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pril 22, 2012

由奢入儉~寫在法國大選前

由奢入儉~寫在法國大選前



法國舉行大選,現任總統 薩爾科齊 因為推行緊縮政策,削赤減債等等措施,令到選情告急,形勢大為不妙!

【明報專訊】法國總統大選今日舉行首輪投票,選情告急的現任總統薩爾科齊,在投票前夕罕有公開認低威,承認自己不再「超級」,又為當選初期所犯錯誤致歉,爭取同情票,至於大熱門的左派社會黨奧朗德,則呼籲支持者務必前往投票,慎防因投票率低而令極端政客有機會爆冷出線。本報記者走訪巴黎,發現不少中產選民都極度不滿薩爾科齊的緊縮政策,瀰漫着「Anyone But Sarkozy」的氣氛。

最新民調顯示,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在首輪投票中略為落後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但二人皆以至少10個百分點的優勢,領先其他三位主要對手,包括極右的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極左的梅蘭森(Jean-Luc Melenchon)和中間派的貝魯(Francois Bayrou)。但假如薩爾科齊與奧朗德躋身次輪投票決勝,奧朗德料可以7至14個百分點輕勝。

本報記者接觸過多位法國中產民眾,普遍的反應,都是不滿薩爾科齊以緊縮之名向民生開刀。64歲的退休人士帕諾(Jean-Claude Panot)已經退休5年,生活雖算無憂無慮,但他認為薩爾科齊打破其舒適美滿的中產退休生活,矢言會在周日大選時,投票予社會黨的奧朗德,「盡力阻止薩爾科齊做總統」。帕諾憤然地向記者說:「薩爾科齊大降繳付財產稅的門檻,我這般一名退休人士,去年竟要納稅約2500歐元(約2.5萬港元)的財產稅,這比我一個月的退休金還多,這種政策就像從我的錢包搶錢一樣,你說這公不公平?」


定居法國十多年的港人蔡小姐則說,仍未決定是否投票,但如果去投,她會將神聖一票給予奧朗德。「薩爾科齊未能推動法國經濟的同時,竟大減社會福利,加上食品價格亦大幅上升,中產生活變得難以維持。我寧願投給奧朗德,都不希望薩爾科齊連任。」


繼希臘的總理 帕潘德里歐,意大利的總理 貝魯斯柯尼 等歐元區領袖,因為國家債務需要施行緊縮政策,削赤減債而紛紛下台,今次輪到法國的 薩爾科齊,機會很大很大 。

之前希臘因為厲行緊縮政策,令到一名退休藥劑師自殺。

【明報專訊】厲行緊縮政策削赤減債的希臘,發生長者以自殺控訴政府事件。一名77歲退休藥劑師,周三在雅典國會外當眾吞槍身亡,留下遺書斥政府削減退休金將其逼上絕路,他要在撿拾垃圾充飢前自殺保持尊嚴,事件觸發大規模示威衝突。另外,意大利亦有一名78歲老婦疑因退休金被削而跳樓自盡。希臘首相開腔呼籲民眾幫助有困難人士,意國反對派則批評政府緊縮方案勢令更多人走上不歸路。

在希臘當眾自殺的老翁赫里斯圖拉斯(Dimitris Christoulas)是一名退休藥劑師,有一妻一女,1994年結束藥店生意退休,但由於身患重病,藥費昂貴,加上近年退休金大減,令他債台高築。目擊者稱,赫里斯圖拉斯於周三早上繁忙時間到達雅典憲法廣場,大叫「我欠債纍纍,無法再忍受下去」,又稱「我不想將債務留給女兒」,隨後便掏出手槍,在眾目睽睽下開槍轟頭,當場死亡。

患病藥費貴 「無公義無尊嚴」
警方在死者口袋內發現遺書,內容控訴政府削減退休金的政策,有如納粹德國在1940年代佔領希臘時施行的暴政,令他生活拮据,被迫走上絕路:「政府徹底毁滅我生存的希望,那希望是建基於35年來一直由我獨自負擔、從沒得到政府幫助、非常有尊嚴的退休金計劃。我無法得到任何公義。除了有尊嚴地結束生命外,我無法在自己必需在垃圾堆中尋找食物維生之前,找到其他方法掙扎求存。」

