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26, 2013

賊喊捉賊還賊人先告狀

賊喊捉賊還賊人先告狀




美國人到處橫行,全世界擁有航母的國家有 9個,美國一國卻擁有 11艘航母,成立 11個航母戰鬥群,其他國家加起來都只得 8個半還要多,因為中國的航母還未成形。美國人到處蝦蝦霸霸,美國 11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在服役中,通常有 3隻航母在母港維修補給,讓艦上人員回國與家人團聚。而有八個航母艦闘群,就在全世界海洋游弋,到處耀武揚威。


今次美國給自己友,Edward Joseph Snowden 斯諾頓先生,利用在 NSA 工作時收集到的資料,美國總統 奧巴馬 不斷指美國受到黑客入侵,但 斯諾頓 爆出美國其實才是這方面的賊王,入侵全世界的網絡資料,連自己國內美國政府都竊聽國民通訊。


【頭條社評】斯諾登在香港隱秘角落發功,揭開美國「大阿哥」真面目,激怒美國政府,以美國的超強力量,實在令人擔心斯諾登的安危。他選擇遠走高飛,尋求第三國政治庇護,是合理的自保舉動。

美國政壇有人疾言厲色,批評特區政府,不滿未有協助引渡這名「叛諜」,形容有損美港兩地關係,莫非斯諾登來去所觸發的緊張情勢,真的餘波未了?

斯諾登揭露美國大規模監控網絡通訊,無遠弗屆,連中港兩地重要機構網絡都被入侵,香港是受害者之一,輿情一面倒抨擊美國霸道。特區政府要求美國政府交代是否有入侵本港網絡,尚未獲得合理解釋,美國反過來惡人先告狀,於理不合,只能顯示強權不等於有理。

美國向特區政府施壓要人,不反躬自問,為何內部監控如此差勁,對接觸到機密資料的中情局人員,如無掩雞籠,任其離境,帶走機密,一直懵然不知。若要問責,相關美國情報人員失職,難辭其咎,應該好好檢討,否則難保事件不會重演。

斯諾登大有機會獲得厄瓜多爾保護,究竟他手中掌握多少美國機密,世人密切注視,好戲或者仍在後頭。對美國政府來說,或許讓斯諾登避走小國,比成功引渡他回國更好。

若斯諾登回國,勢激發民情上漲,要求公開聆訊,到時爆出更多美國政府竊聽國民通訊的內情,潛藏的政治殺傷力,十分巨大,隨時觸發一場管治危機。現在讓斯諾登隱藏小國,即使他亂嗌,美國政府可以高舉反恐旗幟,逐一駁斥,各說各話。

香港放生斯諾登,美國勞嘈,未知是真怒還是做騷,從政治博弈考慮,可說特區救了美國人民英雄,幫奧巴馬政府拆除巨型政治炸彈。



美國政府上上下下齊齊發聲,國務卿克里更加說:「毫無疑問」中港美關係,會因此受到傷害,更暗示會帶來後果。香港應該評估有關風險,向赴美港人作出預警,發出“黑色旅遊”警告。(不過連最起碼都是最低級別的“警告”都未見有!)


【明報社評】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離開香港之後,美國政府與國會議員大表不滿,聲言影響中美關係和港美關係,更暗示會帶來後果,是否有報復行動,且待觀察。

不過,把事態發展放在法律和港美引渡協議的框架來檢驗,顯示港府依法辦事,並無不妥;另外,嚴格來說,本港在此事上是受害者,包括承受美國的網絡攻擊、斯諾登來港避禍後則承受美國的巨大壓力,所以,美國若對香港採取後續行動,港人將更為不滿,期望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有理有節地維護香港的利益。

港府依法辦事 受害者承受壓力威脅
斯諾登來港爆料之後,事態涉及外交範疇,按《基本法》規定國防外交由中央負責,特首就此事知會中央,是職責所在;港美之間有引渡協議,但是特首執行協議亦要知會中央,因為如何處理,中央有最終權力,所以,處理斯諾登事件,特首梁振英與中央保持溝通,無可非議。

另外,美國啟動引渡程序,要求港府對斯諾登發出臨時拘捕令之後,港府認為華府文件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所需的要求,要求美方提供進一步資料,以供律政司判斷,即是說,在此階段港府未有足夠資料處理臨時拘捕令,也無法律依據限制斯諾登離境。斯諾登在港美就引渡文件尚未確定之前循合法渠道離去,港府也不能阻止。

所以,港府處理斯諾登事件,合法和符合程序公義,這是本港一貫恪守堅持法治的原則和核心價值。美國曾有不願透露姓名官員對港府施壓,說到若港府不盡快移交斯諾登,會「令人懷疑香港對法治的承諾」,云云。

