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October 17, 2010

隧道 Tunnel

隧道 Tunnel



香港“地鐵”的地下鐵路系統,由最初的觀塘線,續漸發展成為市民的主要交通工具,地下鐵路是在地底挖掘隧道,讓列車通過,減少在路面的交通負荷。


在港府的積極撮合之下,“地鐵”合併了“九廣鐵路”,成立“港鐵”,但香港最早的主要隧道,相信是應該是“九廣鐵路”貫通筆架山(Beacon Hill)的火車隧道罷。


現在香港、九龍、新界,有地下鐵路的隧道,電氣化火車的隧道,貫通香港九龍的海底隧道,打通山嶺的汽車隧道,還有各區的行人過馬路隧道,當然還有不少的排水隧道。


每天我雖然都搭“港鐵”的地下鐵路上班下班,其實我個人是很不喜歡,在隧道之內的時間,車窗外面漆黑黑一遍的,因為我通常都站在面向車窗外的位置。


所以不是上班的戶外活動,我很多時會選擇乘搭巴士,還有就是自己開輛“錢七”到處去,寧願多費時間電油繞路,也減少進入隧道行車。不過,要渡海到九龍新界區,就難免要通過海底隧道,因為汽車渡海小輪~“車船”,已經停辦了多時。


【新華網】位于瑞士中部阿尔卑斯山区的戈特哈德铁路隧道15日全线贯通,这条全长57公里的隧道是目前全世界最长的铁路隧道。

戈特哈德隧道造价近98亿瑞士法郎(1美元约合0.95瑞士法郎),是目前在建的连接德国、瑞士与意大利的高速铁路的一个重要工程。2017年该铁路通车后,从瑞士苏黎世到意大利米兰将仅需2小时40分钟,较目前缩短1小时。

届时,每天将有至少300次列车通过戈特哈德隧道,客运列车平均时速将达250公里,货运列车时速可达160公里。

由于戈特哈德隧道对贯穿欧洲大陆南北交通具有重要作用,正在卢森堡举行会议的欧盟27国交通部长当天通过视频见证了其贯通的整个过程,并感谢“瑞士人民为修建这条隧道作出的巨大贡献”。

戈特哈德隧道工程自1999年起正式展开,工程分5段同步进行,节约了施工时间。戈特哈德隧道总长超过此前世界最长铁路隧道、全长约54公里的日本青函铁路隧道,瑞士媒体骄傲地称其为“世纪隧道”。



貫通英法之間“英倫海峽” English Channel 的海底火車隧道,通車已經多時,但我還沒有乘搭過”歐洲之星“列車,不過貫通日本本州和北海道之間,至今還是世界上已通車運行中最長的隧道,”津輕海峽“~青函鐵路海峽隧道火車線,我就乘搭過幾次。


【BBC】Deep beneath the Alps, the Swiss are building a high-speed rail link between Zurich and Milan. It will include, at 57 kilometres (35 miles), the world's longest tunnel. (嗜悲 加註:Gotthard Base Tunnel)

Source: BBC/ Alps Transit



A key feature of the project, which is new to alpine transport, is the fact that the entire railway line will stay at the same altitude of 500 metres (1,650ft) above sea level.

Source: BBC/ Alps Transit



This will allow trains using the line to reach speeds of 240km/h (149mph), reducing the travel time between Zurich and Milan from today's four hours to just two-and-a-half. That would make the journey faster than flying.


Gotthard Base Tunnel 完成通車後,將取代“津輕海峽”的海底隧道,成為世界最長的隧道。


記得第一次跟學校(小學)去旅行,乘搭火車去新界,經過獅子山隧道時,突然陰暗了的車廂,而窗外漆黑黑的一遍,小時確實有些害怕。現時的地下鐵路電氣化火車車廂內,光線是足夠的,不過通過海底隧道和其他的行車隧道時,搭巴士還比較好些,若自己駕車,就會突然陰暗起來,要等十多分鐘,才重見光明。


還有若在隧道內發生火警,情況可大可小,所以每次進入較長的汽車火車隧道,我的心裡都是很擔憂的,直到出了隧道見到光明,才放下心來。不過好奇心是會戰勝恐懼,所以日本的“青函隧道”通過“津輕海峽”的鐵路,我就去了搭過幾次(至今還是世界上已通車運行中的最長的隧道)。


