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October 14, 2011

明星




911在香港人不是紀念美國人的哀痛,在911早晨傳來了女演員《葉德嫻》獲得威尼斯電影節的評審們認同,評為今屆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女演員好消息傳回香港,香港的演藝界齊聲恭賀,連特區政府的騷感娘局長,都送上官方賀詞。


報章都以劉德華和葉德嫻,由無線劇集“獵鷹(1982)”第一次合作,到後來的母子戲電影“法外情(1985)”和“法內情(1988)”,三十年之後再度合作電影“桃姐(2011)”,終令葉德嫻得到一個國際性獎項。


可惜劉德華為了趕回香港和粉絲們一起慶祝其五十大壽,劉德華沒能留在威尼斯,親自參扶葉德嫻上台領獎。查找後原來葉德嫻只是六十三歲。卻多次在電視劇,電影中和比她僅僅年輕十三年的劉德華,分別飾演母子角色。


計返轉頭1982年劉德華只得21歲,那末葉德嫻不過才是34歲,她就被安排在《獵鷹》中,飾演劉德華的母親。無線電視當年把年輕女演員,安排演小生花旦的母親,我還記得有一位叫蘇杏璇的女演員。


回頭看看今天無線的花旦們,剛剛在TVB台慶劇《法證III》擔正的兩位花旦,張可頤演32歲的法醫(維基百科:張 1969年生42歲),徐子珊演28歲的女警(維基百科:徐 1979年生32歲),其他略有名氣而我還記得個名的有誰未過三十呢?胡杏兒1979年生32歲,楊怡1979年生32歲,佘詩曼1975年生36歲,蒙嘉慧1973年生38歲,鄧萃雯1966年生45歲(以上都是在維基百科查找到希望真確),哈哈哈哈,可見今時不同往日囉!


是無線電視沒有花旦人才,還是今時今日化妝術了得,三十幾歲的女演員尚可以演少女花旦戲?真的為葉德嫻年僅34歲,就要演21歲的劉德華的媽媽甚為不值。


在“晴報”讀到一篇寫葉德嫻和她唱的名曲《明星》


可惜晴報暫時沒有網上版(只有手機版),讓我抄錄其中一段。
《明星》鄧明儀~晴天手記 on 晴報
【鄧明儀】話說1977年佳視推出時裝劇集《明星》,找來霑叔創作了一首主題曲《當你見到天上星星》,霑叔非常喜愛,並肯定這首歌會大受歡迎,俞琤找來了剛獲選香港小姐的張瑪莉此劇兼唱主題曲,可惜歌曲默默無聞;1977年,陳麗斯翻唱此曲,仍然得不到樂迷的青睞,讓霑叔非常失望,覺得浪費了這首歌。

及至1981年,霑叔有天於希爾頓酒店聽到一把磁性女聲,充滿滄桑地演唱此曲,驚為天人,心中暗喜:『這首歌終於找到它的主人了!』於是立即上前問那位女歌手:『你怎知道這首歌?』她自信的答:『這是首好歌,是她們唱得不好吧了!』霑叔於是把這首歌送給她,歌名改為《明星》,而這位女歌手就是今屆威尼斯出爐影后葉德嫻。



1981年的《當你見到天上星星》葉德嫻 《後來易名:明星》



【維基百科】值得留意的是,葉德嫻的代表作《明星》,其實是一首重唱歌曲,由黃霑作曲填詞。原曲是張瑪莉的《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她是繼陳麗斯後第二位翻唱此曲的歌手,但很多人甚至連歌迷也誤以為這是一原創歌曲,憑許多歌星自葉德嫻重唱此曲後全都以《明星》作歌曲名稱可作側證。此曲作者黃霑亦曾撰文寫道:“葉德嫻把歌重新注滿感情,且用非常自由的方法演繹,還收在了個人大碟裡!《明星》,因此,出了生天。”


《明星》 曲詞:黃霑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
可有想起我
可有記得當年我的臉
曾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當你記得當年往事
你又會如何
可有輕輕悽然嘆喟
懷念我在你心中照耀過

我像那銀河星星
讓你默默愛過
更讓那柔柔光輝
為你解痛楚

當你見到光明星星
請你想起我
當你見到星河燦爛
求你在心中記住我。。。。


黃老霑九泉之下可會彈起幾彈?