其實港府的處理正是體現法治承諾,美國官員這種論調,實際上偏離法治精神。從斯諾登藏身爆料開始,包括港人以至國際輿論都關注港府會如何處理,藉此檢驗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落實情況,若要港府屈從美國的壓力,罔顧法治原則和程序公義,順從美國欲求,草率地移交斯諾登,會嚴重挫損港府的國際形象和聲譽。

我們慶幸未出現這個局面,事態處理合情合理合法,符合香港利益。

香港在斯諾登事件實際上是受害者。斯諾登於 5月 25日由夏威夷來港之後,港府一直不知情,到 6月 6日起,英國《衛報》及美國《華盛頓郵報》陸續刊登訪問斯諾登的報道,揭露美國政府監控境內、境外的行徑後,大家才知道斯諾登藏身香港;所以,香港並非主動挑起整件事。

而是斯諾登利用香港的言論自由氛圍發聲,其後美國前任副總統切尼、個別官員與部分國會議員一度表示斯諾登事件有「中國因素」,意圖「製造」一宗間諜案,抹黑斯諾登與中國的關係,但是在事實面前,抹黑做法顯得蒼白無力,因為事態純屬斯諾登揭弊,與所謂「策反」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另外,斯諾登揭露美國曾經數以十次入侵香港的網站,包括位於中文大學的香港互聯網交換中心、官員、商人甚至學生等的電腦系統,這些入侵和監控對象,與美國口口聲聲所說反恐需要,無法想像有什麼聯繫,箇中有什麼動機和目的,美國需要解釋和向港人交代。

香港在反恐事務上與美國配合,但是香港和港人仍然逃不過美國「老大哥」式的監控,到現在還未知道美國竊取了香港多少資料,多少人的私隱被侵犯;而這樣的受害者,卻仍要承受着美國的壓力、警告甚至威脅,是非黑白顛倒之處,莫此為甚。

美報復如在港頭上懸劍 中央應適時護香港利益
斯諾登離開香港之後,美國方面聲言有後果,所指為何,且待事態發展。以美國的超級強權力量,香港根本不可能抗衡,美國若懷恨在心而採取報復行動,香港也很難躲避。有說法認為美國會在港人免簽證安排上做手腳,是耶非耶,香港完全處於被動位置,無緣置喙。

不過,若要香港市民在免簽證與維護國際形象和聲譽之間作選擇,相信不少港人寧可選擇不要免簽證。無論如何,美國所說「後果」,未來一段日子,將成為懸在香港頭上的一把劍,港府固然要小心翼翼應對,也期望中央政府適時發揮影響力,維護香港利益。

斯諾登揭露美國的全球「老大哥」監控行動,同時戳破香港網絡安全有重大隱患,包括光纖電纜是否安全,網絡中心是否有足夠設置和能力抵禦入侵,特別是美國國家級和軍事級的入侵行動,已經並非應付普通黑客,只需裝置防盜軟件、設立防火牆那麼簡單。政府應該全面檢討網絡安全各個範疇,制訂策略應對,以確保極具戰略價值的網絡,能夠抵禦平時的入侵和戰時的攻擊。

斯諾登正在亡命天涯,即使他甘冒性命危險揭破美國的虛假面具,不過,似乎並無足夠力量迫使美國改弦易轍,由美國總統奧巴馬以降一眾美國官員、國會議員等權力中人,在斯諾登揭弊之後,一直合理化美國的「老大哥」角色。

美國的所謂盟國,基於利益或在同一保護傘之下,雖然知道「老大哥」的監控觸鬚連盟國也不放過,但是那些所謂盟國都噤若寒蟬,絕大多數連不滿也不敢表達,這是以美國為首的國際陣營可悲之處,也揭開了所謂國際秩序的真象。



美國人老羞成怒,若唔敢明恰強國人,就可能搵香港人出氣,會對赴美港人不論過境入境諸多留難,港人可以預計將遇到延誤轉機事宜,喊都無謂!持特區護照和 BNO 者,去到美國及其嘍囉國,就算唔拉入密室探肛通櫃,攜帶行履作翻天覆地搜查,縱持有效簽證都無故拒絕入境,影響商務公幹旅遊探親升學入學。


其實,在美國本土也有很多美國人,不滿政府以反恐為名,不斷收集國民的通訊私人資料,向九大電訊商提出法律訴訟,促其增加透明度及解說侵犯私隱。


保安局局長 黎棟國 應該立刻注視,港人在美有沒有遇到不合理對待,正視有沒有港人受到極端美國愛國主義者騷擾甚至毆打,適時向港人預警!


君子不吃眼前虧!嗜悲 奉勸港人,評估風險,如無必要,不要赴美,或其嘍囉,不聽忠言,後果自負!