由青森市車站上車,通過海底隧道到達北海道的函館市,再繼續去到扎幌市。中途還停下落車,去參觀了海底車站:”龍飛海底見學“和”吉岡海底見學“導遊團,才再登上下一班火車繼續行程。


預期到2017年,Gotthard Base Tunnel 全線就會開通營運,我很有興趣,到時順便一起試試乘搭”歐洲之星“,通過 English Channel,和乘搭火車從 瑞士的蘇黎世 到 意大利的米蘭。希望到時,人雖然又老了幾年,我的好奇心,還是可以戰勝恐懼心理罷。


後記:
人生在世,數十寒暑,話長也得!說短亦是!幸福的人生,長一些無乜問題!反之,困頓的人生,長一些反而是多受些苦楚! 人生中有高有低,高低起伏,但總是低潮期比較高潮期多而長,若有個平平穩穩的人生,已屬不錯。


當人生的列車進入隧道,由光明轉到陰暗,再由陰暗變成漆黑一遍,列車仍然要走著,但卻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由漆黑轉到光明,唯有拼命地向前方走著、走著,尋找那一線曙光。到終於跑出了隧道,終於見到光明,但又怎知到還有幾多條,更長的隧道,更漆黑的隧道,就在前方呢?





後後記:


二零一一年一月廿八日明報刊登了司徒華先生在油麻地官立下午學校第三班參加徵文比賽奪亞作品《過山洞》明報註明是:原載於1947年12月28日《星島日報》



【明報專訊】 《過山洞》火車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漸漸的走近了前面巍峨的大山,山像阻着它的去路,它怎樣繼續前進呢?坐過這一線火車的搭客們都知道︰火車快要過山洞了。

車廂裏的搭客們忙着把窗門關上,神色有點兒倉惶。

「嗚——嗚——」火車激昂挑戰地,提高了嗓子叫了兩吓,好像說﹕「進山洞了,格鬥開始了。」

「怎麼這樣黑,燈呢?」「哼,又是壞了。」車廂裏一片黑漆漆,什麼都看不見,說話也只可模糊聽到。引擎怒吼的聲音,掩蓋了一切,喧嘩,慘厲,壯烈,像與群魔撲殺着,天崩地倒;鼻尖嗅到一陣惡臭,像帶着魔鬼們的血腥;左顛右倒,像下墮着無底的深坑。

突然,那邊亮起來,大家都伸過頭來看,原來有人劃火柴吃煙,但光僅僅在吃煙人的面上晃了一晃,又熄了;髣髴裏,看見人們面上留戀的表情,人們在渴望着光明啊!「

哇……哇……」一陣哭聲,把空氣更加拉緊了一吓,空氣在發抖着,啊,是小孩子的哭聲;「媽媽,我愛光光,我要光光」 ,「別吵,光光在前面哩!真的光光在前面哩!快要到的了,忍耐吧,乖乖。」慈母的話,走進每一個人的心裏,「真的光光在前面呢,忍耐吧!」給予每一個人無限的鼓勵;黑暗裏,人們忍耐等待光明來臨。

黑暗總有它的末日,光明總會來臨的。

「嗚——嗚——」——出山洞了——火車又叫了,叫的聲音與進山洞時沒有兩樣,但聽見時,好像看見它的嘴掛上着勝利的微笑。

火車仍哼着它沉雄的進行曲向前走着,窗門都打開了,新鮮空氣跑進車廂來,把渾濁驅逐了出去,窗外一片明媚,黑暗不知道往那裏去了,剛才哭的小孩子,已經倒在她媽的懷裏睡着,臉上浮着一個微笑——啊!也是勝利的微笑啊!


上面這篇華叔的文章, 我之前是從未讀過的,讀完後唯有輕嘆!






後後後記:





這條 57公哩的隧道正式通車了 。。。。。2016/12/11 on Sunday

First passenger train travels through Gotthard Base Tunnel, the world's longest rail tunnel


【Deutsche Welle.com】 After 17 years and 11 billion euros, the first Gotthard Base Tunnel passenger train departed Zurich on Sunday morning. The express train will save passengers 30 minutes on the trip.

