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05, 2011

清明又稱寒食

清明又稱寒食



【維基百科】清明,夏曆二十四節氣之一。《曆書》:「春分後十五日,斗指丁,為清明,時萬物皆潔齊而清明,蓋時當氣清景明,萬物皆顯,因此得名。」

清明節的起源,據傳始於古代帝王將相「墓祭」之禮,後來民間亦相倣傚,於此日祭祖掃墓,歷代沿襲而成為中華民族一種固定的風俗。



清明是二十四個節氣日之一,故此不祗是純節日,也不像農曆五月初五“端午”、農曆八月十五”中秋“、和農曆九月初九”重九“,不會受依從月亮運行的陰曆農曆,需要閏月而推遲。清明節是每年的公曆四月五日(有時是四日),又稱“寒食節”。


《寒食》韓翃

春 城 無 處 不 飛 花,

寒 食 東 風 禦 柳 斜。

日 暮 漢 宮 傳 蠟 燭,

輕 煙 散 入 五 侯 家。


嗜悲查過,韓翃(翃~音:宏)是唐代詩人,但看來祇有這一首『寒食』較多人知曉。


【維基百科】韓翃,生卒年不詳,字君平,唐朝南陽人,大曆十才子之一。天寶十三載(754年)進士。肅宗寶應元年(762年)淄青節度使侯希逸聘為其幕中從事。後又佐李希烈、李勉等節度使幕。建中初年(780年),德宗親自點名為中書舍人,並因當時有兩個韓翃,特為批示指明是詠「春城無處不飛花」的韓翃。「春城無處不飛花」出自韓翃的〈寒食〉一詩,可見其詩名之盛。


至於“寒食”的由來,有以下的記載:

【台灣節慶】清明是二十四節氣之一,在古代它的重要性,還不如其前一日的寒食節,掃墓也是較晚才出現的活動。然而由於清明及寒食的日期相當接近,久而久之,彼此的習俗漸漸融合,形成了今日的清明節。

寒食就是禁火,只能吃冷的,或事先煮好的食物,相傳這個習俗起源於春秋時代,當時晉國有一派奸人欲害死大公子重耳,忠臣介之推便連夜護送重耳離開晉國。由於重耳平日頗關心百姓,因此在流亡期間,介之推仍盡心盡力的照顧重耳,甚至在飢寒交迫之時,還割下自己的肉給重耳吃,希望大公子能安然返國,做個勤政愛民的君王。

十多年後,重耳終於回國當上了國君,成了後來的晉文公,並一一犒賞流亡期間,曾協助他的人,卻將介之推給忘了。經旁人提醒,晉文公才猛然想起,趕忙差人請介之推前來領賞,誰知介之推已帶他的母親到深山隱居了,晉文公和臣子在山中尋覓了許久,仍遍尋不著。

這時有人獻計放火燒山,認為介之推是有名的孝子,一定會背著母親跑出來。然而大火燒了三天三夜,仍不見介之推出現,等火熄滅了以後,人們才發現介之推背著他母親,已被燒死在一棵柳樹下。晉文公見了相當傷心懊悔,便將這一天定為寒食節,規定人民禁止用火,寒食一天,以紀念介之推的忠誠。



晉文公的做法,顯然是魯莽之舉,沒有慎重思考過,估計體諒不足,釀成悲劇的結果。有人會把這情況說成“好心做壞事!”不過,我絕不同意!


類似事件我們是否時常 聽聞,目睹,甚至遇到,還很可能親身經歷過呢?而始作俑者,竟然推卸責任,責問責怪受害者,為何不作出他(她)本來預計的反應,如此這般的一廂情願,若果得到不死,怎不令慶幸生還的受害者,嘔血,吐血,噴血,最終卒之給他(她)氣死呢?


若一個政府的首長官員,也是持著這種態度,為人民服務,來管治社會,上行下效,人民又有何保障呢?政府曰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人民,是要給人民好處,旨在改善民生,可惜出來的結果,為何總是剛剛相反的呢?理由就是你們人民不配合政府,作出政府預期的反應動作,所以得不到預期出來的效果,政府官員表示違勘,但絕不會引咎辭職,因為只是你們不配合嘛,奈何!奈何!


