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August 07, 2013

解悶 2

解悶 2



繼上週的厭悶,週末傳來陳茂波撞車後即晚出院,旺角又發生為粗口事件的對峙,過了週末的週一上班日,嗜悲 整個人還是厭厭悶悶(發夏瘟!),沒有提得起勁兒來工作,幸好唔驚唔腳又到六點,收工去也!


為了解悶 嗜悲 今天在明報發現:


【明報專訊】8歲女童子琦這個暑假奉父命,由深圳徒步七百公里走回湖南老家,虎爸媽陪著走,變成苦爸媽大嘆「自作孽」。

7月 13日,8歲半的三年級小學生曾子琦從深圳的寶安西鄉出發,她的暑期實踐課就是徒步到700公里以外的家鄉湖南邵陽。一路有山有水,更有父母陪伴,但同樣少不了眼淚和辛酸。

700公里有多遠?香港至廣州是 185公里,700公里的長度差不多是來回香港廣州兩趟。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沒有比人更高的山,這是父親曾先生希望灌輸給女兒的價值觀。不過,讓他始料未及的是,這趟一波三折的旅程對自己也是一次洗禮。

一路穿過鄉野和山風,路過城市和星辰,山路上蹣跚,烈日下奔跑,歷經 17天徒步旅行,目前父女倆已抵達湖南永州蘆洪市鎮,目的地邵陽已近在咫尺。。。。。。

(南方都市報)



噢!原來是摘自《南方都市報》,於是 嗜悲 又入到《南方都市網》去查看,發現是圖文並茂(但卻是分開擺),附加有 25張沿途相片。而華商網用插圖方式較容易看,但未有轉載《南方都市報》全文。



【南方都市報】这个暑假,对 8岁半的三年级小学生曾子琦来说,无疑是一场华丽的冒险。

7月 13日,从宝安西乡出发,小姑娘的暑期实践课是徒步到 700公里以外的家乡湖南邵阳。一路有山有水,更有父母陪伴,但同样少不了眼泪和辛酸。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是父亲曾先生希望灌输给女儿的价值观。

不过,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趟一波三折的旅程对自己也是一次洗礼。一路穿过乡野和山风,路过城市和星辰,山路上蹒跚,烈日下奔袭,历经 17天徒步旅行,目前父女俩已抵达湖南永州芦洪市镇,目的地邵阳已近在咫尺。



利用谷歌地圖找出的大約路線(不可以當真因為文章缺乏詳細資料)

據文中的地名:廣東寶安出發,經:廣州市、清遠市、陽山縣、南風坳、連州市、永州、蘆洪市鎮,到湖南邵陽



曾子琦在深圳出生,目前在宝安区上小学,有一个在深圳打拼了 20年、事业有成的老爸,妈妈是全职太太,家境不错。徒步走回老家的点子,是老爸曾先生提出的,因为琦琦将来要出国,所以想磨练女儿的意志。未料到,他一提出这个主意,女儿竟满口答应,只是苦了当先锋的妻子刘小燕。因为最开始的这段旅程是由母女俩开始的。

最远能到广州
“只是想让女儿体验下,名义上说是走回邵阳老家,实际上能走到广州就算完成任务了”,曾先生说。出乎他的意料,女儿确实走到了更远的地方。

7月 13日早晨,曾子琦和妈妈踏上旅途。为安全起见,母女俩一路沿着国道前行。相对于一路撒丫子向前狂奔的女儿,刘小燕可是叫苦不迭。她笑言,当了多年全职主妇,养尊处优惯了,一路又要查地图,又要照顾女儿,晚上还要找地方落脚,真心一个脑袋三个大。

从深圳步行到广州,母女俩用了3天。虽然是龟速前进,好在持之以恒,一天走 8个小时,广州用火辣烈日迎接这对母女,掀开袖管,能看到一条清晰的黑白隔离带。刘小燕原本以为走到广州就能打道回府,谁知女儿小嘴一撅———不是说要走到邵阳么,怎么能半途而废?想起平时教育女儿有志者事竟成,刘小燕溜到嘴边的话就这么咽回肚子。