The first passenger train to travel through the longest rail tunnel in the world departed Zurich Sunday morning, after 17 years of construction.

The 57-kilometer (35-mile) Gotthard Base Tunnel officially opened six months ago in a colorful ceremony attended by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French President Francois Hollande and Italian Prime Minister Matteo Renzi.

At 6:09 a.m. the EC11 express train to Lugano was the first regular passenger train to depart for the tunnel after thousands of test runs.

Some passengers shared their excitement ahead of the journey on social media.




【有線新聞】 全球最長最深鐵路隧道瑞士通車

全球最長、最深的鐵路隧道瑞士聖哥達隧道正式通車。該條歷時十七年興建的隧道貫通阿爾卑斯山脈,大幅減少客貨運所需時間,路線亦更直接和安全。

在蘇黎世火車站,一班乘客特別興奮,因為他們登上的並非一般列車,而是第一列穿越聖哥達隧道、由蘇黎世直達南部城市盧加諾的火車。

聖哥達隧道全長五十七點一公里,在二點三公里地底,貫穿瑞士境內的阿爾卑斯山脈,連接北部埃斯特費爾德及南部博迪奧。時速二百五十公里的列車只需二十分鐘便走畢。該條全球最長、最深的隧道在瑞士由北到南,如今只需約兩小時,較過往快三十分鐘,同時亦縮短穿梭歐洲各地的時間。

聖哥達隧道開通後,每天會有約六十五班載客列車及二百六十班貨運列車通過,毋須像以往般行經迂迴山路,客貨運將會更直接和安全。

這項工程於一九九二年獲得瑞士民眾公投通過興建,但礙於審批需時和成本不斷上升等,一直至一九九九年才展開工程,造價近一百二十億美元。聖哥達隧道已超越全長五十三點八公里的日本青函隧道,成為全球最長鐵路隧道;長五十點五公里的英法海底隧道則退居第三位。



嗜悲 曾經在上雪峰有輕微高山症,頭痛不止到下山後呆呆的大半天,才恢復過來執返條命仔,不過自問遲鈍有沒有影響智力呢?之前舊文已經討論過 。。。。不贅矣!


上面寫 嗜悲 有意去一趟試搭 Gotthard Base Tunnel passenger train,如今又老了幾年,去與不去呢???



伸延閱覽:
瑞士打通全球最長隧道 新華網
Swiss dig world's longest tunnel BBC
青函隧道線 維基百科
龍飛海底站 維基百科
吉岡海底站 維基百科
歐洲之星線 維基百科
Gotthard Base Tunnel 維基百科
AlpTransit 維基百科
Alptransit Gotthard AG 官方網站
〈過山洞〉(華叔16歲參加徵文比賽奪亞作品) MSN新聞網
First passenger train travels through Gotthard Base Tunnel Deutsche Welle.com
全球最長最深鐵路隧道瑞士通車 有線新聞




網友好文:
人生列車: 漆黑隧道 / Life's Journey: Dark Tunnels Lotus and Cedar




16 comments:

嘿嘿 said...

中国的公路网,铁路网也是越来越先进,真是每年都在变!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日本的子彈火車全線搭過了,法國的TGV尼斯到巴黎段乘坐過。中國的“高鐵”當然要試一試,正在密切注意中,希望早日可以試乘!

但試那一段呢?
武廣?京津?鄭西?滬杭?滬寧?或是全試?

嘿嘿 said...

我试过了京津。据说广厦也快有了。

广九的虽不是超音,但是,好舒服啊!!!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京廣的高鐵還未開通,武廣之間是高鐵,其他路段祇是”提速“鐵路。

就算將來廣州南站至香港的西九龍新車站鐵路建成,過境後的香港段,因為都是地下隧道,未能達到高鐵速度,只是和”提速“差不多,所以香港政府倡建連駁的鐵路時,反對聲音很大!

到將來有直通北京和香港的“京港高鐵”過了境後,就“高”不成了,這確實有些遺堪!

哈哈哈! 廣州九龍的直通車,因我搭的不是頭等,感覺只是一般啫!

嘿嘿 said...

