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20, 2012

怎不唏噓

怎不唏噓



六月十六日黃昏六時卅七分,「神舟九號」太空船成功發射,正式展開 13天的太空旅程;這次任務有兩大焦點﹕一是以人手在太空對接太空艙,一是中國首次有女太空人參加任務。六月十八日神舟九號與天宮一號對接成功。


十七日明報發表了社論:《神九上天 人民匍匐 科技大國 政治侏儒》。


文章述說了新中國建國六十多年來,政治環境的不斷轉變。撮要了共產中國六十多年來的路線闘爭,極左抬頭,右傾翻案,到了如今,維穩大過天。七千多億元的維穩開支,話是建立和諧河蟹社會,實是消除所有噪音,壓制一切不同異見。


【明報專訊】「神舟九號」太空船成功發射,這次任務有兩大焦點﹕一是以人手在太空對接太空艙,一是中國首次有女太空人參加任務。中國成為前蘇聯及美國之後,第 3個掌握太空站技術的國家。

儘管蘇美上世紀 70年代已有這種技術,中國卻是自行摸索自行製造,這條科技自主的道路得來不易。當神舟上天之際,深海探測船「蛟龍號」亦進入太平洋海溝,兩者都是精尖科技,顯示了中國當今的科技水平。

中共若無寬鬆政策 兩彈一星難以啟動
「神舟九號」任務涉及高尖科技,然而追本溯源,若無當年中共的廣闊胸襟,中國的火箭技術也許要躭擱十年八載。中國的火箭及核武關鍵人物都是留美歸來的科學家,火箭是錢學森,原子彈是鄧稼先,前者是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後者是普渡大學博士。

錢學森更是傳奇,二戰後,他以美軍中校身分到歐洲考察德國火箭技術。50年代初,錢學森準備回國,美國千方百計阻止,說一個錢學森抵得上五個師兵力,最後他歷盡艱難於 1955年回到北京。鄧稼先則於 1950年獲得博士學位後即回國,投入原子彈工程。

1985年中央發出獎金獎勵兩彈工作人員,獎金一萬元,大家均分,鄧稼先分到 20元,10元是原子彈、10元是氫彈。從 1964年 10月原子彈試驗成功到 1985年,21年間一分錢獎金也沒有拿過。

儘管中共建政後發生多次政治鬥爭及群眾運動,極左思潮並無嚴重衝擊這些歸國博士。事實上,中共領導人派出解放軍重兵保護,氫彈便是在文革期間的 1967年 6月試驗成功,從原子彈到氫彈只用了 32個月,比美國的 7年 3個月及蘇聯的 4年 3個月都要快。

至於錢學森領導的火箭研發,則在 1970年以「長征一號」運載火箭發射「東方紅一號」衛星升空。有批評說這般速度是文革「大幹快上」結果,然而正如銀幣的另一面,若沒有排除極左干擾,以文革期間萬事俱廢的狀况,狠批「唯生產力論」蔚然成風,絕不可能做出成績。兩彈試驗成功,令中共在國際舞台嶄露頭角,由此舉足輕重。

文革結束,中共撥亂反正,開始認識到左毒之苦,鄧小平 80年代至少兩次講到防左, 1987年 4月會見西班牙副首相格拉說,「我們說有左的干擾,也有右的干擾,但最大的危險還是左」。同年 7月會見孟加拉總統艾爾沙德說,「搞現代化建設,搞改革開放,存在左和右的干擾問題,但最主要是左的干擾」。

1980年代香港前途談判前後,左傾干擾不少,鄧小平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當時是文革結束不久,左的干擾仍大,但鄧以強勢擋住。反而是香港一些人左傾思想嚴重,有人到北京面陳回歸後種種構想,包括把英國的影響清除,其中一樣是把帶有英殖色彩的路名更改。文革伊始,長安街被紅衛兵改為東方紅大街,東交民巷變成反帝路,這股風幾乎颳到香港。

睽諸歷史,中共常常在較寬鬆的政治氣氛下, 一再走上左傾色彩濃厚的政治道路,50年代末到 60年代初的大躍進餓殍遍野,到後來中共無法支撐,只得休養生息,停止政治運動,國民經濟重上軌道。

可是只兩三年後,文革爆發,當 60年代全球產業轉型並發展得如火如荼,中共的政治極度左傾令得國家停擺,浪費了寶貴 10年。類似的歪路六四事件後也有出現,延續至今,李旺陽案、趙連海案、艾未未案、譚作人案,都是在中國太空人上天、經濟實力成為全球第二的大氣候下發生,國際對中國的認知由此呈現兩極化。