遺書控政府毁生存希望
自殺事件惹來廣泛同情,大批民眾同日湧至憲法廣場設立祭壇,獻花並點蠟燭悼念,民眾同時貼上大量字條批評政府。有民眾認為,赫氏在負責審批緊縮政策的國會外自殺,是對政府的沉重控訴。悼念活動後來演變成大型示威,周三晚有數千名示威者在廣場聚集,指摘政府是殺人兇手。約50名示威者向警員及鄰近建築物投擲汽油彈及石塊,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10人被拘留。

廣場爆示威 斥政府兇手
面對債務危機及經濟不景,希臘失業率攀升至20%,政府屢次以減薪、削減退休金及加稅等措施試圖滅赤,被民眾視為政府的羞辱。重重困境令當地自殺率急升,單在雅典,去年的自殺率由2010年開始增加逾25%,令人擔心類似的自殺事件陸續有來。總理帕帕季莫斯發表聲明,形容自殺事件是悲劇,強調希臘社會正經歷困難時刻,需要政府和市民合作,支持身邊感到絕望的人。

退休金被削 意老婦跳樓
同陷債務危機的意大利亦有長者自殺。西西里島一名78歲老婦周二從4樓陽台縱身躍下死亡。其子女表示,母親近月退休金被削,由過去每月800歐元(約8100港元)減至600歐元(約6100港元),令她入不敷支,疑因此求死。


雅典無日無了的騷亂已接近失控,今次還攪出退休老人畏懼貧窮說:要在撿拾垃圾充飢前,自殺保持尊嚴,云云!


開闊了的河道水長流,若收窄河道就容易做成氾濫,但當水沒有依時到來,人民慣了沒節制地去用水,一沒有水用便攪到怨聲載道!


緊縮開支是節流的方式,但另外一方面若能開源,可以減輕的震盪。但一個國家有冇本錢去開源呢?

明報2011-11-06社評:愛爾蘭實事求是由奢入儉
【明報專訊】希臘公投鬧劇草草收場,但在歐元區引起的震盪卻發人深省。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投下的這顆政治炸彈,迫使德法兩大強國的政治領袖打破禁忌,聲言希臘退出歐元區並非他們死守的底線。帕潘德里歐本人則透過這次豪賭向全世界宣示,希臘當前的債務與經濟困局,已非常規的政治與外交操作可以解決。

帕潘德里歐宣稱,公投是「在最大程度上實踐民主與愛國主義」,在西方民主思潮誕生地發出這樣的呼叫,表面上毋須大費周張已自有其說服力。然而輿論點評帕潘德里歐讓「民主回到希臘」時,更多的是挖苦,而非讚嘆。原因很簡單,在許多人眼中,帕潘德里歐提出讓希臘人通過公投,決定是否接受歐盟的新援助方案,體現民主只是幌子,實質上只是一場機關算盡的政治操作。

用帕潘德里歐自己的話來說,他希望透過公投讓希臘社會意識到當前所處危機的嚴重性,必須共同分擔削赤措施帶來的痛苦。問題是,帕潘德里歐縱使無法確切掌握希臘社會對歐盟援助方案的反感程度(最近一項民調顯示近六成希臘人不接受),單憑自己承受的壓力,他也應該可以判斷得到,公投勢將引起外界擔心歐盟方案胎死腹中,加深對希臘破產的恐慌。但他是否已到了除此之外別無退路的地步?