補記:2011-10-24 Am730 專訪劉德華&葉德嫻
【AM730】採訪結束等電梯的時候,葉德嫻也恰好搭同一部電梯,胳膊上搭著一件碎花的長身女裝,像採訪時那樣矜持地微笑,她說她沒有助手,給我們留下e-mail,說好把照片發給她。紙上,字跡清秀,勾劃疾徐,有練家子的神韻。她說,「字不如(劉德華)華仔,華仔的字才是真的好。」大廳裡,碰見從另一部電梯下來的劉德華,工作人員聚在一邊打聽,船怎麼還沒到,一邊,劉德華和我們揮手,挽著葉德嫻出門。威尼斯的陽光,透過歐洲古老宮殿式酒店的小格子玻璃窗,曬得地氈斑斑駁駁的,兩人的背影忽明忽暗。葉德嫻的手也自然地搭在劉德華的小臂上,兩人低低聲說話,就像片中,電影首映散場,桃姐和Roger的離開,或許,這是另一部電影。
採訪時間:2011年9月7日 採訪地點:威尼斯Danieli酒店
文字、圖片來源:《香港電影》 (更多精彩內容,請留意2011年10月號《香港電影》雜誌)

我們的桃姐之情
■都說劉德華是葉德嫻的乾兒子,是嗎?
□劉德華:其實葉姐(葉德嫻)只比我大了12歲,我怎麼可能認她做乾媽。我們兩家其實很近,開車也只是幾分鐘路程,我有時會過去看她,可能因為這樣,才會有乾媽、乾兒子的說法。
□葉德嫻:我也聽個這說法,蠻有意思。
■雖然片中的關係是主僕,但更像是母子,隔了這麼久能夠再合作演母子,感覺怎麼樣?
□劉德華:可能是我們私下經常保持聯繫的關係,這次合作覺得………其實我們的親情一直都在,像是親人,這樣演起母子來就變得簡單多了。
□葉德嫻:他的表演愈來愈厲害了,對一些細節的把握非常準,加上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和交往,所以,只要給我一個訊息,我就會收到,這就像母子之間的那種東西。
■很多人都喜歡你們在片中的表演………
□劉德華:葉姐的表演真的很好,跟Roger相處的時候,真的很棒!
□葉德嫻:謝謝,因為我們的導演真的很好,她可以很好地引導出我們需要在片中展現的演技,我自己也不再年輕了,所以對於我來說,演出這個老人的角色並沒有那麼難。
■本片中,Roger的感情是內斂的,表達的方式也很內斂,比如眼神啊,小動作啊………
□劉德華:是,其實Roger本人就是內斂的,你看他穿著很樸素,整整齊齊,我只是想盡可能把外在的東西「收」住。有場戲大概是第四天或者第五天的時候拍攝的,就是吃牛舌。那個牛舌,是桃姐中風那天幫我做的。Roger和朋友在吃完之後,給在老人院裡的桃姐打電話時,我就坐在旁邊,沒說太多話,看著朋友在一旁搞事情。生命就是這樣,可能有很多事情發生,可能他們在笑,我卻在想我家裡發生的事情,每個人都不一樣。拍完這場戲,導演跟我說,你已經是Roger了。導演和現實的Roger很熟,我想我應該是找到了那種「收」的感覺。
■你片中是在做減法嗎?
□劉德華:我是不增不減。這個戲開始的時候,我想到要用甚麼方法去演,後來和導演溝通,發現導演的要求是,跟著生命去走,你不能多,也不能少。
■當桃姐回家的時候,看到那些舊東西,鏡頭放在桃姐背後的你一個臉部特寫,那時候你的臉上並沒有甚麼情感上的展露,事實上你有甚麼感覺呢?
□劉德華:那是一個非常奇妙的轉捩點,我從來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個人,保存著那些東西,你的制服、照片,還有很多的奇怪的東西,我當時是震驚的,這麼多的東西,怎麼可能呢!那種情況下,其實是沒有甚麼機會思考的,所以在那之後,我感覺到了愛,然後開始改變,開始感覺到在桃姐身上存在的愛。
■片中你推著桃姐,幫她擦口水,然後走到垃圾箱前停了一下,很多人喜歡這個細節。
□劉德華:我覺得演出應該是情緒的觸動,在那個時候,應該是那樣的。我不記得導演有沒有要求,但人物到了那個時候,真的一定要停一下,否則回去後,就該哭了。但這部電影不是讓人哭的,我們的目的不在一些倫理、情感上的,而是讓人反省的。
■你在片中一直沒有哭,拍的時候,也是這樣嗎?
□劉德華:這個不可能哭的,但是最後我送桃姐的棺材上車,沒有人了,還在下雨,她的照片濕了,我拿手帕幫她擦乾淨,那個時候我有哭。我從第一天看到桃姐生病到她走,一直到幫她成功渡過那段時間,我覺得那段時間不是用來哭的。一直到她進了焚化爐,那個時候才哭。但還被剪掉了。

