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November 09, 2010

我們是否擱了 張建宗 一把掌?

我們是否擱了 張建宗 一把掌?



十月尾連鎖快餐店“大家樂”集團,宣布將會增加員工時薪,卻扣減員工45分鐘帶薪的吃飯時間,這顯然是明加實減的工資安排,但卻說成絕不是剋扣工資,云云!


作為港府的勞工及福利局長 張建宗,表示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就放手不管、不理、不聞、不問!


【明報專訊】大家樂集團表示,剔除員工受薪食飯時間,是為了配合最低工資的推行,絕不是剋扣工資。

大家樂人力資源助理總監溫明召開記者會,解釋大家樂扣除員工食飯時間的安排。他指出,沒有受薪食飯時間,是零售及飲食業的普遍安排,其他快餐行業亦是有如此做法,絕不是剋扣工資。他更出示簡報,聲稱「麥、堡、家、美」等快餐連鎖店亦沒有受薪飯鐘。

他表示,可以保證在同一時數下,工人十月的薪金不會少過九月的薪金,他更舉出例子稱,如工人每日工作8個小時,由於時薪已由22元加至25元,所以即使減了計算食飯時間時薪金,亦可獲加薪7.5元。

他亦指出,大家樂沒有以「大石壓死蟹」的方式,推行有關政策,他們曾全面諮詢員工,獲得他們的支持。



【明報專訊】連鎖快餐店大家樂員工薪酬明加實減,惹來爭議。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表示,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事緣大家樂向外公布提升僱員時薪,但近日卻被揭將用膳時段,剔出工時。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昨日亦在其網誌,撰寫題為《向大家樂進一言》的文章批評大家樂。

不過,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今早拒絕直接評論大家樂的做法,但他指,現時《僱傭條例》無列明員工用膳時間要支薪,因此大家樂的做法並無違法。

張建宗又表示,將來訂立最低工資後,用膳時間是否支薪,亦須由僱主及僱員雙方協商。

他又說,在審議最低工資條例草案的半年時間內,當局反覆討論用膳時間是否要支薪的問題,最終決定跟隨現有《僱傭條例》的安排。他指,這是因為膳食時間真的不是工作的時間,最低工資是多勞多得的,其實是很「均真」的。最低工資是在你做事的鐘數,僱主一定要給予薪酬,以多勞多得去計算,所以用時薪計就是這個意思。

對於有批評指,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本身亦是「臨時最低工資保障委員會」的成員;張建宗說,委任成員時,是考慮到他們對行業的認識和了解,而他們亦是以個人名義接受委任,並非代表所屬機構。



好顯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政府的最低工資方案,又在好心做壞事了!


之後職工盟表示,大家樂提出的新工資安排,不計算食飯時間,是變相減薪。職工盟號召在十一月九日週二,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新的工資安排。


其他很多團體相繼加入行動,很多網友都登文表示支持,小弟亦為表示支持響應,決定由十一月二日起,至十一月九日止(inclusive),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


到了過去的週六,“大家樂”集團宣布:取消把員工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


【明報專訊】職工盟召開記者會,歡迎大家樂取消把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同時取消下周二的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胡穗珊稱,歡迎大家樂懸崖勒馬。今次能夠維護勞工權力,全賴市民和其他團體的支持,對此表示感謝。

她表示,會繼續監察其他集團是否有剝削員工的行為,也呼籲員工舉報。由於大家樂取消用膳時間不計入工時的決定,職工盟屬下的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也宣布,取消星期二罷食大家樂的行動。



市民的怒吼,民眾的力量,是有用的!我們是可以做到的!對:不公平、不公義、不公允,但不違法的商界行動,進行聲討!


若證實勞工及福利局,祇是撒手不理事件,我們今次齊齊“擱了張建宗一把~擱得好!”


後記:
雖然職工盟已設消十一月九日抵制大家樂一日,抗議大家樂之前的工資安排,我仍然堅持抗議行動。我會不吃、我會不買、我亦不會代別人買任何“大家樂”出品,直至下十一月九日 (inclusive) 為止。


後後記:
昨夜在聊天室中吹水,討論今次大家樂的轉舦事件,一般主要分為兩派,當然有叫好的工運派,更也有憂慮擔憂的重商派,不過我就屬於極少數的第三派:中間偏左派。


工運派當然以勝利者姿態,大聲叫好,鳴鑼響道,說是工人階級的強心針,以後僱主要慎重考慮,再不敢謬然剝削工人階級。重商派則認為破壞了營商環境,令投資者卻步,甚至暫時停止投資,看清楚再算,是不利香港整體競爭力。


