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September 06, 2009

催淚?但我竟然哭不出眼淚!

催淚?但我竟然哭不出眼淚!



幾個月前,已經留意到這部片子:My Sister's Keeper 北美六月廿六日上映 Trailers & ClipsCameron Diaz 演媽媽, Abigail Breslin 演細女兒 Anna,而 Alec Baldwin 演律師。


舊文提到:故事是頗具爭議性的課題,媽媽的大女兒 Kate,生下來就患有白血病 leukemia, 于是夫婦兩人就決定生下細女兒 Anna,由細女兒捐贈骨髓,幫助大女兒繼續生存。細女兒年幼時已受盡捐贈者的折磨,但因為年幼而沒有能力反抗。 到了長大些,細女兒 Anna 就找來一位律師,代表她向法庭提出,申請自決的可能性。


嘩!凈睇個介紹已經好吸引,在港上映時,我一定會挖埋荷包,科水入場看看。


在等待的時間,我上網查找多一些資料。My Sister's Keeper 小說 by:Jodi Picoult,再拍成電影。 至于 My Sister's Keeper 電影早在六月尾在北美上映,Trailers & Clips 港譯:姊姊的守護者,九月三日香港上畫。可能片商並不看好入座率,暫時祇排了香港九龍各有兩間戲院上映,新界的朋友要出來九龍香港睇囉。




Starring:Cameron Diaz 演媽媽 Sara Fitzgerald,Jason Patric 演爸爸 Brian Fitzgerald,Abigail Breslin 演細女兒 Anna Fitzgerald,Sofia Vassilieva 演患有白血病的姐姐 Kate Fitzgerald,Evan Ellingson 演被忽略的大哥 Jesse Fitzgerald,Alec Baldwin 演律師 Campbell Alexander,Joan Cusack 演法官 Judge De Salvo


故事:
表面上祇是一個倫理故事,維基百科有關小說和電影的兩篇介紹,都沒有指出故事,是改編自一個真實的個案,究竟在這世上有沒有,類同的事情是否正在發生著呢?


整個故事是頗具爭議性的課題,媽媽的大女兒 Kate,生下來不久,就驗出患有白血病 leukemia, 于是夫婦兩人就決定生下細女兒 Anna,由細女兒捐贈臍帶血,捐贈幹細胞,捐贈骨髓,whatever 去幫助大女兒繼續生存。


但 Kate 的病情反覆,當律師的媽媽放下工作,專心照顧患病的大女兒 Kate, 爸爸是位消防員,但父母兩人全副精神,放在大女兒 Kate 身上,忽略了大兒子,對小女兒就當是取之不竭的生物醫藥庫。


細女兒年幼時,因為不由自主,受盡捐贈者的折磨,但因尚屬年幼,而沒有能力反抗。 到了長大些,細女兒 Anna 十一歲那年,她就找來一位律師,希望律師代表她向法庭提出,申請自決的可能性,因為今次是要她捐出一邊的腎臟給姐姐。


不肯認輸的媽媽,自以為是律師出身,就決心親自出庭,利用法律來驅使,小女兒就範捐腎,在法庭上有醫護專家的作證,有向當事人,媽媽和小女兒的質詢 cross examination 戲,最後在法庭上,卻爆出真相來。


原來 Kate 為了治病,除了接受捐贈,還要不停服藥,防止排斥,她已經很累了,還眼見小妹妹為她受苦,父母忽略了照顧大哥,整個家因為她,不正常地過活,她想家人 let go,讓她安安靜靜地離開世界,是她教唆小妹妹反抗,是她的意思要利用法律,把頑強的媽媽,不肯認輸的媽媽,接受現實去 let go 放手。


最後電影沒有如小說的結局般煽情,母親最終接受大女兒請求,並為她準備善終服務,最後母女兩人雙擁而睡的一晚,Kate 就在睡夢中,靜靜地離開了。


我見:
導演利用各個人的回憶來間場,並有各人本身來獨白,以各人身份來看整個事件,用不同角度,來透析整個故事,令到觀眾可以從不同的 perspective 來了解,並且加強了彰力。


主要配角方面,演律師的 Alec Baldwin 和演法官的 Joan Cusack,沒有過火的誇張,保持一貫好戲。 想提提的是演法官的 Joan Cusack,她是一位好好戲的綠業演員,今次見她消瘦了兩個碼,是否身體不好呢?還是她的另一套新戲需要她減磅呢?在此遙祝她身體健康。


至於演一家五口的家庭成員,五位主角就難免,需要多些煽情戲,去為觀眾催淚。其中一場是 Kate 想離開醫院去看看海灘,父親在咨詢過醫生後,決定為 Kate 完成愿望,一家五口去一次海灘,但媽媽就太理性化,不想女兒去海灘,並和丈夫口角,威脅要離婚,這都看在三位兒女的眼中,各人心頭各有滋味。最後不肯去海灘的媽媽,由姨姨勸服,一家五口加埋姨姨,在海灘過了一個難忘的下午。


而另一場,就是 Kate 因為化療,脫光了頭髮,光了頭的 Kate,不願出外見人,演媽媽的 Cameron Diaz,就剃光自己的頭髮,陪著光頭女兒出外,夠哂煽情喇呱!


