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工餘飯後的活動?

工餘飯後的活動?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在區議會公民黨痛失議席後,諉過這都是建制派的“蛇齋餅糉”效應,和採取“抹黑”公民黨的手段。


梁家傑又說:「要留住一個正在『當紮』的大律師或者工程師,要他每日用十幾個鐘於區內做,而個政黨亦都不可以有執政的一日,這就是我們的困難」。


一直以來公民黨的大狀明星級議員,本著悲天憫人 condescension 出來論政參政,落到所屬區份的取態,又總帶著一份憐憫之心,對待這班不懂法律的蟻民。據梁家傑所言他的黨員,尤其是『當紮』的大律師或者工程師出來參選,只當作是工餘飯後的娛樂活動,這是何等傷害透了一班一向擁護公民黨市民的心呢?


明報11月12日社評:梁家傑輸在不識謙卑
【明報專訊】區議會選舉結果,公民黨遭逢創黨以來最大挫敗,兩場官司、特別是外傭居港權官司,被認為是公民黨敗選主要原因,不過,從堅持法治的角度檢視,公民黨只是輸了選舉,未輸掉黨魂理念,其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堅持,更是值得敬重。

值得記取的一大教訓是,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敗選後諉過他人,言辭應對,意圖以資深大律師之思辯技巧,壓制敗選詰問與批評,其傲慢取態引起市民強烈反彈,可幸梁家傑其後降低調門並致歉,吃一塹長一智,期望公民黨認真總結經驗汲取教訓,民主路上再走新程。

居港權乃公民黨 「共孽」 不應由梁家傑個人承擔
按《基本法》和現行法律規定,外傭申請居留權是否遭到歧視,是一個議題,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原則,公民黨有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代表外傭打官司,乃維護法治之舉,與公民黨所堅持、也為港人珍惜的法治核心價值,精神上契合,應無矛盾。

所以,公民黨支持李志喜打這場官司,乃該黨屬性所決定,若公民黨與這宗官司劃清界線,反而顯得背棄理念,失卻黨魂,這樣的公民黨會被人唾棄。

外傭申請居港權法律理據,甚為複雜,一般人很難了解,偏偏官司在選舉前審理和判決,使得案件有關法治、公義本質,被隱沒在選舉操作中,而設若外傭贏得官司,會否有以十萬計外傭有資格成為永久居民,卻引起千家萬戶有外傭家庭的憂疑。

能夠僱請外傭的多是中產雙職家庭,家中子女乃至年邁父母,日常就由外傭照顧,讓他們可以安心工作,外傭獲得居港權,會否分享福利,對中產家庭來說較遙遠,他們首先關注外傭居港身分改變了,可能要付出較高工資,或是每3個合約之後就要換人等,箇中不勝其煩和可能引致家庭成員適應問題,是他們頭等關注大事。

這般民情,遇上選舉政治,公民黨再多雄辯滔滔的法律中人,都會有理說不清;所以,就出現了公民黨堅信維護了法治、公義,卻被扭曲和誤導之不忿。但是,法律歸法律,政治操作於此關鍵時刻,就考驗公民黨諸君是否有足夠政治智慧,做到伸張法治公義的同時,自己也不至於被反噬。

公民黨完全可以支持李志喜替外傭打官司,但是要同時回應很多市民的憂疑,只要公民黨對是否支持外傭可享居港權表明立場,也就是說,除了法律範疇,公民黨有清晰政策立場,則理念和現實之間,就兼顧到了,外傭議題的殺傷力,可以大大減輕。

在選後群情洶湧中,梁家傑才重申「公民黨不支持大量外傭來港取得居港權」,這是明確的表態,很好,可惜遲了、晚了。選舉爭議之時,為什麼公民黨或梁家傑未大聲、清晰、明確地傳達「不支持、也擔憂」的信息?

居港權議題,是公民黨在區選遭遇滑鐵盧的主要因素,不過,此事乃原則、理念之堅持,無可厚非,還使人敬重,而選舉政治操作失誤,與居港權議題所牽動策略和集體政治歷練不足有關。所以,總體而言,「居港權」乃公民黨的「共孽」,不應由個人承擔,若以此逼梁家傑辭職,對他不公平。

梁家傑選後表現 使公民黨受 「二度傷害」
反而,從選後梁家傑的應對表現,是否適合領導公民黨,值得討論。

梁家傑在陳淑莊敗選後,在開票站與余若薇陪同陳會見記者時,即擺出一副不反省敗選因由,只顧一味推諉責任,什麼「蛇齋餅糭」、「鐵票」、「中聯辦撳掣、操縱」等說法,翌日記者會和答覆記者提問,都一再反覆地講,把選民都描繪成貪圖小利、沒有獨立思考的人,惹來許多市民極大憤慨。

「蛇齋餅糭」是否決定今次區選結果唯一因素,學者以數據分析,已予否定;事實上,陳淑莊在山頂選區大敗,若說山頂選民貪圖小利,被中聯辦操縱出來投票給自由黨的陳浩濂,即使梁家傑也不會相信吧!