我等中間偏左派,反覺得商界應該顧及員工基本需要,既然在艱難時期減薪凍薪,員工可以接受共渡時艱,於恢復有有盈利時,員工就應該可以分享成菓。香港的受薪階級,勞動人口,基本上屬於溫和派,並不是太激進。沒有美國汽車工人,因有工會做後盾,在金融海嘯艱難時期,還不肯減低薪酬福利,令到美國三大車廠,面臨倒閉危機。也沒有法國的工人,因為政府財困,延遲兩年退休,便發動大罷工,甚至武力衝突。


祇要有機會有盈利,投資者仍然回來香港的,因此若僱主能做到 公平、公義、公允,不要去鑽法例空子,不去利用不完備的法律,在不違法的範圍內,剝削工人薪津,引起公憤。而政府盡可能堵塞法例漏洞,在發現漏洞時,能迅速補鑊。


類似今次”大家樂“的事情,應該甚少會發生,否則的話,破壞香港的競爭力,罪在香港政府!


【明報專訊】大家樂宣布撤銷削減飯鐘錢的政策,卻未能平息工會憂慮,工會擔心飲食業老闆有其他招數,在最低工資推行前夕,扣減屬賞贈性質的佣金及花紅、非經常性交通津貼等非「工資」福利。據悉,大家樂等連鎖快餐店現時發給員工的報酬,是由基本時薪及「獎金」組合而成,工會憂慮日後不受法例約束的獎金部分可能被削減,最終令最低工資帶來的加薪被抵消。

大家樂主席陳裕光於6月表示,推行最低工資後為減低成本,可能要調整員工的花紅、獎勵金及提供兩餐膳食的福利。大家樂撤銷扣減飯鐘錢後,究竟花紅、獎勵金日後可會調整?

膳食勤工津貼花紅不計入工資
究竟最低工資所指的「工資」如何界定?根據《僱傭條例》第2條,「工資」除指底薪,還包括津貼(如交通、勤工、佣金、超時工作薪酬)、僱主以外其他人繳付的小費及服務費(須獲僱主承認),但不包括僱主提供的食物、教育、居所、醫療等,亦不包括屬賞贈性質或僱主酌情支付的佣金、勤工津貼或花紅,非經常交通津貼、年終酬金、僱主強積金 供款等亦不包括在內。

有工會透露,連鎖快餐集團出糧計算複雜,以大家樂為例,員工除了時薪,每月亦有約580元「獎金」,大多數員工都可獲得。此外,員工亦會按情况獲發偏遠交通費、通宵補貼、樓面接待員化妝費等,一旦這些獎金津貼被界定屬「賞贈性質、由僱主酌情支付、非經常出現」,日後將不納入計算最低工資。換言之,僱主將之扣減並無違法,情况跟扣減飯鐘錢類近。

最低工資實行 恐更低薪
假設現時快餐店員工領取平均時薪23元,每月工作26日、每天10小時,基本薪酬為5980元;另加每月580元獎金、500元化妝費、每天18元偏遠交通費,每月總收入可達7528元。若將來最低工資訂於時薪28元,其他獎金津貼一律被扣減,員工最終只獲發基本薪酬7280元,比最低工資推行前還要少248元。

勞聯促具體交代獎金標準
勞工處正制定最低工資推行指引,以實例解說法例灰色地帶,將諮詢各行業的「商會、勞、資」三方小組。港九勞工社團聯會主席陳偉麟是飲食業三方小組其中一名勞方代表,他認為所謂「獎金」的發放標準及形式,僱主必須具體交代,以免工人未能受惠最低工資。他將於小組會議上要求當局制訂具約束力指引,避免僱主透過法例灰色地帶剝削員工。

大家樂去年僱員開支12億
大家樂是飲食業三方小組僱主成員,其他成員包括大快活、美心、新光酒樓、漢寶集團等。對於勞方憂慮日後可能削減獎金及津貼,大家樂未有回覆本報查詢。大家樂截至今年3月的年報顯示,「工資、薪金及津貼」開支10.9億元,「非固定花紅」開支3905萬元,加上「離職福利」及「以股份支付酬金」,年內僱員福利總開支達11.9億元。 



十一月十一日做的總結:
今次事件是寶貴一課 。。。。。也是昂貴一課,受損害程度並非金錢可以計算得盡。

單在金錢上已經有數字,但勞資雙方的裂痕加闊、加深、加大,僱主和工人對政府的信任將會下降,今次政府包保不了資方,政府又不幫助勞方,反而是工會 take all the credit 得了最大利益。

工會勢力坐大,並不是香港市民之福,外國的實例見得多了。



伸延閱覽: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 legco.gov.hk
三讀通過最低工資條例 谷歌新聞搜尋
大家樂:無薪飯鐘不是剋扣 雅虎新聞網
張建宗:大家樂沒違法 雅虎新聞網
職工盟取消罷食大家樂 雅虎新聞網
快餐集團下步削獎金 雅虎新聞網



網友好文:
計錯數? 以便以撒



我的舊文:
奴才的思維
共渡時艱


8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 .... 張建宗說,委任「臨時最低工資保障委員會」成員時,是考慮到他們對行業的認識和了解,而他們亦是以個人名義接受委任,並非代表所屬機構。

>> .... (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 《最低工資條例草案》 legco.gov.hk) ... 最低工資的法例制定後,最低工資委員會將成為法定組織。

This is a conflict of interest if the individual cast his/her vote in a decision-making process that will have an impact on the business he/she owns.