一诺值千金,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也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从广州徒步到清远,曾子琦的新鲜劲也过了大半,一路耷拉着脑袋,步调从奔跑变成挪动。刘小燕只好用上望梅止渴这一招,“我跟她说,到了清远就有好吃的走地鸡了,再往前走一点就到了。”这才让女儿重新提起劲头来。

一路上,将沿途看过的风景记录在qq空间里,母女俩也收获了一干朋友的祝福,全是加油鼓劲的。朋友刘哥说,希望能将自家的“混世魔王”也送来一起见见世面。曾子琦也将这个秘密分享给了闺密———同班同学小彤。小彤的反应也让刘小燕大感意外,“她跟我家女儿发短信,说羡慕死她了,因为她可以不用在家做作业了。”

最险峻的路程
一路沿国道向北行走,累了就去街边旅馆休息,母女俩玩玩闹闹,走走停停,倒也惬意。但从 7月 21日 开始 ,挑 战来临。

从清远到阳山,国道旁稀有人烟,且山路盘旋,并不好走。女儿不谙世事,并不担心这些,而刘小燕的心一路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中间的路是狭长的,没有单独的行走区,周围呼啸而过的大车风驰电掣,很怕一个不留神就被卷入到车轮子下面了”。为了保证安全,她选择与车辆相对的方向行进,一方面让对方看到自己,另一方面也让自己方便避让。

翻越南风坳时,除了不断上山下山,周围全是绝尘而过的车辆。这段路比较远,母女俩都感到非常疲惫。看到来往车辆里坐着的孩子,曾子琦似乎更觉得有些委屈,甚至偷偷抹起了泪。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跟自己较上了劲,继续埋头前行。天黑时,母女俩终于克服了这段最险峻的路程。细心的刘小燕这才发现,女儿鞋底都磨破了,但她一直忍着没说,“大概是当时发现我也很焦虑,担心如果说出来,我会更加抓狂吧。”

与提心吊胆的母亲不同,过了这段险路,曾子琦的兴奋劲儿又回来了。山脉间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农庄,吐着黄花的青藤,有挂着小南瓜的凉棚,还有刚从地里采摘下来的玉米,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忽然蹦跶出来的大黄狗,都让久在城市里的小姑娘觉得新鲜。一路走着,步伐却不再蹒跚了。

半路的家庭会议
7月25日,母女俩抵达连州。和湖南接壤的连州风光秀美,不过山区天气变幻莫测,刚才还是晴空万里,没过一会儿山雨疾来。这段路程让母女俩吃尽了苦头。“刚开始路边还有小店,饿了起码有口饭吃,到了后面人烟越来越稀少,若是走得慢了,中间都得忍受饥肠辘辘”,刘小燕说。不过,母女俩决定还是先走完这段路。

此时,刘小燕心里再次萌生了退意。再这么走下去,马上要进入湖南境内,山路陡峭,连安全都是问题。一出连州,刘小燕便跟女儿摊牌,“咱俩已经算是胜利完成革命了,干脆坐车去邵阳吧。”这次她立刻就打电话叫来此次旅行的始作俑者——— 老公曾先生,一家三口在中途紧急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

令人意外的是,意志最坚定的竟然是曾子琦。“既然都出发了,哪里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曾子琦说。当然,豪言壮语背后小姑娘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出发前爸爸给承诺她,如果能走完全程,爸爸将出面跟老师交涉,免除部分暑假作业,改用暑期游记代替。在她眼里,出来徒步游玩远比枯坐家里有趣得多。

女儿既然不愿打退堂鼓,做父母的当然不能辜负她的期望。不过,随后“烫手的山芋”交到了曾先生手里。斗志全无的刘小燕先坐车去邵阳安营扎寨,后面的旅程由曾先生保驾护航。

曾先生同意继续旅程也有自己的理由———他反复检查过女儿的脚,确定没有问题,而且女儿的身体状态也不错,如果小心照料,应该可以走完全程。事实上,他一路谨慎,每天长途跋涉后,都会询问女儿是否继续下去。“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极端的运动,它考验的是耐力和毅力”,曾先生说。