後記:
離開了香港匿藏在莫斯科機場轉機區的 斯諾頓,英國報章繼續爆出新料,而德國《明鏡》周刊援引斯諾登提供的絕密文件稱,過去五、六年,美國一直在竊聽和監控歐盟總部及派駐華盛頓和聯合國的辦事處,並且對這些機構的內網進行滲透,以竊取電子郵件和內部文件。


【頭條專訊】美國總統奧巴馬回應監控歐盟,聲稱這只是刺探情報的常見方式,而且「歐洲人對我的談話要點也感興趣」。

在德國媒體踢爆美國秘密竊聽和監視歐盟後,奧巴馬1日在訪問坦桑尼亞時做出上述表示。兩天前,德國《明鏡》周刊援引斯諾登提供的絕密文件稱,過去五、六年,美國一直在竊聽和監控歐盟總部及派駐華盛頓和聯合國的辦事處,並且對這些機構的內網進行滲透,以竊取電子郵件和內部文件。

奧巴馬稱,由於見諸媒體的內容僅是「隻言片語」,他還不清楚牽涉的是什麼項目,目前正指示白宮團隊分析這篇報道,隨後「會在適當的時候與歐洲盟友進行溝通」。

他聲稱,《明鏡》周刊刊發的內容只是刺探情報的常見方式,無論是美國或是別國的情報機構都會如此行事,力求在媒體公開報道的基礎上搜集更多情報,獲取更多內幕消息。

他說,「每一個情報機構,不光是我們,每一個歐洲情報機構,每一個亞洲情報機構,只要是情報機構,它們要做的事,就是透過《紐約時報》或全國廣播公司以外的消息來源,去了解世界多一點,去知道世界各國的首都在發生甚麼事。」

奧巴馬說,「我可以保證,在歐洲各國,有些人未見得對我早餐吃什麼感興趣,但至少會對我與他們領導人舉行會晤時的談話要點感興趣。這就是情報機構的運作方式。」

他又以安撫的口吻稱,歐洲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彼此一直共享情報,如果自己想知道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看法,就會與默克爾通話;如果想知道法國總統奧朗德的看法,就會與奧朗德通話……最終「我們各國之間幾乎沒什麼信息沒有共享」。

但顯然美國沒有與歐洲「共享」遭到曝光的秘密竊聽和監控項目。《明鏡》周刊報道顯示,美國國家安全局2010年9月簽發的絕密文件明確將歐盟駐華盛頓及聯合國辦事處列為監控對象,兩家機構的辦公地點均被安裝了竊聽器和監控設備。

同時,美國情報機構還企圖竊聽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據信歐盟總部的通信設備曾多次遭到攻擊,後來安全專家發現這些攻擊來自北約總部一片被單獨屏蔽、由美國國家安全局專用的區域,顯示美國國家安全局正是「幕後黑手」。

《明鏡》周刊的報道刊出後,歐盟各國紛紛表示強烈不滿。其中德國對美國的行徑提出嚴厲批評,強調現在不是冷戰時期,「監聽朋友不可接受」,要求美方做出澄清,並且必要時德國將支持歐盟採取行動予以回應。



美國人其實 dirtiest tricks 的始祖,也是賊王之王!



伸延閱覽:
放生斯諾登 幫了美國人 頭條日報
美國惡人先告狀 港要有理有節維權 新浪新聞網
奧巴馬:刺探情報很平常 新浪新聞網


我的舊文:
霸權主義 耀武揚威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美國,本來就是世界的最大威脅!

the inner space said...

對對對呀!

美國人的祖先由歐洲來到北美洲,掠奪土著的土地資源,殺得就殺斬草除根,如今僅剩下的北美土著,有極多是混血的,純種的不多並豚養在保留區內,用酒和毒品令到他們消沉,再沒有復國的意志。

歐盟給美國佬攪得雞毛鴨血,唯獨依附美國的英國,堅決不入歐盟洗歐元,洗英鎊在冷笑着!


若土著有本事,要回他們的的土地攪獨立,咁就夠美國佬煩嚕!



Ebenezer said...

美國佬今次真係幾樣衰,口是心非惡人先告狀樣樣醜到出面。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以前美國佬還要假仁假義,做些門面功夫,今次已經抓爛塊臉,以後可能做得更盡更絕更卑鄙更惡霸!

等着朝吧 。。。。。更多令你張口結舌!

chiseenjai said...

美國人強項!

the inner space said...

慈善兄:美國的霸道罄竹難書!

更甚者是他們靠借 16萬億的國債還上升着來維持霸權。美國人口中的血汗工廠貨物,其實是美國的入口商不斷壓價,維持美國內的低通漲率。反過頭來,又說人家補貼,要用反傾銷懲罰性高關稅,任他們的嘴任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