The individual can avoid the conflict by either abstaining from voting, or putting the business in trust (at arms length).

What kind of a show is Mr. 張建宗 running?

嘿嘿 said...

上有上策,下有对策。嘿嘿~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so many links 千絲萬縷,讓人有口實:官商勾結!no matter how they denied that was not the case.

Our CEO 褓呔曾,又在施政報告中倡議創立“關愛基金”,由商界捐款,幫助政府安全網的漏網之魚,包括:三無人士(是夾雜在中層和綜援人士之間的基層。再細分一點就是三無的階層,即無交稅、無綜援等福利津貼和無公屋或購買物業)。

今天讀報有人指出:商界的一套舊思維「在合法的範疇裏,樣樣要賺盡,賺到錢之後才捐錢做善事」。

Let me borrow a section of an article I read on 明報:

【明報專訊】大家樂上周末突然推翻了原來規定員工食飯時間不計薪的決定,此事意義重大,因不但令需要大眾支持才能賺大錢的大家樂免卻了生意受重創之險,更為最低工資的有效實施掃除了一大障礙﹕如今任何老闆若要「諗縮數」來實施最低工資(28元時薪),便要想清楚後果。更重要的是,香港商界應上了寶貴的一課──「先賺盡,然後做善事」的舊思維,在今天的社會已再行不通。政壇耳語透風謂,自由黨前主席田北俊在幕後原來扮演過說客的角色。

上月25日,大家樂證實由上月起增加旗下兼職員工時薪2元至3.5元不等,以配合最低工資的實施,當時,該公司已向《明報》記者言明,正循序漸進地提升員工時薪,以接近估計中的最低工資,而飲食業工會已即時懷疑,大家樂正部署請更多兼職代替長工,以節省成本,因該公司的員工平均時薪僅為22元。

沒料到,一天之後,便有大家樂員工向工會舉報,在加薪的同時,大家樂要員工簽字同意45分鐘用膳時間不再計薪。由於最基層的員工這些月來一直期望最低工資的到臨,能令他們可以加薪,如今卻因加得減,不反彈才怪。3天之後,大家樂還死撐說,「飲食行業很多也是食飯時間不計薪的」。

商界中人總結謂,大家樂的部署一點兒也叫人不意外,因為貴為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的大家樂主席陳裕光,早已在委員會裏大力反對把最低工資時薪訂於28元,後來只是因為其他成員的大力游說才勉強地簽名接受了。但為求力保大家樂去年的5億多元利潤,他想到了一些「不違法」的「縮數」。

不過,一直力爭最低時薪33元的工會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大家樂,遂決定聯同政黨與大學生「罷食大家樂」。

同樣令人側目的是,代表商界的自由黨中常委田北辰竟然明言準備加入罷食行列,並直指商界厲行開源節流之時,不應動輒向工人開刀,還狠批商界的一套舊思維~「在合法的範疇裏,樣樣要賺盡,賺到錢之後才捐錢做善事」,反問﹕與其不知何時才幫那些「三唔識七」的人,為何不提早善待自己的伙記呢?

政壇耳語透風謂,田北辰的說法不單惹怒了代表飲食界的黨友張宇人,在自由黨內也有些老闆不認同他的一套。說穿了,正是因為香港商界不少老闆真的是信奉大家樂這套「有得賺,便賺到盡」的營商哲學,特別是法例並沒有規定用膳時間是要計薪的。。。。。


作者:李先知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兄台已是星加坡公民。但懇請不要見怪,我以下的批評,雖然我也自己承認是中國人。

我一向批評中國人的本質是:
“祇有小聰明,而無大智慧! ”

鑽自己人空子就“叻”,團結禦外就欠奉,一盆散沙!

嘿嘿 said...

不需见外!您说的很中肯!天下中国人华人都一个样,没到最危险的时候,就不会发出一致的吼声!

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唉!sigh sigh sigh !



慚愧!

Ebenezer said...

從正面來看,這次大O樂事件,給商界,工人,市民及政府,都上了好寶貴的一課。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兄:歡迎光臨!多謝留言!
今次事件是寶貴一課 。。。。。也是昂貴一課,受損害程度並非金錢可以計算得盡。

單在金錢上已經有數字,但勞資雙方的裂痕加闊、加深、加大,僱主和工人對政府的信任將會下降,今次政府包保不了資方,政府又不幫助勞方,反而是工會 take all the credit 得了最大利益。

工會勢力坐大,並不是香港市民之福,外國的實例見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