上周五,美國皮尤(Pew)研究中心的21國民調指出,中國是當今最大經濟體;國際特赦組織則指中國人權情况急劇惡化。中國是經濟和科技巨人,同時卻又是政治侏儒 ,對比強烈,形成國際形象失焦,縱然再砸大錢在紐約的時報廣場賣廣告,然而一個陳光誠事件已足以令改變形象的努力泡湯。

近年在香港問題亦有左傾勢頭,北京介入香港選舉之說甚囂塵上,第二支管治隊伍之說也似無還有,失卻當初中共中央對香港的「只鬆不緊」的拿揑。

香港已經回歸 15年,香港巿民縱然有對中共不滿,但對廣義上的中國始終不離不棄,可是左傾思潮卻在政治上超越客觀,陷入急於求成的局面,客觀上令自己站在對立面。舉個例說,倘若是政治氣候寬鬆,特區政府官員對李旺陽事件的回應,就不可能在事發之初一味拒絕或逃避回應。

香港政策左傾顯見 只鬆不緊」不再復見
寧左勿右是 1949年中共建政後的常見政治習慣,右傾被認為是原則性不足,左傾則被視作執行水平有差異,前者較後者嚴重。職是之故,政治上中共仍然古板保守,經濟則相對自由,這一差距日益明顯,造成政治改革遠遠落後經濟發展,也落後於澄明客觀的科技世界。

今天人們歡呼中國第一次太空艙人手對接,第一位中國女太空人升空,也慶祝蛟龍號深潛太平洋,然而獨缺精神上可上九天可下五洋的自由寬鬆,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嗜悲 不想多作評論,製造噪音,只想記下,回顧歷史,怎不唏噓!



後記:
太空計劃是昂貴的,要維穩也是昂貴的,維持民主更是昂貴中的昂貴!希臘是其中一個反面例子,她被歐元大國德國強令緊縮開支。而全世界最高度民主的國家美國,也就是全世界最高負債的國家,2011年美國政府暫時負債數字是拾四萬三千億美元,有幾多個零呢?US$14,300,000,000,000(拾四位數字十一個零)折算約港幣 HK$114,400,000,000,000 (有十五位數字十一個零)。


當人民還未得到溫飽,每天都要為兩餐一宿疲於奔命,那有多餘時間去要求民主,生存權比人權都來得逼切,因此中國曾經以為能夠養活十二億人民,就經已足夠達到基本人權。北韓的人民收到金正恩派魚,就已經歌功頌德,感激流涕!其實,人民的要求是會隨經濟條件而改變的。


至於希臘的民主建基於優厚的福利主義,政棍承諾派錢,利用給福利去買票,這是否我們嚮往的民主呢?這只是政棍們攪的幼稚民主。 又看看美國攪了民主二百多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星條旗雄霸全地球,她為了維持本國的民主,更要輸出美國式的民主。美國有11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在服役中,通常有三隻航母在母港維修補給,讓艦上人員回國與家人團聚。而有八個航母艦闘群,就在全世界海洋游弋,到處耀武揚威。美國全世界最高度民主的國家,同時也是全世界最高負債的國家。


中國何去何從,值得思考!


伸延閱覽:
神九上天 人民匍匐 科技大國 政治侏儒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希臘的財困:優惠的社會福利
你用膳 我付鈔?
1,000,000,000,000 一萬億





4 comments:

laulong said...

政治內分泌失調巨人症去笑一個正常高度的人為侏儒,可笑!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北京說:要走一條有中國特色的富強之路! 巨人又好侏儒又好,以民為本,人民好!才是最重要!

laulong said...

以民為本,同意。但我們容易被萬分之十的不是、不幸、不公,掩蓋了萬分之幾千的民生改善,熙熙而樂。

苦痛會嗌出來,生活改善了,樂趣多了,憂慮減少了卻是不會嗌出來的。所以,常會聽到前者的聲音。

the inner space said...

兄台是教育界別精英,所謂有教無類,國內電影也有:“一個也不能少”。本着辦教育施教育教化孺子之心,應不容許也絕不輕易放棄任何一時未能跟上的學生。

施政執政之官員理應以民為本,絕不輕易因為萬分之幾千的民生改善了,熙熙而樂便沾沾自喜,卻捨棄萬分之十面對和遇到不是、不幸、不公待遇的人民,苦痛會嗌出來於不顧!

Furthermore 當此萬份之十不是不幸不公,按比例 proportionally 去推算在擁有十三億人民的國家,這個數字就超越很多小國之人口矣!

Zero tolerance 零容忍,可能期望過高也不現實。希望所有人都同意,追求這個理想,更是困難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