寒食好,清明好,祝各位有個悠閒的假期!


後記:
不過有個狡猾的人,先先把污染的水注入蓄水池,再發出發現更高污染的水在機器內的消息,到如今就把最初的污水排入大海,把騰出來的空位,用來儲存更高污染的水入蓄水池。這就是有如慢火煮魚的方法,慢慢加熱把魚在不覺中煮熟。


到了下一回,又發現更高污染的污水,那就要把較低污染的污水排入大海去,如此輪流交替,相對來說,每次都是把較低污染的污水排走,便可以把所有污染了的水,陸續排入大海。


若問何故此人如此處理污水,污染了海洋,毒害了海洋生物,污染了食物鏈,他就陣陣有辭,他每次都是為了大家整體的好,每次都只是把較低污染的水排出大海。只是周邊各人家和大自然都不配合他的做法,弄至如斯海洋,這並不是他的錯,也不是他所預期的呀,奈何!奈何!奈何!

後後記:
慢火溫水煮魚的好例子,地震海嘯核洩漏的32日之後,日本政府才宣布事故嚴重程度,提高至最高級別的第7級。

日隱瞞核災嚴重性
【明報四月十三日社評】福島第一核電站泄漏放射物32日之後,日本政府才宣布事故嚴重程度提高至最高級別的第7級,從種種情况顯示,日本就這次核災難,盡多隱瞞之處,周邊國家(包括韓國、俄羅斯 、中國)對被蒙在鼓裏,一再表示不滿;日本到現在才承認災情屬於特大事故,使人質疑她履行國際義務的誠意,日本的國家誠信也大打折扣。事態也暴露權威機構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只是無牙老虎,發現它不具備監察核子安全的能力,未能發揮應有職能。

郭位先知先覺 IAEA後知後覺
日本原子能安全委員會委員班目春樹前日表示,福島第一核電站核事故發生後,1小時1萬萬億貝克的大量放射性物質泄漏可能持續了幾個小時。根據國際評估標準,按放射性碘-131換算,泄漏的放射性物質活度達到數萬萬億貝克時,事故級別將定為7級。

回顧事態發展,3月11日,福島核電站受強烈地震和海嘯影響,發生放射性物質泄漏事故,按班目春樹所披露資料,泄漏程度當時應該要列為第7級,但是3月13日,日本政府把事故定為第4級,即造成「局部性危害」,遲了32日才確定為第7級,有理由相信,這是日本當局刻意淡化事態、蓄意隱瞞的結果。

不過,3月15日,法國核安全局對此提出異議,認為事故應達到第6級程度,即屬於重大事故;另外,香港城市大學校長、核子工程專家郭位根據東京電力公司公布的情况,對於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反應堆的減壓池爆炸和核心局部熔解,認為並不尋常和「有點奇怪」,質疑東電隱瞞資料,他憂慮最壞情况是高度放射性核原料會穿過保護殼滲入地底,污染水源,釀成食物鏈生態災難。事態發展,可以說被郭位「不幸言中」,但是到3月18日,日本政府首次提高核泄漏級別,從第4級提高為第5級,到昨日才再提高為第7級,與歷來最嚴重的切爾諾貝爾核電站事故同級。

類如郭位的核子專家,憑一些表面資料,已經覺得事有蹺蹊,質疑日本方面隱瞞,而作為全球監察核子安全的IAEA,曾經派員到福島縣檢測輻射泄漏,雖然認為超標情况遠較日本當局公布嚴重,呼籲擴大方圓20公里的疏散區,但是日本政府未予理會。情况顯示,IAEA也未能獲得輻射泄漏真確資料,作為國際核能使用的最權威機構,在主權國面前,完全起不到作用,連使更多人生靈免受輻射塗炭的努力,也未獲合理回應,IAEA的角色和職能有必要檢討,以免它形同虛設。

