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September 11, 2013

渡日年餘(附:後記)

渡日年餘(附:後記)



首先今天又是 911

為死者哀悼,並向家屬們致與慰問!


去年九月 嗜悲 去了東京一轉,匆匆歲月無痕,經已又剛剛過了一年! 往日有一段幾年的時間,嗜悲 會一年去多次日本公幹,甚至作過短期逗留,返工的日子一至五,住在酒店房間,每朝早都看 NHK 短短十五分鐘的 ”晨早劇場“,晚上則看 ”大河劇場“,週末則一定出外郊遊。


平日一個人住在酒店房間內,晚上於悶極之時,會收看 NHK 的”演歌“表演節目,因為我能看得懂 ”平假名“ 和略懂 ”片假名“,當熒幕登出歌詞時(都以小字加在 ”漢字“ 上面的平假名),可以跟得上一起唱,兼且有漢字,就可以看得懂,歌詞大致是說甚麽的。


唱歌的,不一定是大名鼎鼎的演歌紅星,有時是業餘的歌唱者,有時是歌迷會聚會,也有參加”演歌“比賽的新秀,但到尾多會請一位職業歌手,唱唱壓軸,令到節目進入高潮。


除了靠食物的色香味,最能引起人去回憶就是歌曲和音樂 。。。。。。。聽演歌!


千昌夫 的 北国の春


在港臺 有 國語翻唱:榕樹下 和 粵語翻唱:故鄉的雨


鄧麗君 的 北國の春 日文版 加中間的一段 國語版





當然有 北島三郎 老牌演歌老前輩不能少




還有 坂本冬美 好歌連場

火の国の女、夜桜お七 。。。。。。。



當年常到日本旅行,我的日文只限於,食物『落單』,景點『問路』,坐車『訂票』,『投棧』問價,『搵坑』方便,等等。 要知道新聞和世界上發生了乜嘢事,就靠每晚睇 ”真正嘉奈“小姐,每晚在 NHK 的英語新聞報導了。





可惜在 你喉 上找不到 真正嘉奈 的片段,讓各位看看當年說英語的 Karuna Shinsho,聽聽她的發音是否標準。後來傳聞 真正嘉奈 和 李澤楷 拍拖,就轉了去 CNN 當 enchor 主播。


上次 嗜悲 寫:用食物幫助回憶 ,說有個下午吃羊羹,口中喉嚨仍然殘留着羊羹過甜的餘韻,腦海中翻起多年來,去日本公幹和浪遊,遇到碰到見到的 人、事、和 物,一幕一幕的畫面不斷換轉,又記得吃 壽喜燒 司蓋亞蓋 sukiyaki すき焼き,也是甜到飛起,雖云往事只能回味,但卻是點點滴滴在心頭!


另外,嗜悲 喜愛 Sports,可惜當年日本足球 J-League 剛剛過了萌芽期,外國退休後的大牌球星,來日本撐場時期也過了。青黃不接,單單靠的是日本企業注資,土產教練裁判員和球員自力更生,經過多年後的今天,才進入收成期,成為亞洲足球強國第一位。


當年的 J-League 未成熟前,棒球 Baseball 是日本最多人觀賞的運動,日本人叫作:野球,除了職業的 野球賽,出了幾位巨星:鈴木一朗 Ichiro Suzuki,松坂大輔 Daisuke Matsuzaka,等等,被北美的 MLB 挖了去打球外,但 嗜悲 最記得是每年一度夏天的高校野球總決賽,在《阪神甲子園》舉行。


若趁巧夏季到東京分店查賬,見到東京 Branch 的同事們,在食堂的電視機旁圍著看比賽的直播,緊張度不下職業野球的冠軍爭奪戰。


今年 嗜悲 都有 Follow,結果決賽是:延岡学園 對 前橋育英。


最後 延岡 3-4 前橋 前橋育英 得到冠軍,是第一次奪冠,稱:初優勝。


上面的 Youtube 精華所在,延岡 一擊即中連取 3分領先,前橋 臨危不亂,不慌不忙逐分追上來,第九局尾 前橋 主投,力壓 延岡 的重砲,保着 4-3 的領先,最後勝出取得冠軍,後來居上精彩。


此外 嗜悲 當年住在酒店晚上閒著,若沒有電視劇或野球看,碰上每年六次在全國不同場所舉行的《日本相撲協會 ~ 大相撲》就必看。當年的橫綱就是 貴乃花光司,即是曾與女優 宮澤理惠 訂婚的 貴花田,可惜 兩人最終沒法成為夫婦,他有位兄長 若花田,成為橫綱後進名 若乃花 勝。


上次 嗜悲 閑遊東京,就是剛巧碰上在東京両國國技館舉行大相撲,日馬富士 70代的橫綱勝出,可惜今年受到傷患影響大失水準。橫綱 白鵬(蒙古) 2013年卻回勇,連奪 3次冠軍三連霸,也是 26度奪冠。



日馬富士 還是 大關 時對 白鵬(橫綱)的一場比賽,較矮的一位就是 日馬富士(來自蒙古),勝了就晉升為橫綱第 70代。


日本大相撲 每年在全國各地共舉辦 6個比賽系列

一月場所 東京國技館
三月場所 大阪府立體育會館 (關西)
五月場所 東京國技館
七月場所 愛知縣體育館 (名古屋)
九月場所 東京國技館
十一月場所 福岡國際センター (九州)


有機會談談:《兩舊肉山的搏鬥》!


Those were the Good Old Days!



後記:
上一篇文談《藁之楯》趁機就大罵日本仔,今一篇就講懷念去年 “渡日”,東渡東瀛扶桑之國,懷緬過去常到日本公幹之餘的生活,嗜悲 並不是思覺失調人格分裂。


這是好簡單,每個國家都有好人有壞人,嗜悲 的日本友人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嗜悲 也常鬧美國的霸權主義,難道我和已經入籍的舅舅一家都要鬧不和?美國國內都有不同意見。我工作上合作多年的舊拍檔 布魯圖 是美國籍,他娶了香港太太生下布仔布女,前幾年被派到星加坡掌管全個 Operations Department,但是去年底為了接手老父在威斯康辛州的家族生意,最後決定帶埋老婆仔女返了去,冬天冷得像雪櫃的 Wisconsin 老家。





美國也有好人壞人,嗜悲 願意接受邀請,有機會就去去威斯康辛州,Milwaukee 市外圍的小鎮,探探我這位老友一家,也趁此次機會,再展開我的自駕遊之樂,還想去 Green Bay 綠灣,觀看一場 Green Bay Packers 綠灣包裝工的美式足球比賽!






我的舊文:
懷念 鄧麗君
日本的演歌
真正嘉奈
羊羹 ようかん
用食物幫助回憶
狗狗也移民
閑遊東京 1 to 8



4 comments:

largeheadboy said...

我都好憎日本唔肯面對歷史
但同樣我亦都好喜歡她的很多東西~

Ebenezer said...

你有冇在日本為國損軀先?

the inner space said...

Largehead 兄:聽說日本收藏的中國古籍書本狀況一般都比藏在中國更佳。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自問只是小男人,為國爭光又捐軀者,都是留返給英雄豪傑們,我等貪生拍死之輩,都是只顧飲飲食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