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12

Invest in something with a future

Invest in something with a future



首先哀悼老牌男歌星 Andy Williams past away at 84,他的名曲 My Way 曾在舊文 《一曲 My Way 懷念故人》 提起過!



今日不知何故,我的一篇舊文“Other People's Money ”,被人挖了出來,在“熱門文章”的欄目中走了出來。自己也重讀一偏,覺得在現今惡劣投資環境,真的是指導思想!





以上就是電影 Other People's Money 港譯: 搶錢至尊,Larry the Liquidator 專門搵啲股票總市值,低過資產總值的夕陽工業,靜靜地在市場吸納,到了取得足夠控制性股權,就把公司資產,拆骨分開來賣,利用少本而創巨利。


在一次某公司的全體股東大會中,Larry 舌戰某公司主席,正反雙方的演辭﹐公司主席說不要賣﹐我們還大有可為(如下)。Larry 說賣掉喇﹐投資到一個有前景的行業﹐不但可以幫你增加財富﹐ 還可以製造就業﹐做福社會。


電影中結尾 Larry the Liquidator 就是演說了一篇精彩的演辭﹐令股票持有人出賣手頭上股票﹐至為精警﹐十多年後﹐也歷久如新﹐ Larry 的一段演說如下。是對夕陽工業﹐夕陽行業﹐提供最好出路。 無論是小投資者﹐資本家投資者﹐ 財富管理專業者,等等﹐都是 study material.


“Amen, amen, amen!!!! 。。。。。。This company is dead. I didn't kill it. Don't blame me. It was dead when I got here. It's too late for prayers. For even if the prayers were answered, and a miracle occurred, and the yen did this, and the dollar did that, and the infrastructure did the other thing, we would still be dead. You know why? Fiber optics. New technologies. Obsolescence. We're dead alright. We're just not broke. And you know the surest way to go broke? 。。。。。。 Now how would you have liked to have been a stockholder in that company? You invested in a business and this business is dead. Let's have the intelligence, let's have the decency, to sign the death certificate, collect the insurance, and invest in something with a future 。。。。。。。。”


其實之前公司的主席 "Jorgy" Jorgenson (Gregory Peck)也發表了“保護公司”的演說,說不要賣﹐我們還大有可為;





眼看 希臘 的每況愈下,再加上 西班牙 屢發求救,另一歐元區的大國意大利也是債台高築,法國已經改了朝代,由 奥朗德 François Hollande 上台,另一個德國 默克爾 Angela Merkel 漸漸獨力難支,她的政府也岌岌可危,能否做到任期完滿,仍屬未知數!


美國推出 QE3,歐盟要靠買債 back up,中國的出口下降,可能要出招調節,全球的經濟好像散了!


【中新網】希臘主要工會組織 9月26日舉行全國性罷工和示威活動,抗議政府擬推行的新一輪緊縮措施。防暴警察施放催淚瓦斯試圖驅散抗議者,拘捕大約 100人。

這是希臘自聯合政府 6月上台以來,首次爆發大規模示威,工會說有 10萬人響應,防暴警察施放催淚瓦斯試圖驅散抗議者,拘捕大約 100人。

兩個主要工會發動全國 24小時罷工和示威,抗議新民主黨為首的聯合政府推行新一輪緊縮措施。

在首都雅典,示威者游行經過國會對面的憲法廣場時,一批手持棍棒的蒙面示威者向防暴警察投擲汽油彈和石塊,警察發射催淚彈及水炮還擊,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

罷工期間,學校、法院、主要政府部門及名勝古跡關門,醫院只維持緊急服務。



希臘的平民不願與政府共渡時艱,不滿新一輪緊縮措施收緊開支,而且希臘的失業率已達到 23.6%,想加重稅收增加收入,有錢人走的走或就是轉移資產財富,沒敢再投入資金,國家其實破產了,但在歐盟支持下繼續發新債冚舊債,但國債的利率不斷提高中,已經接近到了6厘或更高!


歐盟的主要成員國德國和法國仍然苦苦撐著,不想成立歐元以抗衡美元的目標幻滅,所以承諾提供幫助為誘因,要求希臘繼續施行改革,和更嚴厲的緊縮措施,但希臘人民看到已經國家沒有希望,再緊一些難道就是空著肚子嗎? 記得之前希臘因為厲行緊縮政策,令到一名退休藥劑師自殺。


Invest in something with a future,希臘的前景暗淡,應否退出歐元區呢?就算退出歐元區,是否就可以得救呢?希臘沒有美國的軍事霸權,沒能向全世界靠嚇靠借渡日,這真是進退兩難的 Dilemma!