日本隱瞞放射物泄漏,還透釋著戰略利益操作的影子。美國甫介入處理這次核災難,即認為疏散範圍應該擴大到方圓80公里,日本未聽從,美國也無跟進;事實上,當韓國、俄羅斯、中國異口同聲要求日本披露更多數據,對日本隱瞞一再表示不滿之際,美國並未加入批評,連日本把數千噸輻射水排入公海,周邊國家地區嘩然,美國仍然保持緘默,後來才知道,在傾倒輻射水入公海之前3日,日本通知美國,獲美國答允不予批評,日本才行動。美國與日本是軍事同盟,但是為了戰略利益,竟然罔顧核災難危害和遺言人類的福祉,這樣的同盟關係實質,起碼是不光彩的。

日本隱瞞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嚴重程度,孰令致之?從已知情况看來,有3個可能,第一個是東電隱瞞,第二個是日本政府隱瞞,第三個是東電與日本政府官商勾結,共同隱瞞。

人民安危應凌駕企業利益 大亞灣核電廠應借鑑
東電是一家私營企業,有理由相信事故之初,東電未以果斷措施處理,例如為免數百億元計資產報廢,遲遲不決定注入海水冷卻反應堆,以致延誤時機;另外,東電對檢測得的一些高放射物數據,一而再於公布後表示計錯數,重新計過後公布一些較低數據,以示情况不太嚴重。我們認為,東電隱瞞大抵可以確定,不過,日本政府對於東電是否監管不力,讓東電貽誤國家?相信日本方面會探究。而從事態顯示,不能排除日本政府知道有關情况,3月17日,日本時事社引述首相菅直人說,要有「東日本全毀」的準備,以菅直人的身分發表斯言,有理由相信他知道事態的嚴重程度。所以,如果說只有東電隱瞞,看來不夠全面。

東電的私營企業本質,發生事故之後,會把保護資產或安全放在優先位置?從已發生事態,相信當時保護資產得到較大考慮,如果此乃使得福島核電站災難惡化的原因,則企業利益與國家(地方)利益誰更優先,就成為關鍵抉擇。這次核災難,隸屬日本內閣的日本原子能安全委員會委員尾本彰(Akira Omoto)認為有7點教訓,其中提出事故發生後,要確定營運機構與官方落實緊急應變計劃的安排。本港另一位核子專家、理大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講座教授胡仲豪亦注意到和提出這個問題,我們認為,IAEA今年6月開會檢討和加強核能使用安全時,要研議有關問題。

大亞灣核電廠由廣東省核電投資有限公司擁有,性質上也屬於私營企業,核電廠的設計和硬體建設,予人較大信心,不過軟件配套完備,才可以確保更大安全。特別是涉及實際利益考慮,一旦發生事故,會否企業利益先行,值得關注;我們認為,如何在制度設計甚至以法律硬性規定,確保安全第一,港方要向粵方反映,制訂明確和有效執行的機制。





伸延閱覽:
清明:陽曆四月五日 維基百科
清明的準確時間 中科院
為什麼清明節是陽曆四月五日而不是陰曆呢? 民風博雅
韓翃(音:宏) 維基百科
清明 寒食 台灣節慶
介之推的故事 cyc.edu.tw
《寒食》賞析 谷歌搜尋
日隱瞞核災嚴重性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所以清明、重陽都要注意山火呀,
唔係好易搞出人命架!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點祗放火,一來要小心防火,否則會攪出人命。E+有人放水,啲水入咗大海,都唔知點去防水。啲惡水污染了食物鏈,不知有幾多代人 suffer 受害!

新鮮人 said...

放開啲啦,
唔洗嘢嘢都諗到嗰啲嘢度架,
俾自己透吓氣啦,
死不了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澤心仁厚!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 .... “好心做壞事!”

That reminds me of the proverb: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I agree with you 好心做壞事 is not a sufficient reason for discharging one's responsibility over certain wrong-doings.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晉文公和介之推的事件是無頭公案!當年又沒有死因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