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May 11, 2008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



明報論壇 蔡子強﹕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with disloyalty
【明報專訊】10多年前,當保釣運動一度在香港鬧得火熱的時候,很多朋友都曾聽過一位名叫井上清的日本學者,他曾著書論證釣魚台列島的主權屬於中國,這本書後來被翻譯成中文,先後由本港「七十年代」及「天地出版社」出版,為本港保釣分子打下一口強心針。

井上清教授的故事
當時大家都認為井上清教授堪稱日本的良心,事實上,他幾十年來一直受到日本右翼分子辱罵,指摘他是「賣國賊」,甚至出言恐嚇,令他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亦多番遭出版社拒絕出版其研究成果,但仍無怨無悔,堅持在民族立場及一己良心兩者之間,義無反顧地作出了選擇。當時很多香港人都為他擊節喝采,亦不齒那些迫害他的日本人打壓言論自由,認為是軍國主義的表現,看不起這部分暴民的國民素質。

井上清教授在2001年逝世,但至今仍被很多中國人視為朋友,認為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本當如此。

上周五,當香港全城為迎接奧運聖火,而弄得民族主義熱火朝天時,一些支持「西藏自決」的人士,如港大女生陳巧文,走到火炬接力長跑沿途地點,表達異見聲音,亦有民陣及支聯會人士到場,要求平反六四、保障人權等。不料,卻遭受一些愛國「憤青」以粗言穢語侮辱,用五星旗杆、雨傘甚至拳頭拍打,以及吐口水,斥罵他們是西方走狗、賣國賊。翌日,多份報章都有就此作出報道,相信應不會是一面之詞。近日,陳巧文更遭受網上暴力的圍剿。

看了後委實感到痛心,只期望這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所做,因為香港這塊土地,曾經被認為即使沒有民主,但仍然是一處有自由、懂得包容的地方。但願不會回歸後短短10年,便大大褪色。

愛國主義當然沒有什麼不對,到場迎接及支持奧運聖火,自然亦都一樣。但如果熱血上腦、熱火掩眼到一個地步,把所有異見聲音,一棍子扣死為走狗、賣國賊,完全不講道理,甚至訴諸吐口水、肢體衝突等暴力,這豈不是比起前述我們看不起的那部分日本人,更加不堪,與當年的「義和團」,又有什麼分別﹖

有言在先,我不是要把西藏和釣魚台兩者相提並論,只是想指出,在愛國主義下,得時常警惕言論自由的可貴。

麥卡錫主義的教訓
二次大戰後,美國最黑暗的一段時期,就是所謂麥卡錫主義橫行的年代,當時惡名昭彰的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 四處指控那些持不同政見人士,包括學者、知識分子甚至演藝界人士等,扣帽子說他們賣國,又或者共諜,令到國民風聲鶴唳,人人自危。但大多數卻選擇對此噤若寒蟬,敢怒而不敢言。

直到1954年3月7日,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名記者Edward R. Murrow,在節目《See It Now》中,冒著被株連的危險,挺身而出,譴責麥卡錫誣陷忠良、亂扣帽子的行為。當時他說出了一句擲地有聲的說話:

「我們千萬不可以把不同政見,以及對國家不忠,兩者混為一談﹗」(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with disloyalty)

要求討論西藏問題,我看不到為何一定等於是賣國賊;司徒華20年來堅持平反六四;何俊仁這麼多年來為慰安婦、索償、反對篡改侵華歷史不辭勞苦,你可以稱他們為異見人士,甚至迂腐頑固,但卻不可以說他們不是愛國者。

周一,林行止在專欄中指出,近日海內外「憤青」的表現,已經令中國10多年來標榜「和平崛起」的努力大打折扣,愛國主義反過來成為北京的心腹大患。

我知道民族主義議題是蜜蜂窩,沾上通常沒有好下場,但坦白寫出這些觀點,是我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責任當前,不容退縮。

希望大家都能包容一點,不要動輒熱血上腦,成了一個二個愛國憤青……為了我們所愛的香港。



現今生活在香港社會,資訊發達,中西、國外、國內媒體,報章,還加上互聯網,新聞資訊甚至可以用『轟炸』來形容,每天每時每刻,不斷向著我們的 bombardment,稍有不慎,可能中彈。 雖不至死亡,但可以令到,腦袋麻痹,思路間竭性便秘,沖昏頭腦,被引導至牛角尖。