就只为这而不接连“京港高鐵”,实在有点可惜。很多人都想来香港又能去北京的嘞!这不等于让香港失去与大都市接连的机会,叫港脱轨?嘿嘿嘿~

the inner space said...

所以祇有京廣高鐵或者京深高鐵,過了深圳後,香港段變了廢鐵!

嘿嘿 said...

其实京津高铁再起点和终点也没有高速,只有中间那一段罢了,无论如何当接近起点和终点时,那有可能是高速的呢?起点一定是0速开始才渐快的,快抵达终点时,它也得开始减速,不然直接冲撞车站,或紧急刹车就更不允许。

高铁进香港后变慢,也是不得已的事,若是为了这个而反对,那就有点可惜,应该看大局,取得双赢才对啊!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你所說的 scenario 是抵港列車,所以要減慢速度。

但怎麽說離港列車呢?離開西九龍新高鐵站的“直通高鐵列車”(不是各站停車的列車),就一路提高速度直至高鐵速度水平,直至到達北京外圍。

現實上離港列車,是不能在香港境內提速,而要過了境入到內地範圍,才可以提速至高鐵水平!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 ... 記得第一次跟學校(小學)去旅行,乘搭火車去新界,經過獅子山隧道時,突然陰暗了的車廂,而窗外漆黑黑的一遍,小時確實有些害怕 ...

>> ... 當人生的列車進入隧道,由光明轉到陰暗,再由陰暗變成漆黑一遍,列車仍然要走著,但卻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由漆黑轉到光明,唯有拼命地向前方走著、走著,尋找那一線曙光。到終於跑出了隧道,終於見到光明,但又怎知到還有幾多條,更長的隧道,更漆黑的隧道,就在前方呢?...

Thank you for the childhood memory!! I too remember being afraid of riding the train thru獅子山隧道 when I was little. So, my father would take me out to the open gangway in btwn cars to confront my fear.

Inside the pitch-dark tunnel, I could hear the grinding and screeching of steel against steel from underneath the passenger cars. I could sense the groaning and bumping of the coupling that barely held the cars together. I could feel my face catching the tunnel air as the train rushed forward, its cargo lurching this way and that way. I could smell the thick diesel exhaust coming from the locomotive ahead, a comforting reminder that someone somewhere was in control.

But what I did not know at the time was that many years later, my father's words would still ring true in my ears: "Son, there is nothing to be afraid of !!!"

嘿嘿 said...

我的意思是,部分港人反对建高铁是不是因为这未来高铁进入香港后得减速,以至认为不值得去建,是因这样而反对的吗?

如果是,那就不应该了嘛……

我看到的一个说法是因为征用到他们的地。

.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I have quoted you in my latest blog article, hope you don't mind.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在邊看著足球賽,回答你的提問。

不能提速到高鐵水平是其中一個爭議,對選址是另一個一個爭議!

既然抵港列車要減速,而離港列車不能提速,西九龍的選址變成佔用了地皇之地,留返拍賣中划算得多。

那就不如就把總站設在接近邊境處的元朗一帶,再用本已經建設的西鐵線,疏導乘客往還市區高鐵總站。

這個方案可以不用建設隧道,由邊境直到西九龍的總站。不但可以早些完工(快捷),早些啟用高鐵賺錢(回本),減低建設價錢(便宜),也不用收回菜園村的特別優惠收地賠償(開了壞先例),幾個短處。

不過驅往矣,這個方案不被接納!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 I don't remember IF I had ever tried the diesel engine Kowloon Guangzhou train line (HK section) which still using the single track two directions train operation system. These trains passed through the beacon hill tunnel instead of the Lion Rock new tunnel built with two tracks one for each direction train.

Certainly your late father had chosen wisely for YOU and showed/ given you the BRIGHTER future by sending you to Canada studying even at difficult times.

the inner space said...

感謝 hari 兄的連結,小弟這邊必定或多或少,滔滔了兄台的光,多些人流!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It is a bit confusing, but back then the Beacon Hill tunnel was called the Lion Rock tunnel.

Anyway, when I first came to Canada, I had left my girlfriend and thought I would never see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my life's tunnel!!!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big brother,Certainly your late father had chosen wisely for YOU and started/ written a new chapter for your life jour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