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September 04, 2012

擇善固執 從善如流

擇善固執 從善如流



嗜悲 初時還以為自己誤解了《擇善固執》和《從善如流》,故此特意上網蒐集資料。


首先:擇善固執

【網上蒐集】「擇善固執」一詞語出《禮記˙中庸》,其內容為:「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

「中庸之道」是甚麽?現在大多數人都解為﹕不執兩邊,只走「中道」; 錯了!正確答案是﹕「執中」。何謂「執中」?就是緊緊地掌握形勢,時時找到最準確的道理或方向,不斷更正,堅持而行。這是一條很重要的原則,任何人、任何地、任何事,能夠這樣,就無不順利!

《中庸》開宗明義就說﹕「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時中就是「時時找到最準確的道理或方向,不斷更正,堅持而行。」

《中庸》會強調「誠之者,人之道」,「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中庸」即是人之道,也就是「擇善固執」。把握了這四個字,才會進而宣稱:君子之中庸,表現為「時中」,亦即「隨時以處中」。正由於擇善固執是出於一個人的「誠之」,合乎為人之道,所以可說「惟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



至於:從善如流


【網上蒐集】「從善如流」這句成語出自《左傳.成公八年》。春秋時,列國林立且彼此征伐不斷。根據《左傳.成公六年》的記載,該年秋天,楚國率兵攻打鄭國,當時和鄭國訂有盟約的晉國於是派兵前往援助,並且還乘機攻打臨近的蔡國。楚軍一聽到消息之後,馬上動員申、息二地的軍隊,準備援救蔡國。

這時,晉軍將領趙同、趙括向主帥欒書建議正面迎擊,向楚國進軍。正當欒書準備下令時,知莊子、范文子、韓獻子三人卻勸他說:「我們是來援救鄭國的,鄭國的危機解除,我們不但不退兵,還去攻打蔡國,已經是不義之戰了,現在還觸怒楚國,真打起來一定贏不了。就算贏了,也不是件光榮的事,反而自取其辱,不如退兵吧!」欒書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因此決定撤軍。

這種能接受部屬提出好意見的處事態度,在《左傳.成公八年》就提到說,晉軍得以屢獲戰功,多在於欒書能聽從知莊子等三人的建議,另如能擄獲沈國國君揖初也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因此對於欒書攻打沈國獲勝的這件事,就有君子評論說:「從善如流,宜哉!」意思是說聽從好的、正確的意見,是最適當的行為。

典源又見《左傳.昭公十三年》。「從善如流」的故事在此處則是表述楚國的公子比不得民心,也不像齊桓公那樣重用人才,聽從正確的意見,因此無法得到王位。後來,「從善如流」被用來比喻樂於接受別人好的意見。



梁振英 上週五行出來做騷,卻被 黃之鋒 同學 拒絕握手,面懵懵地離開後,週一晚上派了 林鄭月娥司長、吳克儉局長、胡紅玉主席三人,排排企並由 林鄭 出口解話,並且拋出:『擇善固執的堅定 從善如流的勇氣』豪語!


【有線新聞】林鄭月娥 就反國民教育集會見傳媒,她澄清無計劃找警方清場。 她聽到市民對課題未有完全掌握,國民教育科能令學生掌握世界觀,國民教育科重視德行及價值觀培養。她重申政府反對「洗腦」或教育,推行國民教育科學校有自主權,社會討論不應只討論是否撤回此科,學校不用教育局參考教材亦可以。

政府明白關注因此成立特別委員會,胡紅玉已說明委員會探討內容廣泛,政府非常重視委員會的意見,政府亦會積極考慮委員會的意見,而推行科目時要更尊重學校自主權,不應只就是否撤回此科而作溝通。 (看片)



經過一晚 梁振英 週二早晨又出來,但不是面對反對人士,他縮在某一角發表了講話,不過繼續做人肉錄音機,播出同樣的錄音講話。有趣的是《有線電視》也懶得把他的講話文字化,整段新聞只有廿三個字的文字稿:『行政長官梁振英就民間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見傳媒』,故此沒有 easy method,各位要自己去看去聽吧!


【有線新聞】行政長官梁振英就民間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見傳媒。 (看片)


週五早晨之後經過週六週日週一共四天,週二早晨 梁振英 都是同一套說話,就是想踢反對者加入《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但最多只可以給兩三個入會,人丁單薄面對一班橡皮圖章。在委員會中得三人對二十多人,只能算是極小數派,若需要投票表決就一定輸實,就算是發言時間都有限,試問這就是 梁振英 和他的智囊,用四天才度出來的死橋,這些安排怎能讓人信服呢!


距離九月九日,還有不夠一個禮拜少於七天,立法會就舉行重選了,選民看完這一幕,手執選票的選民可以 exercise:擇善固執的堅定,從善如流的勇氣,投下今屆特有的一人兩票。



後記:

午後 師兄 email 了一段文章來:反國教科大象出現 政府染讓步恐懼症

【李先知】反對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抗爭運動持續,且勢頭愈趨強勁,連日來都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包括大批年輕學生,在新政府總部外聚集,要求政府撤回國教科,搶先開科的學校如沙田浸信會呂明才小學,成為傳媒追訪焦點,絕大部分受訪家長都要求撤銷或押後開科。

形勢對特區政府非常不利,儘管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晚上說的一番話放軟了口氣,但梁振英領導的新政府始終像是染了讓步恐懼症,一直未有任何實質讓步,國教科爭議看來極有可能延續到本周末立法會選舉投票時分,對今屆選舉結果相信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行政會議非官守召集人林煥光曾以「大象」來形容政府讓步時的民意勢頭,意思是反對國教科的民意力量若真的很強大,有如大象出現那樣無可掩飾迴避,政府便會承認和作出相應的表示。