我唯一不喜歡的,並認為太過火的一場戲,是媽媽在接到律師信,她口頭得到細女兒證實後,掌摑細女兒的一場戲,而倔強的細女兒 Anna,竟然沒有哭,這媽媽是位律師,她應該知道這一巴掌的後果。其實演媽媽的 Cameron Diaz,一向是演花瓶角色,今次盡地一煲,演技是有了進步,但還尚未達到能攞獎罷,她還需要多磨練幾次演技,才會有機會了。整體是不錯的電影,但不認為可以攞到大獎。


Kate 的與世長辭,在葬禮之後,整個家庭恢復正常,母親重拾舊職,繼續當律師;父親就提早退休,不再做消防員,當起義工,另外尋找人生目標;哥哥得到多些關懷照顧,重納正軌,繼續升學。而小女兒 Anna 就時常回憶起 Kate,這位寧願自己死去,好讓妹妹正常地活下去
的“好姊姊”。


那究竟 My Sister's Keeper 是指“姊姊”是妹妹的守護者呢?還是指 ”妹妹“是姊姊的守護者呢?英文 Sister 解作”姊妹“,我想中文譯名,用姊姊可能是會錯意了,應該是”妹妹的守護者“。


噢!忘記了,『催淚?但我竟然哭不出眼淚!』我是否已經麻木得鐵石心腸,變成冷血動物呢?Cold Blooded 的 the inner space,YES,SPACE 本來就是空和冷,這是我選這個“筆名”時,沒有預計到。


後記:
還有,照我從維基百科讀到,小說的結局是,Kate 需要 Anna 捐贈腎臟,但 Kate 再不想拖累妹妹,臨尾法官判了細女兒 Anna 得直,可以自決自己前途,但一步出法院,就被車子撞到,被送到醫院,臨死前同意捐出腎臟,給大姐姐 Kate,暫時延長了 Kate 的生命。


還有姊姊 Kate 在醫院認識一位大男孩,他祇來醫院接受檢查,沒有需要治療,母親初時沒有同意兩人交往,但被大男孩的真誠感動,讓女兒嚐到愛情滋味,情竇初開的 Kate,為男孩奉獻處子之身,Kate 初嚐雲雨之情,之後大男孩就再沒有接聽 Kate 的電話、留言、短訊,他失蹤了。母親的憤怒、自責、竭斯底履像瘋婦一般,到處搜刮這位欺騙女兒的壞男孩,最後母親發現原來大男孩是末期癌症病人,他其實是在等死,顧此不用再接受治療的痛苦了,他的善終社工透露了,他已經病死的事實。原來患末期癌症是不會影響性生活的,至於應否加入這一段性戲呢?我個人就認為純愛情比加入“性關係”較為妥善。


後後記:
上面提到,患有白血病(血癌)的 Kate,跟在醫院內初相識的大男孩,兩人於交往了不久,就發生了性行為,這是因為大男孩也是末期癌症垂死的病人,故此急急發生性關係,兩人在臨死前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雖然頗有煽情作用,但越想就越覺得有問題,因為一次意外若懷了孕,將會是大大的不妥當。


首先兩人若不幸一次性歡愉,意外懷孕,兩個癌症病人的基因結合,嬰兒得到的遺傳,將來患有癌症機會,大大增加,此其一。


跟著在發生性行為之後,男方不久就死去,若因一次性歡愉,意外懷孕,將來嬰兒就是沒有父親的遺腹子,而 Kate 本人也是個白血病的病人,她的死亡機會也很高,在誕下嬰兒後,做母親可能不久就死亡,那麼嬰兒就變成孤兒了,此其二。


最後 Kate 的父親母親,應否否讓因一次性歡愉意外懷孕的 Kate,繼續懷孕呢?還是需要墮胎呢?若產下嬰兒後 Kate 就因為白血病死去,那麼誰負責撫養這個極有機會患有癌症的外孫兒,此其三。


兩個患有末期癌症的年輕人,想都未想清楚,就急急發生性關係,不顧後果,其實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好了,我們的蛇竇吹水會,就以下議題,發生了激烈辯論:
『末期癌症患者有沒有生育的權利?還是他們需要盡公民義務社會責任不再為社會增添麻煩呢?』
請發表意見。





伸延閱覽:
My Sister's Keeper 小說 維基百科
My Sister's Keeper 電影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My Sister's Keeper 是真實個案還是創作呢?


4 comments:

xiao zhu said...

我都打算去看這齣戲。

the inner space said...

小朱姐:對,是這個多月來,唯一可以一看的電影。我初時祇想勾畫出故事大綱,怎知寫呀寫呀,透露了不少劇情,是為不美。

希望沒有影響你入場的意願,多口一句,以小朱姐英文 proficiency 必能不用讀字幕,這可集中看演員的表現,更為理想。

去 去 去,就近就有戲院上映喇,Go Go Go!

新鮮人 said...

咁煽情你都無流下男兒淚?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我今次真的沒有淌下男兒淚。兄臺看《搭錯車》都會眼濕濕,這是感情豐富,相信攪創作的朋友,都是比較感性,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