父亲的三件法宝
事已至此,曾先生只好推掉了手头的生意,规划好每天的行程,并叫来自己的专职司机,负责路途困顿时接送父女俩去宾馆休息。第二天休整好后,再回到停顿的地方继续行程。

“这才知道是自作孽。”曾先生说,一趟走下来,不但黑了一圈,脚丫上的几个大水泡始终相随,走起路来生疼。湖南天气炎热,父女俩不得不调整战略,在凌晨 5点就出发,跋涉 8个小时后,赶在中午日照最强烈时收工。

前天在抵达永州前,父女俩不得不通过一条长达 500米的隧道,这段经历让曾先生现回忆起来都有些害怕,“走道狭长,只能通一个人。而且伸手不见五指,来往的都是大型货柜车,速度极快,会带动气流,可能危险。”但没有第二个选择,曾先生情急之下,想起背包里还有一根登山杖,将它横放,让女儿抓住前头,自己握住后头,借助手机微弱的光线前行。“差不多走了十多分钟,但真觉得有一个小时那么久。”曾先生说,因为紧张,他的后背都已湿透。

目前,父女俩已抵达湖南永州芦洪市镇,目的地邵阳已近在咫尺。曾先生在QQ空间里写下这么一段话:不要怕路途遥远,走一步有一步的风景,进一步有一步的欢喜,足矣。为女儿成长的高兴,也为自己接下来的挑战打气!

相比母亲,曾先生的一路“心眼”显然更多。为帮女儿练胆,他带着女儿去陌生的农户家蹭饭,让她主动和主人家攀谈。“这些家里的男人多半出门打工了,留下老弱妇孺,自然戒备心也重。”曾先生说,他传授给女儿的法宝是软硬兼施。先去人家屋檐下坐着,来者都是客,人家总不好意思赶你走吧。既然让你坐下了,就努力套套近乎,再要上一两碗饭,自然没问题。不过,茶余饭后他都会留下一笔饭钱,“我希望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收获就必须付出。”

一路上,曾先生尽量不让女儿沾染带油星的菜肴,即使到餐厅就餐,也会要求对方用白水加盐煮上一点菜蔬即可,“出来不是享福的,借这个机会让她体验一下简朴的生活,对孩子更好。”

路上,父亲也有法宝奖励女儿。曾先生说,他的包里永远塞了三样东西:一个西红柿,一个水果,一个鸡蛋,走一段路就给女儿补充一点,一方面让小孩子有盼头,另一方面也补充能量。

还有三天的跋涉,父女俩即可到达邵阳老家。曾先生已经盘算着要给女儿一个惊喜。他要自己动手做个奖状,告诉女儿:老爸觉得非常自豪。

说法
别误会,我不是鹰爸
“有人会觉得我是鹰爸或者狼爸”,曾先生说,但他并不认为事实就是这样,“小孩子的能量是无限的,大人不应该人为设置一个屏障。”虽然他对孩子严格要求,但一直恪守尺度,且密切观察孩子的状态,一切均保证在安全范围内。“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特别沉得下来,往手里塞一本书,就能独自一人看很久”,曾先生说,女儿成绩并不拔尖,也没有展露出特别的天赋,自己和太太为了启发她的潜能虽然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发现都是徒劳,“人家的孩子,都有能拿出来晒的地方,唯独我家的孩子,好像没有特别值得炫耀的地方。”

不过,在一次朋友亲子聚会上,曾先生开始发现女儿的不同。在场三个同龄孩子,一个非常聪明,但十分捣蛋,父母围着他几乎一刻都没安生。还有一个能歌善舞,却十分娇气,遇到不顺心就摆脸色。倒是自己这个女儿,虽然默默无闻,却是个好性子,把玩具拿出来与两个小朋友分享,像一个细心的小管家。

