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早逝的黃家駒



Beyond 的靈魂人物:黃家駒,年僅僅三十一歲就不幸意外,客死異鄉,英年早逝,若不,他的成就將會是個神話!


【維基百科】黃家駒(1962年6月10號—1993年6月30號),係香港好出名嘅搖滾樂隊 Beyond 嘅主音同埋結他手,亦都係樂隊低音結他手黃家強嘅二哥。中五畢業之後,曾經做過辦公室助理、五金、冷氣、水電工程、電視台佈景員等等,甚至入過樂隊鼓手葉世榮做嗰間公司度做保險經紀。

黃家駒係樂隊中嘅靈魂人物,好敢講說話,有時重會講啲大膽嘅嘢,所以有時令娛樂圈裏面嘅人唔妥佢。但係佢果斷、多嘢講嘅性格,亦都令佢成為樂隊嘅發言人同埋領導人物,帶領 Beyond 闖到好多個高峰。

經過好多年嘅努力,Beyond 成為咗香港最舉足輕重嘅樂隊之一。由於對香港樂壇失望,而且希望樂隊能夠衝出香港,所以響1990年代初期,Beyond 決定發展東南亞、台灣、日本等市場。

1993年6月24號凌晨,樂隊喺日本東京富士電視台錄影遊戲節目《想做什麼 就做什麼》嗰陣出咗意外,黃家駒喺約莫三米高嘅台跌咗落嚟重傷暈咗,入咗醫院六日之後響當地時間下晝 4點15分過身,死嗰陣得 31歲。



不用多說,聽聽 Beyond 的金曲 。。。。。。!


海闊天空



大地



長城



光輝歲月



真的愛你




剛剛過了《辛亥革命》百週年紀念,聽聽 Beyond 一連串五首歌(請留意歌詞),竟然很有感觸!




6 comments:

魔術師 said...

我喜歡「大地」。

嘿嘿 said...

常常k他们的歌。

哦,还有Raidas,别人的歌!劲!

the inner space said...

麥捷遜兄:welcome in,大地 one of my favourite too!

大地
在那些蒼翠的路上 曆遍了多少創傷
在那張蒼老的面上 亦記載了風霜
秋風秋雨的度日 是青春少年時
迫不得意的話別 沒說"再見"

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
唏噓的感慨一年年
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
這刻在望著父親笑容時
竟不知不覺的無言
讓日落暮色滲滿淚眼

在那些開放的路上
踏碎過多少理想
在那張高掛的面上
被引證了幾多
千秋不變的日月
在相識裏共存
姑息分割的大地
劃了界線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歡迎再訪 。。。。 Raidas 銷聲匿跡,不過我也有一篇記他們的“別人的歌”草稿儲在 Draft 欄,有機會刊登。 希望兄台到時賜教!

對,林夕的詞總是令人 。。。。

為何仍要歌唱 不願再細想
每夜卻照常 等知音讚賞
曾用真心認真唱
藏著辛酸的歌
觀眾的聲音卻 常比它更響

人人隨意點唱 一樣那些歌
唱罷也惹來 公式的拍掌
其實掌聲屬於那
人盡皆知的歌
演唱的歌手卻 如永沒名字

驟變的音階 屢次起跌
如同年月蹉跎
別人的歌 別人風光
藏著我一生痛楚
但我不甘心 永遠灰暗
如同陪襯
不相信就這般 無聲的渡過

台下熱烈射燈正閃亮
像千盞欣賞眼睛
從前願望逐漸變真實
如像看見聽眾 個個細聽我的歌

漸暗的燈火 卻叫醒我
仍然如舊磋跎
別人的歌 別人風光
藏著我一生痛楚
但我不清楚 那裡保証
何時能突破

只恐怕像首歌 重覆的渡過
不相信就這般 無聲的渡過

魔術師 said...

「別人的歌」和「傾心」都是否Raidas 的經典。

但我卻更喜歡「人海中我是誰」,仲專程去買返隻復刻版CD。

http://www.xiami.com/song/186800

人海中我是誰

 

但願醒來

活在孩童世代

不必支撐掙扎欺騙像眼前

 

但是當然

被活埋人海裡面

慢慢總發現

需要艱苦去演

 

曾糊塗期望會有別人觀看我的淚

還完全忘掉此際我是誰

是多麼的渺小

 

眼淚流到咀邊

最後總要吞去

誰曾顧慮

 

別再說半生不平事

無需聽眾

人海裡全是渺小的閒事

誰歡笑過

誰哭過

同樣獨自地面對種種結果

 

別再說太多的期望

無需控訴

人生裡原是鬥爭的長路

誰欺壓我

誰幫我

同樣也要靠我雙腳走過

詞 : 林 夕

the inner space said...

magician 兄:很感性的歌詞!

於人海中我們可能擦身而過卻不認識,但在互聯網上可以隔空吹吹水,誠一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