公投本是體現民意的最直接方式,最早可溯及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但隨着行政事務日趨複雜而由代議式民主體制取代。帕潘德里歐本人就是代議式民主產物,2009年10月帶領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黨以44%得票獲取國會過半議席,強勢上台。債務危機令他夾在歐盟施壓與內部不滿之間,疲於奔命,民望隨着推出一個又一個不得民心的緊縮財政政策而一路下滑。

他在這樣一個腹背受敵的環境中突然拋出「公投牌」,動機怎能不惹人猜疑。許多論者相信,帕潘德里歐是在玩「邊緣政策」(brinkmanship),藉着把危機推向災難邊緣來震懾反對其政策的民眾與政敵,謀求自己想要的結果,包括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

平情而論,帕潘德里歐只是希臘當前亂局的代罪羔羊。希臘危機延宕兩年,外界對其根源早有共識,那就是政府長期不節制地「先使未來錢」。當初為了加入歐元區,希臘在華爾街大型投資銀行高盛幫助下,透過玩財技隱瞞負債,而在2001年成為歐元區一分子後,它又乘着歐元區低利率政策的東風,拚命透過借貸來刺激經濟發展。

從2001年到債務危機爆發前的近8年間,希臘超過七成經濟增長是靠借貸推動,然而在負債飈升之際,希臘的人薪酬福利水平卻以超過GDP增長速度的步伐上升,公務員隊伍急劇膨脹至佔全國勞動人口的10%。在慷慨的福利體制下,希臘人平均退休年齡是53歲,在發達國家中「首屈一指」。

帕潘德里歐上台時,希臘過度消費的弊端已表露無遺,他面對的是如何令一個揮霍過度的國家「由奢入儉」的難題,這也是希臘危機的核心,而帕潘德里歐的失敗之處,正在於遲遲無法讓民眾明白,勒緊褲頭是這個國家擺脫經濟災難的關鍵所在。

一年前,歐元區令人聞之色變是「PIIGS」(歐豬五國),如今,PIIGS中的一個「I」——愛爾蘭已淡出人們的視野。去年11月,愛爾蘭步希臘後塵,接受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的675億歐元聯合救助。當希臘政府現在以歐盟第二輪援助為武器跳草裙舞之際,愛爾蘭國內正在討論的已是如何盡快還清欠債,擺脫束縳。

愛爾蘭債務危機的根源是銀行過度放貸,形成信貸與樓市泡沫,與希臘並不相同,但無論比照經濟體系還是處理危機的做法,愛爾蘭的長處,正是希臘最缺乏但也最需要的。愛爾蘭迅速控制危機,除因擁有大量高技能勞動力這一客觀因素外,穩定的稅收與社會廣泛共識也功不可沒。

愛爾蘭政府最初為爭取歐洲援助而推行緊縮方案時,同樣遭遇強大阻力,萬計人上街反對加稅及公營部門裁員,並導致政府下台,但緊縮步伐並沒有停頓,民眾在怨氣中勒緊褲頭。今年第2季,愛爾蘭錄得2.3%經濟增長,是歐洲增長第2快的國家,經濟迅速恢復增長,助愛爾蘭順利實現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設下的減赤目標。相比之下,希臘政府目前仍在苦苦找尋應對嚴重逃稅問題的方法。

回過頭來看,愛爾蘭削赤之路在在說明帕潘德里歐還沒到毫無退路的境地,在無法得到民眾信任之時,他其實可以選擇退位讓賢。愛爾蘭總理肯尼上周三(11月2日)向國會匯報上月底歐盟峰會成果時,主動提及許多人認為歐盟給了希臘太多甜頭,但他沒有落井下石,只是說﹕「我強烈支持希臘推動復蘇的努力……我們是同一個聯盟與同一種貨幣下的伙伴,希望彼此都好。」

這或許是官話,但卻正正點出了,目前歐元區乃至歐盟最需要的,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合作的團隊精神,但,「長貧難顧」,希臘必須自律,由奢入儉,才能釜底抽薪。



希臘前總理帕潘德里歐,兵行險著話要攪公投,卒之在國會投信任票中險勝,因此希臘正在籌組一個過渡政府,但大多數的政黨只著眼得到執政機會,積極要求盡快舉行全國性大選。結果之後沒有大選,帕潘德里歐卸去總理之職,便交給巴帕德莫斯,收拾爛攤子!


巴帕德莫斯是位技術官僚,曾經擔任過歐洲中央銀行(ECB)副總裁,而於2010年卸任。任職歐銀期間,眾多金融分析家認為他是歐銀政策背後的推動力量。他的金融專長早已獲得國際間高度肯定。但巧婦難為無米熣,巴帕德莫斯一籌莫展!