後記:

嗜悲 時常害怕政黨只求選票成為派錢黨,怎知五位終審庭的大法官也來 ”民粹“ 一番,指未夠七年的新移民不能申請《綜援》是違憲(基本法)。除了衝擊《綜援》外,有類似的公屋申請,和其他社福保障都可能被 JR 司法覆核!


【晴報專訊】從2004年開始,來港新移民要在港住滿七年才有資格領取綜援,終審法院判決這政策違反《基本法》。終院這一取態,與世界多個國家的慣常政策大有出入,使人驚訝。

表面上終院是根據《基本法》36條所寫的「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而作出判決,字面上合情合理,因為《基本法》也申明了香港居民包括了永久性和非永性居民。

但《基本法》145條也說明,政府有權「在原有社會福利基礎上,根據經濟條件和社會需要,自行制定其發展,改進政策。」終院法官卻認為不給予這些新移民綜援,按2001至2002年的標準只能節省七億元左右,微不足道,政府不夠理據去引用145條,把一年居港便符合領取綜援的資格改為七年。

以往推論,倘若把七年居港期改為一年後,新增的綜援開支會對政府的財政構成重大的壓力,甚至影響社會的穩定,那麼政府原本的七年期政策便沒有違憲,終院今次的判決便是錯判了。

不能僅憑過往經驗判斷
判斷一個政策對公共財政及社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並非是法律界的專長,而是屬於經濟學家或其他社會科學工作者的專業範疇,政府某些部門內(例如財經事務局)便應也有這些知識。我懷疑政府部門眾多,打官司時不見得能有效協調,提供最適當的專家在法庭舉證。若以過去的記錄看來,在一些涉及重大社會經濟利益的案例上,香港的法庭表現頗為平庸。

2001年終院裁決莊豐源案的判詞中引用當時過去34個月只有1,900多名雙非兒童來港,但到今天這數目已突破20萬。年前高等法院在「菲傭居港權」一案中也曾認為《基本法》容許她們居港七年後有居港權,一度引起社會極大爭議,後來上訴庭及終審法院才推翻原來的判決。

今年十月,政府的財政儲備共有6,980億元,驟眼看來,終院所引用的七億元額外開支,似乎的確是無足掛齒,香港的財政儲備夠付七億元近一千次!但我們若深入點探討問題,便會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這裏有兩個難題。

第一,終院看這七億元,是根據過去的事實靜態地看問題。但人的行為會隨着政策的改變而調整。近年香港對內地低收入人士吸引力漸減,新來的移民教育水平有所上升,此種現象我相信與兩地的經濟機會此消彼長有密切關係,但香港一旦開倉派米,新移民到埗一年便可領取綜援,亦即港人過去儲起來的財政儲備。

產權突然延伸至從未對港起過任何貢獻的人,我們怎能排除一種可能性大批只垂涎綜援的人,立時在輪候來港的隊伍中湧現?若是綜援以外的福利,如公屋等,也一樣可在來港後一年便合資格獲得,香港的吸引力便更大,政府的財政缺口又那有可能只是區區的七億元?

第二,香港政府及社會對未來的政府財政狀況似乎並無足夠的了解,更何況是對數據不甚了了的法律界?香港表面上有近七千億的財儲,但在社會民粹壓力及人口老化「殺到埋身」的情況下,這筆儲備恐怕快將成為鏡花水月。我在10月28日本欄「香港有否違反《基本法》107條」一文中便指出過,從97年至今,政府的開支增加了94.1%,但收入只增加了54.7%,現在暫無財赤只是過去抽的稅太高而已。

本港或步入結構性財赤期
按此走勢,香港不久後便會進入結構性的財赤期,七千億在十多年內便會耗盡,改為進入欠債期。《基本法》有明文規限,香港收支要平衡,且開支增長與經濟增長要相適應,(前者早已遠超後者,香港的名義GDP只是增加了56.7%而已)。

倘若各種福利開支因此終院案例而大增,香港便變得只有兩種途徑,一是容許開支繼續以高於GDP的速度增長,因而違反《基本法》二是剋扣政府的其他開支來維護《基本法》。今次終院判決,實有可能不自覺地把香港進一步推向違反《基本法》107條的邊緣。


續 。。。。


上周五我在本欄指出過,終院以為對來港一年以上的新移民發放綜援影響輕微,是一種誤判,反映香港不少法律界人士沒有受過經濟學訓練,對香港政府未來的財政處境茫然無知。這個結論,尚需一些補充。

在2004年以前,頗有些香港的男性到內地娶妻生子,再通過家庭團聚的限額將妻子與子女弄到香港。這類女性過去似乎頗多來自珠三角農村,但隨着中國經濟增長,及鄰近香港的地區資訊發達,香港的吸引力日減,近年來的,教育水準及本來的收入日漸上升。

