以安心,通過 ”廿三條“ 。過多些時候,就會再次把 ”廿三條“ 拿上 ”立法會/ 口頭承諾會“,用 ”口頭承諾“ 是行之有效,做藉口借口缺口,港人可以放心接受 “廿三條”。



後記:

2014年2月24日立法會新春午宴聚會,梁振英 與司局長齊齊全部出席,立法會主席 曾鈺成 拿 ”口頭承諾“ 開玩笑!

曾鈺成 攪氣氛,演說時說:若有議員拉布必會剪布


曾鈺成 莊嚴承諾: "逢布必剪,逢剪必快。”


不過又說:“口頭承諾仲衰過冇承諾 !”




伸延閱覽:
中英聯合聲明 維基百科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向心力 離心力 移動慣性






9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從前閣下多站在政府立場看事情,
近來發現,
閣對政府態度改變了不少,
閣下對她已信心盡失。

JOHN said...

FACEBOOK網民們:
你們要提防這擁有多於一個
FACEBOOK ACCOUNT的騙子,
自稱才子Andrew Lee (Leemengtech,李廣來)之外,
還要通知你們身邊有FACEBOOK的親朋好友,
切勿與這個在性慾、色情、淫賤、誹謗、
精神情緒健康有問題(淫、瘋、毒)
及那那枝"偽"術的筆而與他網交..

the inner space said...

約翰兄多謝 warning 愚弟暫還沒有面書戶口不過一定緊記。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回歸第一屆的政府,董建華孤身與陳方安生的公務員合作不成,攪出個司局長問責制架空公務員系統。

結果由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率領公務員黨執政,雖無建樹也發揮貪曾本色,但都是小便宜,又縱容湯顯明破壞廉記。

如今梁振英要有為而治高薪低能班子亂子頻生罄竹難書隨隨便便都可以叫出幾項如今連口頭承諾都可以代替立法破壞比曾蔭權過而無不及也。

愚弟曾不止幾多次講過自詡為救世主的蠢人比不做事的蠢人危害更大不幸而言中!

新鮮人 said...

老實講,
我又唔覺梁生特別差,
佢係有問題,
想做野但又做不太好,
但好多事都唔係一個人做衰哂,
有時是環境,對頭人加上一些政棍的問題所致,
曾生就乜都無做過,
一樣衰。
至於湯顯明我記得好多年前佢做房屋署副手時,
已經同譚黃易明一樣做錯鑊"杰達達"架啦,
都唔明佢點解一路以來仲可以廢人升高官,
抓破頭都唔知點解。

Anonymous said...

SBB:

口頭承諾 = promises, promises ?!!!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 今次的 "口頭承諾",根據政府新聞處的英文稿,是:"Verbal Policy Commitment" NOT a promise!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貪曾用湯做廉記頭頭,就沒有人會查,曾的濫用公費,如此也沒有人,舉報湯飲茅台,送禮物 etc etc!

另外 不用看遠的,就是兄台就近的物華街小販市場,由無縫交接,變了一個概念。這個是發展局的陳茂波 or 運輸和房屋局的張炳良,攪出來的笑話呢???

【有線電視】觀塘物華街街市接受賠償的檔販星期五便要全部遷出,剩下一檔堅持「無縫交接」,待到新街市落成才肯搬遷。市建局指, 無縫交接只是概念。《新聞刺針》找到當天市建局答應小販無縫交接的片段,究竟承諾如何變成概念呢?

每天早上十時,李小姐都會回店舖開檔,還有四天和她一起擺檔二十多年的其他小販,全部都會搬走,剩下她孤軍作戰,堅持要等新的市集可以運作,才搬過去繼續經營,即無縫交接。

至於承諾,政府表示無縫交接只是概念,現在新的計畫一百一十九檔小販中,一百一十八檔都接受特別安排,換句話說,他們都認為這個安排是可以接受的。無縫交接究竟是「承諾」還是「概念」呢?不足一個月前,市建局高級經理蔡曉梅清楚向檔販承諾,即使取了六萬四千元賠償,都可以做到無縫交接。

究竟是蔡曉梅小姐騙人,還是李樹榮先生出爾反爾?邱松鶴指,無縫交接變成概念,關鍵是一月底農曆年前出現變化,知道新街市大樓未必可以在三月中啟用,但是他的說法和李樹榮有矛盾。

李樹榮在農曆年後曾指會在今年二月底,三月的時間視乎工程的進度,搬到以前觀塘政府合署地盤的臨時小販市集。

究竟邱松鶴所指的農曆年前的重要變化,作為市建局觀塘項目總監的李樹榮知不道呢?哪一位的說法才準確呢?究竟新市集三月是否可以入伙呢?有線電視新聞台和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實地到新地盤看看,現在鋼架未燒好,後面有垃圾站,還有一個趕工的小巴站,而出入的一條馬路亦未鋪好。地盤的承建商都承認有壓力。

市建局原本一直沒有提及賠償,到今年一月初突然提出賠償方案。二月四日前肯搬的可以有九萬六千元,二月二十八日前搬的也可以有六萬四千元。後來再加碼,新市集一天未落成,檔販每月再有六千元津貼,結果一百一十九檔中有一百一十八檔接受賠償,市建局最少要付出一千一百萬元。

市建局一直聲稱三月中可以搬到新市集,只差一個月時間,如果維持承諾,讓所有檔販無縫交接,是否可以省回千多萬公帑呢?邱松鶴指這是兩回事,即使無縫交接,千多萬公帑都仍要花。

不過,或者市建局都預計不到,用錢未必解決到問題。二月二十八日後,其他檔販都會搬走,但李小姐卻繼續在這裏做生意,即市建局付出千多萬元賠償,最終也達不到提早收回市集的目的。 (看片)


物華街的例子,相信沒有 ”政棍“,有參與和理會,但又是語言偽術:承諾變了概念!

Not to mention 今次 雙辣 印花稅,本來好好的有超過五十票讚成,梁振英 知道有機會,就畫蛇添足加一個 ”口頭承諾“,堪議員不義,為 “口頭承諾代替立法 “ 程序,開拓一個 new precedent 新的案例,以後就有例可遁。

新鮮人 said...

政府的工程十次有八次都遲架啦,
就算港英時代都係咁,
係咪?
不過以前無人敢問,
現在就個個都會問,
政棍又好,市民又好,保皇都好,
個個都內唔同目的,
無人問咪無事,
一有人問,
官員無料到咪亂up廿四羅,
係咪?

哩樣野根本係政府公務員一路以來的問題,
並非梁生如今先有,
係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