由寬入緊,由奢入儉,都要看看自己有幾多斤両,有冇開源的板斧,單靠節流,就如 帕潘德里歐、貝魯斯柯尼、薩爾科齊 的下場,坎入這個死胡同!


後記:April 30 Paul Krugman 在 紐約時報的 專欄 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

【Pual Krugman】Austerity Fantasies

Wow. A reader directs me to this interview with John Peet, the Europe editor of The Economist, who declares

And of the countries that were in trouble, I would say Ireland looks as if it’s the best at the moment because Ireland has implemented very heavy austerity programs, but is now beginning to grow again.

[a chart]

See the return to growth, there at the end? Me neither.

To be fair, Peet isn’t alone. The legend of Irish recovery has somehow set in, and nobody on the pro-austerity side seems to feel any need to look at the data, even for a minute, to check whether the legend is true.

Amazing.


後後記:結果在第二次選舉中,奧朗德果然順利勝出,薩爾科齊黯然下台,在新總統宣誓就職時,將總統的象徵“核武發射密碼”和“國家機密文件”,移交新任總統奧朗德。並且,依據競選承諾包括自己,和全體閣員減薪三成,與國民共渡時艱。

【星島日報】法國公布新政府人選。前總理法比尤斯擔任外長,負責執行總統奧朗德競選承諾,安排年底前撤走所有駐阿富汗士兵。財長是奧朗德競選辦主任莫斯科維奇,他要在歐洲實施緊縮措施的大環境下設法重新推動經濟增長。

法國總統府16日晚公布了新一屆內閣成員名單。新內閣由34名成員組成,其中17名為女性。新任法國總統奧朗德任命其競選政策顧問艾羅為政府總理並負責組閣。內閣組成基本以奧朗德的競選團隊為班底,社會黨中有擔任部長經驗的元老被委以重任,選舉前與社會黨結盟的綠黨也獲得進入內閣的機會。

新內閣成員數量較薩爾科齊執政時期略多,其中男女比例對等,均為17人。較出乎意料的是,現任社會黨第一書記、多次擔任政府部長的奧布里沒能進入內閣。

新政府將於17日上午召開第一次內閣會議。總理艾羅向媒體透露,首次內閣會議將討論政府部長降薪30%的選前承諾。

法國將於6月進行立法選舉,議會多數將負責重新組閣。有分析人士認為,奧朗德以競選團隊為班底組成新政府,意圖一鼓作氣拿下議會多數。




伸延閱覽:
Anyone But Sarkozy 薩爾科齊 新浪新聞網
希臘翁國會外吞槍控訴緊縮 雅虎新聞網
希臘應借鑑愛爾蘭 實事求是由奢入儉 雅虎新聞網
Paul Krugman:Austerity Fantasies 紐約時報網
法國總統委任新內閣 雅虎新聞網

4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There are a few "basket cases" in Europe. Unfortunately, France, Germany and other EU countries have to bail them out for fear of intensifying the crisis and causing more damages. Austerity measures are tough pills to swallow but they are necessary !!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可惜這些歐元區國家的人民,沒有願意為國家涯窮,不想為這些政棍的爛攤子補鑊包底,只是想把債務繼續擴大,後果就留給下幾代人去處理,到時他她都入土為安了!


這種觀念早種植在西方社會之中,我聽過一個故事,也可算是西方人嘲笑中國人的笑話。大意是:

中國人多儲夠錢才買新屋,沒有享受得到幾年,就老死了。西方人先買新屋入住,享受了幾十年,到死還未還清貸款。誰較聰明呢?

Haricot 微豆 said...

>> .... 誰較聰明呢?

Many Chinese are still very much influenced by traditional Confucius thinking when it comes to the roles and responsibilities of a man towards his family, lineage, and country. Parents would save to send their kids to better schools, etc.

But for the Me Generation (in both the east and the west), it is the individual 'me' that counts !!!!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 享樂主義是今世代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