從父執輩們的談話,一九六七年前後,國內當時正值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年代,他們雖然在香港生活,但也經歷過香港不安寧的歲月。而國內親戚,由於『文革』鼓勵人民互相揭發,他們因有海外聯系,而被扣上通敵的帽子,被打擊為間諜,成為清算的對象。


今天讀到明報論壇的文章(上文),令我記起多年前,看了部名為『The Majestic』的電影,讓我認識到,美國這個民主大國,也曾經出現過,因為『恐共』,而產生了由 Joseph Raymond McCarthy主導的所謂 McCarthyism『麥卡錫主義』,黒喑年代。


早些時間和網友在網上交換了,有關『新聞』與『社評』,『歷史』和『史評』的意見,個人認為讀新聞讀歷史,宜多看多讀不同來源的資料,經過自我過濾 filter一吓,去蕪存菁。


要從歷史中學習,愛國主義/ 民族主義 是把雙刃劍,受到新聞報導和資訊不斷轟炸,導致盲目的愛國狂熱,產生掩耳式的民族自豪, 可能令我們,未能容納不同意見,錯過漏看到不同想法,聆聽不到不同聲音。


伸延閱覽:
微豆: 東西文化思想衝突/ Cultural Differences
新鮮人: 做個敢言諫官吧
財經網轉載 人民日報 《皇甫平》不畏浮雲遮望眼(上)(下)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係咪吖,
又寫啲咁嚴肅嘅題材,
嚇走哂啲"客"啦!
硬係要咁嘅,
不過算啦,
講你都聽架啦,
咁我就表逹吓自己嘅意見啦!
哈哈哈~~~~

蔡子強篇嘢唔係什麼新思維,
近日好多類似嘅聲音了,
不過佢寫得幾中肯,
你時常話要多睇唔同source嘅材料,
其實都啱嘅,
不過如果好似係文革嘅年代,
所有新聞,消息都是中央統一口徑就死火啦,
就好似現在嘅北韓咁,
人民根本無可能得到外界嘅消息,
什麼都是中央統戰玩哂,
咁就難搞了,
不過香港就好彩好多,
我們有四方八面嘅資料來源,
不過太多有時都幾煩,
都唔知邊個真邊個假,
有時啲人假嘅都都可以講到好似真嘅一樣,
過濾完都唔知自己個filter嘅setting啱唔啱,
可能愈過愈偏差自己都唔知,
所以我盡量看fact(多看幾個來源,希望會客觀啲囉),
然後再看社評,
你知啦,先早看社評好易有偏向性嘛,
連回頭看新聞(fact)都可能會揀啲接近社論嘅方向黎睇架,
到時咪偏上偏囉!

其實講咁多都係一句,
我大致上同意你睇法囉!
咁點解我又講咁多嘢,
因為見你好有心機寫嘛,
咪寫返咁長來支持吓囉! =)

the inner space said...

首先多謝 新鮮兄撥冗光臨,發表回應支持,
新鮮兄字字珠璣,感激不盡! orz

小弟此舉,旨在拋磚引玉, 新鮮兄寫的文章,才是出自肺肺腑的金玉良言,若然『憤青』們看到 新鮮兄論點,希望可以調節一吓,更希望其他網友不要嫌棄,多多發表意見。

別讓赤誠的 愛國主義/ 民族主義,被有心人利用來破壞北京奧運。

微豆 Haricot said...

I really believe that by taking matters into their own hands, the "angry mobs" are working against the relationship-building efforts of PRC's 外交部。

梁巔巔 said...

好簡單~

i. 愛國唔等於要愛 o埋個黨.

不過呀~

ii. 另外, 如果日本侵華, 若然嗰陣有不同政見者主張投降, 咁肯定唔只對國家不忠....

Hummmm.... 即係點?

新鮮人 said...

唔多謝!
我亂咁黎,
得啖笑而已!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你話要睇 facts not opinions 好!

但你不在現場,the Facts presented 可能已經是染了色!不再是 original Facts,試問有幾多人可以現場見得到 facts 呢?

就算是在現場 見到的是否真相呢,有待商榷。

多謝捧場,最落力都是兄臺您了! orz

Sunday, May 11, 2008 10:22:00 AM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
Thanks for your responds.

In fact, 我有個 conspiracy theory 的,外國反華勢力,看準中國憤青,只要稍為刺激,就會強烈回應。

只需要四兩撥千斤,虛晃一招半式,中國內部就自亂陣腳,盲目愛國主義/民族主義 抬頭,到時中國政府,要幾頭兼顧,疲於奔命,顧此失彼,不攻自破。

鄧伯伯早有預言,中國在不能再亂,穩定高于一切!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兄臺主修政治的對這方面觸角敏銳!