我的投資與藝術
■你為甚麼要投資這部影片?
□劉德華:許鞍華導演跟我說,「錢方面我不夠,你是不是能幫我一下?」這句話讓我很感動,同時也讓我很難受。當你想拍一部電影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問你,為甚麼要拍這部電影,但是對於我來說,我會依循能夠打動我的東西去做,可能是一個人的舉動,也可能是劇本本身。傭人也是人啊,為甚麼我在電影中要照顧桃姐?因為在我小時候她非常細心地照顧我,在你生病的時候照顧你,支持你,這就建立了一種關係,如果我們忘記這段關係,生活其實也就沒有甚麼意思了,其實這部電影並不沉重,只是個簡單的能夠感動人的電影。同時,我投資許鞍華導演的電影,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和她也有那種感情,我不可以忘記我們那段合作關係。
■你是否投資了3千萬港幣嗎?
□劉德華:因為我想多給點錢讓自己做男主角。在許鞍華的電影中,女主角獲獎很容易,男主角一般都是被人忘記的。(大笑)
■這個片子我們看到了很多大牌導演和演員前來客串。
□劉德華:因為男主角是一個很大的製片人,所以我見到的導演和演員,一定是最高的等級,那麼你隨便找一個人去演,那這個戲的真實度就不夠,所以就去請朋友來幫忙,但都不是我請的,是公司的人跟他們說,導演要這樣拍,他們也願意來幫我,我從來沒有叫過一個。
■這部電影帶給你甚麼不一樣的感觸嗎?畢竟拍了一部電影,就像又活了一次一樣。
□劉德華:我看劇本的時候,覺得是一部很精彩的電影。拍完後,我的感覺是,我又活了一次,又死了一次,好像是一個生命的開始和完結就在那裡,以前沒想到電影原來是這樣的。
□葉德嫻:這是一部關於生命的電影,它帶給我的意義,就是我能在死之前捐出我的東西,那是蠻有意義的。比如說我的身體,如果有人需要的話,我可以捐獻,我也希望政府方面可以通過相關法律,來支持這些有意義的事情。

我們的生老病死
■你在生活中有桃姐嗎?
□劉德華:沒有,因為我跟我母親的關係很好,和我的女傭關係也很好,所以,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其實蠻震驚的。我們真的很幸運,我們都互相愛著,其實我們知道,關於李先生的事情,跟電影中Roger的生活是一樣,我覺得我在很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去把這種情感講述給所有人聽。
■你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還會再尊重桃姐這樣的人嗎?
□葉德嫻:不管我們從誰那裡得到尊重,最重要的是在這之前,做出能夠讓別人尊重的事情,現在很多小孩都被寵壞了,他們成為了家庭的中心,實際上他們還不懂得去尊重別人,更不要說桃姐這樣的人。
□劉德華:這些孩子得到的太多了,愛對於他們來說變得有些廉價,可以很容易從別人那裡得到愛,他們也不願意回饋愛給別人。其實我倒覺得,這部電影是創造一個機會,就是告訴那些年輕人,應該放些注意力在你的家庭上,或者愛你的人身上,在親人死去之前告訴他們你愛他們,他們也應該知道前輩們是一個甚麼樣的狀態。
■電影中,老人院裡的老人那麼多,其實香港不是很大的,為甚麼呢?
□葉德嫻:我記得從1997年開始,有很多香港人移民去加拿大或者美國,很多人因為移民,就把他們的父母留在老人院,由他們自生自滅,這是讓人很傷心的事。
□劉德華:他們把老人放在老人院裡,一個月付兩、三千元,從此就不再出現,直到他們的父母去世。
□葉德嫻:你知道戲中的老人院有個很典型的人物,就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女士,她自己獨自生活在老人院,政府幫她付院費,其實基本上事情就是這樣的。
■這些移民的子女回來過嗎?
□劉德華:他們會回來,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去老人院看看親人。
□葉德嫻:我覺得,是因為我們的生活方式變了,香港本身也不是很大,是很小的城市,所以人們就會有一種新的尋找。
■你怎麼看衰老?
□劉德華:我是不介意的。我從小就對生老病死這些問題很淡然,怎麼說呢,現在年紀大了,開始發現身邊的人,唉,叔叔走了。小的時候叔叔才30、40歲,跟他關係很好。到了我這種年紀,不介意老,但是要跟葉姐一樣,要生活得有尊嚴,所以,健康對一個人非常重要,當然健康會隨著年紀增長而很難尋找到,所以需要一個人去愛。其實每一個人都需要愛,不管有多強,還是需要愛。
□葉德嫻:我就是希望不要麻煩任何人,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麻煩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走,我也會選擇默默的,很孤單的走。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在我面前不捨得我,生老病死是不能選擇的,你甚麼時候走也不知道,所以,很難說。
■那你怕病嗎?
□劉德華:我對病非常有感覺,我不怕老,也不怕死,但我非常怕病。病令一個人沒尊嚴,所以我對健康一向非常、非常嚴格。
■怎麼看待工作機會?
□葉德嫻:我很幸運,能夠有機會參與《桃姐》這部電影,我不知道之後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機會。
□劉德華:我不會太去想,只是想享受當下的生活。我現在生活得很開心,很簡單,也很忙,不一定非得要等人給我工作,這也是我為甚麼會投資這部《桃姐》,也許有一天別人不找我演的時候,我還能給自己工作。





伸延閱覽:
葉德嫻 維基百科
專訪劉德華葉德嫻 AM730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 can't say I know anything abt the actors/singers but will go home and listen to this song.

Hariot

the inner space said...

apparently HBB your 黑莓 blackberry works well, so what exactly the problem that RIM facing or running into curren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