在班主任陈楚芬看来,曾子琦是个涉猎广泛的孩子,成绩不算拔尖,但特别喜欢看课外书,性格也开朗乐观,在同学中人缘相当不错。

“我从来对她的成绩未有苛刻的要求。”曾先生说,他最大的心愿是让女儿成为一个人格完善的人,可能没那么优秀,但能对人包容,对待逆境淡定从容。这是他安排这段旅程的初衷,显然结果证明不虚此行。

相关建议
适合孩子的才是最好的
翠园中学东晓校区体育组负责人郭小斌直言,8岁多的孩子每天要坚持步行20多公里,连续走了10多天,尤其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有些不可思议,连成年人都很难完成这样的行程。郭小斌认为,家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要考虑到孩子的年龄与发育情况。从机体发育来看,如此超强度的训练,容易对孩子骨骼造成损伤。少年儿童的体育锻炼一要遵循儿童生长发育的规律;二要考虑儿童的生理特点。这两点绝不能背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表示尊重这种个性选择。他认为这样的旅行对孩子有耐力锻炼的意义,会给孩子成长留下难忘的回忆。但他同时提醒,这种教育方式并不适合每个孩子,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个体,适合孩子个体发展的,才是最好的选择。


采写:南都记者 文婷 王丹丹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嗜悲 不明白南方都市報,文章可以是記者採訪完畢後寫的,攝影相片可以是攝記的,但沿途只有母女或父女兩人,照片應該是母女和父女自己拍攝的吧,還是用腳架自拍的嗎?究竟記者們有沒有隨着行過某段路,還是整個故事,由南方出錢贊助,並有記者團隨行的呢?



後記:

因為文中指母女和父女,是行國道而非行人路,由廣東寶安到湖南邵陽,嗜悲 用谷歌地圖車行的 規劃路線 廣東寶安 至 湖南邵陽。



曾氏母女父女加埋,行了 17日抵達湖南永州蘆洪市鎮,據地圖所見還差 88公哩就抵達 邵陽市。


由 A永州蘆洪市鎮 到 B邵陽市 還有 88.8公哩


88.8公哩相信要多行 4至5天左右,即是要到 第 17+5= 22天才能抵達 湖南邵陽。但文中說由 蘆洪市鎮 只多行三天就可以完成抵達邵陽,相信沒有 88.8公哩那麼遠,還是會行得快一些呢?




伸延閱覽:
父亲磨炼8岁女 深圳徒步 700公里回湖南 南方都市網
父亲磨炼8岁女 深圳徒步 700公里回湖南 華商網
廣東寶安 至 湖南邵陽 國道:744公哩 谷歌地圖
湖南永州蘆洪市 至 湖南邵陽 國道:88.8公哩 谷歌地圖


我的舊文:
花甲背包客






4 comments:

Coffee said...

看畢全文,有點不安,假如是真的,例如起初只是媽媽和女兒在行,首先就忽略了安全,我不認為那是一對理性的父母!她老爸是否想到人家共產黨二萬五千里長征!

Ebenezer said...

真係on 過行路上廣州!

the inner space said...

對! 咖啡的觀察入微這兩位為人父母者他們犯了中國人固有的心存僥倖的心態!


例如文中:抵达永州前,父女俩不得不通过一条长达 500米的隧道,这段经历让曾先生现回忆起来都有些害怕,“走道狭长,只能通一个人。而且伸手不见五指,来往的都是大型货柜车,速度极快,会带动气流,可能危险。”但没有第二个选择,曾先生情急之下,想起背包里还有一根登山杖,将它横放,让女儿抓住前头,自己握住后头,借助手机微弱的光线前行。“差不多走了十多分钟,但真觉得有一个小时那么久。”曾先生说,因为紧张,他的后背都已湿透。

根本就是違反使用行車隧道的法規誤己也誤人!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嫂可以嘗試與晞晞賢侄一起行路上廣州不失為一項可以增加互動的親子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