愛國當然不等於愛黨,但今次辦奧運,如果畀人用黨國分家之說,來分化我們,豈不是中了計?


蔡子強之文章和引用的例子,明顯是指和平時期,『政見』不同,應該尊重,而非好像美國在五十年代是的『麥卡錫主義』,利用恐共,而打擊異己,異見人士。

若 巔巔兄要把情況推至最盡,在『戰爭』時期,即非常時期,當然要以非常手段應付。

在發生戰爭期間,必有『主戰』,『『主和』,『主降』,或『不戰不降』,機會主義者。 在民主制度,是大家攤開來講,少數服從多數,但一旦決定了方向,就應該全民團結,依決定方向而行,其實和平時期也應該如此。

好了,這『主降』者,祇是不同政見,但有否在相反大方向既定後,收集國家機密泄漏予敵方呢? 前者是異見者,後者是間諜,是賣國賊。

同樣,若大方向是『主和』的,但異見者『主戰』,在雙方和談時,發動襲擊對方,令到和談不成,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好戰派激進派,屢見不鮮。

不過我也曾經讀過一些書籍,指在日軍侵華時,真的有人『主降』,認為中國經歷過南北朝,五代十國,元,清,最後都是由漢人一統天下,關外民族,入關久了,都被漢化了。就算降日,不出百年,日本人也中國化了。到時可能大中華,包括了朝鮮半島與及日本四大島,幅源更廣的中國,人口更多,結集了中國人和日本人的優點,雄霸東亞。當然這沒有成為事實,沒有人知道,究竟會點。

Lastly, 巔巔兄是『八旗子弟』,更加清楚明白,明末的吳三桂迎接女真族入關,晚清幫滿清朝廷,平定漢人的太平天國,也是漢人 曾國藩,咁曾文正公不是大漢奸,是甚麼呢? 還有還有 李鴻章本為漢人,但為保清朝廷延續,李中堂又點計?

不過滿人女真族的根據地,即現今的東三省,是新中國的重要省份,已經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好了我的謬論到此為止,請請!


p.s. 汪精衛刺殺清朝官員被捕,曾寫有:
慷慨歌燕市,
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

但在日軍侵華時竟然降日,組成偽政府,有人說這是曲線救國,可惜沒有成功,而且汪兆铭早死,逃過日本戰敗投降,要接受審訊。

macy said...

space,

小女子愚見:

1. 近日的聖火大熱, 所謂'異見人士'走出來大潑冷水, 不是人人能接受, 引起重大反擊, 相信該等'異見人士'也有心理準備. 要是平常日子, 他們做什麼也不會有人關心的.

2. 我估計大部份是的熱血人士, 盲目的愛國份子, (實非牆邊草, 三分鐘熱度的香港人, 大部份的香港人通常是隔岸觀火, 或起鬨加鹽加醋的一群) 都是國內人士到港追看聖火的, 他們在網上的那群人已經是"一黨(見)專制", 稍有不意見人士在其網上寫兩句, 己被狠狠批鬥, 出言恐嚇, 還上門淋屎...

3. "不同政見是否對國家不忠" 自古以來, 這個是被劃上等號. 不想死/被排斥的話, 只好乖乖就範, 或許這是新一代的紅衞兵思想.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姐:
歡迎來訪謝謝給予回應!
閣下豈是小女子咁簡單,你是大家姐,女中豪杰,有關你的寶貴意見,令小弟思考了一個黃昏。

但看到電視新聞的四川特大地震死傷枕寂心內哀傷。好好的2008北京奧運年,應該歡天喜地去迎接舉辦完成。

但年初的百年一遇的特大雪暴災難,剛過去後恢復定了下來。又因為聖火傳遞,搞到藏獨主義抬頭,再加上外國傳媒歪曲報道,把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變成雙刃劍。剛剛去月,颱風提早襲擊南方沿海省份,還在奧運開幕前少於百日之期,四川和週邊省份,受到地震自然災難。

唉唉唉!還有甚麼呢? 今年好似還未聽到長江泛濫,黃河決提,我唯有祈求上蒼!

最後,覺得要有生命才有得發表異見,要有生命才能傳遞聖火,要有生命才可以去愛國,中國人真是苦難!已經有天災了,切勿再加上人禍,我們不要自亂陣腳,要學會包容,中國不能亂,有乜嘢唔可以坐低來傾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