另外,梁家傑在記者會與親北京報章記者「過招」一幕,梁使出借力打力、轉移命題伎倆,這些招數,在法庭盤詰證人可能管用,在直播記者會上,這一招只暴露梁家傑有點理屈辭窮。而對話過程所呈現梁家傑傲慢情狀,徒惹反感。

所以,梁家傑在公民黨敗選後的即時反應,未能達到身為政黨領導人的要求。現代選舉政治,不但敗軍之將要謙卑;就算是大勝一方,欣喜的同時也要不忘謙恭,試想想,若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在勝選後趾高氣揚、大放厥詞一番,會是怎麼景况?現在當選率不到20%、只較社民連和人民行動高的公民黨,梁家傑的表現是令人失望的,可幸他還有一點反省能力,在區選後第3天鄭重地向市民道歉。

公民黨明日舉行集思會,相信會檢討敗選原因和往後路向,關於梁家傑的去留,黨內有人提出要梁下台,他怎樣體待這股訴求,不得而知,我們認為,環繞居港權「共孽」,相關選戰策略即使有不當之處,也不應由梁家傑個人承擔,並無因此而辭任黨魁之理,他的去留在於以下兩點:

(1)公民黨要判斷今次選舉是否慘敗?若是,身為政黨最高負責人,在選舉慘敗之後,應否按政治倫理行事,承擔責任,辭職讓賢?

(2)選後梁家傑的表現,使公民黨受到「二度傷害」,他其後的道歉是否足以彌補?若辭任,有何影響?若不辭任,對於公民黨日後開展工作,特別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會是積極或消極因素?



公民黨創黨的主要黨員都是明星級的大狀 barrister,他她們說話比較清晰,條理分明,富邏輯和說服力,令到港人耳目一新,搶盡了風頭。


不過繼年前參與社民連的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收不到預期公投效果,和近日捲入“環評報告”與“菲傭居港”的司法覆核案件,備受到敵對黨派群起攻擊。公民黨在今次區選中慘淡收場,四十一人參選卻僅奪七席,而陳淑莊、湯家驊等政治明星更全部下馬。


梁家傑將今次區議會選舉失利並諉過於別黨,後經輿論連日不停鞭韃,才出來道歉刊登啟事高調向公眾表達「悔意」。又急急轉钛發聲明重申,公民黨「擔心剎那間有大量移民湧入」,又「希望香港人不要為假議題而破壞香港得來不易的法治基石」,云云!


The Damage has been done! 這是一時三刻無法補救的。若公民黨的議員仍然本著悲天憫人的 style,存著 condescension 出來論政參政,暗中總帶著一份憐憫之心對待這班不懂法律的蟻民,要改恐怕都要有根本觀念深切反省。


梁家傑這一次諉過的錯著,選民對這個鍩印記憶猶新,要改變公民黨必須加倍努力,又可能事倍只得功半,距立法會選舉只剩下不足一年,梁家傑又不考慮辭職,公民黨的諸公諸姐又未能全職參選,雖云立法會性質不同區議會,又可能出現鐘擺效應,讓我們皙目以待!



補遺:親建制派的大公報,當然不甘後人鞭鞭有力:公民黨慘敗續死撐
【大公報訊】公民黨涉濫用司法覆核程序,為外傭爭居港權、阻港珠澳大橋上馬,受千夫所指,在此次區選中如外界所料落得慘淡收場,四十一人參選,僅得七席,陳淑莊、湯家驊等明星級人馬全部落敗。但公民黨領導層仍死撐在今次區選中並非慘敗,又將失利的責任都推向所謂「被抹黑」和缺乏資源,聲稱黨內無人應該問責。而公民黨向來漠視地區工作,該黨黨魁梁家傑竟稱,區議會從政之路無前途,讓年輕專業人士花太多時間落區「説不過去」。

上屆區選公民黨派出四十二人參選,獲得八席,此後因補選和其他區議員的加入,令公民黨的區議會議席增至十二席,但在今次選舉中,公民黨僅保住其中的七席。在山頂選區競逐連任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以近七百票的大比數差距敗給自由黨的陳浩濂;另一名「空降」沙田第一城的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同樣慘敗,票數只有對手的一半。攜所謂「明星效應」參選的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和執委郭榮鏗同樣輸給對手。

陳家洛死撐通過考驗
面對如此戰果,在總結選舉的記者會上,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多次被問及是否承認失敗,他皆不肯正面回應。梁家傑還沾沾自喜地稱,雖然公民黨最近不斷被人「抹黑」,但仍有不少人支持,得票較上屆只少了不夠三千票。梁家傑還聲稱,公民黨不會自滿,而是要「痛定思痛」。他説:「唔止係公民黨,整個民主運動都需要一個新思維,一個新格局。」公民黨主席陳家洛則承認該黨表現未如理想,有的地方有大大改善的空間,但他仍死撐説:「作為一個政黨,呢個考驗我通過了。」