不過,我們不可忽視另一因素,有部分(當然不是全部)港男,回內地娶妻時,本身正是在貫徹一種「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把妻子娶回來後再多生一、兩個小孩,目的似乎正是要領取最大限額的綜援,並把此等收入掌控在自己手中,至於新來的家人生活費用是否足夠,不見得是最重要的考慮。

2004年以後,要來港七年的新移民才可領得綜援,基本上使到上述模式難以有效運作,所以我相信要如此做的港男人數一定大減。但現在來港一年便又可領得綜援,此等模式又再敗部復活,某些港男可能又會到某些不熟悉港情的偏遠地區重施故伎了。他們人數有多少,難以預測,但法官認為每年政府為此會多花七億元,恐怕是自欺欺人了。

或如歐美陷入派福利惡性循環
經濟學相信誘因會改變人的行為,若誘因因制度變化而改變,人的行為也會隨着調整,莊豐源案所引起的後果也印證此點。香港法庭似未從過去的錯失汲取教訓。

不過,更大問題仍是法庭對港府的未來財政狀況完全無知。倘香港進入欠債期,尤其巨額欠債期,那基本法所要求的量入為出及低稅制,必定造成一種局面:多派錢吸引更多希望領取綜援的人來港,便等同政府其他開支一定要減少,這對納稅人而言,怎可能符合公義?

那麼,香港會否如日本或歐美等國家般,快將敗掉所有儲備,並且欠上巨債?以過去十多年香港公共開支的軌迹及將來必然出現人口老化的情況看來,這是極難避免的事實。

表面上看來,香港現有財政儲備近七千億元,再加上外匯基金結餘有六千多億元,政府合共有1.3萬億元可供開支,真正是「水頭充足」。若香港善用儲備,理財有方,香港財政的確不會有問題。不過,我們只要仔細分析港府的表現,便知情況難以樂觀。

從97年至今,香港的名義GDP預計上升了56.7%,政府收入上升幅度是54.7%,與GDP的上升相若。但政府開支則增加126.4%,按這些數字計算,開支的增幅比起GDP或政府收入平均每年高出1.925%。為了推算未來的情況,我們大可作一些高度保守的假設。

首先假設GDP與政府收入像以前一樣,每年大致同步上升,但開支的上升速度卻超過前者1%(若是用過去的1.925%,赤字及欠債會更快出現)。

以此種情況,幾年內香港便會出現結構性赤字。我們大可樂觀一點(可能是盲目的),假設要近十年後,即2022年赤字才會永久性地出現。我們用excel為助,可輕易算出到了2030年左右,香港的財政儲備便會全部用光。到時的財赤會大約等於GDP的8.3%。

財政儲備用光後,再加上開支續跑贏GDP或收入,財赤會愈來愈嚴重,2031年,據以上的保守假設,財赤已達GDP的9.4%,到2042年,更升至GDP的22%,比今天的希臘更高一檔!至於因歷年財赤所累積的欠債,到了2042年更會高達GDP的171%,比不上今天的日本,但卻遠高過今天的希臘或意大利了。

人口老化令問題更嚴重
以上數字,全用今天購買力計算,與通脹無關。若用將來價格,欠債恐會超過十萬億港元。此等局面能否避免?不容易!香港政府開支近十多年急劇上升,未來人口老化嚴重,老年人人數在2042年會等於今天的2.7倍左右,福利與醫療壓力極大。我上述的計算,已是刻意的用簡單及保守樂觀的方法,若政府用更細緻精準的方法,結果相信比我的更要慘烈。

倘若現在政府便開始控制開支,尚有機會將來避過危機(大幅欠債下的聯匯制如何可運作?),但終審法院卻不自覺地用司法干預了行政,並為香港經濟的計時炸彈增添火藥,奈何?



開源節流審慎理財,在法官面前不會是有力依據,法庭頂有個石像是蒙著雙眼手拿一個天枰,結果得出了一句:微不足道。


法官只是依照法律去解釋,卻不是理財和經濟學家,前有《莊豐源》案讓雙非嬰兒成為合法香港人,已經把香港醫護教育各方面攪亂檔,如今又再來多個《孔允明》案,開放社福給來港未夠七年的新移民 。。。。。。。。。。你說香港還有沒有前景呢?






伸延閱覽:
希臘民眾示威抗議緊縮政策 中新網
香港被推向違反《基本法》的邊緣 雅虎新聞
香港政府將來會欠下多少巨債? 雅虎新聞




我的舊文:
希臘的財困:優惠的社會福利
希臘的財困:派錢黨的災難
由奢入儉~寫在法國大選前
談電影:Other People's Money (OPM) 199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