經過這幾天的群眾運動,以及連串的民意調查,相信大部分理智的人都會同意,反對國教科的大象已經出現,如果政府視而不見,繼續自說自話,將要付出極沉重的政治代價。

政府內部真的不知道形勢嚴峻嗎?當然不是。為什麼遲遲不讓步?據了解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政府高層最少有三重顧慮,令特首舉棋不定。

首先,特區政府顧慮北京的看法。推動國教科的工作雖然是曾蔭權政府留下的政治炸彈,但這是因應國家主席胡錦濤 2007年訪港主持回歸 10周年慶典時的囑咐,籌備數年才推出的措施,若梁振英剛上場便因為民眾示威遊行而推翻政策,很難向中央領導人交代,會被視為軟弱的表現,日後向中央爭取其他方面的支持將異常困難。

其次,特區政府顧慮公務員和建制派的看法。國民教育獨立成科一事,走完了所有政府制訂政策的程序,有許多專業的教育官員曾經為政策蓋章,也得到不少行會和立會建制派人士的支持,建制派議員還為此在立法會選舉中受了不少抨擊,如果特區政府「話撤就撤」,之前押注支持政府的建制人士難免感到被出賣,往後政府將更難爭取建制派的全力支持。

其三,特區政府顧慮反對者的看法,擔心讓了步仍「不收貨」。有建制中人坦言,抗爭者要求的是全盤否定國民教育,要徹底取消在學校以任何形式推展國民教育,就算政府讓步,例如將 3年推展期延長至 4年甚或 5年,絕食學生也不會同意,只會繼續指摘政府施展緩兵之計,這樣政府讓步將變成白讓,仍然無法為事件降溫。

不過,也有頭腦較清醒的建制中人認為,事到如今已不可能不讓步,否則只會激化抗爭運動,令所有響應政府政策率先推展國教科的學校成為炮灰,令大部分學校對國教科採取抵制立場,甚至杯葛一些過去沒有爭議的與內地交流的活動,令過去 15年艱苦建立的國民教育基礎毀諸一旦。

更有可能刺激周日大批民主派支持者出來投票,顛覆建制派的選情,權衡利害下,還是讓步較合算,反正推展國民教育是千秋功業,不在乎一朝一夕,特區政府如能押後開展期,在沒有既定立場和沒有政治前提下重新諮詢,就算激進的示威者「不收貨」,也有望得到大多數香港人的認同,在政治上站穩陣腳。



敢於說謊的特首 梁振英 未上任就開始為自己豪宅內的僭建物,利用一個謊言冚之前一個謊言,即是大話冚大話,大話愈說愈大,到冚不到就推說在適當時機,才一次過交代清楚。連國際知名的《時代雜誌 Time Magazine》 都曾經問過: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Man?



九月五日各大報章刊載了特首的文章:《上任兩個月》。梁振英 自己讚自己,在兩個月內派錢的共 11項目,並自詡為「穩中求變 適度有為」,「成熟一項推一項」,「急市民所急」,兩個月的工作成果,得到市民對我們工作的肯定,云云。卻隻字不提《僭建事件》,曾經應允全港市民將會作出交代,現今變成遙遙無期!




伸延閱覽:
林鄭就反國教集會見傳媒(足本) 有線新聞
梁振英就國教科見傳媒(足本) 有線新聞
梁振英﹕上任兩個月 雅虎新聞網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小爭議一宗,卻被別有用心者無限放大!

Anonymous said...

Laulong仍然是小爭議,你一定有解決方法.想睇吓你點樣勁法.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劉朗兄,記得引起整件事是 吳克儉局長說教育局資助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第九頁有偏頗,若當時吳局長有些政治敏感度,整件事就不會被政棍們騎劫,再加上梁政府剛愎自用,激起本來沉默的大多數反彈!

the inner space said...

Anonymous 4:27:00 PM,請耐心等候劉朗兄的回應!

照愚弟看來如今發展到雙方都欲罷不能嚕!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The connection btwn the symptom and the more serious underlying issue - lack of trust - is becoming obvious !!!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TRUST needs time to build UP,梁振英 由開始就一派謊言治港,他曾經講過這N屆都不會競選行政長官,原來這個 N 是由特別含義的!


九月八日的《明報社評》:
不少市民不信任梁振英,特別質疑他就涉及核心價值事宜,會否捍衛港人利益,這是多個民意調查揭示的實况。林鄭月娥指共事以來,看到的梁振英事事把香港放在大前提,甚至會勇敢地、即時把香港人的訴求向中央反映。市民無機會與梁振英共事,僅能憑他應對具體事務的表現下判語,就梁振英在國教科的表現,使人較難相信他與港人同呼吸,共命運。

國教科的問題,觸及內地與香港最根本差異、涉及一國兩制其中一塊重要基石,以梁振英當年參與領導《基本法》諮詢工作,應該知道箇中關鍵之處,如今教育局資助出版「洗腦」教材、編寫「洗腦」教材教案、制訂盲目愛國準則的「愛國評核」問卷,這些都是事實;另外,教育界和社會人士指出國教科課程指引,於國民教育部分強調情意教育,以情感觸動來評估學生是否愛國,質疑這是進行灌輸式的「洗腦」教育,但是梁振英則公開說過那份181頁的課程指引並無問題。

家長和社會人士對國教科的質疑有理有據,反對聲音清晰響亮,但是特區政府一意孤行,不肯撤科再議,與主流民意對立,梁振英及其班子取態愈強硬,人們愈質疑他們仰承上意,不顧一切地執行一項政治任務。這就是國教科爭議造成的普遍民眾印象,若說市民不信任梁振英,孰令致之?