公民黨地區工作向來欠奉,上屆落選的候選人今屆再參與區選的比例亦遠低於其他政黨。被問及選舉失利有多大程度受地區工作表現影響時,梁家傑污衊區議會越來越「蛇齋餅」,並指年輕人循區議會從政之路無前途,好難對黨友有更高的要求。「我極之缺乏資源,要留住一個正在『當紮』大律師或者工程師,要佢每日用十幾個鐘區內做,而個政黨亦都唔可以有執政一日,呢個就係我困難。」他説:「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呢?」要年輕的專業人士用最璀璨生命的十年服務社區,「就算我作為一個資深大律師,作為一個黨黨魁,我都覺得講唔過去。」其漠視地區工作之心昭然若揭。

余若薇稱無人需問責
梁家傑在記者會上繼續扮「被抹黑」,稱公民黨在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案和外傭居港權案的立場,在區選中成為對手的攻擊目標。對於公民黨是否低估了兩單官司的影響,前黨魁余若薇説,不存在低估問題,並稱官司發生公民黨「無得避」。至於該黨領導層是否會為今次選舉失利問責,余若薇稱,絕對沒聽到有聲音要他們負責。




後記:公民黨開得集思會後5名黨員促領導層辭職
【AM730】公民黨就區議會選舉失利,昨召開集思會檢討,黨主席陳家洛透露,逾120人出席集思會,逾40人發言,當中5人要求黨高層就區選失利引咎辭職,但陳指,立法會選舉明年進行,全黨應上下應團結一致,大部分成員希望由現有領導層應付選舉。

但在區議會選舉落敗、公民黨新界西支部秘書長古文翰稱,黨魁梁家傑應為選舉失利辭職,集思會恍如挺梁大會,並無大刀闊斧改革,他本人看不到公民黨的出路,但暫時不退黨。

梁家傑則指區議會選舉辜負了市民期望,已作出反省。他承諾,公民黨會改善地區工作,準備來年的立法會選舉。另外,梁家傑又指,自己在外傭居港權官司,未有清晰闡述公民黨理念致歉,重申一直未有改變立場。



【明報專訊】區選遭滑鐵盧的公民黨,昨日舉行集思會檢討選舉結果,會上有5名黨員要求黨魁梁家傑就區選失利和其後「諉過於人」的言論,引咎辭職,但要求不被黨領導層接納。公民黨主席陳家洛強調,絕大部分黨員希望現有的領導層留任,現時黨內極需要團結。梁家傑表示,會虛心聽取意見,誠懇反省,不再辜負市民期望。

5黨員促下台 梁﹕已反省
該黨昨日舉行集思會,約120名黨員出席,會上5名年輕黨員要求梁家傑下台,當中在區選落敗的古文瀚對記者稱,公民黨需要有「新景象」,又批評集思會上的意見是「新瓶舊酒」,未有修正黨的路線和作出大刀闊斧的改革。

梁家傑其後在陳家洛、余若薇和陳淑莊等人陪同下見記者。對於有黨友要求他下台,梁家傑承認,在區選辜負了市民期望,已作出反省,呼籲黨友上下一心,在明年立法會選舉爭取好成績。




梁家傑若還剩下一些智慧,應暫時消失在公民黨內大小事務,低調完成尚餘的立法會議員任期(因為辭職再補選可能再失議席),這可能是最佳的方法讓選民在較短時間忘記掉,他曾經藐視香港整個社會的言論,讓公民黨可以重新上路。這總比厚著面皮留下來只作深徹反省,若下一仗再輸,梁家傑就永無翻身之日!記得,民建聯的曾鈺成暫時豹隱了一段時間後,如今成為立法會主席,當然有人會說:公民黨不是民建聯!



伸延閱覽:
梁家傑輸在不識謙卑 雅虎新聞網
公民黨慘敗續死撐 大公新聞網
公民黨5名黨員促領導層辭職 AM730新聞網
公民黨集思會 梁家傑續任黨魁 MSN新聞網
梁家傑否認包攬訴訟 雅虎新聞網
外傭案掀罵戰 雅虎新聞網
周梁淑怡﹕請公民黨還港人一個真相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此地無銀未曾偷


2 comments:

Ebenezer said...

現時,梁生絕對係公文袋嘅負資產。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我沒有說的,以便兄經已補遺了!

由他一出來論政,高傲的梁家傑嘴角總帶著輕藐,今次無疑是當頭棒喝,讓梁先生清醒一吓。

從政之人應好好掩藏他的 condescending (屈尊)style,起碼表面擺出謙卑待人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